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陈孝信:南溪的这个点超越了罗伊·利希滕斯坦的点

2019/04/19 11:44:30 来源:艺拍宝  
   

  3月5日“ 寻找雷锋-南溪艺术研究展 ”在上海T-art淘艺术空间开幕。本次展览特设“南溪水墨批评+”对话会环节,策展人陶华先生与贾方舟先生、陈孝信先生、鲁虹先生、孙振华先生、冀少峰先生、夏可君先生就当代水墨的发展与南溪“南氏三法”的艺术价值,进行了专题回顾与深入探讨,为我们带来了全新的艺术解读。


  “南溪水墨批评+”对话现场


image.png
左:著名当代艺术批评家,当代水墨批评专家 陈孝信 右:T-art淘艺术创始人 陶华


  陶华:陈老师,我听南老师讲,在你们俩还没见过面的时候,您已经在一些评论会上关注到了南老师的作品,也很提携他。近期您有一篇文章中谈到“当代水墨十八罗汉”的说法,您是当代水墨批评的专家,我想请您来谈谈南老师的作品。


  陈孝信:我认识南溪是比较早的,应该是在南溪把工作室搬到望京附近的酒厂的时候,因为我常去酒厂,所以我就注意到了南溪。但是那个时候我还没有与南溪直接见面,他的作品我却已经很熟悉了。后来慢慢的,南溪就成了我的好朋友、展览活动的盟友,我对南溪是很了解的。


  刚才提到的水墨十八罗汉的问题,是在我前几年的写的一篇名为《水墨之变——40年水墨问题概述》中,我提练出的18个个案。南溪在里面,但是这个代表我前几年的观点,以后这十八罗汉肯定还会有,再增加,不止十八罗汉,但是我在写那篇文章的时候,我认为最有代表性的新水墨或者当代水墨代表人物,南溪是其中之一。


  所以我给南溪的基本定位是,南溪是传统水墨向新水墨、当代水墨转型过程当中的,个性十分突出、十分鲜明,具有了一定的精神意义与创造性价值的重要案例之一。这是我给南溪的定位。

image.png


  陶华:谢谢陈老师,我的第二个问题是这样,“转换即创造——谈南氏水墨实验”这是您在五、六年前评论文章的标题,高度概括了南老师的作品。那么如果今天您重新来谈南老师的这些作品,您会给予一个怎样的概括呢?


  陈孝信:第二个问题我就来谈一下南溪。刚才给南溪的定位,他是怎样一个个案?因为他是从传统水墨走出来。这一点刚才几位大家没提到,实际上我比较了解南溪,他最早是画山水画的,也画人物,他是军艺毕业的。从传统水墨走出来,这是他的背景、知识背景、学历背景。所以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确实是令人惊喜,令人感叹。他是一个当代新水墨和当代水墨非常有说服力的一个案例。这个是毫无疑问的。


  那么再深入一下分析南溪的话,年初我就提出了“新六法观墨”。这“新六法观墨”和你刚刚讲的谢赫的“六法观墨”是不太一样的。我的“新六法观墨”是:意义第一、观念第二、方式方法第三、图式气象第四、语言媒介第五、工具材料第六。从“新六法观墨”来评价南溪,我认为他最重要的是创造了“南溪方式”,也就是第三个方式方法上,南溪是有突出创造,有突出贡献的。


image.png
《20个笑着的雷锋》 中国宣纸国画墨汁与颜色 3D变数 70x140cm  2015


  首先是“意义第一”。我认为在南溪作品的意义,主要是戏谑,调侃,重述。重述传统、重述经典,戏谑红色经典,戏谑明星人物。


  其次是“观念第二”。我认为南溪的创作更侧重于后现代主义,所以我不同意夏可君老师讲的新现代主义,我认为更加后现代。他实际上一个后现代的思路,一个解构的思路,一个颠覆的思路,一个和传统相勾连的思路,一个大众化的思路,还有一个挪用、复制等等。从这些上来讲,南溪的水墨从观念上来讲,后现代观念更重,后现代的痕迹更明显。


