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学|美术|音乐|影视|摄影|戏剧|舞蹈

毛不易:像我这样奇怪的人,不想努力但又不甘心

2017/08/22 11:25:56 来源:新浪娱乐  作者:Ran
2017年2月1日,休完了春节假期的实习护士毛不易从老家回到了杭州。

BZls-fykcpsc5845139.jpg


  2017年2月1日,休完了春节假期的实习护士毛不易从老家回到了杭州。这次回来,他心情复杂。再过三个月,他在杭州地方医院的实习期即将结束。而再之后,等待他的就是学校里忙碌的毕业季。紧接着,毛不易将正式踏出校门,成为一名“社会人”。


  那个冬末,他在自己的微博写下:“我清楚地知道,接下来这一年对于现阶段的我来说会是与以往不同的一年,但目前为止我对所要面临的任何变化完全没有任何想象。我会在哪个城市平凡地生活,从事一份什么样的工作,微信里又会多出那些好友。期待,但更彷徨。”


  从某种程度上看,毛不易的巨大焦虑来源于,相较于大多同为护理专业的同学毕业后理所当然地会选择某家医院、成为医护工作者来说,尽管毛不易很尊重医护职业,但他其实并不热爱它。他“试图逃离现状”,却又“不知去往何处”。惴惴迷茫中,他自我安慰似地总结:“但你我终究是平凡人,我们最终都会得到平凡人的生活,工作也是其中之一。”


  彼时的他当然不可能想到,五个月后,他会在一档音乐偶像养成节目中成为一枚“巨星”。舞台上,杨幂、薛之谦为他揪心落泪;街头巷尾,他用《消愁》中自酿的“八杯酒”灌醉无数行人过客。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天亮之后总是潦草离场/清醒的人最荒唐”。杨幂蹙着眉问他:“毛不易,你到底被生活抽过多少耳光,歌词里才有这么多故事?”这个见惯听多、演绎过种种跌宕人生的女明星几次反复认真地同他讲:“我很想听听你的故事。”


  在一个阴郁的下雨天,我们决定去听听毛不易的故事。从北京市区出发,经过一段漫长路程,车子最终停在了一个独立偏僻的影视基地门口。自进入“13强”后,毛不易等《明日之子》选手就一直训练、生活在这儿。和毛不易对话之前,我们有过很多设想:他或是如杨幂所猜一般,被生活抽尽“耳光”、满腹苦涩故事的男同学;又或从他自家“星推官”薛之谦的点评中所感受到的,他是个比同场其他创作选手多了几分“穷”,很需要靠一个大舞台来改变命运的励志歌者。再或,很直接地,从毛不易几首文绉绉的创作中,我们会把他等同于一个格外敏感细腻、情绪浓郁的文艺男青年。


  而他却是那么普通的一个人,推翻了我们所有人为他预设的“脚本”。在和毛不易聊天过程中,我们得到的尽是些平凡、甚略显无趣的琐碎,未有励志英雄梦,无关闷骚文艺心。抛开动人的舞台包装,不计那些斟字酌句的过度解读,毛不易就像每一个你、我一样,日复一日顶着压力生活,偶尔疲了、累了,想放弃努力了,但又不甘心就这样碌碌无为过一生;大多时候,他对外讷言慎行,对亲密朋友开着无聊玩笑,但偶尔夜深人静,又有深情流露,于是将其凝成几行“矫情”句子,如此而已。但也正是因为他和你我有着相似的普通,所以我们能在他的歌中看到自己的影子,被他一句短词戳中心事。


  很“失望”,他并没有多么精彩的故事;很真实,原来平凡才是最动人。


  我从不主动抵抗改变命运 但机会来时我会把握


VEN--fykcpru8864832.jpg


  在参加《明日之子》前,毛不易是某大学护理专业的一名普通学生。按其所在专业的分配情况来看,毕业后,他应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男护士。实际上,从去年开始,毛不易已在杭州某家医院实习了近一年时间。


