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艺术北京”收官,创始人董梦阳预测中国艺博会的未来

2017/05/05 15:17:27 来源:凤凰艺术  
董梦阳说告诉记者,今年的“艺术北京”,已经是它的第十二个年头,在未来,他希望“艺术北京”再做十二年。

1.jpg
“艺术北京”创始人董梦阳


  2017年5月2日,在北京全国农业展览馆盛大举办的为期三天的“艺术北京”2017艺术博览会落下帷幕,“艺术北京”以及参展的来自15个国家和地区160余家艺术机构共同呈现了一场涵盖当代艺术、经典艺术、设计艺术和公共艺术的视觉盛宴,超过10000名嘉宾以艺术之名齐聚“艺术北京”,共襄盛举。在“艺术北京”闭幕之后,“凤凰艺术”对“艺术北京”创始人董梦阳进行了专访,以下是“凤凰艺术”为你带来的独家报道。


  为期三天的“艺术北京”终于落下帷幕,博览会成交作品数量逾2000件,吸引10万人次观展,门票收入150万元人民币,参与“艺术北京”的画廊和艺术机构96%以上实现了现场成交,而设计北京的50余家参展机构则全部实现了销售。其中成交率最高的价格区间在10—30万之间,仍有部分成交价在百万之上。


  在本届“艺术北京”闭幕之后,“凤凰艺术”采访到“艺术北京”的创始人董梦阳。进入董梦阳的办公地点,就见其墙上挂着一副字:“自我反省方是离苦之道”。董梦阳说,这就是我的座右铭。


  董梦阳说告诉记者,今年的“艺术北京”,已经是它的第十二个年头,在未来,他希望“艺术北京”再做十二年。作为一个持续时间那么长的艺博会而言,今年的“艺术北京”,他坦言到,其实也收到了很多朋友给他提的建议,也听到过一些非议,对于今年参展的画廊,也有几家欢喜几家愁。对中国艺术市场的现状和未来,董梦阳也提出了自己的观察和看法:“中国艺术市场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但他仍然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董梦阳说,中国艺术市场的投资热时代已经过去,甚至是一去不复返了,我们还有很多的路需要走,还有更多的事需要去做。“我们现在用二三十年的时间,去追赶西方一百二十年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出现问题是无可避免的。”通观西方艺术市场和中国的对比可以发现,西方的整个艺术市场是与他们的艺术史的发展密不可分。当西方从过去的古典主义,具象绘画,走向现代,走向当代,走向非具象艺术,在这个过程中,有一条核心的主线在当中运作,它才是当今世界艺术市场繁荣和成熟的基础。脱离了这个地基,建再高的大厦也是岌岌可危的。









  早期艺术投资热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


  “今年画廊的邀约比往年都困难,画廊也有自身的难处。”最近几年,国内的好些画廊和机构,都说市场不是很景气,整体在下滑,跟过去没法相比,“但是,我们总不能一直怀念过去的辉煌和美好的时光。”过去的时代始终是过去的时代,过去的辉煌不能代表现在,也不能代表未来。董梦阳说,当下艺术市场与过去相比,热度的下降,有诸多方面的原因,其中之一,便是大众层面的基础还未真正建立起来。在中国,为什么齐白石的作品能卖到那么高的价格?为什么知名度那么高?如果回溯到历史,除了齐白石本身的艺术造诣极高之外,那时候,家家户户的暖水壶,还有很多生活用品,那上面都有齐白石画的花、鸟、鱼、虫,可以说,齐白石的艺术是走进了家家户户的生活里,它已经属于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那里,就是齐白石在大众层面上的基础。所以,齐白石的真迹能卖到那么高,他作为中国的大师,是离不开人民基础的。


  反观现在的当代艺术,它们真的有那么多的群众基础?它们在国内的社会根基到底在哪?这是所有人应该去思考的问题。是社会的问题,还是教育的问题?董梦阳谈到,这主要还是艺术教育的问题。西方的艺术教育已经开展很多年了,他们发展了一百二十年,我们才三十年。现在,他们的现代艺术,连毕加索、米罗这些人的作品,都已经成为了西方的经典,而我们的经典呢?恐怕,还是那些古典艺术,这当中的距离,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虽然,我们的经济总量已经跃居世界前列了,但我们能去平均吗?我们的艺术也是一样,一旦平均的话,这本身已经很小的市场,估计就像一滴水被稀释到大海里。这当中,就是危机,就是现实。我们应该看清,我们的市场根基到底在哪里。中国对艺术教育的缺失,致使了市场本身的基础是极其薄弱的。人们都忙于投资,忙于炒作,而真正愿意沉下心来做基础工作的很少。“之前,有几个年轻的记者采访到我,他们是做儿童艺术教育的,我觉得很好,我们中国就需要这样做一些基础工作的。”


