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从2018重要建筑看女性建筑师的视界

2018/10/11 09:25:38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文/Reed Kroloff 编译/ 张紫祺
   
建筑一度是“男性的职业”,如今,这一情况在不断改变。

  建筑一度是“男性的职业”,如今,这一情况在不断改变。从《纽约时报》近日评选出的2018年14个重要建筑来看,由女性主持或所有的建筑事务所正在用新的方式对待建筑和都市化的概念,拓宽着公共建筑的边界与可能。


1.jpg
从左上方开始顺时针依次为: OPEN建筑事务所的上海油罐艺术公园的航拍图;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为Bee’ah公司设计的阿联酋沙迦新总部的外部透视图;森俊子建筑事务所(Toshiko Mori Architect)在塞内加尔Fass所建的学校;以及如恩设计研究室在上海的阿那亚艺术中心俯拍内景透视图。图/吴青山;MIR设计公司/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森俊子建筑事务所;如恩设计研究室


  长久以来建筑都被称为是“男士的职业”。如果将其解释为建筑存在的大多时间内都系统性地排除了女性的参与,那么这一称呼可能确实是准确的。二战以前,女性建筑师的数量用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到了1990年代的美国,女性所有的建筑公司所占百分比仍然是个位数。


  现在,美国建筑师协会(AIA)的成员中女性占比少于三分之一。而建筑设计杂志Dezeen的一项针对全球最大的100家建筑公司的调查显示,最高等级的职位中女性占比只有10%。第一次有女性获得美国建筑师协会最高荣誉的金奖是在2014年,而获奖人朱莉亚·摩根(Julia Morgan)都已经去世57年了。


  不过情况也还是有改善的迹象的。根据美国国家建筑注册委员会(NCARB)和建筑学院联合会(ACSA)的数据,建筑行业中女性的数量在持续上升:现在美国建筑学校中几乎一半的学生都是女性;参加资格证考试的人数中大约40%是女性——这一数字与20年前相比上涨了几乎50%。


  在本文将展示的14个项目中你会看到,由女性主持或所有的事务所正在用令人振奋的新方式对待建筑和都市化的概念,拓宽着公共建筑的边界与可能。


2.jpg
The Shed(“棚屋”), 一个位于纽约曼哈顿切尔西区的文化中心,由Diller Scofidio + Renfro和罗克韦尔集团合作设计。右图为伊丽莎白·迪勒。图/Timothy Schenck、Geordie Wood


  1999年,当伊丽莎白·迪勒(Elizabeth Diller)和她的丈夫兼搭档里卡多·斯科菲迪奥(Ricardo Scofidio)第一次为建筑师赢得“麦克阿瑟天才奖”的时候,他们的出版物和艺术装置比他们的建筑出名得多——他们那时根本没有建筑作品。现在,迪勒女士的事务所已经是高雅文化的巨头,负责了过去十年中许多最著名的建筑项目,包括纽约的高线公园、波士顿的当代艺术协会和洛杉矶的布罗德现代艺术博物馆。


  随着纽约曼哈顿哈德逊码头上新的文化中心The Shed(“棚屋”)的建造,著名建筑公司Diller Scofidio + Renfro和他们的设计合作伙伴罗克韦尔集团(Rockwell Group)在曼哈顿西区创造了一个占地约18000平方米、史无前例的可伸缩活动空间。这栋建筑的标志性元素就是它大约36米高的可伸缩玻璃以及底下可以根据不同活动和人数的需求伸出或退回的巨大轮子。建筑主体预计今年冬天完工。


3.jpg
左图:德博拉·伯克;右图:建筑公司德博拉·伯克建筑事务所(Deborah Berke Partners)设计的NXTHVN艺术中心的透视图。图/Winnie Au、德博拉·伯克建筑事务所


  虽然都是文化中心,位于纽黑文的由德博拉·伯克(Deborah Berke)设计的NXTHVN艺术中心却与The Shed(“棚屋”)分处于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伯克女士在建筑界凭借自己要做“日常建筑”的宣言而闻名,她一直在避免花哨的设计风格。现在,她是耶鲁建筑学院的第一位女性院长。将在12月开放的NXTHVN艺术中心是由两个工厂改造而来,改造后是工作室和一个由艺术家Titus Kaphar和Jonathan Brand设立的社区中心。一座新建的塔会连接起两栋分离的建筑,塔身被玻璃和荷叶边水泥板覆盖。这座塔也成了这个废弃的街区的“灯塔”,指引着它的重生。


