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追捧或批评花粥《盗将行》的人都非常可怕

2018/11/27 09:19:10 来源:新京报(北京)  作者:优作(乐评人)
   
一位大学老师在出租车上听到歌手花粥的《盗将行》,然后发表微博:“这是什么狗屁不通的东西……真是刷新难听底线。”随后遭遇花粥与其粉丝的围攻谩骂,其他站在大学老师角度的网友则回怼回去。

  近日,一位大学老师在出租车上听到歌手花粥的《盗将行》,然后发表微博:“这是什么狗屁不通的东西……真是刷新难听底线。”随后遭遇花粥与其粉丝的围攻谩骂,其他站在大学老师角度的网友则回怼回去。花粥本人于11月26日微博发表长文,认为一些听众不懂独立音乐的精神,希望国内音乐能容留怪异口味。


uZqF-hphsupx3572903.jpg

  花粥,图源其歌曲《二十岁的某一天》MV


  花粥这首歌究竟怎么样?从歌词来说,这首歌有一个大概的情绪,但表意十分不清晰,大量地使用一些带有“古意”的词藻,例如“与虎谋”、“钓叟”、“策勋十二转”、“窃玉簪”,但行文上使用了大量现代文作为连结,其比例太过接近,形成了不伦不类的观感。


  歌词似乎是在讲述一个故事,但语句之间几乎没有逻辑连接,看完基本上不会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故事,这种对于叙事逻辑的忽略已经超乎了诗意的范畴。“狗屁不通”的用词虽然粗俗凶狠,但基本如实陈述了这种毫无逻辑的状况。窦唯的《高级动物》看似只是罗列了很多词汇,但通过和题目的结合确实有“描述人类”的内在逻辑,这样的罗列就具备了示意,而《盗将行》则“走得太前”了。


QSsZ-hpevhck8606209.jpg

  《盗将行》歌词中“你的笑像一条恶犬”曾被吐槽。


  《盗将行》里模糊的意象本身,大约就是大将军解甲归田,坠入清网,成为盗贼流浪江湖。是一种十分俗气的意向,在此类歌词中太过常见,这实在太没新意了。作为一个大学老师,告诉学生中文不要这么写,完全没有问题。


  作曲方面,《盗将行》用4-5-3-6这个被大家用烂了的和弦,一套到底地去写古风歌的行为,实在是太单调了。和弦套路单调之下,作曲也没有做出更丰富的细节,这恐怕只能理解为创作水平的低下和上进心的不足。花粥出道以来保持了有趣和生猛的优点,但她作曲的进步是十分有限的。


  显然《盗将行》并不是一首水平很高的作品,被批评也没什么冤枉的。但低水平的作品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吗?显然也不是的。大学老师用词确实激烈了一些,但由此引来歌迷人身攻击也无疑是网络暴力了。


  吊诡的是,站在大学老师一方而针对花粥的大量攻击同样是网络暴力。这两批人虽然秉持着不同的观点,却是真正的同类。这件事情中,花粥说了一些很有道理的观点,她指出了这样一些人的存在:他们盲从,并不思考,却喜欢一窝蜂地去喜爱和攻击。对他们来说,没有品位、水平、格调的存在,只有我喜欢的和我不喜欢的。无论他们在追捧《盗将行》还是批评《盗将行》,他们都是同一群人。看起来他们在批评大学老师或者花粥,但他们其实是在干掉所有对文艺作品有所追求的人。


  本来大学老师对《盗将行》的批评是学术和艺术上的,但在这样的扩大化之后,他就变成了“你长得真难看”这种层面的问题。


    (编辑:张凡)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