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谈谈伦勃朗是如何把自己“作”死的

2017/10/17 10:30:09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林明杰
   
好些年前,我应邀去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看伦勃朗的《夜巡》,听博物馆专家讲伦勃朗的故事,感慨至今。

  因为“莱顿收藏荷兰黄金时代名作展”,伦勃朗又成为一个热门话题。那么我今天也来凑凑这个热闹。


  好些年前,我应邀去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看伦勃朗的《夜巡》,听博物馆专家讲伦勃朗的故事,感慨至今。


1.jpg
《夜巡》 伦勃朗(Rembrandt) 1642年 363×437cm 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


  17世纪的阿姆斯特丹,是个国际性的大港口。伦勃朗画得一手好画,几乎所有权贵以及进港上岸的商船船主都想得到他的画像。伦勃朗的家兼对外营业的画室,位于阿姆斯特丹类似上海南京东路外滩的位置,整整一栋楼。他如果循规蹈矩这么画下去,富贵荣华一辈子是没问题的。但他“作”!


  事情起因是阿姆斯特丹一帮权贵子弟组成的“巡逻队”请伦勃朗画一张集体像,每人付给他100弗洛林金币。按照当时荷兰画集体像的规矩,必须把所有人画成一整排,没有前后,一般大小。但这次伦勃朗不愿意那么玩了,觉得这多傻啊。他把这群巡逻队员的画面“导演”成一个戏剧场景,有灯光,有舞美,有情节,好像外面海盗打来了,巡逻队正准备出发应对。他把自己爱妻的形象也夹塞进了画面(这事儿他常干)。


  这下好了,有人不干了。在画中被画成中心人物的当然没意见,被画到边上的,被画在阴影里的,全不干了,认为伦勃朗受了贿,坏规矩,告到法院。结果,伦勃朗输了。墙倒众人推,一些平时看不惯他的同行和艺术资助者也趁机发飙。伦勃朗从此没了生意。奢华的生活难以为继,而且还交不起税。荷兰当时是根据住宅的窗格多少来收税的,防海盗的窗格越多说明越有钱。伦勃朗这栋大房子估计要交不少税。伦勃朗后来坐了牢,破了产,还死了老婆。


  《夜巡》这幅画也不受待见,因为墙面不够大,而被胡乱裁切过。放画的边上正好是暖气炉,这幅本来并不是画夜晚的画,被熏得发黑,于是被误为“夜巡”,艺术史也将错就错这么定名了这幅世界名画。


  但天无绝人之路,他又面临了第二次人生的大机会。市政厅要画一幅荷兰建国元勋们的巨幅主题性创作作品,找不到合适的人,有人建议还是让伦勃朗来画。但反对者认为伦勃朗画画“不规矩”,而建议者认为伦勃朗不会不珍惜这个难得的翻身机会。大家想也有道理,没人会这么傻。


2.jpg
伦勃朗在1662年画成的《克劳迪亚斯·西维利斯的密谋》。瑞典国家艺术博物馆


  这幅名为《克劳迪亚斯·西维利斯的密谋》的巨作在市政厅揭幕的那一刻到了,大家全部傻眼!荷兰的开国元勋是个独眼龙,过去人们画他都是画眼睛好的那个侧面。而伦勃朗却不管不顾地画了正面。这还不算,他还用粗旷的笔触,把这群“谋反”的草莽英雄的粗糙相画得栩栩如生。伦勃朗认为,他们的开国者就是这样的。于是,画被扔还给了伦勃朗。贫穷的伦勃朗甚至把这幅巨画的局部剪下来试图卖出去换钱,也没人要。在饥寒交迫中,这个世界美术史上的大师去世了。


  200年后的欧洲,画家们才争取到了伦勃朗试图拥有的“粗旷的自由”。


  如今,在阿姆斯特丹博物馆,伦勃朗的《夜巡》被单独辟出一个最重要的空间陈列,而且还给这幅画安装了极为特殊的安保装置。《克劳迪亚斯·西维利斯的密谋》也早已是瑞典国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今天,我们在看伦勃朗的画时,不要仅仅只看到它的皮相,更要看到一个伟大艺术家的殉道精神。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