  然而,学“护理”却并非毛不易的第一志愿——他是在当年高考后“被调剂”过去的。我们曾问他:“学习、实习了这么久,你爱医护这个职业吗?”他一字一字谨慎作答:“我很尊敬它。不过总有适合、不适合的人。我个人可能不会去选择它。”但毕竟还是把最美好的几年大学时光都花费在了“护理”这个职业针对性极强的专业上,我们好奇的是,既非兴趣所在,在不满志愿录取的当下,他难道没有想过以重考之类的方式扭转一下境况吗?毛不易摇摇头:“我一直不太喜欢去对抗命运,我喜欢随遇而安。如果要(重改志愿的话)很麻烦,我很怕麻烦,就算了。”


  但也就是这么一个蔫蔫儿的男生,却又在毕业这年,主动报名参加了一档由前“快男”、“超女”金牌团队倾力打造的新节目——《明日之子》。在我们看来,他这样的行为似有种放手一搏的意味。许是在“注定”成为一名男护士之前,他终于鼓起了一股勇气,寄希望于一个强势选秀来“逆天改命”?而他却又给出了一个无聊答案:“说实话,我刚来的时候,并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规模的比赛唉。”


  原来,事情要比我们想象的简单的多。在校期间,唱歌还不错的毛不易本就会偶尔参加一些学校、地方上举办的音乐比赛,权当兴趣。而经由朋友告诉他的,“又有个叫《明日之子》的比赛,你也可以去试试”——这在毛不易的理解中,它可能就是千百个唱歌比赛中的一个,“只不过好像是全国性质的”。而他报名的心态,则是想多个地方让别人听听自己写的歌罢了,“因为我自己很难去客观地评价自己的歌到底是好或是不好,别人到底喜不喜欢?我想知道。然后既然又有个比赛,我就来了。”而直到见到了“星推官”薛之谦,继而一场一场晋级、有了自己的粉丝……毛不易才真正感受到,这是一场受到太多人关注的全民偶像养成节目。


  一开始,他对这样的大舞台是有些不适应的。拍VCR、试造型……太多事情他都不知要怎么做,也曾在候场时因为太紧张而干光了一整瓶白酒来壮胆。


  “那当你真的意识到这是一个什么体量的节目后,没有再打过退堂鼓吗?”


  毛不易不假思索:“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机会没有的时候,我很少去主动创造它。但机会已经摆在你面前了,那还是要去把握了。”


  去年才开始写歌 作品没那么厉害 平时没那么矫情


  在《明日之子》前半段赛程中,毛不易走的算是跌跌撞撞。尽管《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感觉自己是巨星》两首诙谐的原创小歌也颇有特色,但于大多数观众而言,这样的歌似乎也只做浅浅地“博君一笑”之功效。在同一赛场上其他长相帅气、个性张扬、能歌擅舞的选手面前,外表普通、只懂在唱歌时随着小调轻轻摇头晃脑几下的毛不易显然难出挑。连续几场比赛,毛的人气均是靠后掉的,甚需自家“星推官”薛之谦明着“保送”才得以危险晋级。


  而故事在之后突然有了转折


  “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当毛不易在11强晋级赛中敬出了这深情的八杯酒,即刻醉湿了杨幂、华晨宇[微博]、薛之谦三位“星推官”眼角。不仅是他们为之动容,当晚,这首由毛不易作词作曲的《消愁》就火速刷爆了朋友圈,微博上的Live视频也被抡了几千、上万次。从大多人的转发语中,我们嗅到了那份感同身受的怅然。


  不止如此的。在下一场比赛中,毛不易又不负众望地以一首《像我这样的人》撩动了多少人心弦。一曲终了,杨幂重复起歌中那一句“像我这样莫名其妙的人/会不会有人心疼”。而更多“像我这样迷茫的人”、“像我这样孤单的人”、“像我这样不甘平凡的人”对号入座地在词曲之间找到了归属感。


cCNk-fykcypq3124153.jpg


  “不怕心头有雨/眼底有霜”“天亮之后总是潦草离场/清醒的人最荒唐”……显然,毛不易的词不仅工整,难得的是,他的词浸着对生活的深切感悟,可以扎人心。也因如此,甚至开始有人以“少年李宗盛”唤他。犹记曾有知名乐评人评李宗盛的词:“直白而不失诗意,语感鲜活,乍看像散文,唱起来却句句都会发光。” 尽管毛不易资历尚浅,但在听他的几首深情作品时,却也隐隐感受到了李宗盛词作的那种“精神”,不免在此引来一用。


