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庾澄庆:后悔传授周杰伦“坏功夫”

2016/08/04 10:32:59 来源:新浪娱乐  作者:Ran
55岁的音乐老顽童会调皮地在《新歌声》后台对着直播镜头夸张大喊“妈!我上电视啦”!

1.jpg

  采访者:Ran


  受访者:庾澄庆


  庾澄庆近日喜事连连。7月28日在《中国新歌声》录制现场度过55岁生日的他刚刚神秘表示“第三个愿望留给我自己,不久大家就会知道了”,隔天就被耿直那英在直播时无意踢爆结婚喜讯,择日不如撞日,庾澄庆索性随后发表正式声明,确认和民视女主播成婚 “对我来说这是很重要的事!本来想把这幸福感觉留给我们自己不需惊动大家,不过还是谢谢大家的关心。”


  人逢喜事精神爽。家庭生活美满,就连工作起来亦是享受。55岁的音乐老顽童会调皮地在《新歌声》后台对着直播镜头夸张大喊“妈!我上电视啦”!然后和周杰伦组成“好奇联盟”,对着几颗普通杨梅露出强烈探索欲,嘴巴塞得鼓鼓的大呼之前在台湾从未吃过这玩意。而他的另三位导师老搭档似乎在今年的《新歌声》舞台上也格外让他“省心”:去年的火爆老炮儿汪峰幽默感爆发,即兴段子讲起来把哈林也逗得乐不可支;最强对手那英今年争取心仪选手时频受挫,哈林似“有机可乘”夺冠;再说去年讲笑话无人懂、常要麻烦哈林再“翻译”一遍的周杰伦,今年也化身腹黑“梗王”,甚至让哈林笑称:“真后悔传授周杰伦‘坏功夫’啊!”


  做导师遇“瓶颈” 选手颠覆导师逻辑


  记者:当了多年音乐节目导师,新鲜感还有吗?


  庾澄庆:凑巧这(《中国新歌声》)是一个新节目,要有新气象,所以不管是冲向学员的动作,或者是现在学员的状态,会给我们一些新鲜感觉,当然免不了会产生一些瓶颈。譬如说以前标榜声音要高,音量要大,音色要好,这样的东西对于我来讲是越来越不重要,可是又跟一般大众的审美观念好像有一点冲突,这个事情还不知道怎么处理,因为我一开始觉得要要循序渐进,慢慢地和大家交流我喜欢的音乐形态。可是到了现在这一季,我觉得我好像要更专注我喜欢的东西。把自己想做的东西更明确地表达出来,会是我现在最重要的方向。


  记者:觉得今年另三位导师谁是最强劲敌,就是抢人的时候,出手最快最狠的一个?


  庾澄庆:我认为杰伦比较极端,他的状况就是好像选手都是冲着他来的,可是常常有意想不到的,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也有很多好的也到他那里了。所以我觉得他的状况是在天平的两端,他可能每天都要坐跷跷板,上上下下。


  记者:像您说的,杰伦今年有很多那种看似是奔这他来的学员,但其实可能转头跑到您这边,就比如说第一集的那个吉克皓。这两天录节目也陆陆续续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这个时候您抢到人之后会不会觉得特别的爽?


  庾澄庆:我觉得这两天的状况还不只是杰伦,就是四位导师都有这个情况发生,仿佛是我的菜,结果跑到别队了。我自己在想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因为这个气候异常(笑)?还是导演的安排?还是这些小孩子……因为来的都是二十三十之间嘛,还有更年轻的,还是说这些年轻人就是这样子的变化多端,或者是指东打西?我也搞不太清楚。所以因为他们的变化,我们也要产生一些变化。以前可能有时候他们唱另一位导师的歌,真的好的不得了,我们就下去看一看,有没有一点点存活的机会,通常都没有。那现在是,选唱这个导师的歌他反而不选这个导师,所以让我们觉得只要这个声音是有意思的,我们陪着下去不一定没希望,搞不好还是黑马。所以这个状况把导师的思想和逻辑也颠覆过来了。


  记者:今年您对自己已经选进战队的这些学员有什么期待吗?