  董梦阳谈到第二个原因,过去的艺术市场火热,与它的投资热有关,大量的热钱涌入市场,对艺术品进行炒作,倒买倒卖,甚至出现了天文数字的高价,在这当中,使得大众对艺术品的理解出现了偏差,甚至是扭曲。在西方,只有真正的世界级艺术大师的作品,才能达到那么高的价位。在这一点,就是艺术市场的浮躁,追逐艺术品的人,他们考虑的是投资,考虑的是再以高价卖给别人,而不是真正的喜欢艺术。真正想挂在家里的,“就像击鼓传花一样,看看最后能传到谁里的手里,鼓声断的那一时刻,就是他们的危机。”不光是艺术市场,中国的各行各业都呈现出极度的浮躁,这已经不简单地是艺术的问题,更多地包含着社会的问题。

 










公共艺术展览现场


  艺术市场的金字塔


  有些人会说,现在的艺博会很少出现高价作品了。“就像今年的‘艺术北京’一样,高价作品正在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价低的,和那些适中的,有人说,这就是不景气,其实,我并不这样看。这就像金字塔一样,过去,我们一直在建设金字塔的顶端,地基和中间部分是被忽视的,只有从下往上发展,才是真正的健康发展。”


  我们注意到今年的新兴藏家开始大量出现了。有很多作品都是这样的藏家在购买,就像数据中所表现出的一样,他们是真正的喜欢艺术的人,今年“艺术北京”的小额交易大部分是由新收藏家在购买,他们虽然在一开始并不会花高价钱购买那些天价作品,但他们未来一定会成为艺术市场的中坚力量。艺术市场不能拔苗助长,过去的投资倒卖的人在交学费,市场终归要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倒卖艺术品的趋势将变为收藏的趋势。”


  正当记者采访时,有画廊给董梦阳打电话,其中就有谈到对今年“艺术北京”的认可,其中不光架上作品被不少藏家购买,就连装置作品都一并售出。董梦阳表示,一个真正好的艺术作品,并不在于它的形式是什么,它可以是油画、可以是水墨、也可以是装置。古往今来,那些真正优秀的作品是没有形式的差距的。“艺术的背后,其实质是人类的共同情感。你读唐诗宋词、读莎士比亚、看西方艺术,你所真正感受到的,是作品本后的人类情感。但为什么那么多写诗的人,只有留下来那么几个有名呢?对人类情感表达得最淋漓尽致的,才是真正的好作品。好的艺术品不怕市场波动。对艺术家、对作品的辨别,也是画廊所应该具有的自身责任。艺术市场能不能做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需要画廊和艺博会双方共同来努力的,希望这一点在未来越做越好。”







“艺术北京”论坛现场


  在谈到对于艺博会而言,未来应该怎么做时,董梦阳说:“博览会应该要做到更接近于大众。”我们为什么要做“设计北京”?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国艺术市场金字塔的中间部分还缺失着。只有当艺术品能走进人们的生活,与他们朝夕相处,艺术收藏这条路才会走得更长。如果连艺术都不能走进居家领域,何谈精神领域呢?“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做‘设计北京’的最初原因。”


  今年的“设计北京”销量非常不错,每一个参加的机构都获得了收益,买家与卖家都获得了共赢。在西方,也正是走过了这条路,艺术市场才真正发展到了成熟和拥有了广大的社会基础。“我们不想把艺博会搞成像那样高高在上,人们进来之后,只能看见那些束之高阁的高价艺术品,然后悻悻然而走。我们希望他们从这个馆出去之后,然后在另一个馆里发现他们想要的东西。”


14.jpg
“设计北京”展览现场


  中国艺博会的未来应该怎么做?


