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88岁迎来个人美术馆,为什么2017是“草间弥生年”?

2017/10/23 11:25:02 来源:TANC艺术新闻  作者:朱文琪
10月初,“波点女王”草间弥生位于东京新宿的个人美术馆正式对公众开放。
1.jpg
草间弥生美术馆,图片来源:草间弥生美术馆


  10月初,“波点女王”草间弥生位于东京新宿的个人美术馆正式对公众开放。美术馆由日本久米设计工作室设计建造。尽管占地面积较小,但五层空间的功能划分仍使这座美术馆精巧别致:首层为入口及商店,二、三层为展览空间,四层为草间弥生最受欢迎的沉浸式作品《无限镜屋》(Infinity Mirror Room)的体验空间,五层则为文献室。美术馆由草间弥生纪念艺术财团经营,多摩美术大学校长、美术评论家建畠皙担任馆长。


2.jpg
草间弥生与作品《无限镜屋》合影,草间弥生美术馆,图片来源:Mike Segar/Reuters


  美术馆的开幕展览为《创作是孤独的追求,爱能带你接近艺术》(Creation is a Solitary Pursuit, Love is What Brings You Closer to Art),在二层展厅展出了《爱是永恒》(Love Forever)系列的27件黑白色调的手绘草稿,三层展厅则呈现了《我永恒的灵魂》(My Eternal Soul)系列16件艺术家最新的彩色布面画作。除此之外,本次展览还展出了一件新的南瓜雕塑和装置作品。美术馆预计每年将举办两次主题展览。


3.jpg
 草间弥生美术馆展厅,图片来源:brecorder


4.jpg
草间弥生,《Pumpkins Screaming About Love Beyond Infinity》,草间弥生美术馆, 图片来源:Justin McCurry/Guardian


  在88岁迎来自己的美术馆,对草间弥生来说,这仅仅是其价值和影响力迟来的佐证之一。目前,日本京都祗园现代美术馆正在举办《草间弥生:My Soul Forever》专场展览,洛杉矶布洛德博物馆(The Broad Museum) 也将于10月21日呈现已在北美各大美术馆巡展数站的《草间弥生:无限镜》,此次巡展的上一站是华盛顿的赫希洪博物馆和雕塑园(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Park),在近3个月的展期里,观展人数大大打破了该馆的纪录,不过,对于草间弥生的展览来说,这样的现象也并非出人意料。





《草间弥生:无限镜屋》展览现场,洛杉矶布洛德博物馆, 图片来源:LATimes


  被“重新发现”的艺术家


  尽管近10年间草间弥生在全球范围内获得如此高的知名度,然而她的艺术实践却从其青年时期一直延续至今。自10岁起饱受幻觉困扰的草间弥生发现,将眼前不断出现的圆点画下来会让自己的情绪得到舒缓;26岁时,草间弥生与美国女画家Georgia O’Keeffe开始通信,并在其鼓励下于1957年离开日本来到美国;60年代,她以圆点和网格为视觉特征的绘画风格日趋成熟,其装置和行为作品与美国的时代风貌及各种前卫艺术风潮不谋而合;其1963年的作品《One Thousand Boats Show》因在小船里满塞阴茎状软雕塑被贴上了女性主义的标签;她的一系列在裸体上绘制圆点的行为也与偶发艺术和60年代美国的嬉皮士风潮不无关联。


7.jpg
草间弥生,《One Thousand Boats Show》,1963,图片来源:Ray Tang/Rex


  争议也从未远离过。1966年,草间弥生擅自带其户外装置作品《那克索斯的花园》(Narcissus Garden)参加了当年的威尼斯双年展,并在现场将构成作品的1500个金色镜球按每只两美元的价格进行出售,很快,她的行为被主办方制止。但无论如何,草间弥生在美国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她与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互相影响,与贾斯珀·琼斯(Jasper Johns)、约瑟夫·康奈尔(Joseph Cornell)的密切交往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一点。