  能把词写漂亮动人这件事,总觉得是有天赋使然,亦需后期磨砺。而毛不易先是否认自己是个有天赋的人:“只是我一直以来说话也好,还是行文习惯,都倾向于这种方式罢了。就是,我会要求我表达的东西尽量准确,或是尽量有逻辑性,不要乱七八糟的而已。”他还顺带回忆了一下,自己打小写个作文什么的,也总是平平常常的,不见比别的同学写的好。再要说用词、语感是受到了什么人或作品的影响?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你看过的每一本书、每一个人肯定是对你有影响的,它都会做为某一部分组成了现在的你。但是具体说谁?我也想不起来。”


  让我们有点没有想到的是,要算起来,毛不易开始提笔写歌,竟也只是去年的事。也就是在去年4月左右,一直爱唱歌的毛不易自学起了吉他。会弹几个和弦,能给自己伴奏了,他也就顺势尝试起了写歌。在毛不易的印象中,第一首还算能拿得出手的歌,是为出嫁的姐姐而写的,“她那时候要从我们老家嫁到比较远的一个省,然后我就给她写了一首歌。”但这首歌也并没有特意在姐姐婚礼上唱响,“就,自己写完就完了(笑)。”而要说真正进入创作期,则是从去年6、7月份才开始的。那段时间,毛不易进了一家医院,开始了护士实习生活。暂别学校热闹的环境,跟自己相处的时间多了,思考也就多了。尤其在医院那种到处充斥着消毒水气味、“周围总是有很多极端情绪”出现的地方,毛不易更生出了很多感触,他试图描述:“就是它会刺激你的神经……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说,反正那种环境就是会让你不像正常生活中那么平静,有的时候。这种不平静就会引发你一些情绪上、思维上的波动,就会想要去记录下来。”而他如今在比赛中唱过的大多作品,基本都是在医院那段时间写的。


  某些特定时间、特定场合的思绪波动,让毛不易写出了《像我这样的人》、《一程山路》这样充斥着忧愁别绪的歌。但对于因为自己歌中有着极强的情绪性,所以外人就把他定义成一个容易悲春伤秋的文艺青年这件事,他心底并不认同:“因为歌曲始终是要表达某种情感,所以我在一首歌里写的都是为那个情感去服务的。但是我生活中不会每时每刻都出现那么浓烈的感情。”至于杨幂从他的歌中心疼于他“到底被生活抽了多少耳光”?在毛不易看来,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就像大家都会经历过被生活抽耳光的时刻,不过是对于那一瞬间,有人会直接和好友倾诉,有人会把情绪写在日记里 ……而之于他自己而言,不过是用“词”的方式做记录,而他的这种记录方式,在舞台上被大家听到了、被放大了罢了。


  无论是比赛初期诙谐系列歌曲没那么大反响,还是如今几首深情小调狂受追捧,毛不易并没有研究过听者心态。对于他来说,写歌就是单纯地为了给自己的生活做个记录,“我想就是有一天我过了那个时间点,再听这首歌,我会想起那个时候就可以了。但是如果现在有人听了,能引起他们的共鸣,也挺好。”


  更何况,其实到现在为止,毛不易也没真正认识到自己的歌“火了”这件事。当有媒体同行笑着提及自家楼下的大盘鸡餐馆都开始重复播放《消愁》,毛不易只是一脸不知该说啥的茫然。毕竟因为比赛缘故,选手们每天都被憋在偏僻的影视园里,鲜有机会上街逛一逛,而毛不易自己平常也不怎么刷微博。只是当有工作人员兴奋地告诉他,他的歌又破了多少多少点击量后,他才隐隐觉得,好像成绩是不错?但是,转眼毛不易又是一脸懵:“可我又不知道大多数的歌点击量都是啥样的,就是没个比较……所以也就还好。”


