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涂鸦艺术家琼万:把街头的能量,把涂鸦带入美术馆

2019/01/28 10:21:27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钱雪儿
   
1月24日,涂鸦艺术群展“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在上海当代艺术馆开幕,展览聚焦八位国际涂鸦界重要艺术家的作品,从涂鸦的视角呈现当代世界的面貌。

image.png
艺术家琼万(JonOne)在“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开幕式上现场创作,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


  采访者:钱雪儿


  受访者:琼万


  1月24日,涂鸦艺术群展“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在上海当代艺术馆开幕,展览聚焦八位国际涂鸦界重要艺术家的作品,从涂鸦的视角呈现当代世界的面貌。开幕当天,参展艺术家之一琼万(JonOne)在现场长达7米的画布上创作了色彩鲜艳的新作品,“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琼万进行了采访。


  琼万穿上白色外套,爬上梯子,用颜料在白色画布上画下浓稠的色块,不同颜色的色块随着时间叠加出鲜艳而抽象的画面。画布一角放着一堆颜料桶,据说这是他当天从上海福州路买来的。


  开幕前,琼万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希望这件巨幅作品能够让人们感受到来自城市街头的能量。此次展览呈现了包括琼万在内的八位国际涂鸦艺术家作品,在琼万看来,上海当代艺术馆为涂鸦艺术家举行群展代表了中国认可涂鸦艺术作为一种艺术形式的存在,和过去出现过的其他艺术形式一样,涂鸦将为未来的人们提供一条了解现在的线索,也正因如此,涂鸦作品应该在美术馆中被留存下来,而不是随着城市外观的变化而消失。


image.png
“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开幕式现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


  和许多涂鸦艺术家不同,琼万的作品是抽象的,色块或是线条的组合常常让人将他和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等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联系在一起,事实上,抽象表现主义的确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影响。“这和我在纽约的成长经历有关。在那里,生活是疯狂的……一切都是模糊不清的,如白驹过隙。但那就是生活。”琼万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道,“对我来说,生活不是什么清晰的图像,而是像高速公路上飞驰而过的汽车一样。那就是我被抽象主义吸引的原因。”


image.png
艺术家琼万(JonOne)在“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开幕式上现场创作,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


  八十年代,琼万开始在纽约的地铁、火车、墙上进行涂鸦创作。当时,涂鸦艺术家还需要躲避警察的追赶,而如今,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涂鸦艺术家们时常受邀在建筑上进行委任创作,还与各种品牌进行合作,使涂鸦和各种商品相结合,与此同时,一些著名的涂鸦艺术家还受到了艺术市场的青睐。去年,英国涂鸦艺术家班克西的作品《女孩与气球》在伦敦以104万英镑成交,落锤后画作突然“自毁”,引发争议。对于班克西的这一举动,琼万直言他很欣赏。“市场在‘玩弄’他,将他卷入这场游戏,而他却反过来‘玩弄’了整个市场。”


image.png
琼万(JonOne)


  记者:您这次在MoCA带来了7米长的作品,能不能介绍一下这件作品?


  琼万:这件作品是色彩缤纷的,展现出巨大的能量。它和整个空间相呼应,并且带有表演性,观众能够看到我创作的过程,感受到来自街头文化的能量。展览在MoCA举行,美术馆举办涂鸦艺术的展览,在此之前从未有过。我们将街头的能量带到了美术机构内部,一个中国的艺术馆。这意味着中国认可了涂鸦艺术作为一种艺术形式的存在,认可了艺术家与他们背后的能量。在这里,我们能看到克拉什(Crash)、泽夫斯(ZEVS)、坦客(Tanc)、阿特拉斯(L’Atlas)等等。能够参加此次展览,我感到很荣幸。


  记者:这件作品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琼万:我的作品是抽象的。在今天,我看到具象的作品越来越受欢迎,但是我更希望通过作品去表现抽象派的传统。抽象表现主义曾经给我带来很大的影响,比如罗伯特·马瑟韦尔(Robert Motherwell)、杰克逊·波洛克等等。我试图让人们感受和欣赏抽象的能量。


image.png
琼万(JonOne)作品《Shanghai Love》,“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


  记者:相较于具象艺术或者是不少涂鸦艺术家的宣传画风格,为什么您会对抽象派产生认同感?


  琼万:这和我在纽约的成长经历有关。在那里,生活是疯狂的,我不知道第二天会发生什么,甚至不知道当我出门下楼以后会遇到什么。一切都是模糊不清的,如白驹过隙。但那就是生活。对我来说,生活不是什么清晰的图像,而是像高速公路上飞驰而过的汽车一样。那就是我被抽象主义吸引的原因。


  记者:此次创作的新作品和上海这座城市有联系吗?


