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芭蕾舞女的赞歌,德加杰作背后的博爱、克制、情欲与孤独!

2019/06/19 14:54:11 来源:建筑vs艺术vs音乐  作者: 建筑师Zuo
   
他所描绘的许多芭蕾场面,多数并非表现幕布徐徐升起那妙不可言的运动之美,而是以同情的心肠,表现那经过冗长排练,正在后台休息、早已筋疲力尽、可怜的女孩子们。

  Chapter 01  早年的埃德加·德加

blob.png

德加自画像


  德加1834年出生于巴黎的一个富裕家庭里,他的父亲拥有一家小型私人银行,母亲则是来自路易斯安那州的美国人。德加年少还在艺术学院求学时,就拜在法国古典风格大师安格尔的学生路易·拉莫斯门下,深受传统绘画风格的影响。


  德加生性寡言,和当代许多艺术家放浪形骸的生活相比,他过着犹如修道士的生活,他只喜欢呆在画室中从事创作。此外,因为德加的家境富裕,不像当时许多艺术家需要靠卖画为生,因此他得以自由自在创作,发挥他感兴趣的题材。他的作画对象很多都集中在上流社会的活动中,譬如他最喜欢的赛马、芭蕾舞者等。


 blob.png
赛马


  可是在当时被看作是“低下阶层”的洗衣妇、歌女等,他也很有兴趣并做大量研究。他认为绘画是需要用心钻研和探索,所以只要具有丰富的题材可以让他发挥,他都可以兴致勃勃地仔细研究分析。


blob.png

blob.png
戴手套的歌手


  大约在22岁那年,德加到意大利旅行,这趟旅程对他来说别具意义。他在意大利参观了包括文艺复兴杰作在内的各个时期的经典画作,也创作了他生平第一幅重要的油画。在这段时期,他结识了现实主义画家马奈,还有一群激进的印象派画家,后来,他们全都成为印象派画家的核心分子。


  初期,德加仍因循着传统的绘画风格,色泽单一而柔和,后来在马奈的影响下,他的色调虽然依然淡雅,但他不像印象派画家刻意去强调光线的效果,他比较注重以人为的方式来铺陈整个画面的明暗效果。


blob.png


  他尤其注意人的形体所呈现出来的方式,对他而言,光线虽然重要,但在绘画技巧上,总不如整体外形的描绘和强调。绘图要精、描绘人体要准,这是德加之所以站稳法国最伟大绘画艺术家之列的原因。


 blob.png
在大使馆的音乐咖啡馆


  以巴黎夜生活为题的创作,德加有一系列的作品,其中《在大使馆的音乐咖啡馆》是最著名的一幅。在构图上,他显现了很多不寻常的地方,在技巧上,他先将图样画在金属版上,然后再转印到纸上再上色作画,这是德加很喜欢运用的一种作画技巧,而且运用纯熟臻于完美。


  Chapter02参加印象派展览


  当时的德加,代表了一种奇特的矛盾态度。他出身于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贵族的家庭。他认为自己是继承安格尔传统的画家。但是,在1860年代以后,他似乎对沙龙的展览失去了兴趣,也不大愿意卖画,以至索性背反。于是在他回到巴黎后,又一度和印象派画家走得很近,并积极参加了印象派的画展,定期展出自己的作品(绘画或雕塑)。尽管德加和印象派画家们保持着联系,但对于描绘户外的世界,他并没有多大的热情。


blob.png
德加雕塑作品《小舞者》


  Chapter03红颜知己,玛丽·卡萨特


  德加与美国画家玛丽·卡萨特有很深的友谊,两人一直都保持着单身未婚。他们专心一意在创作的狂热里,仿佛别无其他多余的俗世热情。对德加而言,与卡萨特相处,她的女性部分,仿佛已经不是最重要的因素。德加更赞叹的似乎是一个女性画家,能够拥有如此独立自主的创作风格,如此丰沛强大的生命力,他欣赏的恰好是卡萨特的自信、自主。他们并不依赖对方,在创作的风格上更是一直确守自己的特色。这样的关系,的确十分少见,他们是师生,是知己,是朋友,却又不是爱人,一旦分别,又各自回到自己的创作,还是完全不受干扰的独立的自己。


blob.png
玛丽·卡萨特作品


  Chapter04芭蕾舞女背后的故事


  芭蕾舞是德加最感兴趣的题材之一,他喜欢的不是芭蕾舞正式演出的情形,而是演出前的排练。在《排练》这一幅画中,德加跳脱了传统的构图方式,以交叉运用的光线和动作来表现透视的效果,然后让分隔开来的人物和空间又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构图之精巧,让人赞叹。


