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能赚外快会Social 荷兰顶级博物馆馆长因此辞职

2017/12/07 09:56:52 来源:雅昌艺术网  
2014年4月份,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宣布任命比阿特丽克斯-拉夫为新任馆长,并于当年11月1日履新(在接受此任命之前,拉夫曾担任苏黎世艺术馆馆长)。

  今年10月中旬,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馆长比阿特丽克斯-拉夫(Beatrix Ruf)因受到“利益冲突”之名的非议而辞职。原本,艺术圈里的人来人往、身份转变就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可是在比阿特丽克斯的这件事情上,人们却似乎更愿意深究一下,尤其是藏家和策展人之间的微妙关系,以及这种关系可能潜在的利益冲突。


  令比阿特丽克斯陷入争议的是荷兰媒体《新鹿特丹商报》(NRC)最近的报道,内容关于她此前在一家私人艺术咨询服务机构担任总监的工作经历,以及2016年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获赠的一笔重要收藏,前提是在她的担保下。两篇报道发表之后还不到两周时间,比阿特丽克斯-拉夫就宣布了辞职。


1.jpg
Robin de Puy为比阿特丽克斯-拉夫拍摄的肖像,Courtesy of the artist。


  2014年4月份,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宣布任命比阿特丽克斯-拉夫为新任馆长,并于当年11月1日履新(在接受此任命之前,拉夫曾担任苏黎世艺术馆馆长)。拉夫担任馆长仅三个月后,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就迎来了一笔重要收藏——瑞典公共艺术大师克莱斯-欧登伯格及其夫人共同收藏的175件艺术品。同年9月,国际独立策展人协会(ICI)将艾格尼丝-冈德策展奖(Agnes Gund Curatorial Award)授予比阿特丽克斯-拉夫。到了2016年10月,拉夫更上榜了外媒ArtReview评选出的当年度艺术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TOP 100榜单,排名第11位,其在艺术圈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还是在2016年,藏家托马斯-伯格曼(Thomas Borgmann)向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捐赠了600件艺术品,另长期借展了10件藏品,但是在《新鹿特丹商报》的调查报道中发现,这笔捐赠对博物馆来说可能花了“大头钱”。


2.jpg
伯格曼捐赠给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的藏品,Lucy McKenzie, Untitled, 2004, photography on wallpaper, 200x243cm。


  作为伯格曼捐赠合同的一部分,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需要购买伯格曼的7件藏品——其中六件是德国艺术家Michael Krebber的作品,每件12.5万欧元;另外还有一件是美国艺术家Matt Mullican的装置,价格是75万欧元,换句话说,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总共花了15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177万)买了这600多件“捐赠”。


3.jpg
伯格曼捐赠给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的藏品,Matt Mullican, Subject Driven (detail), (2008)。Photo courtesy Stedelijk Museum。


  但是当记者在对比这几位艺术家的拍卖纪录的时候,他们发现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购藏的价格有点偏高。Krebber曾经有一件作品的拍卖价格超过12.5万欧元,另外还有两件作品超过10万欧元;而Mullican的拍卖纪录诞生在2012年,一幅大约6×8英尺的油画,卖了3万英镑,按照目前的汇率,大概是人民币26.5万。


  此外,这家媒体的报道中还指出,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同意将伯格曼的藏品展出两个月并出版图录,否则的话将支付给伯格曼25万欧元。11月26日,这笔捐赠中的众多藏品在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展出,而且将展至明年4月初。


4.jpg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Photo via Wikimedia Commons。


  在提供给《纽约时报》的一份声明中,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方面表示,关于伯格曼藏品的所有协议“在当时都是经过了彻底的仔细审查,随后才核准通过的”,整个过程都符合“常规流程”。


5.jpg
伯格曼捐赠给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的藏品,Wolfgang Tillmans, Deranged granny (self), (1995)。Photo courtesy Stedelijk Museum。


  以上内容是《新鹿特丹商报》此前发表的第一份调查报道,随后,他们又援引了瑞士商会公布的数据,发现比阿特丽克斯-拉夫2015年在她的私人艺术咨询公司“Currentmatters”取得收入437,306欧元。但是在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2015年公布的年度报告中,有专门一部分介绍了拉夫在担任馆长一职之外的其他活动,但从头至尾没有提及“Currentmatters”这家在瑞士注册的公司,更没有提及拉夫从中获得的任何收入。


  NRC还援引了阿姆斯特丹政客Marcel van den Heuvel此前对于拉夫的质疑,认为她可能在“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馆长”这份全职工作以外,还有空闲时间打理她自己的艺术顾问公司。而且,在瑞士藏家Michael Ringier掌舵的出版业,拉夫也是非常地“积极活跃”,这部分内容也并未在博物馆年度报告中提及,但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方面声称,这是一种“行政误差”。


  甚至在《纽约时报》曾经的报道中指出,Michael Ringier在拉夫来阿姆斯特丹之间,就曾以“同舟共济20年”的名义给过她100万瑞士法郎作为见面礼。然而,拉夫本人对此表示否认,声称自己的大部分自由职业收入都是在担任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馆长之前赚得的,而且早在2014年就已经与藏家Ringier没有什么来往了。


  关于拉夫的辞职,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并没有作出正面的更多细节的回应,但在其官网上面的发文显示,“因过去几周在媒体之间传播的各种猜测令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的声誉受到了影响”,出于这个原因,才有了拉夫的离任。


  然而,应该负责监督比阿特丽克斯-拉夫的博物馆“监事会”已经委任了一位“外部的、独立的管理专家”去复核监事会的失察以及“监督体制”。如果这次复核审查确实认为有必要调整,那么将会对博物馆产生结构性的变革。


  同时,“监事会”还请了一位雇佣法方面的教授去“评估博物馆是否应该遵循针对荷兰高管的工资支付标准法”(Pay Standards Act),即规定公立及半公立机构的高级官员每年的薪水应低于181,000欧元,约合人民币142万。

6.jpg
比阿特丽克斯-拉夫。 Photo: Michael Stewart/Getty Images。


  比阿特丽克斯-拉夫本人在声明中写道:“我们为阿姆斯特丹带来了非凡的艺术收藏,这极好地深化了我们与社会大众以及艺术家群体之间的联结,我珍视这座伟大的博物馆,而且一直将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的利益放在首位,远超于我个人。考虑到这些,我觉得对我来说,现在是适合应该全身而退了。”


  尽管如此,比阿特丽克斯-拉夫的突然离任还是给阿姆斯特丹的艺术界带来了不小的冲击。毕竟,她在荷兰乃至全球艺术界的地位和影响力都是不容小觑的。


  有人认为,因为策展人和藏家之间长久以来建立起来的这种关系,使得一些公立博物馆很可能变成“富人的赌场”。耶鲁大学艺术学院前院长Robert Storr也认为,即使策展人在公共机构赚外快的事情是少数的,但这样的现象存在就可能会对整个行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