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美院毕业生进入市场的30年之变

2017/06/11 10:38:50 来源:北京文艺网  
川美大展“时代质感——四川美术学院作品展”,刚刚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回顾了一座美院半个世纪的历史。

blob.png
  2017“开放的六月——四川美术学院毕业创作/设计展,罗中立美术馆外部


  川美大展“时代质感——四川美术学院作品展”,刚刚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回顾了一座美院半个世纪的历史。但大家的记忆最容易被拉回到的,依然是以《父亲》为代表的寥寥几件作品和他们的80年代。毫无疑问,那个时代的川美,引领了一个时代。作为当时最年轻的一代,他们是幸运的,因为他们的成功还迅速延伸到了市场,无论是收藏还是拍卖,这批艺术家们多年来持续占领着整个当代艺术市场的最高地。


blob.png

  中国美术馆“时代质感——四川美术学院作品展”开幕式现场


  30年过去了,多元的变革印证了那是一个不可复制的时代。相比这场大展,一年一度的毕业展同样值得关注,也恰好印证了两个不同的时代的特点:当下的艺术家所面临的又是一个怎样的时代?这个时代不会再有“山艺术”一样的收藏传奇,当下青年毕业生们又是以怎样的方式与市场发生关系?一样的美院,在不同的时代下,毕业展与艺术市场之间的关系又有着怎样的变化。


  与毕业展“保持距离”的机构,以及对自身“保持清醒”的艺术家


blob.png
 2017“开放的六月——四川美术学院毕业创作/设计展现场


  作为今年油画系本科毕业生,倪超然选择了在川美继续攻读研究生。“从大四一开始我就在准备考研,很幸运考上了学硕。毕竟我想在艺术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想通过读研让我更深入的了解并能够进一步的发展,找到更明确的绘画方式和方向。”倪超然表示,除了考研,自己的同学们也有选择出国或者去到其他院校继续读书的。 毕业展期间,倪超然陆续接受到媒体的采访,也给来看作品的艺术机构提交了自己的资料。“不光是毕业展,其实还有每年的年展,来看的机构和画廊还是蛮多的,优秀的作品还是会被挖掘出来。毕业展作为学生展示自身艺术面貌和阶段性成果的平台,给关注这块的人和机构起到了一定的参考和选择作用,但不是绝对的。学生想要成为艺术家,后续的发展和在技术、学术上的进步都是非常重要的,不能仅仅通过一场毕业展来判断,只有长期的观察才能看出真实的水平。”


blob.png

  倪超然 《In Place, Out of Place》  尺寸可变 指导老师:熊莉钧


  显然,在给来看画的机构提供了资料后,并没有接到更多联系的倪超然对此有着自己的思考和认识,更有效的完善自身,是她这几年给自己定的目标。 在读研期间就与北京画廊建立合作关系的古鹏,在今年也完成了自己硕士学位的学习。今年3月,合作机构才为他举办完一场个展。


blob.png

  2017“开放的六月——四川美术学院毕业创作/设计展现场


  “我是在2014年的一次展览上被画廊看中,那年我刚考上研究生,在此之前的本科阶段我的作品基本没有销售过,也很少参加重庆以外的展览。”比起还未曾接触市场的倪超然,与机构已经有着几年合作经验的古鹏表示,“个人认为机构对毕业展还是很重视的,毕竟这是一个选拔人才的重要平台,也是画廊注入新鲜血液的重要机会,所以来看毕业展的艺术机构依旧是很多的。虽然来看的很多,但机构更多的还是处在一种观望的态度中,在毕业展上与我联系的艺术机构也有不少,但加过微信之后便没有后续的联系了。因此,毕业展作为学生展示自己的重要机会固然重要,但也不是绝对的,更重要的还是自己在艺术创作上的创新和独到的见解及风格面貌。”


blob.png

  古鹏 《抽丝17-3》 布面综合材料 120x240cm 2017 指导老师:熊莉均


  对于市场的选择与否,古鹏与倪超然给出了几乎一致的回答,显然在艺术上不断地完善自我更为重要。 就川美而言,从果断下手到理性观望,艺术机构的态度在毕业展上有着明显的不同。四川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的毕业展曾经也有过“随随便便就卖光”的时候,但川美中国画系系主任黄山表示,与十年前相比,艺术机构对于艺术家的选择显然理性得多。


