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出卖“救世主”

2017/11/17 09:23:04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尤勇
   
热炒了很久的达·芬奇《救世主》拍卖,美国时间15日晚终于落槌,估价1亿美元,最终落槌价位4亿美元,含佣金成交价为4 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9 57亿元。

1.jpg

  热炒了很久的达·芬奇《救世主》拍卖,美国时间15日晚终于落槌,估价1亿美元,最终落槌价位4亿美元,含佣金成交价为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9.57亿元。“救世主”被卖,历史上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早在两千年前,耶稣的门徒犹大就用三十块钱出卖过这位“救世主”。


  从1958年的45英镑交易到2013年的1.275亿美金估值,白日梦般的增值速率,像一剂强力催情药注入了纵欲过度而疲惫的市场。“一夜暴富”始终萦绕在这个贫富悬殊、压力山大的社会中,引来了许多的关注。消息传来几天后,我回想了一番,翻阅了一些资料,显示:这位死去五百年的天才,至今仍是活跃在艺术界甚至艺术市场的大V。除了海量的出版物、复制品以及传说般的传记与研究、口碑外,达·芬奇的作品在除了毒品交易以外最没有纪律的艺术市场,存在感也毫不逊色:


  ——1994年,曾经的世界首富比尔·盖茨以将近2亿人民币的价格拍下了达·芬奇的“哈默手稿”,使之成为史上最昂贵的书册,并交由大英图书馆专家破解,组织全球巡展,根据所有人命名的原则,这份手稿如今该称为“比尔·盖茨手稿”。


  ——2001年,布朗家族收藏的达·芬奇作品在佳士得卖出810万英镑(约1140美金)。


  ——2008年,新闻显示,瑞士藏家十年前在纽约佳士得花了11000英镑买下一幅女子肖像,后来被证实为达·芬奇的手笔,估价瞬间上亿。


  ——2011年,此次拍卖的主角《救世主》就在纽约私人画廊的持有下,于伦敦国家画廊展出,甚至BBC为其量身定做了为期一小时的节目《遗失的杰作救世主》。当时新闻以2亿美金的估价造势,而此次抛出估价1亿美金,对比六年前的新闻看,确实令人一头雾水。


  ——2013年,《救世主》在一次私洽交易中,由三个艺术经纪人(Adelson Galleries总裁Warren Adelson、纽约艺术交易商Alexander Parish和Robert Simon)将作品以8000万美元出售给瑞士艺术商人Yves Bouvier。同年,Yves Bouvier就以1.275亿美元将这件作品转手给俄罗斯亿万富翁德米特里·雷博洛夫列夫(Dmitry Rybolovlevlev),后来雷博洛夫列夫发现Yves Bouvier在数次艺术品交易中赚取自己巨大的利差,将后者告上法庭。此次卖家应该就是这位俄国富豪,背后的动机与故事耐人寻味,不得而知。


  ——2016年底,波兰政府为确保Czartoryski家族的收藏永久属于波兰,特别是达·芬奇的《抱银貂的女子》,从而宣布收购包括艺术品、手稿与书籍等整个基金会的藏品,规模达到20亿欧元。


  ——2017年初,法国巴黎塔桑拍卖行展出了达·芬奇的草稿《殉道者圣塞巴斯蒂安》。这张描绘殉道者圣塞巴斯蒂安的素描,尺寸约为19厘米×13厘米,估价超过了15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1亿元)。


  ——2017年11月15日,这幅《救世主》的去向将在香港、伦敦、纽约的巡展后揭开谜底……


  综上所看,拍卖行所说,市面上“唯一”的达·芬奇,其实可能像百年一遇的洪水一样,隔几年就出一次山。


  对比达·芬奇在各大博物馆的藏品,如卢浮宫的《蒙娜丽莎》《施洗约翰》,冬宫的《圣母子》,乌菲齐的《受胎告知》,伦敦藏的《岩间圣母》,华盛顿藏的《女子肖像》,华沙藏的《抱银貂的女子》等,这幅《救世主》在造型上有很多接近的地方,但接近可以有很多种解释,比如解释为出自达·芬奇的亲笔,或者也可以解释为高度效仿,或者修复者高超的修复水平等等。


  根据新浪收藏发布的《香港首发解密“救世主”的达·芬奇密码》来看,我个人感情上倾向于认同这幅画出自达·芬奇,但就文章中提及的鉴定细节、论证以及程序仍存诸多的疑点。首先,整个修复细节的曝光度不够,几位鉴定组专家在2010年所做出的认定效力欠妥。这些学术专家是由谁邀请组成?是否具有权威性?是否有利益交换?是否有反对的证据?这些都存在更深的讨论空间,或者,对于公众来讲,这几点解释,恐怕对于证实或者证伪来讲,都仅浮于表面。类似的艺术品鉴定之争,在国内的天价拍卖市场上,也有类似《功甫帖》的例子。


  其次,这幅画在几百年间的命运也没有得到有效的记录,且被多次覆盖修改,疑问点可能就更多了。这位俄罗斯大亨的购买与出手的间隔太短,一般来说,富裕又爱艺术的富豪,除非资金链出现问题,怎么可能会把提升自己面子、藏家地位和文化影响力的稀世珍宝拱手让人呢?


