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周春芽:“开始”是变化 不变的是人性

2015/11/02 15:52:19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陈伟静
   
2015年10月16日,“始终是开始”周春芽新作展登陆澳门艺术博物馆,近两年创作的十余件作品首次集体亮相。“‘始终是开始’我希望是一个新的面貌呈现。”

1.jpg

  采访者:陈伟静


  受访者:周春芽


  1977年中国开始重新恢复高考,他考入四川美术学院版画系,大学期间所创作的《剪羊毛》曾获得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二等奖,八十年代中国开启了历史上第二次大规模的留学浪潮,1986年他远赴德国留学。周春芽说:“我们这一代人是经历过社会大的变动,复杂的经历是老天赋予这一代艺术家的财富。


  当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们都在关注西方前卫的艺术语言和表达方式时,周春芽却在德国看到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的优势。90年代归国后,周春芽没有再画藏族题材的作品,转而画起了《石头》、《绿狗》和《桃花》,从创作题材到创作风格都与80年代形成极大反差,开始重新审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涵。


  2015年10月16日,“始终是开始”周春芽新作展登陆澳门艺术博物馆,近两年创作的十余件作品首次集体亮相。“‘始终是开始’我希望是一个新的面貌呈现。”这几年周春芽没有再画“桃花”、也不见了“绿狗”的踪影,十余件新作中不乏“园林”、“松石”、“四王”、“四僧”等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所在。或许看其表面,大家都以为他是走了一条追寻中国传统文化的路子,但究其根本,他说自己所关注的是经久不衰的自然与人性话题。


  “好个‘旧曲翻新唱杨柳,颠倒古今如梦中!’在我们这代人中,春芽最少受制于文化与思潮的蒙蔽与束缚。当代艺术中强调的文化和语境,是一种暂时的正确,与流行和趋势脱不了干系,往往事过境迁始乱终弃。真正的个人性,经得起历史和时间的考验。春芽的画,20年前是好画,20年过去再见时,仍是耐看的好东西,这就是好画家的直觉与感性,不用讲太多的道理,所以他笔下的石头、狗儿、桃花、亭园都没啥道理好讲。平凡的景象经他的手感笔道,点石为金全盘皆活。”从叶永青看到周春芽新作后再微信朋友圈里写下的感叹中,我们尚可对其新作略知一二。


2.jpg
周春芽《亭台楼阁》 200X250cm 布面油画 2015


  “开始”是变化 不变的是人性


  记者:展出的这些作品都是为了这次展览创作的。为这次个展准备了多长时间?


  周春芽:两年之前,澳门艺术博物馆邀请我做这个展览,然后我就开始想怎么画,想了很久,后来去收集素材,今年一年差不多都在画这些,也闭关了几个月。一共展出了12件油画作品和一件雕塑,除了其中一幅作品在台湾关渡美术馆展出过以外,其他都是从未展出过的。


  记者:“始终是开始”这个主题是策展人冯博一和王晓松提出的,您怎么看?


  周春芽:“始终是开始”我希望是一个新的面貌呈现,也不知道这个面貌的对错与否,进步与否,总之我希望是有一些变化的。这次是一个新的体会。这种变化并非故意,是一种自然而然,只是根据我的习惯、生活的经历,根据我自己的一些观点和方式自然而然的变化。观众总是习惯看已经出现的东西,对整个艺术都是如此,他已经习惯了审美经验,一旦你有了新的变化,他们就会感到不适。但其实艺术家是应该走在观众前面的。


  记者:《园林》系列的很多元素都蕴含了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在里面,您这几年比较关注中国的传统文化?


  周春芽:从德国留学回来,我就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很感兴趣,平常很喜欢看一些中国传统绘画的画册,了解他们那个时代的一些情况,了解那个时候的一些生活方式。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们习惯于关注西方的美术史,从文艺复兴到古典主义、现实主义、浪漫主义,一直到后来的各种流派变化。但对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壤却不够了解,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历史不感兴趣。但有一些文化的方式不管你是否愿意了解,都是潜移默化的存在于中国人的骨子里的,中国艺术家的思维方式、艺术行为不自觉的就有中国传统文化的痕迹。历史积淀下来的那些东西都是成熟的,但这条道路有些矛盾,寻着这道轨迹往下走其实是比较难的,需要足够的勇气。


  记者:您觉得中国的传统文化里边什么东西最吸引您一直关注它?