  对于现在的毛不易来说,相较于别人告诉他又创造了多优秀的单曲成绩,在和我们对话过程中,他更表现出了对自己音乐能力的担心。而也就是在之后一周的比赛直播中,毛不易的一首《203》在“星推官”面前遭遇滑铁卢。华晨宇直言“曲子不过关”;薛之谦遗憾他连自己的最大“杀手锏”,词作部分,这次也没有顺得太清楚;杨幂总结,《消愁》之后,大家对毛不易的期待值已达到极高高度,之后只要没达到(《消愁》)标准,大家就会觉得是他退步了。毛不易在舞台上没有太多回应,但他心里如明镜:“早前大家对我的一些评价我真是愧不敢当。可能对我的一些词有认可,但我自己有多少能力我自己最清楚。像我吉他只是自己简单学了一下,乐理基础也很弱。我清楚如果我还是想走这条路,想继续往上走的话,还是需要很多很多年的努力。”


  有些疏离的人 慢热一点的人


  毛不易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家庭。父母老来得子,对他的期望也只是“过的快乐、过的好就可以了”。而他其实从小就算是一个比较沉默老实的孩子。回忆少年时光,他形容:“我是一直游走在人群外的一个人,但也不是特立独行、会去做很多大家不会做的事儿的那种人。只是确实不能很快地和别人融在一起。就是……主动地,空间上。” “那么,那个状态会让你感到孤独吗?”“还好,因为我知道等时间长了,总会融入到一起。可能这个过程对我来说会比别人稍微长一点儿。” 他身上自带的“慢热感”也延续至今。 一如他刚来《明日之子》时并不能那么自然融入团队,有点另类,而后期不但和廖俊涛、钟易轩组成了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还成了其他选手最爱“调戏”的对象之一。又如他一开始只唱着听似“自得其乐”的歌,过了很久之后,大众才慢慢懂了他的好。


  跟大多数家长都会给小孩报上几个兴趣班一样,在毛不易小学时候,妈妈曾带着他去学了一段时间唱歌,但也只是给孩子培养一些爱好,并未强求他要练出什么成绩。但兴趣却算是这么延续下来了。开始写歌后,毛不易也曾把自己的作品上传到某个独立音乐人聚集的平台,自家表哥也曾以未来“巨星”之名调侃他,但这也只是兄弟间的玩笑。个性使然,毛不易从不执拗地想要达到什么目标。所以,即便彼时发在平台上的原创作品始终反响平平,也不会让他感到太失落。


  毛不易的“开放”状态还表现在,他不喜欢从任何层面上做“定义”自己这件事。即便在对话时,我们只是简单问他会如何形容自己性格,他也不愿深想。让他搞不懂的是,为什么大家总爱用“N个词”、“12星座”、“几种血型”来对一个人的性格下定义,他不太愿意被一些形容“框”住。若硬要说,他宁愿笼统地称自己是个“莫名其妙”的人,“有时候想法很多,有时候什么都懒得想,然后脾气又不是一直很稳定、很奇怪,又不知道自己以后想做什么,不想要去努力,然后有的时候又不甘心……”


  说白了,当我们不再代入那些“特别”的期待,以平常心去看他,似乎更能理解这个虽然有点小才华,但在生活里大多时候还是有着各种问题不足、囿于平凡状态的23岁男生。


  在对话最后,我们问他:“这个比赛结束后,你以后可能真的像你歌里唱的那样,会变得很有钱。如果有钱了最想干嘛?”


  他表情没什么变化,轻咳一声:“有钱了就是……花。”


  我们被他逗笑:“没有个特别想买的,或想做的事?”


  “其实还好。有钱了肯定就是先花。”


  “你是个对自己未来有规划的人吗?”


  “没有,走一步算一步吧。”


  “所以已经做好准备,之后会成为一个明星、艺人了吗?”


  “我觉得能当就当,当不了也觉得就算了。唱歌作为一个兴趣已经足够让我快乐了。”


  “没有那么执着于以音乐为生这件事?”


  “对。没有,我也不会痛苦。”


   (编辑:张凡)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