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鹏城书写:大视野与想象力——访深圳作家庞贝

2017/05/15 09:02:42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 彭芾
庞贝,作家、编剧、译者。1985年毕业于解放军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曾任解放军总参谋部参谋,现为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现居深圳。

  采访者:彭芾
 
  被访者:庞贝


  庞贝,作家、编剧、译者。1985年毕业于解放军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曾任解放军总参谋部参谋,现为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现居深圳。出版译着及编着作品多种,近年作品有长篇小说《无尽藏》(第9届茅盾文学奖决选入围作品、“中国图书世界馆藏影响力”年度TOP10)、话剧剧本《庄先生》(第10届华文戏剧节最佳编剧奖、第70/71届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两度获邀作品)、电影剧本《上海王》(原版剧本曾获第44届台湾金马影展最佳创投剧本奖)。


  对于英美文学专业出身的庞贝来说,作品的学院派风格可谓是自然天成,而其特别之处在于,他是以西方现代叙事手法处理中国传统文化题材,这些作品在国内外均赢得了市场和口碑。例如,《庄先生》被誉为中国戏剧“走出去”的成功范例,《无尽藏》也是一部兼容类型文学元素的力作。在这部长篇小说数度出版发行、影视和游戏改编也全面启动之际,庞贝接受了笔者的专访。


  戏剧可以这样“走出去”


  彭芾:戏剧也是文学,贝克特、奥尼尔和品特等作家均是以戏剧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当今中国戏剧演出市场正在升温,但戏剧的文学性缺失成了一个大彭芾题。您的话剧《庄先生》曾以其文学性品质斩获第10届华文戏剧节最佳编剧奖。作为深圳原创戏剧作品,《庄先生》首演一年多时间便在国内外演满百场,继去年在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演了25场,今年7月将再赴阿维尼翁献演,这是深圳原创戏剧前所未有的成绩。对此,想请您谈谈这部戏剧的成长过程。


  庞贝:戏剧作品要有一剧之本,而剧本要呈现在舞台上,就得有一定的资金做支撑。得益于广东省文艺精品基金和深圳市文创产业资金的扶持,虽然资金有限,这却是《庄先生》从文本走向舞台的必要条件。我们将好钢用在刀刃上,把有限的资金用于制作,在舞台上呈现后,专家和观众都喜爱,这才有了此后大规模商演的可能。先让它成活,然后就看其自身的生命力了。事实证明,这个作品长势良好。


  彭芾:深圳正在积极实施“文化创新发展2020”战略,《庄先生》让我们看到政府宣传文化部门的基金也在向各类有望成为精品力作的创作项目开放。这种基于经济的开放文化理念,即是文化自信的体现,《庄先生》的出现是否可以放到这个大背景中来解读?


  庞贝:我们要正确理解主旋律这个概念。《庄先生》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这当然也是主旋律,或者说是属于广义的主旋律。我们要在当今世界提升中国文化的软实力,就不应忽略传统文化中的宝贵资源。春秋战国是中华文明的原生时代,中国文化的内核是儒道互补,而在独尊儒术的漫长历史中,道家文化是被长久遮蔽了。从某种意义上说,道家文化是我们现代人可资利用的一种稀有资源。文化创新首先应该是一种观念的创新,我觉得《庄先生》在深圳出现可谓生逢其时。


  彭芾:《庄先生》是对传统文化资源的激活和运用,然而,将哲学家形象以戏剧的形式呈现给观众,则是一大艰辛的探索。就这部作品而言,推动阳春白雪走进市井里弄的秘诀是什么?


  庞贝:《庄先生》是一种回望,回望我们精神的原乡。而今审视自己的文化传统,我们便会发现,在先秦诸子百家中,最能契合现代人的心灵的,便是庄子一路道家人物。基于这种社会心理,以庄子为主角的这部戏剧就不再是阳春白雪的哲学,而是走进市井里弄的某种时尚,很接地气。


  彭芾:《庄先生》曾获邀参加韩国戏剧节,去年和今年又两度获邀参加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在当今顶级国际戏剧节中,阿维尼翁戏剧节以探索性和艺术性着称,究竟是何因素能让这部戏不断“走出去”?欧洲观众能够理解这个东方故事么?


  庞贝:《庄先生》今年再赴法国阿维尼翁,是因为获得了国家艺术基金资助。它的成长是跟中国文化“走出去”以及“讲好中国故事”的大背景相关连的。这部戏虽是中国古代题材,其叙事策略却与当今国际语境的戏剧语言接轨,所呈现的人生价值和情怀也足可引发欧洲观众的共鸣。《庄先生》由“庄周梦蝶”的经典传说生发,旨在呈现中国道家哲学的现代启示:不为物役,回归自然,极简生活,精神自由。这不很像是当今北欧人的生活态度吗?也有欧洲观众说,中国哲学家庄子与法国哲学家加缪有相似之处。


  彭芾:大视野和想象力将古今中外多种元素融合进一个独特的作品。您这部作品的创作地是深圳,深圳的别称是“鹏城”,而在《庄子》这部经典中,也有大鹏的形象,这二者是否具有某种关联?


  庞贝:这两者有很深的渊源。《庄子》开篇即是“逍遥游”,起笔便是说这事:“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在古代“神州大地”的版图中,“南冥”是指大陆南方边陲的海域,这不就是深圳大鹏湾么?大鹏湾有大鹏展翅的地形,“鹏城”即是因此而得名。


  岭南题材的“国际表达”


  彭芾:《庄先生》使更多欧洲人了解了庄子的智慧。着名文学评论家孟繁华教授曾说,惟有越来越多像《庄先生》和《无尽藏》这样的作品出现,才能使中国文化真正有效地“走出去”。您的长篇小说《无尽藏》也是中国古代题材,并入选“中国图书世界馆藏影响力”年度前10榜单,请彭芾它为外国读者所接受的原因是什么?


  庞贝:确切来说,《无尽藏》也有岭南文化的背景。广东韶关的南华寺,以六祖惠能和《坛经》成为世界佛教文化的圣地。那里也有一座“无尽藏庵”。“无尽藏”是一位女尼的法号,她是六祖惠能最初的护法。《无尽藏》这个小说的主体故事发生在一座迷宫般的中国古典园林里,叙事方式却是走西方悬疑小说的路数。


  彭芾:《无尽藏》基于岭南题材的“国际表达”,具有特别的原创意义。这也使我想到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晓明教授的评价,他说“中国小说到底应该怎么写,今天的中国小说还有多少发展的可能性,《无尽藏》恰恰提出了这个彭芾题”。这能否看作与世界文学的某种“自觉的接轨”?


  庞贝:在这样一个全球化时代,我们理应在世界文学的大视野中审视自己的创作,文学高峰出现的内在和外在要素同样值得我们探寻。西班牙、意大利、阿根廷等国家近年出现了不少文学杰作,中国小说不论从文学意义上,还是艺术成色上,都还有相互借鉴和提升发展的空间。


  彭芾:深圳对作家的创作很重视,广东文学界也在积极响应习近平总书记的相关讲话精神,不满足于有“高原”,还要攀“高峰”。这样的氛围对您的创作将产生哪些影响?


  庞贝:我过去以写历史题材为主,目前正在创作一部以深圳科技创新为题材的小说,这也是中国作家协会的重大现实题材选题。从历史回到现实,即便是写现实题材,也将有一种历史的视角。在世界文学的大视野下,我尽量使自己的作品达到某种高度。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