  第三就是我讲的创造了“南溪方式”,这是最重要的。第四,他创造的新图式、新气象,孙老师已经讲得很好了,前面几位专家都讲得很好了。还有语言媒介我后面要讲。但是我觉得“六法”当中最重要的是“南溪方式”。“南溪方式”,首先是它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结合点。南溪在精英和大众之间,找到了一个非常巧妙的结合点,我认为这个结合点非常智慧。他里面是大众的,但他同时又是精英化的。


  再一个他找到了新与旧的结合点。他是传统的,但他同时是一个新视觉、新媒体、新语言,他把传统的很多东西都删除掉,归到一个点上去,而这个点非常重要,是一个基因点。这个点既连着人文历史,也连着生命创造。它既是文化的,也是温暖的、生命的、有机的、活生生的。他把这个点又发挥成了“点阵”,发挥成了“3D”等。不管怎么样发挥,一点成万千,万千归一点。

image.png


  还有他完全符合我们传统讲的叫尽精微,致广大,他是精微与广大之间的一个结合点。既能够尽精微,你细看每一个点,都是一个非常有意义、有意思的一个点,非常传统,非常有韵味。但是它同时形成各种图像,可以成山水,可以成人物,可以成抽象等等。所以既尽精微又致广大,这个点他找的很好。细分析他的“南溪方式”的话,他是做到了这几个最佳的结合点,我认为这个寻找过程是艰苦的,是复杂的。


image.png

image.png
南溪获“文化杰出贡献奖” 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小萨马兰奇颁奖


  同时他也成了一个中西文化的交汇点,他里面有很西方化的东西,比如抽象的。这个点它有一个来源,在波普艺术里西方有罗伊·利希滕斯坦,但是我细看了利希滕斯坦的点和南溪的点、不同在什么地方?利希滕斯坦的网点是没有生命的,没有那种温暖感,而南溪这个点它有温暖感,有人文的感觉在里面。所以他的这个点超越了利希滕斯坦的点。所以我说南溪的新水墨是智慧的,智慧是他成功的要素。


  陶华:作为一个东方人、中国人,我们总希望有一种能够让世界认可的艺术语言或者符号。但我们现在更多的可能是崇拜或者欣赏国外的那些艺术形式。刚才陈老师的这一番话还有您的“新六法”,代表了您对未来中国画或者中国水墨发展的一种期望值。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南老师是一个具有一定代表性的一位艺术家,因为他有这种追求和探索。


  在我和南溪老师的交往中也感触良多。平时他像一个开心果一样,非常的智慧,但是一旦你看到他作品的时候,你很难想象平时那么充满快乐非常幽默的一位艺术家,他怎么能静得下心来,一个点一个点去画。有的时候我自己在想,让我拿个笔这样去点,估计点一排就疯了。

image.png


  我不知道南老师这个作品要多少过程。每一个点那么小,他需要染好几层,染的时候墨点给你的感觉是水晶般的,墨色如玉。有的时候有一种感动,一感动,刚才夏老师说的这种晕眩就来了,为什么?它让你安静了,安静的时候,你就能看到这种三维的感觉。所以第三个问题实际上刚才陈老师您实际已经讲了,我本来想问问您,对当代水墨的前景,您的一个期望。


  陈孝信:刚才你这番话提醒了我,南溪还找到了一个结合点,就是色与墨的结合点。我刚才漏讲了,它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的结合点,新与旧的结合点,中西的结合点,还有一个就是色与墨的结合点。传统水墨文化从唐代开始“水墨为上”,唐以后不大重视色彩的。青绿山水,也叫金碧山水,到唐以后慢慢就衰落了。所以在后来的新文人画里面重视墨色,颜色是不受重视的。但是南溪的作品里五颜六色都有,但同时他又用了水墨的元素,有了色和墨的一个结合点,南溪也做到了。

image.png


  下面我就讲水墨的出路何在,回答你第三个问题。我认为一直认为正在进行时的水墨是两个出口:


