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阿朵《死里复活》:中国民族音乐还可能有的样子

2017/12/28 11:46:48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梁晓辉
她用五年时间做出的新专辑《阿朵秀 录音室版原声专辑》,往小里说是年度惊喜,往大里说,多少扭转了一些音乐上“东西合璧”尝试的固有思路。

20171228114710407.jpg


  同样是尝试东西方音乐的融合,阿朵找对了路。


  她用五年时间做出的新专辑《阿朵<死里复活>秀 录音室版原声专辑》,往小里说是年度惊喜,往大里说,多少扭转了一些音乐上“东西合璧”尝试的固有思路。


  很多深耕“东西融合”的音乐人,其实已经有意无意地把操作固化为“R&B/Hip-Hop+中国风”的范式,实际是拿中式歌词、东方器乐元素去点缀欧美的流行派系。


  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太多音乐人执着与此,却很难再玩出花来。因为派系是别人的,风格是难以颠覆的,颠覆了就称不上是东西结合,只能在听觉舒适度的修修补补上做文章。


  因而这些“中西结合”也注定只能吸引本土听众,西方听众没有理由和兴趣摆着纯正的R&B不听,克服语言障碍去听东方表达。现在,就连本土听众也已经提不起劲儿来,彻底转投欧美音乐。


  阿朵恰好相反,她用东风压倒西风,拿欧美电音元素点缀中式风格,让本土的、中式音乐的体系和概念得以完整伸展。


  在这张《死里复活》中,与潮流合拍的电音是外延、是引线,吸引别人去发现东方音乐的内涵和故事表达。


  因而它能吸引的,不仅是听惯了欧美的本土听众,也能吸引一些有兴趣的西方受众,只要它能被置于更高能见度的舞台。本质上,这也应该是她自喻为“新·民族音乐”的进步与不同。


  与电子音乐人Jason Hou、以色列电音艺术家Guy Moses、美籍华裔音乐人Soulspeak、方大同等同具世界眼光、又擅玩的音乐人的合作,变成明智之举。专辑中,他们共同将电音的引线做得巧妙且吸引人。


  《起初》是少有的一首歌有多个音乐情境的作品,它用合成器节奏将歌曲切分成三个不同篇章,Techno元素与唢呐惊喜共存。《扯谎哥》放在世界音乐版图前看,就是一首具有异域风情的潮流电音,在Tropical风头劲吹的当下,将人声换成Beyonce、换成Rihanna,感觉同样成立。《那里是哪里》以合成器渐层烘托苗语副歌的反复吟唱,说它是Indie-EDM也未尝不可。


  这也是专辑的惊喜之处,它不是印象里那些“原教旨主义”的民族性表达,有着曲高和寡或者“装神弄鬼”的即视感。尤其是上述舞曲快歌,具有攀上流行排行榜的潜质,或者是中文的、或者是苗语的、再或者只是无词吟唱,都有上口的Slogan和hook。


  就像一个戴着满头银饰、身着民族服装的少数苗族美女,你以为她和你不属一个世界,但细嗅却发现她用着CHANEL、Dior的香水,有着从头到脚贯穿的世界感。


  阿朵负责整张专辑的词曲创作。作为苗族后裔,少数民族对于旋律原生的敏感性,是极大的优势。在此基础上,专辑进行了大规模民族音乐特色的“泼墨”——器乐上,芦笙、独弦琴、雕、唢呐、打溜子交相辉映;声效上,弹棉花、筛米、纺线机、磨盘创新采样;唱腔上,民族、歌剧、呢喃细语肆意混搭;语言上,普通话、苗语交替使用。


  如此丰富的元素的自如使用,让人看到阿朵的成长。她不再是《再见,卡门》和《男人装》杂志上,让人感觉浮于表面的“性感尤物”。变故和积累为她带来音乐的厚度。


  据说,阿朵五年前遭遇情变、财产被骗,一度健康堪忧。对娱乐圈心灰意冷后,她重回故土,回归日常耕作,于原乡音乐中获得抚慰。用五年时间,她通过采风将苗族音乐特色融入,做了一场音乐秀,有了这张《死里复活》。


  专辑13首歌,除去后三首纯苗语版本的歌曲外,前五首是“死亡”,后五首是“重生”,完整地讲述了她自己的故事:一个苗族女孩离乡进入城市追寻爱情,在一身伤痕后失望重重,重新返乡,却发现苦觅不得的东西,一直在最初的地方等她。


  处在连接处的第6首歌《死里复活》,最能体现出阿朵的成长和从苦难中提取艺术营养的能力。


  在其中,她写出“我的生命裂了缝/阳光才能照进来哟”“一粒种子若不死/麦子怎么生出来哟”这样质朴且富哲理的歌词。


  此后,在《苦难·幸福》中,她写道“苦难是化妆的祝福”。在《世间》中,她唱道“这世间没有/一无所有的人呐/你拥有着善良/勇气和坚强”… …


  这些具有哲理的歌词散步在专辑各处,让专辑在音乐丰满的外表下,也有丰满的表意内涵。


  但这么说显得过于刻意了,音乐的本质是表达情感,讲述自己的故事最为动人。阿朵的生命裂了缝,音乐的光照进来,涅槃重生的音乐表达,做成专辑讲求技巧,但本质更是一种自然流露的映照和记录。


  就像专辑封面上的那面镜子,在苦难的冰山前,照出融冰的浪花。对于阿朵来说,《死里复活》是经历苦难的后生命的灵动。


  而对外界来说,这张专辑有意无意尝试了东西融合的不同音乐思路,用欧美元素妆点东方意涵。站在世界音乐版图前,《死里复活》亦像一面镜子,让人窥见中国民族音乐还可能有的样子。


   (编辑:张凡)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