blob.png
排练


  德加的重要性,在于他的抽象的形式和色彩的感觉,也许就在这一点上他的重要性超过了其他的印象派画家。德加学过日本版画,受到这些模式的强烈影响。他也是一位有才华的摄影师,是首先能够用照相术去发展新鲜的独创美景的画家之一。《从剧院包厢上看芭蕾》,就是他根据照片的局部画成的一幅色彩丰富的图画。


 blob.png
从剧院包厢看芭蕾


  在1880年代到1890年代,德加画了许多芭蕾舞场面。在包厢里的那个女人,即是观众又是被观者之一。背景中穿蓝衣的芭蕾舞演员被画面突然截断,前景中那弯腰的舞女,在画面上只能看到膝部以上的部分。这种变化,从前景人物中的浓密但有色彩的阴影,到中景的照明,再到背景舞女们身上的光度逐渐消失,产生了进一步的奇异感受,这种感受,使景象跳出了真实的时间和地点。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从1870年代中期开始,德加为了表现他的芭蕾舞场面,他不断用色粉笔作画,或作色粉笔与水彩相结合的混合画,因为他认识到他所关心的与其说是自然色彩,还不如说是随意的色彩,而色粉笔这一手段,更能取得他所追求的那种妙不可言的最佳效果。同时它还倾心于这些题材的光效果,像芭蕾舞服,最能说明舞台灯光色彩的反射;从这一点,他发现色粉笔最能适合他的口味。


blob.png
马奈作品《奥林匹亚》


  德加虽然是个厌世孤僻的人物,但他在早期现代艺术史中所作出的贡献是非常多样而意义重大的。在他描绘的剧院和芭蕾等所有梦幻式作品中,似乎从来也没有放弃准确观察和内心窥视的观念,这种观念曾使他早期的肖像画脱俗不凡。他所描绘的许多芭蕾场面,多数并非表现幕布徐徐升起那妙不可言的运动之美,而是以同情的心肠,表现那经过冗长排练,正在后台休息、早已筋疲力尽、可怜的女孩子们。在1880年代和1890年代之间,他还越来越喜欢选择一些平凡的主题,如:商店里的女帽商,疲惫不堪的洗衣妇,还有把整天时间花在梳妆打扮上的、头脑简单的资产阶级妇女(包括洗浴、梳头和浴后擦身或穿衣之类的动作)。


blob.png
盆浴


  马奈的勇气,使得雷诺阿重新采用了像提香、鲁本斯或布歇等伟大传统的人物画中,那种不装腔作势具有自然美的裸体。但是在《盆浴》这样的作品中,德加却超越了他的前辈,他把裸体人物作为局部场面和局部环境来表现,描绘了无意识的悠闲。这个人物是很美的,这种美处于一种平静的、坚实的而且具有雕塑感的结构之中。画里其他一些零碎物品,表现了日常生活,这就去掉了任何色情的成分。正如画面鸟瞰式构图和切边的处理所表现的那样,把照片特写似的画面,转化成具有日本版画意味的抽象布置的画面。


  Chapter05大师晚年


  1883年,好友马奈的去世对德加的影响很大,他开始深居简出,终日都关在画室中,潜心研究绘画方式和作画材料的运用,之后因为眼疾,他几乎都不再出门。


  1892年,当画商杜兰·鲁埃最后一次举办德加的个人画展之后,他完全失明,此后,再也没有知心好友来找他谈心。


  1917年,他在巴黎寂寞地走完了人生最后的路程。


 blob.png
晚年的德加


  德加的为人十分孤僻,也不喜欢和人交往,终其一生也都没有娶妻生子,甚至连一个可以谈心的女朋友也没有。


  但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却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对女子的依恋,包括他一再描绘芭蕾舞者的一举一动,还有专注在洗衣妇的主题上,所以曾有评论家说他可能有某种窥淫癖,才会导致他如此。可是如果以他投注在绘画方面的精神,还不如说是他为了作画,才会去撷取这些生活中的人物。


  Chapter06德加的历史地位


 blob.png
舞蹈课


  现在我们来说说德加的《舞蹈课》,它作于1874年,也就是首次印象派展览的那一年。这幅画描绘的是:舞蹈大厅里的一群芭蕾舞女演员对她们的教练显示心不在焉状态的情景,他站在那里,扶着他用来敲地板消磨时间的长棍,一派老态龙钟的样子。年轻的舞者沿着大厅的墙壁或站、或靠、或伸展着肢体,她们都身着白色的芭蕾舞短裙,多彩的裙带像弯曲的弓一样缠在她们的腰肢上。一名女演员站在画的左手近景处,一只小狗看着她的脚踝,她背向观众,正在玩弄一只红色的大发卡。在她的左侧靠近画面的边角,是精力最不集中的舞蹈演员,她正抓挠她的背,双目闭着,下颚翘着,享受片刻的放松。


