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有史以来最贵的画作“救世主”竟然已经消失100天?

2019/01/11 09:06:02 来源:凤凰艺术  作者:Zev Shalev 编译/天阳 
   
近日有消息称,《救世主》的买家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似乎“丢失”了这幅世界上最昂贵的画作。

  《救世主》丢失


  2017年11月16日,佳士得纽约“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正式举槌,其中备受关注与热议的莱昂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杰作《救世主》(Salvator Mundi )最终以450,312,500美元成交(约合人民币30亿),成为拍卖史上成交价最高的艺术品。


  可以说,《救世主》重现人间可谓是21世纪最令人惊喜的伟大艺术发现之一。然而,近日有消息称,《救世主》的买家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似乎“丢失”了这幅世界上最昂贵的画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以下是“凤凰艺术”带来的由天阳根据泽威·沙莱夫(Zev Shalev)撰写的文章编译的综合报道。


blob.png
莱昂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1452 - 1519),《救世主》(Salvator Mundi ),油彩 画板,65.7x45.7 cm,约1500年,成交价格:450,312,500美元,位列第一


  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似乎“丢失”了世界上最昂贵的画作。莱昂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杰作《救世主》(Salvator Mundi)可能会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通俄门”调查的关键,而且,艺术品本身可能是勾结的证据。


  达·芬奇的“最后一件”杰作原定将于2018年9月18日在阿布扎比引人注目的新卢浮宫揭幕,但该展览却被暂时搁置,有传言称该画作已失传。


  艺术界越来越惊慌失措。毕竟,《救世主》是有史以来最昂贵的艺术品。达·芬奇学者马丁·坎普(Martin Kemp)告诉《泰晤士报》说:“阿拉伯地区以外的任何人都不知道它在哪里。”


blob.png
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是《救世主》(Salvator Mundi )的买家


  现在我们的问题是:首先,为什么艺术新手沙特阿拉伯王储购买杰作?其次,他为什么要多付3亿美元呢?即使是非常富有的王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这也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舍入错误。你怎么会随意地放置一部价值4.5亿美元的画作呢?


  我们还可以透露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正在调查达芬奇杰作的买方和卖方,作为唐纳德特朗普“通俄门”调查的一部分。当我写这篇文章时,没有人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见过这件罕见的杰作,而且其确切下落在100多天内都是未知的。


  杰作还是骗局


blob.png
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之一莱昂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肖像(左);《救世主》(Salvator Mundi )(右)


  达·芬奇据说画了《救世主》,字面意思是“世界的救世主”,作为他的蒙娜丽莎的男性对手,并向他的另一个基督杰作《最后的晚餐》致敬。这些交叉思想的结果是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耶稣基督在蓝色文艺复兴时期长袍的肖像,用右手举起并在左边拿着一个玻璃球表示祝福。


  达·芬奇并不多产,他一生只画了20件伟大的作品。这就是为什么艺术界以一种弥赛亚的热情预示着《救世主》的重新面世,只有它可以鼓起勇气。 “由有史以来最重要的艺术家绘制的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画作,佳士得战后与当代艺术联合主席路易克·古泽尔(Loic Gouzer)滔滔不绝,他说过“将这一杰作推向市场的机会,是一生中唯一的荣誉。”


  《救世主》有点让人鄙夷的历史与出处。这幅画在17世纪早期首次被记录在查理一世国王的收藏中,但从那时起,《救世主》就从一个较小的皇家收藏品传递到下一个收藏家手中,直到它在1958年,在消失了半个多世纪之后,最终在苏富比拍卖会上仅以45英镑的价格出售。 2005年,《救世主》迎来了又一个藏家,当时一个商人财团从一家小型地区拍卖行的庄园中获得了这件受损的杰作。救世主需要被修复,基督脸上的画布撕裂了,他的头发和脸被重新修复涂上了。