  庾澄庆:目前我选的反正过半了嘛,还剩几个名额。现在我的哈林八卦阵已经开始慢慢要成形了。这次我意外收到了一两个就是我觉得这个声音很好听,可是可能不会选我,偏偏他就选了我的人,那我觉得既然选了我,我应该让他发挥,我顺着他的方式让他发挥,而不是硬要把他拧成我的形状。如果那种声音很好听,很感人,我不需要用太多改变的东西,让他唱出他的感动来,我需要这样子的对手。


  记者:所以接下来您还会大玩自己的改编吗?


  庾澄庆:我想我假如不玩的话,观众不过瘾,我本人也会觉得我来干嘛,没劲儿,所以一定要玩的。


  后悔教周杰伦成“综艺怪兽” 主导地位受威胁


  记者:今年跟其他导师的联动关系上有没有一些变化?


  庾澄庆:当然是变好了。第一大家熟悉了嘛,比较放松了,然后彼此的话语的状态也熟悉了。而且现在我们都录播,所以有时候多说一点也没关系,玩笑稍微过火一点也可以接受,反正如果有什么不妥的,后期是可以剪接的。所以我觉得就怕你没有东西,你素材多了,反而比较容易处理。


  记者:一开始那英那边蛮主动要找您联盟的,但您这边好像没有太接她抛过来的橄榄枝?


  庾澄庆:这联盟本来不就是一个幌子嘛!我觉得我跟那姐做的效果是若即若离,我们有必要的时候就要联盟,没必要的时候我就要把你推得远远的,我想做这样的一种感觉。就是说她可以骗周杰伦小弟弟,可是到我这……哈哈,其实结盟就是一种形式上的趣味性而已。


  记者:这一届杰伦也是第二次做导师,有没有觉得他有点变得有点坏坏的?


  庾澄庆:太坏了,我是非常后悔啊,当初我不应该把我一身“坏功夫”传授给他。其实节目第一次做完我就说,哇我制造出了一个综艺怪兽啊,现在他不断会接招,还会主动出击,有时候还会火力全开,搞得另外三个有时候还接不住他的招啊。


  记者:观众明显觉得有变化的还有汪峰,您觉得呢?


  庾澄庆:非常明显。他以前比较严肃,有他自己的一个圈圈,保护色彩,现在好像什么都可以讲。那当然他的这些思想、哲学、人生理念,是一定要有的,可是其它部分他也很能融入,也可以主动地开玩笑,也很经得起我们开他玩笑。


  记者:对于这两位导师的变化,您这边私底下有没有一些爆料,为什么他们会一下子有这么大的变化?


  庾澄庆:这种东西一定是人跟人之间相互的,我要是碰到不熟悉的人,我也会先观察一下,只是说因为我有做过节目,在抓内容的时候,或者看这个人的特质的时候可能比较快。而且有时候做节目大家都知道,为了一些效果,我要怎么组织人的状态和节目的状态。可是其他几位都是歌手嘛,所以我觉得第一个是时间,时间慢慢让他们知道有经验了,怎么样去处理状况,怎么样去接招,发球。然后第二个我觉得肯定是生活的一些状态,一些变化。而且越熟的地方你越放松,你放松你就会有比较自然比较真我,奇想都会出现。


  记者:您刚才也提到了,您之前是综艺节目主持人,您对整个节目的节奏是非常有了解的,往常您在场上对节目的主导流程会比较多一点,但现在感觉汪峰和周杰伦两个都成长了很多,然后那英又很有经验,会不会觉得对您这边威胁越来越大?


  庾澄庆:有啊,差不多了,可能不太需要我了(笑)。


  记者:这两年内地随着综艺真人秀井喷,衍生出不少“综艺咖”,业内人士称其实您是个非常优秀的“综艺咖”,听说也另有不少节目邀约您。但听说都拒绝了?


  庾澄庆:其实很简单,我的首选也是唯一的选择,就是音乐性的节目,所以非音乐性的我就不考虑了。


  (编辑:赵娟)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