8.jpg
草间弥生,《那克索斯的花园》,1966年威尼斯双年展,图片来源:TheRedList


  1973年,草间弥生因精神问题回日本治疗长居东京,似乎就要像激荡60年代昙花一现的那些艺术家一样被遗忘,直至1993年代表日本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给了国际艺坛一个重新发现她的理由。1998年,多个草间弥生回顾展在包括MoMA在内的美术馆中开始巡展;2006年,她与时尚品牌路易威登首度合作,加深了艺术领域之外对她的认知度,很快,她的作品就以510万美元在2008年的佳士得拍场上打破了在世女艺术家的拍卖价格纪录。随着先后加盟高古轩画廊和卓纳画廊,她的作品价格走上了巅峰;2012年,Tate Modern为她举办了大型回顾展;2014年,《艺术新闻/国际版》在统计当年各美术馆的参观量后,将草间弥生评选为年度最受欢迎艺术家。


9.jpg
草间弥生个展现场,Tate Modern,图片来源:Guardian


  最好的时代?


  这个时代无疑也为草间弥生提供了最好的机会。越来越多的交互式、沉浸式的作品正在改变着美术馆的定义与体验方式,“艺术游乐化”正在成为白盒子空间和高冷双年展之外另一条愈演愈烈的道路,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以及互动式空间装置《消失的房间》(The Obliteration Room)恰好在此时应运而生。如今,草间弥生美术馆的落成开放标志着其艺术生涯的新阶段:草间弥生的时代并没有结束,“草间弥生现象”仍在继续。


10.jpg
草间弥生互动式空间装置《消失的房间》,QAGOMA,图片来源:QAGOMA


  2016年,草间弥生作为唯一入选的视觉艺术家登上了《时代杂志》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的名单。而2017年,从华盛顿的赫希洪博物馆和雕塑园,到西雅图艺术博物馆,再到现在的洛杉矶布洛德博物馆,随着《无限镜》在北美各大美术馆的巡展,草间弥生的热度更是不断飙升,巡展的热度使得赫希洪博物馆和雕塑园的会员人数从150人增至过万;洛德博物馆草间弥生展的5000份网络预售票在一个小时内被一抢而空,而新增的4000份也在两小时之内被售尽;甚至在赫希洪博物馆和雕塑园的展览中,由于一位狂热的粉丝意外破坏了一件草间弥生的作品,迫使博物馆禁止观者携带手机等摄像设备进入展区,但这都无法阻止“草间弥生”在社交媒体上的热度。


11.jpg
草间弥生,《无限镜》,洛杉矶洛德博物馆,图片来源:LATimes


  与此同时,在艺术品投资市场,草间弥生作品也是炙手可热。自2014年《White No. 28》在佳士得创下710万美元的成交记录以来,2015年其作品《No. Red B》更是荣登苏富比香港秋拍当代艺术晚拍的全场最高成交拍品,在今年9月30日的苏富比香港秋拍中,草间弥生《无题》也以3600万港币的落槌。


 12.jpg
草间弥生,《无题》,1972,图片来源:苏富比


  在谈及创作时,草间弥生每每使用“生命”、“爱”、“宇宙”等意蕴博大的词汇串联起她对艺术的理解,这恰恰也呼应了草间弥生美术馆开馆展览的标题:“创作是孤独的追求,爱能带你接近艺术”。除了今年在东京与京都的大型个展之外,其个展也在10月21日从美国东岸巡展到洛杉矶布洛德博物馆,10月草间弥生美术馆的开幕更是其“波点女王”艺术生涯的高潮,从展览到艺术市场的热度而言,这一年可以堪称“草间弥生年”。


  草间弥生美术馆开幕纪念展:Creationis a Solitary Pursuit, Love is What Brings You Closer to Art


  草间弥生美术馆|10月1日至2018年2月25日


  草间弥生:My Soul Forever


  祗园现代美术馆|6月10日至10月29日


  草间弥生:Infinity Mirrors


  布洛德博物馆|10月21日至2018年1月1日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