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 从莫奈到苏拉热

2017/05/12 09:11:16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王建南
   
一进入展览现场,苏拉热画上的黑最先招惹你的眼睛,可即便你虔诚地凝望上一个小时,也看不懂那到底是什么。





  展览:从莫奈到苏拉热:西方现代绘画之路(1800-1980)


  时间:2017年5月7日-2017年8月31日


  地点: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一进入展览现场,苏拉热画上的黑最先招惹你的眼睛,可即便你虔诚地凝望上一个小时,也看不懂那到底是什么。从具象走到表现,从表现窜向抽象,再从抽象“沦落”到极简,自文艺复兴开创的西方油画近五百年的光辉传统,到了二十世纪初似乎土崩瓦解了。好一座华丽的大厦,真的轰然倒地了吗?是被迫拆毁,还是主动扬弃?一切从库尔贝说起。


  刚刚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开展的“从莫奈到苏拉热:西方现代绘画之路(1800-1980)”,相比于以收藏近现代著称于世的巴黎奥赛博物馆,来自于法国东南部卢瓦尔省的省会圣艾蒂安市现当代艺术博物馆51件作品可谓小巫见大巫了。不过,您要是真懂行,真正的欧洲油画艺术热爱者,即便这次来的不是代表作,也足够让我们按图索骥,重新温习一遍从19世纪中叶到二十世纪末、近两百年的西方现代绘画演变史。如果说以莫奈为首的印象派高举起反叛学院派大旗,那么生于1819年的“不良青年”库尔贝,可以算作这帮画家不折不扣的“教唆者”了。按时间编排,本次展览的第一幅正是他创作于1840年左右的《田园景色或古老风景》。


  库尔贝在他的写实主义宣言中确立了以反映生活的真实为创作的最高原则,并肯定了平民生活的重要性和巨大意义。尽管其艺术见解有时显得有些偏激,但这类言论当时主要是针对法国学院派艺术的弄虚作假和陈词滥调而提出的。库尔贝的艺术实践和理论具有很大的历史进步意义。他启迪了印象派,引领了时代的先河。莫奈的老师布丹曾对他说:“当场画下的任何东西,总是有一种以后在画室里所不可能取得的力量、真实感和笔法的生动性。”这一点与库尔贝如出一辙。


  如今,莫奈及其印象派,早已成为西方古典画派后新的经典,其意义在于给严格写实性绘画语言打开了第一个缺口。在他们的绘画语言里,自然物象开始解体。请看本次大展上的《睡莲》,这个喜闻乐见的题材,采用这种方式创作,在当初可是让人十分费解的。整个西方艺术界花了很大时间才接受了印象派画家描绘外光下变幻不定的景物轮廓画法,而要理解莫奈晚年倾注全部热情的《睡莲》,更是快要瞪瞎了眼睛。他们没有中国人从小看惯大写意绘画的意识,脑子一下子转不过弯来。


  下一位出场的是马蒂斯,他的这幅《贝勒岛的城堡》创作于1896年。这一年马蒂斯27岁,已在象征主义画家莫罗的画室里学习了四年。导师莫罗对绘画色彩的主观性论述,给马蒂斯极大的影响。莫罗认为:“美的色调不可能从照抄自然中得到,绘画中的色彩必须依靠思索、想象和梦幻才能获得”。马蒂斯开始潜心探索起色彩之间的复杂关系,欲借色彩重构前辈大师们不曾有过的空间。


  起初与印象派交往甚为密切的塞尚,渐渐脱离开这批人,独自探索自己心里的绘画意象。他干脆回到了家乡,以山为师,终日描摹。他从百画不厌的圣维克尔多山上,发现了画面结构的新奥秘。他的目标就是要在画面上建立起不同于日常透视规则的画面结构。他明确意识到,艺术并不是自然物象的摹写,而是与自然平行的和谐体。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巴黎的野兽派和德国的表现主义拉开了帷幕。正如马蒂斯所指出的那样,客观物象在进入画面时,需要经过翻译,由画家把它们翻译成色与线的纯平面效果,才具有绘画的价值。


  如果说前面的作品还看得懂,后面的作品开始让观众越来越迷惑。1909年,作为抽象绘画先驱的立体派出现了,毕加索来了,他把可辨认的物象隐藏在各种类似断壁残垣的线条与色彩的堆积之中。自然物象被肢解,被扭曲,折射出原有物象的依稀特性。这些自然的断片在画面中生成,类似某种有生命力的组织,互相叠置,互相穿插,互相渗透,成就为一个整体。毕加索们的努力验证了塞尚用尽毕生心血所开创的现代绘画道路的正确性与可行性。


  绘画变成抽象以后,还有什么可看的?面对苏拉热画布上一整团黑,或是杜布菲画面上躁动不安的装饰性图案,面对着难以名状的图形与色彩,我们的眼睛该从哪里看起?究竟是我们眼睛出了问题,还是涂抹画布的画家出了问题?西方现代抽象绘画问世于20世纪初,在此之前,经历了一个从严格写实绘画到逐步解体的过程。这个过程可以从19世纪七八十年代算起,到抽象绘画形成,有三十年左右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绘画语言与观念迅速转变,逐渐孕育出西方现代流派的雏形。


  二战之后,各种绘画形式看似脱缰之野马,竞相展露各自之形态,实则全部奔向一条不归之路,让人越来越看不清面目。抽象表现主义随着美国的崛起,在北美大陆上愈演愈烈,回返油画的诞生地欧洲。画面精减到点、线、面的抒发,直至单纯表现色块,表现材质,表现光影,表现虚无。本展以法国苏拉热的“黑”作为结束,以贴近东方墨韵的形式作为休止符,恰到好处,耐人寻味。


  此次展览按时间和风格分为六大主题单元:1.对风景的新感知;2.西方艺术中的人物与肖像;3.从立体主义革命到纯粹主义;4.超现实主义,梦境与无意识;5.回归物质;6.在具象与抽象之间。分别呈现出西方艺术的“现代之路”。它始于19世纪初,延伸至20世纪下半叶。在这百余年间,诸多艺术派别纷纷登场,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艺术运动,将西方绘画由古典主义发起至写实主义的坚固传统打开一道缺口,此后是印象主义、象征主义、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几何抽象主义,更迭到极简主义。


  浏览一件件作品时,我的脑海中忽然闪现出中国摇滚先锋崔健的《假行僧》中唱出的歌词:“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本次展览的终结作品是苏拉热的“黑画”《1979年6月19日画作》,在我看来,恰好应和了这两句歌词,而他创作时间是1979年,正是崔健们初次接触西方摇滚的年龄。中国现当代艺术是否可以借此回望自己所走过的足迹?也许这正是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举办本次展览的深刻用意。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