  董梦阳说,中国艺术博览会发展的未来趋势就是要去除高价化。“不能把艺博会当成是一个出高价的地方,以前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市场应该要回归到正途。有人说,现在艺博会卖不出高价作品了,不景气了。这样想,其实是不对的,已经不能再用过去的眼光来看到这个正在转型的市场。”董梦阳提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艺博会与艺术拍卖必须分开来对待”。这两者之间,必须要分级,艺博会就是要做贴近大众的事情,而那些高价作品,就要留给拍卖行来做。两者之间是不同的分工,不同的功能,不能再指望艺博会能卖出像拍卖会那样的天文数字的作品了。


  对于今年的“艺术北京”,董梦阳还是感到欣慰的,“这说明,我们正在朝向一个更健康的道路上在发展。”虽然,现在中国社会还有很多基础工作需要去做,比如艺术教育,艺术普及,我也在尽最大的努力去做一些更基础性的事情,但艺术北京的主要工作仍然需要放在艺博会本身上面来,我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只有把我最好的精力放到我最擅长,最熟悉的领域。


  “我时常在说,要给自己做检讨,只有不断地反思,才会有更好的进步。”董梦阳谈起他对自己和艺博会的看法时说,他也会参照西方那些发达市场地方的博览会,不光是从他们那里学习该怎么办艺博会,而且要思考他们的市场究竟是如何做到这样成熟的。巴塞尔、柏林,这些艺博会做了好多年,他们为什么会做得这么好,这难道不值得我们反省和思考吗?“一百二十年是多少代人?我们现在才多少代人?更别说过去还近在眼前的那一段文化的浩劫,这当中的沉淀和积累,能是这短短二三十年能猛追上的吗?我们缺的课必须要补上来。”


  “艺术北京”也在学习如何把一场博览会做得更好,“提升我们艺博会的专业,提升我们的服务,这都是我们需要做的,我们是为画廊服务的。”当董梦阳谈到这些问题时,他说,他收到了很多关于这次“艺术北京”的建议以及批评,他觉得这样很好,这说明大家对“艺术北京”的重视,更好地发现问题,才能更高地解决问题。


15.jpg
“爱是什么”艺术教育公益倡导活动在2017“艺术北京”启动,杨澜与陶虹合影


16.jpg
杨澜向孩子们介绍自己的作品《爱的种子》


  当问到,中国现在的各个城市都在开办艺博会,比如上海的“ART021”、“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还有“艺术南京”、“艺术厦门”等,他们的开办是否对艺术北京造成了一些冲击和影响。董梦阳回答说,我觉得这其实并不会对“艺术北京”造成什么影响,恰恰相反,我认为,中国只有越来越多的地方开办艺博会,整个艺术市场才会越来越好。要说现在艺博会的市场没有以前那样景气,这并不是艺博会多的问题,恰恰反映的是艺术市场本身的问题。“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中国艺术市场要补的功课还有很多,过去的投资热其实是不正常的,我们只有建立了更好的大众基础,才有更好的艺术市场。”


  董梦阳提到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在今年的“艺术北京”博览会现场,他看到了一些科学家也来参观。“我觉得很好奇呀,我就问他们为什么科学界的人士也来参观艺博会呢?”对方回答说,现在的艺术已经开始渗透到科学领域了,在研发宇宙空间站或其他的一些空间项目时,他们会首先找来各个不同的艺术家,请他们来谈设想,请他们来做构思,来进行一些设计。而且,这都还是先导部分的,当艺术家们设计完之后,作为科学工作者的他们,才开始进入到这些设想里面去填充科学的元素。可以说,艺术本身是具有跨领域的,科学设计也需要艺术家们的思维。


  “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现象,说明中国当下,艺术正在悄然地走向各个不同的领域,就像今年的新兴藏家为什么开始崛起了。”世界正在改变,我们需要紧跟时代的脉搏,董梦阳很欣慰地看到中国艺术市场的金字塔中间部分已经开始正在建造,“虽然现在还不够,但我们已经开始看到有一些变化了。这就是社会的进步。”


17.jpg
 艺术北京创始人董梦阳


  中国的艺术市场正在当下发生悄然的转变,“艺术北京”的创始人董梦阳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些问题,并也进行着自身的改革和转型。他说道,虽然眼下的中国市场还有这样那样的不足,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但他始终坚信未来的艺术之路一定会朝向健康的方向发展,过去走过的错路,走过的弯路,现在纠正还来得及。这可能需要社会各界广大的艺术参与者们一起来努力,不管是画廊、艺术机构、艺术教育,还是其他的艺术工作者,或者是其他领域的人,这需要共同奋斗。


  董梦阳说:“今年是‘艺术北京’的第十二年,我还希望再做十二年,希望大家一同支持‘艺术北京’,共同努力,一起进步。”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