4.jpg
左图:M9博物馆及其文化综合体透视图;右图:从左至右为马蒂亚斯·绍尔布鲁赫(Matthias Sauerbruch),路易莎·胡顿和胡安·卢卡斯·杨(Juan Lucas Young)。图/绍尔布鲁赫·胡顿建筑事务所/Archimation公司、Claire Laude


  重生和公众认同也是另一个建筑项目的目标。这个建筑项目位于意大利港口小镇梅斯特雷,一座长期在邻居威尼斯魅力笼罩之下的小城。今年12月,一个棱角分明、色彩缤纷的博物馆和文化综合体就将开放。这座建筑叫作M9,由柏林的绍尔布鲁赫·胡顿建筑事务所(Sauerbruch Hutton)设计,占地面积约23000平方米,位于城市的中心。公司的合伙创始人路易莎·胡顿(Louisa Hutton)说:“这里最成功的一点就是把关闭了数十年来的步行道重新复原开放了。这使得整个建筑融入了城市,并且为城市居民提供了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聚集地。”


5.jpg
左图:曼纽尔·戈特朗;右图:Belaroia透视图,这是法国蒙彼利埃的一栋拥有酒店、居住、零售等多功能的建筑。图/曼纽尔·戈特朗、Studio Gaudin Ramet


  巴黎建筑师曼纽尔·戈特朗(Manuelle Gautrand)也以建造一个城市中的聚集地为目标。她的新作品Belaroia酒店就是这样一幢多功能的建筑,位于法国南部城市蒙彼利埃。戈特朗把会议中心、酒店、餐厅、商店和公寓糅合在了一个俯视着整个城市的五层公共露台周围。戈特朗说:“如何让我们的城市能吸引新人群是首要的问题,这栋建筑就在解决这个问题。”


6.jpg
左图:意大利那不勒斯蒙泰圣安杰洛地铁站的外观透视图;右图:阿曼达·莱维特。图/AL A; Matt Holyoaks


  建筑师阿曼达·莱维特(Amanda Levete)和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为意大利那不勒斯的一个被市政忽略的街区设计了十分壮观的地铁进入广场。两座巨大的、相对立的雕塑——一个用的是反光铝,一个用的是耐候钢——如今标志着蒙泰圣安杰洛地铁站的两个入口。在地面之下,莱维特将之前废弃的运输站纳入了她的设计之中。这个占地约7400平方米的项目开始于莱维特还在她之前的公司未来系统(Future Systems)做合伙人之时,计划在2019年早期对外开放。


7.jpg
左图:森俊子;右图:塞内加尔Fass学校的外观。图/Ralph Gibson、森俊子建筑事务所


  下个月,当纽约建筑师森俊子(Toshiko Mori)为遥远的塞内加尔村庄Fass无偿设计的学校开幕时,它将会成为在功能和建筑本身都具有里程碑式重大意义的作品。它是这个有着3万名学龄儿童的地区的第一所学校,并且会同时招收男孩和女孩。森俊子的椭圆形设计、灰泥覆盖的泥砖墙和茅草屋顶是打破当地房屋建造传统的一次现代性的尝试——这种设计也为了使这座建筑可以被它将要接收的200名6至10岁的学生所喜欢。


  “如何能用现代设备促进当地乡村的发展,这样的问题让我感到着迷。”森俊子说。2015年,她在这所学校向北约1个小时路程的Sinthian村子里建造了Thread文化中心。


8.jpg
左图:萨尔瓦多·马赛亚和马吉·佩雷杜;右图:墨西哥瓜达拉哈拉的Gonza?lez Luna楼。图/Macías Peredo事务所、César Béjar Studio


  马吉·佩雷杜(Magui Peredo)和她的搭档萨尔瓦多·马赛亚(Salvador Macías)是墨西哥瓜达拉哈拉的Macías Peredo事务所的负责人,也是今年“密斯皇冠厅美洲奖”(MCHAP)新兴建筑奖的决赛入围者。他们优雅的重新诠释了墨西哥建筑厚墙与庭院混合的建筑传统——将公寓建于商业体之上——构成了González Luna楼。


  佩雷杜说:“墙壁一般都是墨西哥建筑中最经久不衰的一部分,尤其是在我们的作品中。路易斯·巴拉干(Luis Barragan,墨西哥著名建筑师)使用墙壁去批判玻璃材质的轻薄而不持久。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是怎么在一栋垂直的建筑中去展示墙。”他们的解决方式是在外层结构上设计一个凹口,制造出视觉上的深度,并且为公寓创造出了私密的入口和遮挡。