  “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与整个艺术市场的疲软有关。前些年市场泡沫的成分比较多,也不够理性,火爆到各种作品都卖的光光的。现在呈现一种回归思考的趋势,即便是好的作品,出价问津的人也少了。对于学习纯艺术的学生而言,坚持创作是很难的一件事,因为有一部分人可能在中途会选择放弃做艺术家而进行就业。所以希望机构在观望的过程中,将眼光放得更长远。对于有潜质的年轻艺术家,重点进行扶持。此外,艺术家也不要因为艺术生态不够理想就面对社会产生恐惧,迎合市场和机构的导向是错误的,艺术家把画画好了,把作品做好了,才是重要的。”黄山认为。


blob.png

  2017“开放的六月——四川美术学院毕业创作/设计展现场


  据川美油画系不完全统计,近些年的毕业生中,与画廊签约或合作,在市场上比较活跃的有接近50位。像与麦勒画廊在进行合作的鄢醒,作为2005级的毕业生,曾获得中国当代艺术奖 (CCAA) 2012最佳年轻艺术家;2006级的陶辉在影像方面也小有收获,2013年入围18届巴西录像艺术节,获得2015年19届巴西录像艺术节大奖以及2015年华宇青年奖评委会大奖;2006级的王鹏杰正在清华美院攻读岛子老师的博士,在2015年获得了全国青年艺术批评奖一等奖;2009级的蒲英玮曾在2012年获得约翰摩尔绘画奖,并在2015年入围IAAC国际艺术评论奖。


  艺术家熊莉钧作为川美油画系毕业生创作的指导老师,自己经历过机构对于毕业生的选择,也在每年的毕业展中感受到机构的变化:“艺术投资充满了变数和未知的风险,并不是马上可以做决定的事情。毕竟新兴艺术家,不管是本科还是研究生,在定下自己专业方向、艺术诉求和语言方式时,比起成熟艺术家还是相对稚嫩的。艺术家在未来的发展是无法给出量化的标准,机构、整个市场会观望毕业生此后一、两年在创作上的坚持和继续的实验。如果有比较成熟的个人方向和稳定的作品数量,这些才是对艺术投资者的保障。”


  毕业展依旧是作为锁定未来有潜质艺术家不容忽视的场所:“现在年轻人较之以往,网络资源、全球化的背景使得他们成熟度更高。毕业展作为施展他们怀揣强烈艺术理想与抱负的舞台,作为具有强烈艺术实验精神和热情的一群人,具有鲜活艺术力量的毕业生也愿意为此而努力奋斗的。”


  从“扫货”到“观望”:青年艺术家如何进入市场之三十年来的变化


blob.png

  2012年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山川蒙养20年——山艺术文教基金会川美艺术作品收藏展”


  这不仅让我们感慨,30年的变化有多大。30年前,山艺术林明哲的收藏故事依然被常常提及。


  1987年,林明哲首次造访四川美术学院,认识了罗中立、程丛林、何多苓等川美77届绘画系的艺术家们。那时的川美“伤痕”、“乡土”绘画已经成为比较成熟的绘画风格并影响着全国美术界,川美艺术家们的创造力深深的感染了林明哲,他果断的下决心成系列成规模的收藏川美画家的作品,将几千件川美重要作品收入囊中,这其中包含了绝大部分“伤痕”与“乡土”美术的代表作品。


  再看看十年前,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最为火热的那几年里,艺术机构在各种毕业展上进行“扫货”,对艺术家快速的进行签约、包装并投入市场。造就了一批80后明星艺术家,之于川美,莫过于“卡通一代”。


  对于十年前艺术市场的疯狂期,艺术家魏言感慨道:“特别感谢我们及早的告别了2008、2009年!”作为四川音乐学院美术学院本科毕业生指导老师,在他看来,现在机构更为成熟与冷静,以一种比较慢的节奏去观察、培育,进而形成有效的推动。“这与此前花大价钱大量购买艺术作品相比,我比较欣赏现在这种状态。”