  琼万:我第一次来上海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我觉得上海这座城市所蕴含的能量给我带来了很大的灵感——它的食物,它的活力,它的人。这两天,我在人民公园里散步,我看到人们在演奏中国传统音乐,或是用水和毛笔在地上写字,这是他们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很简单,却很美好,充满力量。


  记者:展览将涂鸦带入了美术馆。您对于涂鸦从街头转移到美术馆是怎么看的?


  琼万:三十年前我就开始在博物馆或者画廊里做展览了,所以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对于这里的观众而言,在美术馆里看到涂鸦的艺术形式还是很新鲜的。我觉得我的艺术形式和其他的艺术形式没有什么不一样,都是在表达自己,表达美的东西。你来自艺术学院或者你很有钱,这并不意味着你的艺术表达就比我的价值更高。我没有上过艺术学院,大街就是我的学校,那是我学习绘画的地方。如今,我在世界各地做展览,我希望能够给美术馆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觉得那也是别人欣赏我作品的地方。


image.png
JonOne作品 《重生》


  记者:在大街上创作和在画布上创作有哪些不一样?能否说您的艺术本质上依然是街头艺术?


  琼万:通过在画布上创作,我的作品得到了发展。我不认为我的作品是街头艺术,那样的分类过于笼统,就好像你说,我喝红酒或者可乐一样。我觉得,可以说我的学派是街头艺术,但是我所做的是“琼万艺术”,和今天在展览上的其他艺术家的作品都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宇宙。我一直在探索自己的宇宙,并将它表达出来。


  我觉得艺术应该在大街上发生,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走进美术馆,而艺术应该是就在人们身边的、每天都能看到的东西。当你开始在博物馆或者美术馆里做作品的时候,你作为艺术家的所有行为都会发生变化,整个规则也发生了变化。在大街上,人们可以随意经过你的作品,有人甚至可以走过来在上面添上一笔,然后整个作品也就毁了。但是如果是在美术馆里,人们会戴上白手套来移动你的作品,它成为了某种珍贵的东西。身为艺术家,你必须要明确自己想要什么,想要留下什么。我想要的就是画布、美术馆和一个个展览。为什么呢?因为我不希望我的作品变成过眼烟云,人们可以轻易地把它涂掉。我希望它能够留下来,让未来的人看到。


image.png
“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


  记者:您觉得涂鸦作品也应该保存下来?


  琼万:对。我们所做的、所留下的代表了我们这一代人,留下这些东西能够让未来的人了解我们曾经在做什么。我觉得这是它珍贵的地方。我们代表的是现在。就好像你看那些洞穴绘画,你能够想象到史前时代的人们在狩猎,你来到紫禁城,你就看到了当时帝王将相与庶民的生活。他们留下了过去,而我们正在留住现在。也许未来,人们想知道,2019年的上海发生了些什么,他们可以回溯这个展览,也许他们会发现,当时有一个深受杰克逊·波洛克影响的艺术家,他想要在画布上复制在城市街头所感受到的能量,那种大城市生活的复杂与疯狂。


image.png
琼万(JonOne)作品,“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展览现场,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2019年


  记者:在您职业生涯早期,涂鸦艺术家在创作时还需要躲避警察的追赶,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一些涂鸦艺术家甚至成为了艺术品市场的宠儿,您怎么理解这样的现象和背后的原因?


  琼万:的确,涂鸦艺术家曾经受到警察的监视,但我觉得现在人们对涂鸦的包容度越来越高了。人们开始将它当作一种艺术形式,有人会花钱来请人在建筑上画涂鸦。涂鸦成了城市景观的一部分,有时也成为了社区的标志。在巴黎,一些被涂鸦的建筑成为旅游胜地,在南非,甚至有涂鸦巡游,带游客们一站站地参观涂鸦。这样的旅行能够让人感受到城市的灵魂。


  对于这样的现象我一点也不意外。我一直相信这种变化会发生,我知道,有一天,当我们这代人开始老去并且拥有更多权力的时候,涂鸦这种艺术形式会被推到前线。那正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情景:涂鸦艺术出现在许多公共场合。涂鸦能够带来和平,它可以抚慰人心。


  展览“后当代城市自白7019”将在上海当代艺术馆持续至2019年4月24日。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

恒温恒湿实验室 干式电机消防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