  对于那些在剧院从事过后台工作和看过芭蕾舞演员排练的人来说,这是一幅极其准确的画,再现了当时的景象。它抓住了芭蕾舞女演员那种娇柔的本性,有时懒惰和冷漠,而在摆出一个泰然自若的身体造型时,既有美感,又有力量。德加完成了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壮举。他能取得如此成就,是因为他没有理睬学院的陈规,而是模仿了日本木刻版画艺术家的构图技巧。像安藤广重的《大津站》一样,德加也把他的画面安排在一个从左下角至右上角的斜方框中。他还选择了一个高处的视点,一种不对称的构图,利用透视法对画面的外沿进行了夸张的缩略和大刀阔斧的切割。比如,最右方那名尚未完全进入画面的芭蕾舞演员就被裁剪成只有半个身子。当然,这只是一个视觉上的把戏,但却十分有效。它使画面有了生命,否则看起来会是一幅静止的图画。德加的目的是要告诉我们,我们所看到的是他在时光中冻结的一个短暂瞬间。


blob.png
安藤广重作品《大津站》


  然而,根本不算这么回事儿。“艺术的自发性并不比我的小。”他曾经说过。从这个意义上说,德加真的一点也不是印象派画家。他在户外作画方面难以企及莫奈和其他人所达到的高度,他更倾向于从最初的素描开始就在画室里创作。他的研究和准备工作非常细致,草图能达数百张,甚至会以一种几近科学的兴趣研究人体解剖学,不禁使人想起列奥纳多·达·芬奇四百年前对人类生理学进行研究的情景。描绘大自然变化无常的光线并不是德加首要关注的,他更关心一名艺术家赋予描绘对象以动感的能力。


blob.png
赛马场上的马车


  他对这一点的关注在《赛马场上的马车》中便可看出。德加再次使用了日本版画大师发展的构图技巧。这次,他沿着一条斜对角线,描绘了一对家境殷实的中产阶级夫妇驾着敞篷马车在赛场上度过愉快一天的情景。前景中的马车和马都被大幅修剪,车轮、马腿和身子(包括马身和车身)的某些部分被德加的边框生生地切掉。这位艺术家的目的,和他描绘芭蕾舞演员的大量绘画一样,是要传递一种运动之美的意识,因此选择描绘了运动能量处于最高点时的柔软灵活的对象。


  德加对于创造出迅捷和动感所需因素的理解和爱好,不仅仅来自对日本艺术家的研究,与他的同行一样,他还从急速发展的摄影中受益匪浅。德加尤其对埃德沃德·迈布里奇(1830-1904)的开拓性摄影作品知之甚多。迈布里奇出生于英国,但主要生活在美国,他的成名作(如今已非常著名)是1870年代的一套定格瞬间的照片,这套照片一幅接一幅地展示了马和人是如何真实移动的。这些照片对德加来说是惊人的启示,他在研究和临摹了这些图像后宣称,他的艺术志向是捕捉“真实的瞬间”。


  因为他对线绘的全身心投入,因此在他的同行之中,或许只有他能成就某些事情。这是除了那种画室工作的做法外,他艺术的另一个方面,使他有别与盖尔波瓦咖啡馆里其他人。他在20岁出头的时候遇到了观念传统的让·奥古斯特·安格尔——德拉克洛瓦的老对手,这次相遇让他知道了素描对于整幅作品而言的重要性。这是德加永远不会忘记的一课。他成为一名杰出的画家,进入了一个由现代大师组成的小型专属俱乐部,与毕加索和马蒂斯这样高贵的人物为伍,这些现代大师能够绘出像古代大师那样水准的画作。


  这是他的画作《赛马场上的马车》的显著特征。无论是(戏剧性的)构图还是(生动而老道的)色彩,均属上乘,其画功称得上精妙,甚至那些最刻薄的展览批评家都不得不承认德加的画功了得。人们祝贺他素描的精密、下笔的准确,以及手的稳健。在德加身上,评论家们或许看到了某种希望,即古代大师的艺术可以成功地与先锋派艺术结合在一起。


  原标题:芭蕾舞女的赞歌,法国印象派大师德加,杰作背后的博爱,克制,情欲与孤独!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