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张子康:学术做不好,美术馆就没有未来

2017/06/28 11:47:09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谢慕 刘倩
履新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对于张子康来说,最大的挑战并不是如何去做好一座美术馆,而是如何在一座好的美术馆的基础上做得更好。
2.JPG
张子康


  采访者:谢慕 刘倩


  受访者:张子康


  履新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对于张子康来说,最大的挑战并不是如何去做好一座美术馆,而是如何在一座好的美术馆的基础上做得更好。


  从今日美术馆到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再到中国美术馆,从民营美术馆到公立美术馆,十几年来,张子康积累了大量的工作经验,并取得了不凡成绩的。


  学院美术馆,张子康说这对于他而言是相对新鲜的尝试。这里有他认为一家美术馆最重要的核心——学术。他说:“我个人理解的美术馆,学术是重中之重,是美术馆的血脉,学术做不好,美术馆就没有未来。当然,美术馆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每一个点都要做好。”


3.jpg
王璜生与张子康


  其实,张子康与中央美术学院的渊源颇深,最早对于艺术的系统学习就源于结识了中央美术学院的冯真教授。在冯教授的启蒙下,张子康开启了他的绘画生涯,尤其是自新疆回到北京之后,张子康的艺术家身份也开始逐渐清晰起来,并从持续三十年的中国画创作,转到对油画与摄影的探索。而此时进入中央美术学院,似乎给他的艺术创作带来一种新语境。


  那么执掌一座美院美术馆,张子康到底有怎样的新方法?又有怎样的期待?对于这所依托于最高艺术学府的美术馆,他又会以怎样的战略思路来建立它的学术价值体系?在上任之初,张子康就向记者介绍了他思考。


  第一次尝试学院美术馆


  记者:恭喜张馆长担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能否首先谈一下央美美术馆在哪些方面的资源优势吸引您来到这里呢?


  张子康: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在业界被公认为是学术做得不错的美术馆,实事求是地说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我所理解的美术馆,学术是重中之重,学术做不好,美术馆就没有未来。当然,美术馆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每一个点都要做好!央美美术馆的最大优势是专业人才资源的优势,如果把这个优势利用好,会在很多方面超越其他美术馆。


  从今日美术馆这样的民营美术馆,到中国美术馆,同时我也是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理事,所以对全国的美术馆相对来说还算比较了解,但是对于学院美术馆还是第一次尝试。中央美术学院在艺术上、学术上具有前沿性和引领作用,如果做得好肯定能够放大整个学院的艺术和学术效应。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外景


  记者:您所谈及的“学术价值”之于央美美术馆,该如何理解?


  张子康:“学术价值”跟“学术”之间很模糊。我们的美术馆总是谈及学术就会说展览很学术,而忽略了“学术价值”。对于央美美术馆来说,应该挖掘学院的学术价值,并通过美术馆放大学院的学术价值,并建立美术馆自身的学术价值体系,推动产生社会效应,甚至引起国际性的交流。


  另外,还有重要的一点:专业化建设。在学术的专业化之外,还包括美术馆收藏、展示、教育、宣传推广的专业化,还包括空间环境、展陈设计、灯光、物业管理等所有细节的专业化,美术馆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应该符合美术馆的形象。同一件作品在不同的美术馆展出,如果在别的美术馆展示效果更好,那就说明我们的美术馆还不够专业。所以,细节的专业化建设在美术馆尤其是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很重要,因为这会直接影响学生未来对美的认知。如果美术馆能够提供一个最好、最优秀的平台,那么从这儿走出去的学生就会站得高,所以学院美术馆应该比其他美术馆做得更专业。


  有一种自己的理想和挑战自我的想法


  记者:一座学院美术馆和其他美术馆有很多的不同之处,那么就您个人担任馆长的思考而言,工作方法是不是也有很大不同呢?


  张子康:有共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到了不同的机构,只要运营模式不同,就一定会带来新的挑战,不可能把原来的经验模式完全拿来套用。我也有一些自己的设想和挑战自我的想法。


  从工作方法而言,我觉得做美术馆应该避免“换一任馆长就换一个模式”。简单说,就是不要把“个人”的喜好和自己的艺术创作放到美术馆的主体发展中去。学术专家可能会有自己学术上的偏向性,但是不能让自己的偏向性影响美术馆的主体战略,你的学术观点只能是美术馆整体的一个点。美术馆的平台所容纳的不应是单一的学术观点,而需要更多不同的观点平等交流,并在交流中放大,让大家认知,在认知中放大于社会,把真正有学术价值的艺术贡献于社会,这对于美术馆才更有意义。所以说,美术馆馆长的专业性体现在对美术馆的整体认知上!这也体现了美术馆学术的民主性!所以做美术馆就要针对美术馆的专业特性来制定自己的工作准则。


  担任央美美术馆馆长对我来说最大的一个挑战并不是我如何去做好一个美术馆,而是在原来一个好的美术馆的基础上做得更好。我原来做今日美术馆,是从头挑战,但是来到央美美术馆,最大的任务是如何把原有的美术馆的好传统保留下来,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厚度,所以我想到的整体战略是:不削弱原有的美术馆成果,而是要放大其原有的作用,在放大的过程中推动各方面的体系建设。这是我目前所思考的。


