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杜杰:民营美术馆社会化道路 先行开拓参与者

2017/06/16 10:13:17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欧宝静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其实只是一个先行开拓的参与者,因为这种模式从未有过,但具有重要的参考和研究意义。

1.jpg
“剑拔弩张--透过马塞尔·杜尚奖看法国当代艺术”开幕合影


  采访者:欧宝静


  受访者:杜杰


  导言:在广东时代美术馆2017年度大展“剑拔弩张——透过马赛尔·杜尚奖看法国当代艺术”VIP预览当天,副馆长胡静为杜杰先生颁发广东时代美术馆新任董事证书——杜杰作为广东时代美术馆第一位董事会成员,将在未来持续对广东时代美术馆给予运作资助。他笃信这是可以真正实现艺术机构社会化的可探寻模式,同时在与专业学术委员深入交流过程中,董事会成员也能够日臻完善自身的当代艺术收藏体系,凭此为促进当代社会艺术的发展尽微薄之力。


  早在今年4月,广东时代美术馆发布新一届学术委员和项目评审制度,不少人在其中读出了亮点“学术委员会与董事会并行”的新策略构想——广东时代美术馆希望凭借明确的架构和清晰的策展理念来构建非营利的艺术机构,一条线是学术独立,另一条线则是运营自主。


  显然,对学术专业性的建设和对独立性的坚持是广东时代美术馆依存的基础,同时吸纳董事会成员,既能探索及实践如何建立一套把当代民营美术馆社会化、让民营美术馆拥有良好资金来源的模式,又能保持美术馆学术独立的价值属性。


  杜杰是这种方式实行之后董事会的首位董事,他自己称,“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其实只是一个先行开拓的参与者,因为这种模式从未有过,但具有重要的参考和研究意义。”正如广东时代美术馆馆长赵趄所说,“民营美术馆社会化之路,我们先走为敬。”


  记者:基于怎样的考虑您出资广东时代美术馆?


  杜杰:很重要的原因是出于对艺术的情怀,然后是使命和责任感。


  我经营服装设计与生产公司十多年,也参与了一些互联网金融公司一级市场的操作,但重要的是,我是一名艺术情怀很重的艺术爱好者。两年前,我进入中央美院开始学习,也开始思考如何进行系统的当代艺术收藏。中国人目前最大的问题,其实是我们大家的精神没有着落处,而艺术将成为这个经济飞速发展时代里重要的精神信仰与着落处。


  我与广东时代美术馆算得上渊源很深,虽然一开始直接接触不多,但不少策展人或艺术家我都是通过广东时代美术馆的展览或项目认识的,比如侯瀚如、黄永砯、徐坦等。真正直接接触广东时代美术馆,是从去年通过美院子静同学参加他们时代美术馆的艺术项目“五行会慈善拍卖”开始,那次我拍下两幅作品, 其中一幅就是黄永砯老师的(后来据说这是那场拍卖会上拍下价格最高的作品)。在那之后,我就更密切关注广东时代美术馆的展览活动了。


  当下太多机构挂着美术馆的名义,却不完全履行美术馆的职责,他们或许是为了从政府那里拿到资源,或许是为了以更低价格拿到艺术家的作品等等。广东时代美术馆, 是我们看到国内为数不多的能保持学术独立性、真正去做推动当代艺术发展的民营美术馆,所以我会为成为他们的资助人而感到骄傲。


  只有情怀也不够,还要有使命和责任感。因为赞助美术馆或者是赞助艺术项目,有时要比赞助学校或医院更难把握和琢磨,需要对当代艺术及精神文明推动有更深入的了解,建立在这个基础上,资助人才会心甘情愿地把钱成几何倍地捐献给美术馆。


2.jpg
策展人阿尔弗雷德·帕克芒现场为观众进行导览


  记者:可能有些人会猜测您的资助行为,目的是想要获得些什么。


  杜杰:或许不是所有人都会像我这样想:钱付出去却不去要求物质或权力上的回馈。有很多人知道我要做资助,首先问的是:美术馆给了你什么?我说美术馆什么都不给,也许资助的行为只会赢得大家更多的尊重。如果在今后和美术馆的共同工作中,我们可以更直接地和学术委员会的学术顾问们进行深入交流,他们的知识结构可以反过来支持我们在当代艺术收藏中体系的建立,我觉得这就收获很大,并不是一定要有物质、职位、权力的回报,才算是一个董事。中国的民营美术馆永远都是需要钱的,但是很多人没有想到会让董事来筹钱让钱去生钱,以支持美术馆生存与发展,但这条路广东时代美术馆走在了前面。


  记者:在您的理解中,董事会在广东时代美术馆中的职能是什么?您如何看待“学术委员会与董事会并行”这样的制度?


