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牧野:汉字艺术回到汉字书写的事实世界

2017/06/22 16:16:37 来源:新浪收藏  作者:陈爱华
汉字艺术的命名是濮列平先生命名的,非常重要,解释权归他。最近和列平兄会面,始知他上世纪80年代写诗,是个诗人,组织过诗社。

1.jpg

  采访者:陈爱华


  受访者:牧野


  记者:其实“艺术汉字”这个概念已经提了有十多年,但是很多观众并不是很了解,您能给我们解释一下何为“汉字艺术”吗?


  牧野:汉字艺术的命名是濮列平先生命名的,非常重要,解释权归他。最近和列平兄会面,始知他上世纪80年代写诗,是个诗人,组织过诗社。上帝说,命名事物是诗人的特权。所以我相信,汉字艺术的命名是准确的,是对30余年汉字书写实验的总结和超越,解决了一个百年难题,比如新书法、现代书法、当代书法等沿续日本实验书法视域的想象。我理解的汉字艺术,是汉字对象化的主观艺术表现。


  但是我们必须这样认为:汉字艺术,是反书法艺术!是将汉字对象化,而首先是将书法对象化,在书法与非书法的边界上行动,促使汉字书写处在视觉游戏的自醒状况中,既脱离书法,同时又与书法保持隐秘的视觉语言的分享与联系。


  记者:比较“汉字艺术”与传统书法艺术,二者有何不同,又有着哪些内在联系?


  牧野:汉字艺术和书法一样,指向汉字书写视觉化的语言诉求。书法从某种意义上讲,建构了一种基于文人士大夫书写汉字的法度,之于汉字视觉语言而言,事实上,它实现了汉字艺术的一种高级、高雅表现形式,仅此而已!


  传统书法,无疑是文人仕大夫汉字书写艺术的巅峰,现代书法试图越狱,而仍在书法边界上行动,井上有一为代表的日本书道止步于边境上的反动,仍在传统书法的势力范围之内,中国三十年来的现代书法,也在这条边界线索上挣扎。汉字艺术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时代遭遇的问题。仅从书写意义上谈,传统书法只能算是书写的一个叙事系统,汉字艺术给每个生命个体预设了多种样式的书写可能。打个比喻,泰山压顶,是指传统书法,别老盯着泰山,泰山之外,有平原、丘陵、有太行、燕山,最重要的,还有大海。有什么不同?山和山的不同,山和平原的不同,平原与丘陵的不同,丘陵与大海的不同,都是风景,迷人、迷信、迷茫也迷路。


  记者:汉字艺术的创作要如何体现东西艺术互溶?


  牧野:汉字艺术最大的可能,是以汉字的基本属性对象化,而不仅仅书法艺术对象化,实现汉字艺术的视觉转换。汉字生于自然,人同样生于自然,人和汉字都是相通的,都有独立的思想、独立的个性,我们需要从汉字的符号化和人的符号化这一当下生存处境中,理解汉字的同时,理解人的意义,以期在视觉的表现上,尊重汉字的个体属性,实现去象征化和符号化的汉字艺术表现。这也是东西艺术的共同点。


  记者:您对当下艺术家的汉字艺术创作怎么看?


  牧野:汉字艺术完全有理由越过日本上世纪开启的基于书法艺术的书法对象化实验。这是一条继承创新的顺延关系,将书法对象化、去质疑、质问,在书法边界上的一种对话表现。事实上,近几十年大部分进行汉字书写实验、探索的艺术家走的是这条路子。


  选择即放下。汉字艺术的事实空间,书法不过其诸多可能的一事态而己,可以想象,汉字书写一旦与生命个体发生联系,更多的艺术表现不是千人一面,而是一人一面。书写形式更是多种多样,不仅限于宣纸、水墨、毛笔、碑帖金石的材料表达。只要每个艺术家(个体)找到并且确认汉字艺术的视觉语言,就能够书写汉字艺术的视觉图像。现在,汉字艺术家尽管小众,已经有部分艺术家已从传统书法迷境越出来了,我很乐观,一切皆有可能,期待吧。


  记者:您曾经说过,“汉字艺术”这四个字开启了一个汉字表现的世界,有非常大的表现空间。请您具体谈谈。


  牧野:汉字艺术的命名,是在当下受困于日本书道、企图破解去书法化时代难题、与当代书法庸俗不堪的事实上提出的。它首先给予书法一个汉字艺术的空间概念,让书法从功能性权力场所全身而退,回到视觉语言场域,明白“书法小于一,约等于〇”的道理。其次,汉字艺术并不等于不尊重书法,而是向书法艺术致敬,不受制于书法,让书法艺术折返,回到汉字书写的事实世界。再者,对去文人化的书法家而言,同样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与敬重,示意以源于生命对生活信任的勇气,超越习惯于生活其中的书法惯例制度,与生存处境保持微妙的在场,继承书法艺术性情与修养的同时,仅此而已,丧失对自我生命可能性的肯定。


  可以说,汉字艺术的命名,要求汉字艺术回到书写的话语活动情境,对书法既是一种追认,也是一种解放。同时,也提出了对汉字艺术书法化的祛魅要求。


  汉字是开放的语言符号,同时每个汉字又都是独立的个体,独一无二的图像。因其独立的元素,我们仍要尊重汉字独立说话的权力。事实上,从文人建立的书法艺术叙事上,汉字出让的部分足可以让文人士大夫利用、标榜自己的权益,我们可以理解为一种汉字虚荣的自然美的自信,它给出了一个集约化群体示范——文人身份的集体认同,它某一时刻属于士大夫、科举制度和皇权,成为王道叙事的象征物——书法及其惯例制度,介入、调节封建王朝的内分泌系统。


  可以预见的未来,汉字书写必将导致汉字艺术视觉图像的大面积生长,非书法向书法提出了汉字书写的实在问题,随时随地,考验书法的承受力与当下汉字书写的语言创生能力。


  无疑,汉字艺术关照书写分有基本平权的同时,强调了经验忽略的“汉字的权力”。那么,先从书写“汉字艺术”四个字开始吧!


  牧野简介


  上世纪60年代生于安徽涡阳。诗人,策展人,艺术批评家,现居北京。曾任La Celeste艺术馆馆长、上上国际美术馆执行馆长、《诗歌月刊》编辑。现任国粹美术馆馆长、陶行知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近20年来,策划执行诗歌、艺术活动百余场,横跨诗歌、艺术两界。提出了无聊派、后艺术时代、人文水墨、中国意象表现主义等概念。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