  世界上达·芬奇的作品的最主要权威人员经过了六年艰苦的研究和调查,才完成对丢失的杰作进行鉴定,并且完全恢复它,这样好让佳士得将其呈现给世界,就像我们现在看起来的达·芬奇的画作一样。


  重生的《救世主》于2011年在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揭幕,虽然你很难在画廊的官方指南中找到这件杰作信息,您可以在这件作品下阅读画廊的描述:“这是一个重要的测试溯源的机会,我们通过与被普遍接受的作为莱昂纳多的作品来对比这件作品。”


  好像这还不够,快速阅读乔纳森·琼斯(Jonathan Jones)在《卫报》上的评论将说服任何热心的艺术追随者以了解整个状况。 “这个透明的球体画得非常出色,是他的一个门徒的作品,”琼斯写道,指的是莱昂纳多时代尚未发明的绘画技巧。有人怀疑这是真正的达·芬奇,其他人认为大面积的修复是不对的。尽管其真实性存在疑问,但世界上最富有的艺术品收藏家却争相获得它。


  豪宅中的俄罗斯富商


  德米特里·雷博洛夫列夫(Dmitry Rybolovlev)的故事是许多俄罗斯寡头的典型故事。他作为一名钾肥矿工发了财,直到克里姆林宫把他赶出去,让他成为一个友好的“流亡者”。 雷博洛夫列夫选择了摩纳哥的格里马尔迪屋(Grimaldi House)开设店铺。他在摩纳哥着名的海边悬崖上购买了豪华顶层公寓“美好时代(La Belle Epoque)”,AC摩纳哥足球队,塞浦路斯银行占10%,据称还有广泛的腐败法官,部长和其他官员网络。


 blob.png
德米特里·雷博洛夫列夫(Dmitry Rybolovlev)


  他还会见了瑞士艺术品经纪人伊夫·布维尔(Yves Bouvier),他从中购买了大约20亿美元的艺术品。 布维尔正式向布维尔支付了每幅画2%的佣金,但他后来发现瑞士艺术品经销商也在为卖家代理,标记价格并将保证金与买方和卖方的佣金一起收入囊中。


  这就是布维尔以1.27亿美元的价格拥有《救世主》,而不是价值8000万美元。从那以后,这两个人一直在法庭上争吵。两人都被捕了。而布维尔正在起诉苏富比的知情而不说,他被坑了很多钱。案件本身可能是一个骗局:洗钱者经常互相起诉,以法官的命令洗钱。


  自2013年3月以来,现在价值1.27亿美元的《救世主》一直悬挂在布维尔在纽约市的顶层公寓里。雷博洛夫列夫在购买杰作时损失的4700万美元中并没有感到羞耻。这不是第一次有人指责他多付钱。


  除了在摩纳哥和欧洲进行的几起腐败调查之外,布维尔也正在接受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调查,该调查是2006年以5,500万美元收购特朗普在棕榈滩的住宅,特朗普四年前以4100万美元购买了该住宅。除了将特朗普从另一次破产中拯救出来之外,没有任何市场原因可以使这个房子获得5400万美元的加价。


  在努力出售之后,布维尔拆毁了该物业,将其出售给其海滨土地。专家指出,布维尔的所有三项投资利益 - 足球,艺术和房地产 - 都是洗钱的主要工具。


  对布维尔的腐败调查可能会将他的财务直接与克里姆林宫联系起来。特别是如果他们证明他管理着俄罗斯副总理尤里·特鲁特涅夫(Yury Trutnev)的资产,正如去年11月在明镜周刊中所声称的那样。


  雷博洛夫列夫与普京一样接近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jeripaska),使他极其富有和强大,成为俄罗斯总统的忠实盟友。 雷博洛夫列夫经常将国家事务与他的个人事务混为一谈。 2016年,他在竞选活动的最后几天遇到了特朗普两次。两人都拒绝举行会议,但雷达跟踪显示他们的飞机在选举前几天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和拉斯维加斯的机场停机坪上相聚会面。


