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馆藏外借被倒卖 这个“锅”谁背?

2017/09/12 10:56:31 来源:工人日报  作者:王瑜
近日,上海一名图书情报学专业研究生在检索资料时偶然发现,号称“国内最大旧书交易平台”的孔夫子旧书网上,大量馆藏外借逾期未归还的图书被公开出售,涉多家图书馆,且来源均不明。

1.jpg

  近日,上海一名图书情报学专业研究生在检索资料时偶然发现,号称“国内最大旧书交易平台”的孔夫子旧书网上,大量馆藏外借逾期未归还的图书被公开出售,涉多家图书馆,且来源均不明。调查发现,个人通过孔夫子网站发布销售信息,无需证明书籍来源。(9月5日《新京报》)


  这一消息令很多人愕然,原来新媒体时代,借来的图书还可这么“玩”?当然更令很多人感到震惊的是,这么多珍贵馆藏就这样被偷走甚至变卖。再进一步想,如若这些馆藏最后被一爱书又懂得保护书的人买走,似乎还略有些安慰。如若继续被一些中间商以囤积居奇方式进行盈利,则难免让人有明珠暗投的唏嘘。


  唏嘘之余,有必要回溯一下这一现象根源与问题之所在。


  首先对图书逾期不还并公开出售,显然已涉嫌以诈骗方式获得并倒卖公共财产,如果这些馆藏中有珍贵图书涉及文物,则已牵涉倒卖国家文物。行为本身涉嫌违法,毋庸赘言。


  其次,涉及大量馆藏和多家图书馆,且能在“国内最大旧书交易平台”公开出售,可见这已不是个人的自作聪明和偶尔为之,而已形成一条完整的黑色产业链和利益链。这就需要尽快反思,哪些关键环节出了问题。


  从图书馆角度而言,管理存在明显漏洞,尤其对珍贵馆藏的管理需尽快完善。现在看来,从事前预防保障到事后对逾期图书的追溯和惩罚制度都不够给力。


  以笔者亲身经验为例,很多图书馆的馆藏借阅制度在预防举措上并未对借阅者特别限制,只需有借阅证或学生卡即可;也没有预设一些必要的保障制度,比如对珍贵馆藏和普通图书借阅进行特别区分,等等。这就使得馆藏的获得与普通图书拥有几乎一样的机会成本。而当遭遇借阅馆藏丢失时,也只是简单以原价或加倍赔偿方式处理,并未有专业的责任追溯制度,尤其对当事人惩罚过轻,难以起到警诫甚至威慑作用。可见,获得成本过低一定程度助推了馆藏的流失。


  同时,从这些馆藏能顺利进入并公开在孔夫子旧书网叫卖可以发现,网站本身对图书来源未有严格的审核制度。这一方面折射出网站自身运营监管漏洞,另一方面,与相关图书电商运营的法律法规和监管体系缺位密切相关。


  当然也不排除内部人员监守自盗,利用图书馆或网站本身漏洞以及法律的空档,勾连起整个黑色利益链条。凡此种种,都是需要司法监管层面进行严厉整治的对象。


  而在上述清晰脉络背后更值得深思的是,那些直接从图书馆以个人信用将馆藏借出来的人是什么人。从涉及馆藏量看,很可能不是一两个人的小众行为,而涉及相当数量人群。先不考虑是否精心设计的专业团伙流窜“作案”,我们很自然想到,会不会有一些普通借阅者有意无意卷入其中?他们可能本身并不了解这背后的黑色产业链条,只是偶尔从网上第三方二手图书收货商那里获得此兼职之路;也可能是从朋友那里偶尔听到此类补贴零用之策;当然也可能其本身就深度参与黑色链条其中一环。


  无论哪一种,都与借书人的素养不无关联。


  “书非借不能读也”,这一出自清代文学家袁枚之观点,本为论证穷苦读书人买不起书,只能去借书,因担心催还,所以用心专一,特别珍惜。他老人家大概没想到今时竟有人借书并非为读,而是拿来公然叫卖。


  若一个读书人居然可以读书之名义,去做这等不齿之事,那么我们需要深思的,可能不只是外部监管的漏洞,还要考虑是否在社会诚信或教育层面出了问题。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