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一家小画廊关闭为何会引起国际艺术圈的热议?

2017/09/14 10:12:22 来源:artnet新闻  作者:Henri Neuendorf
本月初,当瑞士艺术品经纪人Jean-Claude Freymond-Guth在一封饱含个人情绪的公开信里宣布突然关闭与巴塞尔同名的画廊时,艺术界将意外之感和悲哀之情倾泻在社交媒体上。
1.jpg
Jean-Claude Freymond-Guth。图片:致谢Freymond-Guth Fine Arts


  本月初,当瑞士艺术品经纪人Jean-Claude Freymond-Guth在一封饱含个人情绪的公开信里宣布突然关闭与巴塞尔同名的画廊时,艺术界将意外之感和悲哀之情倾泻在社交媒体上。当今,在小型画廊面对日益严峻的挑战的时机之下,这封信用它对“异化性"的大声抗议触动了人们的心弦。在Freymond-Guth眼中,艺术界正“对全球参与、生产和竞争有着不断增长的需求"。正因为如此,这一点也让他质疑现在的艺术系统“只适用于极小一部分艺术家和画廊"。


  自从他于2006年在日内瓦开设了画廊,这位年轻的画廊主用他强而有力的聚合力和人脉,以及以策展为中心的项目体系赢得了名望,画廊时常出没于Frieze这样的全球顶尖艺博会上,并向各路艺术界神通推广像Sylvia Sleigh和Virginia Overton这样的重要艺术家。就在去年,他还将自己位于苏黎世的画廊迁址至一个位于巴塞尔,由Herzog&de Meuron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的800平方米的新空间里——这项投资让画廊突然关闭的消息更加让人始料未及。


  为了探寻这个决定之后的更多深思熟虑,artnet新闻编辑Henri Neuendorf与Freymond-Guth对于为什么他对自己的画廊模式丧失了信心,以及为什么事情的转向让他对未来和艺术商业更加乐观进行了一场对谈。


  artnet X Freymond-Guth


  是什么让你关闭画廊?


  是因为我不能够清楚地看到画廊在今日的气氛下有一个长远的愿景。并且,老实说,也看不到长期的经济回报。这是一个在我与众多艺术家们,藏家们和团队谈论之后做出的一个私人决定。


  在你的公开信里,你提出了对于艺术世界现状的疑问。是哪一部分的现状让你心生疑窦?


  我们要么卖价值3000美金的作品,要么卖30万美金的作品,这是在过去几年里的一种发展趋势,特别是两年之前搬到巴塞尔之后。我觉得这种趋势为画廊们创造了一种危险的情形,接连不断地生产,并且更加倚重于销售。从一个更加存在主义的角度来说,你没有稳定性或者可以依靠的中间立场,但是依然要持续不断地生产和推测你需要销售的艺术品,我们销售的艺术品也并不一定是我们展出的展品。我觉得这种发展趋势对我本人和我的项目而言是非常不利的。


  当你说“你们销售的艺术品并不一定是你们的展品"时,是否意味着你在那时依赖二级市场的销售状况呢?


  不,一点都不是。这是我们曾经的副业,但是更主要的是因为我们从客户手里回购那些作品。我的意思是,虽然我们经历过一段主要销售给机构的美好时光,那些大尺幅的复杂作品通常需要数月的时间来沟通和协商,而且这些也并不一定和我们在画廊展出的作品相一致,因为这些大尺幅的复杂作品经常是来自双年展和遗产等途径。和机构一起共事的时光非常美妙,但是这些并不总是与我们在空间展出的作品有关。


  你会觉得你近期扩张至巴塞尔的行为是否太过野心勃勃?


  当然,这恐怕看起来是最明显的原因,但是事实上,可能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我们的运营费用其实是比在苏黎世时要少了。多年来,我都会参加每一场我能够参加的艺博会,因为被人所知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我们有一个还未成熟的项目和一些其它画廊通常不会代理的艺术家们,而且特别是因为我们身处于一个外围,并不在任何一座主要的艺术城市里。参加这些艺博会并且为大家带来非常具体的展示来呈现我们的项目是至关重要的,要像为收藏家或者博物馆做的展示那样具体。没错,虽然我们减少了参加的艺博会数量,在巴塞尔的空间也是不可思议的划算,我们的房东也是难以置信的慷慨,所以,实际上,扩张到巴塞尔并不是问题的关键。


  什么是让你认为画廊无法延续这条路的‘最后一根稻草'?哪一项因素,或者说哪一些因素让你意识到这是一条死胡同呢?


  从私人角度和财政角度上来说都有不同的因素,但是主要是通过分析和观察艺术行业之后,发现这个行业被分化成要么卖出5000美元的作品,要么卖出50万美元的作品,但是这两种方式都无法提供一个足够稳定的,自给自足的发展模式。


  你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这个问题的根本永远是,什么是成功?举个例子,我们处理过Sylvia Sleigh的遗产,我曾在Sylvia Sleigh在世时同她一起工作过,所以当她去世时,我们尝试将她的作品捐献给各大主要美国机构,因为她主要被认为是一个美国画家,但是没人想要接受这些捐赠,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听过这位艺术家,其中一些机构甚至没有回复。然后现在,在去年我们有一场在欧洲的展览和数场在美国的展览,现在这些博物馆愿意接受我们提供的作品,并且展示那些作品。有一幅画作在惠特尼展出了整整一年,那是一场成功。就艺术家这一部分而言,我想我是成功的,然而在商业结构上只是相对的(成功)。什么会起到帮助作用呢?我不知道。你不可能改变艺术界里某一种特定的动态。


  这个世界正向极端化发展,并且人们害怕看到这点,所以他们正寻找安全感,甚至在他们的消费习惯中也能体现。我不知道,也许人们并没有那么害怕?人们宁愿消费一个品牌,而不是艺术家。他们从大牌画廊处购买艺术品,是为了获得一个整体的认同感。在这样的风气下,捍卫你的个人决策可不是一件易事。


  所以你下一步的行动是什么?你是不是在寻找一个替代模式?


  嗯,这并不是像我刚刚辞职然后就可以大摇大摆地走出办公室。甚至在我关闭了我的画廊之后,我依然会从私人、情感和财政的方面继续与我的艺术家们共事。并且我也依然会继续为一些长期的项目而工作。所以,目前我会继续为这些人和项目工作。实际上,我还没有考虑太多。


  需要说明的是,我基本上一点都没有为事件的发展感到后悔。我不认为这是一场悲剧。但是我写下这封(公开)信的众多原因之一,是因为我觉得我们需要讨论和重新协商整个结构。我不是第一个,不幸的是,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有此想法的)人,并且这也为进步和革新提供了很多潜在的可能性。所以,我认为如果我们尝试去重新定义一件事物的话,现在也许是一个绝佳的时刻。这不仅对于那些与我共事的人们和艺术家而言是这样,对很多其他的人来说也是这样。我不认为这是一件悲伤的事——实际上这相当令人激动。


  你计划成为这次变革的一部分吗?


  我觉得我已经是了。现在有很多有趣的商业模式,像Condo,Paris Internationale或者Paramount Ranch。当大家组织起来并回归某种特定的DIY文化,我一直认为这是好的,因为市场有着不同的划分。二级市场有着不同的结构和需求等等。但是在我和我的众多同仁工作的领域之内,我认为改变和革新是好事,而且我希望自己成为其中的一部分。是的,绝对希望。


  译:Juni Junran Jia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