  特朗普会议


  6月9日在特朗普大厦举行的会议上有很多墨水泄露,涉及特朗普,俄罗斯律师维塞娜塔莉·尼茨卡雅(Natalia Veselnitskaya),以及对希拉里·克林顿(Hilary Clinton)的重大污点内容,特朗普著名的回应,“我爱它。”


  但三周后在特朗普大厦举行了一次更为重要的会议,其报道的覆盖范围要小得多,但这可能是罗伯特·穆勒发现勾结的最重要证据。


  8月的活动很可能成为特朗普“通俄门”最重要的事件”,本周“合谋证明”一书的作者塞斯艾布拉姆森告诉我。埃里克·普林斯(Erik Prince)安排了会议。


  普林斯是一名雇佣兵,因其与黑水的合作而臭名昭着。他仍然是为阿联酋人工作的枪支,但不知何故,普林斯仍然为特朗普过渡发挥了关键但非官方的作用,协调这次会议的重要性与他们来的一样重要。


  普林斯计划在附近的一家酒店与他的客人见面,以避免在特朗普大厦镀金大厅组装的媒体眩光。


 blob.png
乔治·纳德(George Nader)是沙特阿拉伯和阿布扎比王储的使者


  你想知道客人是谁?乔治·纳德(George Nader)是一名黎巴嫩裔美国商人,曾担任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bS)和阿联酋事实上的领导人,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MbZ)的使者。


  纳德由扎梅尔(Zamel) 陪同,他是澳大利亚出生的以色列 Psy-Group 创始人,也是社交媒体操纵专家。当三人谈话时,奥巴马总统正在电视上恳求共和党拒绝特朗普作为他们的候选人,并称他“不适合服务。”普林斯微笑着看了看表。他知道奥巴马的批评只会加强特朗普的机会。 “我们已经胜券在握了,”普林斯告诉纳德和扎梅尔。


  这三名男子走出酒店,短途步行到特朗普大厦,通过高峰时段的交通,通过大厅的媒体和其中一个金色电梯的26楼。当这三个人走进来的时候,小唐纳德特朗普已经和斯蒂芬米勒在会议室里。


  选举总统的阴谋


  纳德开始了他的游说:沙特和阿联酋王子“非常渴望帮助你的父亲当选总统,”纳德说。他说,扎梅尔的 Psy 集团在社交媒体操纵方面特别成功,两位皇太子将资助扎梅尔制定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计划,以帮助选举他的父亲成为总统。


  Psy-Group 已经找到了如何通过创建虚假新闻,在虚假新闻网站上发布,然后通过大约5,000个虚假社交媒体帐户的网络来放大公众情绪。该公司的喧嚣是提供收费蜂蜜诱捕,黑客和敲诈等黑暗艺术服务。


  不足为奇,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赞同地回应”,但他后来声称他拒绝了这一提议。没有合同或发票来证明活动曾被执行过。双方律师否认任何竞选合作。当然,如果他们有,那将是非法的。


  绝没有巧合


  实际上,有证据表明 Psy-Group 为该活动开展了一些工作。


  特朗普获胜后一个月,Psy-Group 公开宣布他们将在未来的竞选活动中合作,包括美国国务院的联合宣传,但未能解释他们是如何被介绍给彼此的。消息来源还告诉 Psy-Group 和特朗普运动之间的每日联系比报道的要广泛得多,涉及特朗普内圈的至少另外两名成员。


  公司创始人扎梅尔还与特朗普官员就帮助沙特阿拉伯和政权在伊朗的变革进行了交谈。 Psy-Group 总部位于以色列,但它在塞浦路斯注册,并与俄罗斯寡头和银行拥有的公司共同拥有离岸控股数据库。穆勒也对扎梅尔特别感兴趣,并且与普京最强大的两位寡头,前面提到的奥列格·德里帕斯卡和德米特里·罗博洛夫洛夫有着密切的关系。


  今年2月,穆勒传唤 Psy-Group 的塞浦路斯银行账户,并于今年春天派出一支调查员小组前往以色列采访扎梅尔。这显然是一种告示。一周之内,Psy-Group 关闭了整个行动。