blob.png

  川音成都美术学院2017届油画系毕业生作品展现场


  魏言认为在毕业展中选择艺术家的想法是比较荒唐,有点不切实际。“其实聪明的藏家或者艺术机构在毕业展上挑选的不是艺术家,而是有可能成为艺术家的那一批优秀的年轻学子。这部分人的身份还不是艺术家,因此价格是很低的,在此时购买作品的性价比很高,因此有些藏家能够获利。但我更愿意看到的是这些机构和藏家务实的去寻找有可能成为艺术家的年轻群体,去甄别,去陪伴他们成长。艺术是一辈子的事情,过多、过早的受到市场的冲击,会让年轻人变得浮躁。作为教师我非常愿意看到现在的秩序,这样也可以让艺术家沿着既定的艺术观去系统的建立工作方式。市场是非理性的状态,此前在市场的冲击下,对我们的教学造成了伤害和破坏,市场之下所挑选的不一定是我们的培养目标,几十万的商业回报使得学生群体的心理受到极大震撼,学术框架和标准在现实的资本面前脱掉了底裤,这是很尴尬的。”


blob.png

  中央美院2017本科生毕业展现场


  毕业展作为学生阶段性成果的展示,如今的机构在其中,更多的态度是观望。 林明哲之子,山艺术·北京林正艺术空间负责人林正,与他父亲在40年前的收藏态度俨然已经大不相同。看过今年央美毕业展后,他认为其中有几位不错的艺术家,但也仅限于此,目前为止还没有实质性的动作。


  林正表示,现在机构与艺术家的合作都是经策展人及业内专业人士推荐,毕业展作为艺术家的起步,之后的发展及方向才是主要的重点。“这几年机构选择艺术家都比较的冷静,主要与大的环境有关。成本较之以前更高了,因此我们考虑的点也会更多一些。”谈及父亲对于川美80年代那一批艺术家作品的全部收藏时,林正认为这与时代的特殊性有着紧密的关系:“作为恢复高考后的那几批艺术家,是非常优秀且具有艺术志向的,他们对于艺术的热爱是经过了时间酝酿的。”


  “互联网的发展让我们有了更多的对等信息,视野和知识结构也相对开阔。山艺术那个‘捡漏’的时代在今天显然没有那么容易,不同的时代之下,市场也会呈现不同的特点。上个世纪80、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上的出席和占有率是比较少的,时隔20、30年之后的今天,时代背景变了,互联网的发展让我们有了更及时的咨询讯息,世界各地发生的事情,我们可以立即在互联网上得知,去哪也变得很近,地球物理距离都缩短了,中国当代艺术也频繁的在海外亮相,在世界舞台看到中国当代艺术的几率也很大,可能相比20,30年,世界看待中国当代艺术的心态少了猎奇。”熊莉钧认为,从创作特点来说,相对前辈而言,这些年轻艺术家的特点发生了转移,去身份话,去本体化,作品看起来很“洋气”。这样时代背景下的市场特点,让中国当代艺术有了更多的机会。


  到底有没有市场黄金期?各大美院面临着一个同样的市场


blob.png

  川音成都美术学院2017届油画系毕业生作品展现场


  川音美院毕业生中,顺利走上职业化道路的艺术家不少,像曾朴、吴江涛、王小双、何建忠等,从油画系毕业后成为幸运的那一部分人,在成都具有关注度,市场也比较好。此外,截止这一届,油画系已经向海外输送了50余位研究生,包括像伦敦艺术大学,芝加哥艺术学院,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东京艺术大学,伦敦艺术大学切尔西学院这类的国际一流院校。


  “关注川音美院油画系毕业展的机构一般比较稳定,像成都本土的艺家国际画廊,艺术蜥蜴,第三大街,西村等,每年毕业展都会到现场。去年和前年,艺术蜥蜴的参与度比较高,会在其中选择艺术家进行代理,此外也有驻留项目和线下展览的开展。”魏言表示,藏家和艺术机构对于毕业展的关注一直持续有之,相较而言,现在关注毕业展的机构比以往变得更加成熟和冷静,在签约力度、价格和各种细节上也更加的务实。


