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米歇尔·福柯:马奈做的事情可能比印象主义更重要

2017/08/08 15:25:17 来源:上河卓远文化  作者:米歇尔·福柯
福柯以为,在西方艺术中,至少是文艺复兴以来,或者至少是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以来,马奈是在自己的作品中,在作品表现的内容中首次使用或发挥油画空间物质特性的画家。

1.jpg


  福柯以为,在西方艺术中,至少是文艺复兴以来,或者至少是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以来,马奈是在自己的作品中,在作品表现的内容中首次使用或发挥油画空间物质特性的画家。


 2.jpg
马奈


3.jpg
《弗里·贝尔杰酒吧》(Un bar aux Folies-Bergères),1881-1882年,油画,96cm×130cm,伦敦,考陶尔德学院画廊。


  马奈的绘画


  我还是要先向大家致歉,原因首先是我有些疲倦。在突尼斯的这两年中,我结交了很多朋友,以致我不再有更多自己的时间:几乎每天都是在交谈、讨论、提问、反驳、解答活动中度过。现在,我马上就要结束这段已经让我有些身心疲惫的日子了。因此,我请大家原谅下面报告中出现的疏漏、错误,原谅可能表现出来的平淡无奇。


  还要请大家原谅我和你们讲马奈,因为我肯定既不是马奈专家,也不是绘画专家,我是以外行的身份和你们谈马奈。我所要讲的可以这样概括:我绝不想和你们泛泛地谈马奈,我想,我只向你们介绍马奈的10或12幅画作,我将试图分析或至少解释对它们的一些看法。我不是笼统地谈论马奈,甚至不会谈到那些无疑是马奈绘画最重要和最为人熟知的方面。


  毫无疑问,在艺术史中,在19世纪绘画史中,马奈总是以改变了绘画表现技巧与模式的形象出现,他使印象主义运动成为可能,而在整个19世纪下半叶,印象主义几乎占据了艺术史舞台的领先位置。


  不错,马奈确实是印象主义先驱,是他使印象主义成为可能,但我要讲的并不是这一方面的事:实际上,我认为马奈做了另外的事情,这另外的事情甚至可能要比印象主义重要得多。我认为,除了印象主义,马奈使整个后印象主义绘画,整个20世纪绘画--也就是当代艺术直到现在还在其内部发展的绘画--成为可能。当前在绘画中发展起来的这种深刻的断裂,或者说马奈制造的这种深刻断裂,无疑要比使印象主义成为可能的所有变化都要更加难以定位。


  你们知道,在马奈绘画中使印象主义成为可能的东西,都是一些众所周知的事情:色彩的新技法,纯粹的,至少是相对纯粹的色彩运用,一些以前绘画中从未见过的光照与亮度形式的使用等等。反过来讲,在印象主义之外,或者说超出印象主义之上使后来的绘画成为可能的种种变化,我认为它们则更加难以认识和界定。


  我认为人们甚至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和描述这些变革:事实上,我以为,在西方艺术中,至少是文艺复兴以来,或者至少是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以来,马奈是在自己的作品中,在作品表现的内容中首次使用或发挥油画空间物质特性的画家。


  如果这样说会更清楚一些:从15世纪以来,从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以来,西方绘画有这样一个传统,就是试图让人遗忘、掩饰和回避“画是被放置或标志在某个空间部分中”的事实,这个空间可以是一面墙,那就是壁画,或一个木框,一块布,甚至可能就是一张纸。这就是要使人忘记:画是被放在长方形的两维空间之中。并且从某种意义上否认画作所表现的空间就是作画的空间。因此,自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以来,这种绘画试图表象的是置放于两维平面上的三维空间。


  这种绘画不仅表象三维空间,还尽一切可能突出主要斜线或螺线以掩盖和否认这样一个事实:绘画铭刻在由直线和直角分割成的正方形或长方形内部。


  这种绘画同样试图表象画内照明或者画外照明,它们来自底部或者右侧或者左侧,这是为了否认和掩盖这样的事实:绘画立足于确实被外部实光照亮,并显然随着画作的位置和日光的移动而变化的长方形平面。


  还必须否定画是一小块空间,观者面对画可以移位,也可围而观之,因此,观者可以把握某个角度或者可能看到画的两面。于是,自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以来,这种绘画确定了某种理想位置,人们可以或必须在这个位置上或只能在这个位置上看画。于是,如果愿意的话,绘画这种物质性,这个长方形的、扁平的、被某些光照亮的、人们可以围着它或者面对它可以位移的平面,这一切都被在画本身之中所表象的东西遮盖和隐藏。因此,画表象的是一个深层空间,被侧光照亮,人们从这样的理想位置出发,把画视作一个场景。


  可以说,这就是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以来,西方表象绘画使用的掩盖、隐藏、虚幻、省略的手法。


  马奈所做的(我认为,无论如何,这是马奈对西方绘画最重大的贡献和变革之一),就是在画中被表象的东西内部凸显油画的这些物质属性、性质或局限,绘画、绘画传统可以说仍然以回避和掩盖这一切为己任。


  长方形的平面、横向纵向的主线、画作的实光、观者在一个或另一个方向观看的可能性,所有这些都在马奈的作品中体现出来,并在他的画中得到再现和重构。马奈再次发现(也可能是发明?)了“实物-画”,作为物质性的画,被外光照亮的、有颜色物的画,观者面对它或围绕它来观看的画。“实物-画”的发明,我认为,这种油画物质性在被表象物中的嵌入,正是马奈带给绘画变革最核心的价值所在。从这个意义上讲,人们可以认为马奈超越了所有可能孕育印象主义的一切,超越了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以来西方绘画的根本。


  好,这就是我现在想向你们扼要陈述的一些事实,以画为例,我选择了一系列作品,共13幅,我将同你们一起对它们逐一分析。为方便讲解,如果可以的话,我把这些画分为三组:首先是马奈处理油画空间的方式,他如何发挥油画的物质特性、面积、高度、宽度,他通过什么方式在画面表现物中发挥油画的这些空间特性的作用,这是我研究的第一组作品。其次,在第二组作品中,我试图向你们表明马奈如何处理光照问题,如何在画中使用外界实光,而不是使用来自画内的表现光。最后,我要指出他如何处理观者与画的位置,对于这第三个问题,我不用一组作品,而只用一幅画,但这幅画足以代表马奈的全部作品,当然这是马奈的最后作品,也是最具震撼力的作品之一,它就是《弗里·贝尔杰酒吧》。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