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薛之谦:买粉丝是干过最蠢的事 想成为歌王

2016/08/09 15:57:43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侯艳
身为段子王的薛之谦坦言,能够成为歌王是他目前为止觉得最牛的事情。

1.jpg

  采访者:侯艳


  受访者:薛之谦


  要说最近娱乐圈爆红的代表,薛之谦绝对算一个。因为写段子而爆红的薛之谦正在努力宣传自己的新专辑《初学者》。在歌手、段子手、主持人、老板这些身份里面,薛之谦直言,他最钟爱的仍旧是歌手。近日,薛之谦做客京华茶馆,细聊自己对音乐的深情和对创作的坚持。身为段子王的薛之谦坦言,能够成为歌王是他目前为止觉得最牛的事情。“我的人生设定从生下来那天开始,我就要做牛的事情。我觉得自己能做到,不想白活一次。目前为止,我觉得最牛的事情就是当歌王。我想成为一线天王级别的歌手,我就爽了。再过一两年我可以再发一到两张专辑,就可以看出胜负了。”


  谈音乐


  用自己挣的钱做音乐


  去年,火锅和服装生意都做得如火如荼的薛之谦决定再战歌坛,因为他当时说过“要用做生意挣的钱做音乐”的豪言壮语。一年过去了,他的想法依旧。“我现在还是秉承着这个原则。我和唱片公司的合作方式很简单,签约的时候,我说:‘如果做我的专辑,亏钱了,我赔给你。’就这么简单,就是我不希望给任何人制造麻烦。我觉得做音乐已经真的像爱好,无所谓了,反正我自己其他地方也赚得到钱。说实话,音乐对我来说已经没有负担了。我不想再让自己像以前一样,靠音乐赚钱,那样活得很累,特别累。”


  做音乐的快乐在于写出牛词


  说到做音乐带给自己的快乐,薛之谦直言,很简单,就是写出很牛的歌词。“做音乐的快乐是什么?写到别人写不到,想不到的那些词,我就会很爽,特别开心。因为现在的歌越来越不好写,其实对我们创作人来说都是挑战。流行音乐这么多年过来,‘我和你吻别’、‘差一点骗了自己骗了你’这些词都被别人唱过,别人写过的东西,我就不能再写了,难就难在这里。现在的歌为什么没有以前好听,这是有道理的,就是没的写了,所以我要在原有的基础上,重新组织语言,用最新的字眼,并且符合当下的习惯,然后还要压着那个旋律走。我能写得出来,那我就牛了。因为那种优越性是我写出来了,你们没想到这个词,就是那种感觉。”


  谈创作


  喝酒助兴尺度难拿


  段子和歌词都是创作,看薛之谦的段子,能够体会到一份自黑套路的幽默。听薛之谦的情歌,则能感觉到一份无奈的悲伤。两种创作营造出来的氛围反差太大。问薛之谦自己是如何在其中转换的,不纠结吗?薛之谦的回答是:不纠结。“我其实真的没多想,这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设。在路上,是写段子的时间,晚上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就写音乐。而且我写音乐还有一个特别恶劣的习惯,这个习惯好多年了,就是写段子的时候什么都不用准备。而要开始写歌了,我会打开一瓶啤酒。但是我酒量很差嘛,我只能喝到那个量。我觉得感觉来了,晕晕的,可以写了。只要喝过了一点点,就不行,就睡了,什么都写不出来。就是必须要控制在那个点上,喝少了也不行,要喝到刚刚好的那个点,我就有灵感了。”


  谈段子


  绝对原创不假他人之手


  要说很多人靠薛之谦的段子找灵感,一点都不为过,连张靓颖都在微博上吐槽公司同事干过这事。因为段子写得逗,也引来不少的质疑。比如是不是有团队帮他操作?薛之谦特别笃定地回答,段子都是他自己绞尽脑汁想的。“写段子这个事情,五年前就开始写了,而且都是我一个人写的。因为我的笔锋太明显,一旦用别人写的东西,马上就会被揭穿,所以我从来不找那些所谓的枪手”。


  薛之谦坦言,如果有一天,他写不出来好段子了,他会主动说。“如果有一天,写不出来段子,就不写了,那没办法。我就挂一个牌子在网上说终结,从此以后再也不写段子。”