  杜杰:在资本的运作与创造方面,董事会可能会有多积累和经验,因为我们基本上是企业管理者或者是经历过原始资本积累的人,所以董事会的首要职能肯定是在资金上支持美术馆运作。这也是最重要的职能。


  从原则上来说,关于广东时代美术馆日常甚至整个策展计划及学术研究,我们不会有特别大的参与,在这方面我们会百分百尊重和信任他们的选择与工作。当初我们和赵趄馆长交流时就明确了董事会对美术馆运营有督考权但不要人事权。因为董事会的行业背景和美术馆的背景存在很大差异,术业有专攻,艺术有它自己专门的理论体系。


  所以我们作为董事会成员,更多是和他们去探索及实践如何建立一套把当代民营美术馆社会化、让民营美术馆拥有良好资金来源的模式。我觉得在这方面时代赵馆和子静已经有了大概的框架。子静曾在家具品牌行业做得比较成功,也积累了很多的经验。但因目前我们还处于摸索阶段,也许会遇到很多坎坷,但会坚持下去。





“剑拔弩张——透过马塞尔·杜尚奖看法国当代艺术”展览现场


  记者:能否谈谈您与艺术结缘的经历?


  杜杰:我读书时期一直对艺术非常感兴趣,大概从十年前开始接触架上油画、雕塑、影像等。在参加艺术展览或艺术博览会的过程中,断断续续了解到很多西方和中国当代艺术史,但感觉自己还是需要有比较系统的理论,去把一些碎片化的知识梳理出来,才能更深入投入到艺术品收藏中,于是我在2015年开始进入中央美院进行系统的学习。


  而收藏主要通过画廊或拍卖会,偶尔也会有一些私洽,但私洽通常也是通过藏家,不会在艺术家手里直接购买作品。每年通过参加香港Art Basel、瑞士Art Basel,英国的Frieze等艺术博览会,去了解整个当代艺术的发展态势,从而确立自己在未来应关注和收藏什么样的艺术品。


  记者:您热衷收藏怎样的艺术品?当下艺术收藏氛围是您所喜欢的吗?


  杜杰:我收藏的艺术品包括有架上绘画、装置、影像等,包括国内和世界各地艺术家的当代艺术作品。国内艺术家更关注60、70、80后艺术家。我也会关注资本市场比如拍卖市场里面的核心点,但那只是作为我的参考之一,更重要的收藏线索还是要看作品呈现而出的观念性和当代性。我不追市场的宠儿,比如说我收藏影像,在目前看来影像是最没有投资价值的艺术类别之一,它通过立体、冲击感更强的视觉呈现,激发我们思考更多更深层的当代艺术问题。


  为什么要收藏当代艺术?一方面是在我这个年龄阶段可以和当代艺术家共同成长,和他们同呼吸、共思考;另一方面,当代艺术最重要的作用是推动和解决当代社会存在的问题——这也是我参与到时代美术馆资助的一个重要原因。如果大家只是缅怀过去或花前月下,我觉得这难以促进当代艺术的发展进程。


  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在经过巨大泡沫之后,大家开始逐渐清醒地把焦点回归到分析艺术家和作品上,能看到中国正处于一个飞速确立当代艺术架构的过程中。对于未来想成为专业收藏家的我们来说,我觉得这是好事,也是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必经的历程。


5.jpg
杜杰从“五行会慈善拍卖”拍下的黄永砯作品


  记者:近年“艺术+”模式在国内正渐成气候,作为企业家的您是否也有这方面的计划?


  杜杰:目前来说是以我个人名义出资美术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北京同道金融集团将会成立自己的企业艺术基金,将来会以同道金融艺术基金的名义去支持美术馆、艺术家及艺术项目。因为社会更需要团体和企业的社会情怀,而不仅仅是个人的情怀。如此一来,民营美术馆的未来之路才不会走得像如今这般艰难。


  艺术基金在国外已发展得相对成熟,但在国内才刚刚起步。我们在借鉴国内外经验同时,也在作长远的准备计划。我们并不希望像某些企业家一样把艺术品当作短期变现或盈利的工具,当然不能避讳艺术品有巨大的投资功能,但更多时候我们要做的其实是一项导向性的工作。只有真正能把艺术工作作为一种理想、情怀的人,才能将之做成持续坚持的事。


  记者:谢谢!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