6.jpg
董希文百年诞辰纪念展展览现场


7.JPG
破碎与聚合:青州龙兴寺佛教造像展


  记者:正是因为学院美术馆的定位,就注定了它所涉及的艺术是广泛的。会涉及传统的经典艺术,此前在王璜生馆长的主导之下梳理20世纪的收藏、艺术现象和艺术家个案;同时,央美美术馆也会涉及当下的艺术,但是王璜生馆长之前在接受采访时谈及:在他任职结束时感觉遗憾的是,央美美术馆对于当代艺术的收藏是相对薄弱的,您对此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张子康:当代艺术的梳理和建设的确是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接下来面临的工作。我认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做传统的经典展览一定要做有品质、有学术质量的展览,形成自身的展览体系。寻找经典艺术的另一种可能性,寻找经典艺术中还未被挖掘出来的艺术价值,这是央美美术馆对于经典艺术和已经被认可的艺术家要做的工作,也是我们做传统展览应该遵照的原则。


  央美美术馆总体来讲还是以现当代艺术的研究与挖掘为主要学术方向,以央美美术馆的学术平台放大于社会,服务于社会,通过对艺术创作的学术价值的推动来体现央美美术馆在现当代艺术史中的作用。央美美术馆是与今天的艺术家一起成长的美术馆。这就决定了央美美术馆的特性,那就是学术性、创造性与未来性!


  中央美术学院作为国内最高艺术学府,应该代表中国乃至于世界最前沿的艺术和学术,所以美术馆也要推动中国艺术与世界最前沿艺术的国际交流。无论我们的文化传统有多么深厚,全世界关注的还是今天你为世界所创造的新价值,具有创造力才是最重要的!


8.JPG
中央美术学院安迪·沃霍尔艺术展


9.JPG
中央美术学院举行的 随心而行 肖恩·斯库利艺术展


  记者:那学院美术馆在其中起到怎样的作用呢?


  张子康:同样的道理,推动当代艺术的美术馆的宗旨就是要发现具有独特性、创造力的艺术,当你发现这种艺术之后,通过学术的梳理和展出,不断地放大其社会价值,从而去影响文化的长远发展,进一步推动国家的整体发展。当代艺术的这一重要性在认知上很大程度被忽略了。这里举个例子来解释一下。范迪安院长提及,他和航天研究院的院长谈论一个话题——中国航天事业和美国航天事业的差距在哪里?这位院长说,美国航天事业的研究需要艺术家的参与,在课题研究之始就以艺术为主题进行讨论,然后科学家进行深入研究,和艺术家是互动的关系。当下的艺术已经发展到这样的程度了,不是我们原来纯粹的传统学院派绘画所能解决的问题了,所以中央美术学院也应该去创造世界最前沿的艺术,这样的艺术和科技、人类的发展有密切关系。一所世界级的一流美术学院一定和顶级的前沿学术相连,那么如何连接呢?能够将这种价值输送给社会的,最有效、最快捷、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学院美术馆。学院美术馆应是一个特别开放,并能够推动创造力发展的系统,而且这种系统是多元的。我想,央美美术馆可能会起到领军作用,在这样一个平台之上,我会竭尽全力做好。


  2017年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展


  2017年央美美术馆展出的城市设计学院毕业生毕业作品


  美术馆其实面临的是当下和未来的双重挑战


  记者:您觉得当下中国的美术馆事业还有怎样值得探讨的重要话题?


  张子康:美术馆学术的公正性和商业之间的关系。商业与学术的问题是美国从40、50年代就一直讨论的问题,所以美国的美术馆体系制定了赞助商、资助人和美术馆的关系,那就是赞助商、资助人不介入美术馆的学术,以保证学术的质量与公正!


  这样的问题在中国的美术馆也应该理透,否则就会影响美术馆学术放大的可能性。我们可以思考一下,一个学术品牌如果要向社会输送其价值,那么最为快速,转播力最强的还是商业,商业在中国当下的发展正在发挥重要的作用。


  这是最近我在写一本关于艺术博物馆的书的过程中思考的问题。我发现商业在学术中的支撑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其实很多时候,当我们通过学术无法思考出学术战略的时候,或许从商业角度思考再从学术角度理解会容易很多。


13.jpg
中央美术学院主办的 第二届CAFAM未来展


  记者:对于您的这一点思考,能否简单举例说明一下?


  张子康:那我们就来谈美术馆专业性的问题。希克先生的一个法国朋友,拥有全球艺术行业中名列前茅的画廊,想进入中国艺术市场,就来向我了解70、80年代的艺术家们,他问我有哪家美术馆收藏70、80年代艺术家的作品成体系,并在学术上有系统的梳理,我想了一下没有,可是70、80年代的艺术家却是当下艺术市场中的重要一代,画廊在销售,收藏家在购买。


  所以说呈现出来的问题就是,无论国有美术馆还是民营美术馆,对于这两代人的艺术收藏体系是缺失的。其实美术馆做得好就能给商业正确的导向。理应是建立美术馆系统的收藏,让藏家跟着美术馆走,他们就会觉得我的收藏不会贬值,因为他收藏的艺术是美术馆需要的,也是全社会需要的。


  可是我们再看一下中国目前是谁在主导这些大藏家,可能是佩斯、高古轩这样的国外画廊。如果我们的美术馆收藏体系很完整,又有推动艺术的学术机制,这样主导的价值体系就不会贬值,藏家会跟着美术馆走。这样,美术馆就对商业产生了导向价值,推动文化和艺术的未来发展,甚至推动科技的发展。


  其实美术馆面临的是当下和未来的双重挑战。因为美术馆要建立的学术价值并非是短期能有商业回报的。建立具有前沿并代表未来的学术,可能需要坚持二十年甚至是三十年,甚至更久。比如我们的美术馆发掘了新的艺术形式,但是大家看不懂,这就需要好的教育机制,通过学术认知这种艺术的价值,这样才能够产生有效的传播,在社会上放大其作用。这是美术馆面临的未来的挑战。一家一流的美术馆是需要有这样的挑战的,我觉得央美美术馆有条件建立这样一个健康的创新机制,这是我认为最值得期待的。


  原题目:张子康:来到央美美术馆的最大挑战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