  一个出口,简单的说就保留传统的水墨性,在水墨性里做文章,把文章做透,做到极致,做好,这是一个路子。那么在座的南溪是在这里面的,留在水墨性里做文章。就是保留笔,或者保留墨,不管保留笔保留墨,或者笔墨都保留,都叫在水墨性里做文章,把它发挥到极致,推向现代,推向当代。


  第二个出口,就是告别水墨性,终止水墨性,走出水墨性,走到当代新的空间中去。今天在座的好像没有一个个案是属于这个个案的,但是我要指出它已经出现。做得最好的就是谷文达,其次徐冰、蔡国强等等,他们已经走出了水墨性,告别了水墨性,走到了当代艺术大的环境中。这个是当代水墨的另一个出口,这个出口越来越被一些人看好和认可。

image.png


  陶华:那么这两个有前后关联吗?


  陈孝信:这是个人选择问题,没有前后关系,不是说做到做了水墨性就一定做好当代性,完全在于个人选择。传统水墨、实验水墨、新水墨、当代水墨到当代艺术,整个四十的变化过程,只能说是一种偶然中的必然性,不是说这些做水墨的(保留在水墨里边的),他们明天一定会告别水墨性。不一定!他这一辈子把水墨性里面的问题做透,做好做扎实,做得更精彩,这也很好。没有必要强求任何一个保留水墨性或保留笔墨的去放弃它,没有这样的强求,只能说现在更加多元化的选择,我只是说看到了两个出路而已。


  陶华:今天陈老师所谈的,以及您刚才讲的这两条出路可能也是给我们未来水墨指了一个方向,我相信更多的在这方面追求的人,听了以后可能会更明朗一些。在场的各位嘉宾还有什么问题吗?


image.png
著名当代艺术批评家,中国雕塑家协会副主席  孙振华

image.png


  孙振华:我想问陈老师一个问题,您为新水墨提出了一个“新六法”。我想这个“新六法”只是针对水墨吗?难道其他所有艺术不都是在您的“新六法”的框架下吗?


  陈孝信:40年以来我长期关注水墨,一直在这个领域里做一些一砖一瓦的工作。所以我思考的问题,首先从水墨领域去思考的。至于它能否应用到其他领域,我才不管呢。


  孙振华:也就是说它不仅是来自新水墨这个领域本身提出来的一个“新六法”,而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对目前我们几乎所有的艺术都可以拿这个“新六法”来套,对不对?比如您说的意义第一、观念第二,为什么是水墨“新六法”不是艺术“新六法”?


  陈孝信:我刚才已经讲了,我的第一手材料几乎都来源于水墨领域。所以我是从第一手材料得出的东西,它至于应用到哪些领域,不是我考虑的问题。


  孙振华:其实我是想把您拔高,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六法”。


image.png
著名当代艺术批评家,中国批评家年会名誉主席  贾方舟


  贾方舟:我给您个建议,我认为“新六法”不确切,因为有的不是法。例如意义观念,它不是法。可以叫艺术“新六要”,要比法更确切。


  陈孝信:贾老师说的很好,刚才陶总也提到了谢赫的“六法”,我就是为了附会谢赫的“六法”,所以叫“新六法”。而且我还受启发于刘骁纯的“12法”,“12法”似乎又太多了,后来思来想去,从第一手材料出发,水墨最重要的是这六个方面,就叫“新六法”。


image.png


  主办

  SIVA当代水墨艺术研究院

  上海市徐汇区企业联合会

  西泠印社

  上海珑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协办

  中国工商银行私人银行部


  承办

  上海工艺美术厂


  出品

  T-art淘艺术


  地址

  上海市徐汇区钦州路528号A座2楼

  T-art艺术空间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