9.jpg
左图:中国扬州的青普扬州瘦西湖文化行馆内景;右图:郭锡恩和胡如珊。图/青普扬州瘦西湖文化行馆、Andrew Rowat


  传统也激发了郭锡恩和胡如珊的灵感,他们在扬州建造了一个砖块覆盖的酒店,酒店有17个房间,上周正式对外开放。这两位来自上海的建筑师曾经经营过一个兴旺的设计商店,还有他们自己的一系列家具和物品。他们着重于用中国城市和居住环境的代表性物品来创造出一座现代的“围城”——一组由窄窄的网格状的小路连接起来的宁静庭院和封闭空间。


  公司的另一个项目是在上海占地约2300平方米的阿那亚艺术中心。就像在中国许多现代大都市的城郊开发中一样,艺术中心所在的区域就是一个匆忙建起的、文化内容匮乏的地区。阿那亚艺术中心的建造期望是成为这样的地区里能够吸引城市人流的目的地。“这些地区开发的情况远达不到理想状况,我们正在尝试去创造出不存在的环境。”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胡如珊说。


10.jpg
左图:黄文菁、李虎;右图:位于中国海滨城市秦皇岛的沙丘美术馆仍在建造中的内景。图/王旭华、田方方


  创造环境对于北京Open建筑事务所的负责人黄文菁和李虎来说不是问题,他们在上海建造了油罐艺术公园,9月对外开放。这个项目将前军用机场的油罐改造成了正蓬勃发展的西岸艺术区中的一个艺术博物馆和文化中心。一个罐子中有个博物馆,各个罐子里还有餐厅、夜总会和活动场所。这个占地达1万平方米的项目也包括一个有着露天“天眼”的油罐用于展览大型艺术、装置作品。


  另一个规模更小但是同样震撼的项目就是位于秦皇岛的占地约740平方米的沙丘美术馆,将于10月开放。它的名字来源于其不同寻常的位置:雕刻进入沙丘之中,又几乎完全藏于沙丘之下。这样的建造方案实际上为这个被急速的发展剥夺了曾经原生态的沙滩的地区,保留下了最后小小的一部分空旷的沙滩。


11.jpg
左图:Solstice on the Park,一幢新建的芝加哥公寓大楼;右图:珍妮·甘。图/ Tom Harris、Sally Ryan


  在芝加哥,建筑师珍妮·甘(Jeanne Gang)用她2010年“水楼”(Aqua Tower)的波浪阳台设计第一次吸引了广泛的关注。由各个单元共享的阳台为本没有任何保护的玻璃外墙提供了遮挡。Solstice on the Park,一幢新建的芝加哥公寓大楼,则更进一步。其朝南的块面可以倾斜,从而为下一层遮挡住阳光(无需遮挡的北面则是平的)。对于甘来说,这些都是在探索更宏大的秩序问题——社会的、自然的、机械的。“玻璃的角度会提供一个科学的或者数学的秩序,当然还会有一个美学的秩序,但是更重要的是也会有一个行为的秩序。”她说。


12.jpg
左图:扎哈·哈迪德;右图: 迈阿密“一千博物馆”的透视图。图/ Jessica Hromas、华盖创意;来源于“一千博物馆”、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


  超越几乎任何人,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就是那个改变了当代建筑追求标准的角度和受到男性的统治这两大特点的人。她是第一个获得普利兹克奖(2004年)的女性。她在2016年正值事业巅峰时不幸去世。她留下的两个项目将在今年年底完成主体的建造,进一步扩展她遗留下的版图。第一个项目,“一千博物馆”,是一幢位于迈阿密市中心面积超过8万平方米的公寓楼,其暴露在外的结构系统贯穿全部62层,好像是巨人的卷须,又像是童话故事里的豆茎。


  哈迪德为位于阿联酋沙迦的环境与废物管理公司Bee’ah公司设计的占地6500平方米的总部在设计上更加贴近自然:约21米高的沙丘般的建筑看上去好像是被沙漠中的一阵风吹到这里来的一样。


  1979年,当哈迪德创办了她的事务所时,有人质疑:是她的作品足够伟大而成就了她的事业,还是“一个女人可以领导一个成功的事务所”的概念本身所具有的突破性意义成就了她的作品?


  如今这些质疑都已经烟消云散,只有她的作品还在继续震惊着世人。

  原题:从纽约时报评出的2018重要建筑看女性建筑师的视界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