  总之,证据粗浅,疑点仍存,鉴定的渠道封闭,考虑卖方动机等因素,真伪难辨,使我对此幅画真伪持保守、谨慎态度。毕竟,就目前的条件,只能证明可能性,不能证明确实性,从猜测到凿实,还有长路可走。


  如果达·芬奇还活着,他今年已经565岁了。他恐怕会惊讶这个时代,对艺术本身是多么的缺乏经验,以至于追求功利的社会把艺术从生活中逐渐赶了出去,而艺术进入生活的方式,是天文数字般的价格。


  如果你是竞购者,的确需要经过比媒体报道的更加审慎的鉴定,才能做出判断。当然,你也可以有钱到任性,喜欢这幅画而不看价格。或者更心存侥幸,反正世界上没有人可以证实或证伪,但舆论却已经把它推上神坛,买到作品的同时买到稀有的身份与荣誉,何乐而不为?


  作为广大吃瓜群众,面对这类事情,我建议还是保持将信将疑的状态较好,毕竟如今的世道,对艺术品盲目的崇拜,令人瞠目的成交价格,缺乏专业知识又追求暴利的发热大脑,正是卖方市场所期待的。吃瓜群众要做的,就是忘记艺术品的价格,忘记苏富比、佳士得在我对感知艺术的事上动的手脚,只要记住艺术之所是,还有你确实热爱艺术以及为什么爱它。


  多少年以前,艺术的中心在巴黎,在伦敦,或转移到纽约,罗伯特修斯在《蒙娜丽莎的诅咒》中提到:人们在欣赏艺术的时候,不用考虑价格,完全为了盈利的收藏还不存在,人们买卖艺术品,只是出于喜爱与欣赏,一些严肃的艺术品价格远远超过他们带来的盈利。但从来没有像八十年代以来那样,市场逐渐成为艺术的霸主,艺术品成了带着令人望而生畏的价签的商品,吞噬了艺术品本身的价值。天价的后遗症造成艺术并非以艺术角度受到欣赏,而是价格。拍卖会场成为品位的仲裁者,让某些艺术品名气过度膨胀,而且持续如此。一些拍卖巨头每年的成交额达到上百亿规模,而这些价钱有文化功能,这个文化功能就是让你眼盲,让你无法做出自己的选择。


  天价带动着价值输出,混淆了人们的基本认知,使得普通百姓对于艺术的第一反应就是“看不懂”。多么糟糕的现状!进而专业艺术史书渐渐成了一本支票账本,富有的收藏家挑选艺术品到自己的画廊内是一件事,但当他们替其他人做选择,把自己的品位带入美术馆又如何呢?艺术品的价钱变成其功能的一部分,这重新定义了艺术品。虽然艺术从来都与金钱有关,但并非只是投资的工具,而现在到了底线。


  艺术应当让我们对世界感到更透彻,更有智慧,应该给我们协调感,这在别处无法可得。这正是我们热爱艺术的原因,而这也正是市场文化正在扼杀的。对修斯而言,过去五十年的人工文化产物,正是艺术市场的主控权。比任何一幅画或雕像更惊人,这改变了艺术跟世界的关系并淹没了其真实含义。在六十年代差点毁灭了佛罗伦萨富有艺术历史的洪水,以现在艺术市场的姿态重现。对于艺术用来赚钱的信念从一道涓流开始变成小溪,最后变成巨大污秽的洪水猛兽。


  《救世主》到底值多少钱?被谁买去?这并不是“艺术”要我们关心的。没有人在美丽的郊野只关注那些乡间的栅栏与篱笆,相反,我们应该越过价格的篱笆,望向艺术的花园,使我们的生命处处美好而协调,不再受功利的束缚。对于艺术,我们的态度是否应该更本真一些:愿意更深地去感受、了解和实践,从而得到更多和输出更多协调感,使得我们对世界的感知更透彻,像达·芬奇那样,更有智慧。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