  周春芽:中国传统绘画很纯粹,不受任何影响。过去的历史中,中国整个社会的战争和社会问题不断、动荡较大,但艺术的方式一直都是坚守的,一直在独立的领域里发展。虽然时代的环境、社会的变化也会影响艺术家的情绪,这种情绪也会体现在他们的绘画上,但在题材和手法上,艺术家的变化并不明显。像“四僧”算是比较改革的,“四王”属于比较保守的。我最近思考得最多的就是这个问题,有一些题材和方式是经久不衰的。


  但你生活在当代,又不可能完全按照传统的艺术家的方式在创作,很多艺术家在走这条路时,就是按照古人的方式画一模一样的东西,仅仅就是复古,也没有什么意思,这样的艺术也不会往前继续走。


  记者: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跟那个时候的时代是截然不同的。


  周春芽:很多人是这样说,但其实截然不同的只是表面。现在住的是高楼大厦,以前住的是茅草棚,现在坐的是飞机,以前是骑马,但人性本身是完全一样的。我们依旧有头发,依然穿衣服,只是服装造型不同了,发型变化了。大自然没有变,生儿育女、爱情这些都没有变,人性的东西是永远不会变的。


  鉴“四王” 爱“四僧”


  记者:您这一次关注《园林》系列是不是也去考察了苏州、扬州这样的一些园林?


  周春芽:最近三年我常去扬州、苏州,为了准备这个展览,我连续三年“烟花三月下扬州”,搜集一些素材,找一些体会。其实花开得最繁盛最美的时间很短,大概只有半个月,很多人都愿意去,那个季节的扬州很舒服,古代的很多艺术家都在扬州生活过。你去这个地方能找到非常鲜艳的花,它的桃花开得很妖艳,特别大朵儿,品种也很多。跟四川的桃花不一样,四川的桃花很现实,花不一定是最好看的,但桃子一定是很好吃的。

  记者:主要是收集了那些素材在新作里?


  周春芽:我这次展览的作品里的一些景点、石头、花草,或是局部的某一个角落,都是有具体出处的,包括瘦西湖、大明寺、个园、片石山房,还有石涛修的假山。我这次在瘦西湖旁边还看到绿头鸭,这是意外的。突然想起很多古代画家画了鸭子、鸳鸯,画了石头、树……但古代是没有色彩对比的,我这次算做了个借题。


  我还画了一幅《仿石涛》,把石涛画的坐着的人变成了我自己坐在那儿。以往看石涛的画感受颇深,石涛算是那一代艺术家里想法比较多的,他画人坐在一棵树上,那个时候这种想法是很独特的,即便在当代艺术里也是比较独特的。我常看他的画,这次画《仿石涛》也有跟他对话、向他致敬的意味。


3.jpg
周春芽《仿石涛画》 200x150cm 布面油画 2015

  记者:除了石涛,您也借鉴了一些“四王”的精神性内涵?


  周春芽:90年代初,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读“四王”有感》,“四王”在当时的绘画里是保守的,王时敏、王晖、王鉴、王原祁四人讲求经营,反复经营构图,特别合乎他的绘画逻辑。而石涛、髡残、八大山人、渐江“四僧”算是比较革新的,其实“四王”、“四僧”之间的区别并不大,那种区别是很微妙的,与现在的艺术家不同,艺术家的思路一样,但画面的差别特别大,甚至是不同的媒介方式。“四王”的精神在于经营,一点点儿完善构图,慢慢琢磨,很精细。现在很多艺术家做一些东西感到不成功就迅速换一种形式,其实有一些东西需要慢慢去做,最后做出来说不定也有艺术。


  但其实我内心是喜欢“四僧”的,“四僧”寻求打破常规,从构图到题材,四人风格各异:八大山人画的鸟、树、石头都很简练,表象简练背后却有着深厚的功夫;髡残的画很野,用笔粗放;石涛的特点是怪,有点儿诡异;渐江的画则较纤细。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