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怀念那纯真的声音·一个值得纪念的朋友的四周年祭

2017/03/31 09:01:32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丁正耕
   
近四日,总有一种气氛在包围着我,使我有一些怀想的情愫,像一个圈,在我脑的周围飘绕。

1.jpg

王锡仁像


  近四日,总有一种气氛在包围着我,使我有一些怀想的情愫,像一个圈,在我脑的周围飘绕。


  是什么呢?说不清,但又道不明。直到昨夜的降雪浮于京城上空,我才似乎想起它应与一个人有关。


  对,是一个人。是一个用了他毕生的才情为我的尚存心底的旧恋的族类的民族的国家的人民创作了大量音音而把美丽留给了人民的,才56岁就被动退休享受失落,自己与病魔抗争的有纯爱、淡泊名义的长者。

2.jpg

丁正耕最后一次在王锡仁家合照


  他1976年创作的响彻华厦大地的纪念毛泽东同志的《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虽然频传与令人难忘,但出版、演唱、宣介等累计才总共获得800元稿费,就算病了都自己谋法的宽宥的海军老人一一王锡仁突然跃我头上。1949年,学纺织专业的王锡仁背上二胡参加了人民解放军第十一军,随后,因军改制海军驻守青岛而使他与海结缘。生于我们川南故乡或四川的亦或在川的现当代的音乐家刘雪庵(四川铜梁)、沙梅(四川广安)、常苏民(川音原院长)、江定仙·邓尔敬·李凌·张文纲·陈培勋(均为重庆青木关国立音乐院)、罗忠镕(四川三台)、刘福安(四川富顺)、黎英海(四川富顺)、白诚人(四川成都)、施光南(四川重庆)、高为杰(川音)、何训田(四川遂宁)、罗念一(四川合江)等闪烁国内外乐坛外,我的忘年交之一的作曲家王锡仁也是四川富顺人。锡仁先生的音乐细中有粗,线条明朗大气,情真、悽切、流畅、易俗而传流。在我记忆深处的《珊瑚颂》、《海风阵阵愁刹人》、《父老乡亲》、《中国的月亮》、歌剧《红珊瑚》等经典歌曲应该是永固我神了。这几张照片,除了印记了他在辅导宋祖英外,也记忆了与我的交往。2003年正月刚过,我为了帮我们泸州一个原搞文学的朋友夏虹在北京企业艺术事业,利用我的知交手风琴演奏家杨帆在西直门外的酒吧召集我的友人们在那里聚会,那天的友宾中,词作家王持久,歌唱家王苏芬、黄莺、霍勇,画家申伟光、刘亚明,演员周浩东,中宣部王强,店主手风琴家杨帆等一大砣人在那里闹到很晚才在北京的春雨中散去。


  后来,成都驻北京办事处的张蓉生主任的多次团年饭中,我与锡仁总在相遇,记得有次每人秀点节目,当然家霍勇之类的大歌唱家总是头炮,我们兴到情致放癫时,王老师说我唱歌吧。于是,在他那充苍桑、厚重、深透、悦然、动情的《父老乡亲》中,我看到灶房中、柴火傍、锅盖边一个栓着围布的慈祥母亲站立我们的饭桌中间,与其歌唱家卞小英、宋祖英、彭丽媛(人们当然记得1994年央视《拥抱太阳》音乐会上彭唱〈父老乡亲〉时現场情深跪倒的震撼全国的情境)、李丹阳、戴玉强、霍勇等演唱过他作品的美丽声音相比,锡仁先生的歌声更能撼人。当然,自那次后,成都府的在京的年聚就没有遇到他了。一定是又有什么病了么?于是,我从深圳忙完每年的《中国当代艺》后期工作回京后去看了他。

3.jpg

王锡仁老师在辅导宋祖英


  那天,他告诉我他是又患了一种新病,不过他接着又说:嗨!年岁大了的人都这样。同时,他还递我一份法院文书,上写的是关于《红珊瑚》的事,我因以前参与报道过《浏阳河》、《正艺祠戏楼》等文化官司案,还多年深度调查报道过《红岩》原创二人之一刘德彬(另一个罗广斌)的被取消署名案,并在中国首次以长篇报道,向中国读者介绍了老党员、重庆集中营在重庆解放前国特大屠杀中七个脱险者之一的原彭咏武的交通员与江姐一起在下川东搞暴动时、在万县看赛龙舟与江姐同时被捕一同关在渣涬洞,建国初,因讲革命斗争史需要,组织安排解放前被错抓后经做特务小头子的叔叔杨筱甫用特务关系花钱买放出来的,1951年因为罗刘做讲演资料整理工作的由时任重庆少工委、团办主任王登林介绍突击入党的杨益言(后杨竞写成并标榜成地下党员深受敌特迫害、成了《红岩》作者之一被写进中小学教科书向中国学生宣介,后经笔者多次公开发文直指教科书中把杨是地下党受国特狱中迫害并斗争成功不符合历史事实,而好像现在教科书已经修改原说。),后刘在1957年被打成右顷分子而剥夺他《红岩》署名权的案件整个经过。故而,知道锡仁正面对着一个无耻但现在权力比王老师大的当年他的学生辈的不道德行为。因10多年来我一直在为艺术家们创作建史做具体工作,知道今天我们国家很多人都因利益而没有底线闹出许多非人的故事,有的甚至还弄假成真。面对抓在我手上的一纸文书,我不知怎样开口说话才好!但我明确表态:王老师,有需要我的请直接电话我,我一定全力以赴。王老师叹息着说,都己是功史的事实东西,不知他为何要这样,是否觉得我快死了……

4.jpg

有王锡仁老师合影的老丁的艺局


  万没想到,这次见面,竞成诀别。


  第二年的三月,我己在深圳忙碌又一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后期工作中了,霍勇电话才告诉我说,王锡仁老师的追悼会他都不晓得。我内心里责怪了他,难道有什么不能让活人去目送故人的理由。


  于是,这重遗憾一直犹如块石压我心间。时不时跑出来击打我。要不,这几天怎么总是心有氤氲,努力索想我究竟要怀念的是谁?。


  临夜飘逸的雪,使我明白。纯真的知交一一踢仁一一我想念你的音乐与宽善姣美而轮廓亮净的脸庞的你。


  丁正耕2015年2月21日于王锡仁先生(2月11日辞世,17日遗体告别)别世后第四年的正月初三。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