  谈综艺


  我的幽默是硬幽默


  因为段子爆红的薛之谦,将幽默延展到各大综艺节目,在观众因为他在节目中耍宝而开怀大笑的同时,做作、夸张、太过用力的批评也不少。薛之谦承认自己在节目上确实做作。“我


  不是有点太用力,是非常做作、用力。我那种幽默叫硬幽默,是硬着头皮在幽默。我在综艺上面一个是做作,一个是诚恳。我的诚恳在于喜欢说真话,但容易被人骂,也会被大家误会,但是我无所谓,因为这些对我来说真的就是谋生的手段。同时我一定好好干,我不会说是我接了这个活瞎干,不可能。我不管接任何活都用心干,我自己记笔记,自己想梗。”


  谈自己


  干过最蠢的事就是买粉丝


  人红是非多的薛之谦,现在真是隔三差五地上头条,也因此难免让人觉得有炒作之嫌。薛之谦直言,从未炒作自己。“我一没团队,二不喜欢炒作,我有一个巨大的原则,网上很多关于我的乱七八糟的新闻,这件事情我是真的可以发誓,我从来没有叫任何一个团队帮我炒作。


  因为炒作团队就那么几个,只要找一个人说帮我炒作,整个圈子都知道你是炒作炒出来的。你可以设计很多很华丽的炒作,然后这个艺人红了,你炒得确实很牛,但是我特别想问,接下来呢?不能炒一辈子。所以我认为作品红比什么都硬,不要去干那些无味的炒作,这是我的底线。我曾经干过最愚蠢的一件事情就是买过粉丝,这件事情我自己都在网上说过。因为我以前经纪人的心态不好,买了十几万粉丝。我觉得没有意义,这件事情不会让你变好的同时还会让你口碑变得很烂。这就像我人生一个污点,擦也擦不掉,还不如自己讲出来算了。”


  还没做好红的准备就又红了


  薛之谦的爆红严格讲应该说是再次翻红。当年他因为参加《我型我秀》出道,一首《认真的雪》红遍大江南北。这两次红的感悟完全不同。“第一次红是误打误撞,这次红是积累出来的。第一次红,鬼知道《认真的雪》这首歌会中,要是后面再让我中一首歌,我今天就不是这个下场了,我应该会一路红过来了。但是一路红过来,我肯定又没有现在的阅历,又写不出这么好的歌。我觉得其实今天让我红,刚刚好。这次红了之后,我总说怕再不红了。确实怕,肯定怕,不想再不红了,老天爷又给我一次机会站起来。前两年我根本不知道我还能再翻身,所以我既然站起来了就要珍惜。珍惜的唯一方法就是对音乐真诚一点,不要随便什么歌都唱,把自己的专业做得最好。”


  薛之谦也坦言,他这次红得有点突然。“我其实都没有做好任何红的准备就红了。完全是那几个段子给我搞红了。真的莫名其妙,这么多人转发我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然后就发现我各种以前写的段子都被人挖出来了。但是这有一个绝对的好处,就是大家在说我逗比的同时,如果一旦听到我的情歌,那我的情歌杀伤力是大的。他们觉得我这个人是个疯子,好好笑。点开我的歌的时候,会觉得这个人不是一个只是在搞笑的人。我利用这个反差,让大家更加关注我的歌。”


  记者手记


  红了之后还会吃街边米粉


  话说当年,那首《认真的雪》确实让我喜欢上薛之谦的歌,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看脸。当我知道,薛之谦去开火锅店时,其实觉得挺可惜的。这次腰包鼓鼓的薛老板重回歌坛,我还是非常期待。我想着怎么也得采访个两三张专辑之后,应该会有起色。结果没想到,薛老板就这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火了。采访的时候,说到自己的爆红,薛之谦特别实诚地表示,感受到红了。“我确实感受到了。以前我上街随便走,在街上侧翻都没有人注意我。现在不行了,现在我必须戴着帽子和口罩。但是我挺感触的,就是走到哪里都会听到我的歌。我吃个桂林米粉都放我的歌,我去水果店买个苹果都放我的歌。”薛老板说的是爆红之后的感触,我get到的点是:原来薛之谦红了之后还会吃街边的桂林米粉啊!


  (编辑:赵娟)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