  谈及毕业生签约问题,魏言聊起前几年的一件事:“当时北京有一家机构扬言要签约我们学校的十几位毕业生,做商业代理,但后来又不了了之了。其实现在我对这些所谓的艺术机构,态度还是比较谨慎的。像那种一个班一个班打听毕业生联系方式的,都需要谨慎甄别”。


blob.png

  西安美术学院2017届“时空留痕——开放的西美”本科毕业季开幕仪式现场


  如今已经不再是川美特有的时代,而谈川美,是因为她似乎有一种代代表性。当时代发展至没有“中央”和“地方”之分,川美所面临的时代,也是如今各大美院共同面临的时代。


  西安美院地处内地,艺术市场和北上广一线城市相比有很强的地域性。据西美国画系主任刘西洁观察:“每年毕业展的中国画作品关注度超出其他学科。但是跟其他城市相比,有一些差距或者说差异性的东西。总体来说这几年有一些变化,但是波动不是特别大。”


  刘西洁回忆,“在十年前,2007年左右甚至更早时,很多藏家和画廊会来看毕业展、买作品,近两年市场降温,但是依然关注度不减。”但是有个特别有趣的现象,“出手购买毕业展上国画作品者少有本地或外地画廊主,基本为本地私人机构或者藏家,属于纯粹因为喜欢或懂得作品价值才出手买。”造就此现象的原因和地域性有关。因为毕业展上的作品是学生们几年学习的结晶,加上老师们的专业指导,质量整体不错,国画作品的定价并不低。“有不少超过十万的”,这样就导致不少画廊主比较犹豫,“他们会关注,但很少买。本地缺少专业画廊,也并没有出现优秀毕业生被签约的现象。


blob.png

  周珂《917号屋檐下没有雨季》纸本 工笔重彩 2m×2m 2017


  整体来说,西美毕业展上的国画作品十年来市场关注度并未降低,一直处于很稳定的状态,但是地域性很强,少有外地画廊介入,本地画廊只是关注却少购买,而有专业眼光的藏家们每年会出手,但因为买者直接和学生交易,学校并不能给出具体交易数据。这和其他城市以及西美油画系的状态有所不同。


blob.png

  高开心 《烟鸟栖初定》 195x116cm  2016 导教师:姜怡翔、麻元彬、刘英、李君明、焦永峰


  当我们见到西美油画系主任何军的时候,他正为毕业展的事情忙碌,说道:“这几天一直接到藏家和画廊主要求购买作品的电话和微信消息。”西美油画系十几年来有很大变化,这个变化和自身相比、和央美、国美、川美等院校同类专业比,又有其鲜明特点。


blob.png

  2017王磊 《谁》200×400cm 布面油画 2017年 指导老师:梁宏理  王徽  何军


  “十年前,油画系毕业展作品被关注度和购买度都是很低的,艺术市场和西美油画毕业展几乎没有大的关系。大概2010年一直到现在,毕业展的作品被购买的数量逐年上升。几乎所有优秀作品除了学校收藏之外,大多被买走。”何军一直见证着十多年的变化。 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何军从两个方面做了说明:“其一,之前油画作品的风格较为单一,乡土气息过重,受关注度也比较低。近几年,生源发生了变化,年轻教师也增多,油画创作的题材风格多样,开始受到外界关注;其次,学校给毕业生制定了要求:毕业作品创作和能否毕业挂钩,使得学生更加投入精力。”其实,是学生们的作品质量提升了,更加鲜活生动,技术上并不低于其他学校。“更重要者,油画毕业展上的作品定价较低,这和国画系不同,也和一线城市不同,我想这是一线城市画廊主和藏家购买西美毕业展上油画作品的重要原因。”


blob.png

  2016 一等奖 张瀚文  《天光之光》 200x200cm 指导教师:麻爱周、薛堃


  西美油画系毕业展作品市场越来越热,购买者多为外地画廊主、藏家,比如广州的大艺博和国外一些私人藏家;以及本地少量私人机构和藏家。同时,毕业展上水平较高的作品,除却学生的努力,“教师的指导作用起到很大因素,”何军说,“有些学生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难以达到毕业展的作品,便是失去了老师指导的原因。”近两年,随着毕业季展览模式的出现,西美油画毕业展受关注度更大,更加促进了市场黄金期的到来。 刘西洁和何军两位系主任都表示尊敬和支持学生毕业作品接受市场检验,或者买走。同时他们也对市场和收藏者有所期待:“我们希望有更专业有眼光的藏家和机构来关注,因为这对学生学习的导向还是有影响的。有学术定位高或者更了解、更懂市场的藏家来参与的话,学生们会受到良性影响。


blob.png

  2017广州美术学院本科毕业作品展


  对于毕业展作品的购买群体,广州华艺大艺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董事总裁李峰表示,事实上毕业展从来不是画廊、藏家下手的重要平台,毕业展更多的时候是成为有价值的线索。相比而言,专业圈之外的机构或个人在毕业展上的购买活跃度更高,画廊、藏家的主要兴趣在毕业五年到十年的青年艺术家群体,这样的行为很好理解。从毕业到比较成熟这个阶段,是年轻艺术家的困难时期,自生自灭,少有问津,这个阶段介入的任何个人和机构,一定不仅仅是出于商业考虑。