  请记住,乔治·纳德正在与调查合作,他与特朗普、扎梅尔,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和两位皇太子进行了谈话。 纳德已经在大陪审团面前作证并承认向扎梅尔支付了200万美元的款项。 Psy-Group 几乎肯定参与了这次活动,问题是他们是如何获得报酬的?


blob.png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开始了他在沙特阿拉伯的第一次外国访问。照片中是他与王子穆罕默德的父亲,萨尔曼国王(中),和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西西(Abdel Fattah el-Sisi)


  交易的艺术


  3亿美元。这是雷博洛夫列夫出售《救世主》所获得的惊人利润。 3亿美元也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通过中间人)“意外地”为艺术品多付的金额。


  起初,在全球观众面前洗钱数亿美元可能看起来不是最聪明的举动,但事实上支持这可能是两位皇太子和德米特里雷博洛夫列夫试图做的事情。


blob.png
2017年11月15日星期三,莱昂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杰作《救世主》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4.530亿美元成交


  雷博洛夫列夫于2017年11月通过佳士得拍摄了这部杰作的估计价格介于0.8至1.2亿美元之间。当竞标在短短几秒内迅速飙升超过8000万美元时,佳士得的拍卖商惊呆了,然后,毫不费力地超过1.3亿美元。两名匿名竞标者持续高价出售,直到他们将价格提高到4.530亿美元才停止,使其成为拍卖会上出售的最昂贵的艺术品。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纽约时报》揭露了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作为杰作的真正买家,但第二个竞标者的身份却隐藏了几个月。


  3月,《每日邮报》透露,第二竞购者是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MbZ)。王子声称他们不知道对方在竞标,并将整件事视为一个错误。需要明确的是,这就是在8月3日与特朗普会面时所代表的皇太子。纳德并且向其承诺,他们将支付这整个事件的社交媒体费用。


  在卖方方面,雷博洛夫列夫不仅熟悉 Psy-Group 的创始人,而且作为塞浦路斯银行的所有者,他可以悄悄地向 Psy-Group 支付款项以及给普京的任何回扣,而没有人注意到。


  值得注意的是,达·芬奇拍卖四个月后,穆勒派遣调查人员到以色列询问有关 Psy-Group 塞浦路斯银行账户的具体存款。联邦调查局于2月前往以色列,一个月前,阿布扎比王储才被公开信息,为《救世主》的第二竞标人。


blob.png
弗拉基米尔·普京和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在G20上会晤


  世界的救世主


  我看了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和穆罕默德在最近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上的倒退后,开始写这篇文章。这两个看起来像是他们已经解决了一些大事,是否有可能是这次交易的击掌?


  《救世主》的下落仍然不明;没有新计划展出这件艺术品;曾在拍卖会上发生的事情的神秘感正在加深,穆勒对 Psy-Group 的不懈调查仍在继续。这些都是我提出的有关8月3日会议以及沙特,阿联酋和以色列参与特朗普“通俄门”的更多问题。


  整个事件以及新的信息都支持关于穆勒的调查方向。


  到目前为止,罗伯特·穆勒的重点一直是美国与俄罗斯的勾结,但由于来自其他国家的权力者受到牵连,特别顾问似乎扩大了他的职权范围,与至少四个国家的多国联盟勾结。包括俄罗斯,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以色列。Prince's Frontier Services Group 的前首席执行官格雷格·史密斯(Gregg Smith)本周告诉我,他相信“以色列人,阿联酋人和沙特人都有一个角色,[Erik] Prince 是 [Steve] Bannon 他们的沟通往来通道。”


  当游戏出现诡计时,我们无法确定,在得出任何结论之前我们需要等待穆勒的最终报告,但如果莱昂纳多的《救世主》被证明是帮助解锁特朗普“通俄门”的关键,那么“世界的救世主”可以被证明是无言的。


  图文来源:Cezen 显藏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