  广州东涞艺术中心艺术总监叶光华认为毕业展并没有所谓的“黄金期”,“艺术的演进肯定会越来越多元化,他们的画种或表达的观念也越来越多,比起以前,现在更碎片化,目不暇接。既然要挖掘一个艺术新星,机构、公司、画廊主面临越来越多选择渠道就会很慎重。其实当时夏俊娜,那个老板观察了她三年之后才决定收藏代理,并不是立刻下手。现在毕业生舞台大了,民间展览或自己都可以成为推手,或自己找到伯乐,用资金打造参加国内外展览,也是可以成名的。比如王光乐,也是职业画家,毕业展时可能默默无闻,后期通过国际推广打造自己。”


blob.png

  造型艺术学院-油画系作品展示现场


  “如果纯粹从毕业展挖掘我认为是没有过辉煌时期,当然时代当时的舞台、当时画廊主的价值观造就一些个案。整个毕业展来看是个很小的卖场,选择的余地不大,有些年轻艺术家毕业几年后可能会更加成熟,毕业三五年基本上有点定型了,这样之后才选择比在毕业展时选择更理性、更把握大。还有一点不同,广东对当代艺术、对新的艺术接受慢过北上,这是历史原因。”叶光华以机构为例谈到,“在广东,在毕业展挖掘艺术家的画廊机构据我所知道其实很少,我自己也做过这种尝试,张西、陈静子,崔弥莱在没毕业我就打造包装他们。张西,我代理了十年才有一定知名度与市场,中间投入巨大资本。很大风险,需要眼光够、运气好,还需要一定的眼光、魄力和资本,才能打造他们。广东人比较务实,一般会选择代理成名画家,如果在毕业展上挖掘,他可能觉得风险极大。在这方面和北上差得比较远,这是我亲身经历。一般广东的画廊主不会做这些事,选择成名的、买相好的,稳的,可以入得了大众或一般投资人藏家的眼,就保险了。”


blob.png

  “我们在 我们将:2017湖北美术学院本科生毕业作品展”开幕式现场


  “前几年观众比较偏爱写实功夫好的作品,这两年有一些变化,对作品的趣味性、观念和思想性更为看重。其实更多的还是看个人,观者根据自身的感受来选择相应的艺术作品。”谈及毕业展收藏作品的特点时,湖北美院油画系副主任徐文涛如是分析。“而画廊更多的是观察,并不会轻易下手。毕竟学生时代不确定性太多。学院培养艺术家,不是以市场为目的,我们还是以学术出发,在创作和方法论上去发掘、引导学生如何成为独立的艺术个体,怎样去观察,对社会做出反应。”


blob.png

  “我们在 我们将:2017湖北美术学院本科生毕业作品展”展览现场


  武汉剩余空间创办人眭群看过今年一些院校的毕业展后表示,导师的指导与学生作品的成熟度和关注点以及呈现方式都有着直接的联系。谈及武汉艺术空间对于毕业生作品进入市场的接受度时,眭群表示还需要引导和推进。“武汉艺术市场对作品的判断还是存在一定的距离,因此作为画廊或者是艺术空间我觉得有责任通过各种各样的展览推进年轻艺术家,给他们更多的机会,同时对收藏爱好者进行引导。此外,画廊代理艺术家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积累,毕竟刚刚出来的学生,一下子去被画廊代理,可能对他们来说不见得是特别好的事情,有些操之过急。刚毕业的学生需要时间来沉淀和积累,画廊始终会关注市场方面的问题,因此对于不确定性或者变数太大的学生而非职业艺术家来说,是有风险的,有可能出于生存或者其他原因一些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会半途而废,这也是我们对于毕业生的选择会比较谨慎的原因。”


  (材料提供:刘爽、欧宝静、洪镁、李璞)


  来源: 雅昌艺术网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