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杨丞琳:三十多了 不会在错的感情上浪费时间

2016/11/02 10:48:09 来源:搜狐娱乐  作者:姜佳敏
岁月是把杀猪刀,可却拿杨丞琳没有办法。见到杨丞琳,你就会惊呼:为什么她还是一脸的胶原蛋白?

Img471921833.jpg


    采访者:姜佳敏


  受访者:杨丞琳


  岁月是把杀猪刀,可却拿杨丞琳没有办法。见到杨丞琳,你就会惊呼:为什么她还是一脸的胶原蛋白?刚出道时“可爱教主”的模样丝毫没有改变。


  直到听到她的新专辑《年轮说》,你才能惊觉她的成长和改变。没有糯糯嗲嗲的可爱腔,也没有故作成熟地为赋新词强说愁,只有淡淡诉说般的浅吟低唱,回望过去,纵情当下。她自己也说:“这次我真的没有刻意要做任何事情让大家觉得我长大了,反而这张专辑是最多人感受到我的成长的。这绝对跟年纪有关,我在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感受,相信大家都有接收到。”


  对待感情:如果他不是对的,我不会浪费自己的时间


  的确,三十多岁了,杨丞琳无论是对待事业,还是对待感情的心态都有了一定的变化。十几二十岁的她会肆无忌惮地谈恋爱,不想未来,享受当下就好。但现在的她绝对不会把时间耗在错的感情上,“如果是一段好的恋情我会努力地维系,但如果他不是对的我也不会浪费自己的时间。”


  这是整个专访过程中,杨丞琳唯一一次提到自己的感情问题。对于现在的男友李荣浩,杨丞琳始终三缄其口,仿佛在小心翼翼地保护这段感情。但从她那短短的几句话中,我们似乎可以感受到,为她的新歌《观众》作词作曲并在微博上深情喊话:“我为杨丞琳写的歌”,能够让她罕见地公开夸赞“EQ高,很幽默”、“可以嫁”,这样的李荣浩就是杨丞琳所说的“对的人”。


  对待事业:以前都是公司帮我搞定,现在全是我自己来


  不仅是对待感情,对于事业,杨丞琳也越来越会把握一个平衡点。过去的她是个工作狂,“我希望我365天都在工作,只要有一点点空闲都会立刻挤一个小通告。”现在,尽管对工作的热情依旧,但杨丞琳学会了放松,“会稍微留一点点的空间跟自己相处。”


  同时,她也从一个刚出道时只知道听公司话的懵懂少女变成了如今独当一面、掌控大局的音乐人。过去的她年纪轻轻、经历尚浅,筹备新专辑时,从来没有过自己的想法,公司让她唱什么她照唱,公司让她说什么她照说。那时的她脑子不用想事,就像个芭比娃娃。


  而现在,却完全成了另一番景象。筹备《年轮说》时,是她在头脑风暴中侃侃而谈自己的创作理念,是她与各位音乐大师交涉意见、修改歌曲,也是她在整个宣传过程中独揽大梁,她还首次执导了一部MV《单》。“虽然累,但真的很有成就感。以前都是他们教我在发布会上、接受采访时应该怎么说。现在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们,这些都是我做的,我什么都可以回答,我什么都不怕。”


  对话杨丞琳:目前绝对没有要宝宝的想法


  记者:你也说《年轮说》是讲述你这么多年的成长,那这些年来,你觉得在对待事业的心态上有怎样的变化呢?


  杨丞琳:在事业的变化还蛮小的。我一直很热爱我的工作,这个初衷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但是有把拼命这个东西收回来一点。过去就是一个工作狂,我希望我365天都在工作,只要有一点点空闲就会立刻挤一个小通告。虽然现在那个热情不变,但我放松的程度会更多一些,稍微留一点点的空间跟自己相处。


  记者:那在对待感情方面有怎么的成长呢?


  杨丞琳:我觉得每个人从十几岁到三十几岁绝对就是不一样的吧。过去就觉得,谈恋爱不对了,合则来不合则散。但是现在就不太可能浪费时间在不对的感情上面,如果是一段好的恋情就希望努力维系,但如果他不是对的也不会浪费自己的时间。


  记者:这次你也首次执导了MV,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杨丞琳:最困难的是,导演的脚力和腰力一定要很好。因为要一直站着,而且那种站是不自觉,你自己会觉得没有空坐下,因为我随时都很想站起来看现场的状况。随时想看摄影机的机位在哪里,又或者是很想好好地看到演员的表演。我大概站不到一天,就觉得腿好痛。其实自己在当歌手或者做演员的时候,有时候穿高跟鞋穿一天也不见得会这么有感觉,怎么我当导演的时候腿会这么痛这么酸。后来才意识到,因为做歌手和演员,还是有坐下来休息的时候,可是导演其实是一直在忙,所以我体会到了导演的不简单,导演的体力和专注度要维持得非常非常好。


  记者:那你对自己的这次表现满意吗?


  杨丞琳:我觉得还是满意的。但是最满意的还是找到了阿Sa,因为她为这个MV加足了分数,我觉得她的表现是MV最大的亮点。


  记者:在这个MV的最后,阿Sa有崩溃大哭,你有问她为什么哭吗?


  杨丞琳:我没有问,我觉得演员心中都有一块(脆弱的地方),有时候哭不一定有原因。但我觉得她那个状态到了就好了,不会再多问。


  记者:这几年内地的真人秀特别火,可你为什么知道今年才上了第一个真人秀《蒙面唱将猜猜猜》呢?


  杨丞琳:确实过去非常多真人秀的邀约,但真人秀需要的时间也蛮长的,如果是卡到其他的事情就没有办法。当然还要看我有没有极大的兴趣,我觉得我现在挑音乐、挑剧本、挑真人秀都会很谨慎。那《蒙面唱将猜猜猜》一来找我,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因为我就觉得他们很有创意,太会找人了,我恰巧觉得这样的平台可以让大家排除一些刻板印象,直接认识我的声音。而且,戴面具唱歌真的不好发挥,可是你又要去克服这件事,要专注在唱歌。虽然只有短短的两集,但学到了很多,也觉得很好玩。


  记者:现在有很多歌手也都不出专辑了,都去参加真人秀了,是什么让你一直坚持做专辑呢?


  杨丞琳:我觉得每个人不同吧,可能有些人音乐的成绩跟他的声音已经受到很大的认可了,所以他去上一些综艺,让大家看到他私下的一面,我觉得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但是我的话,我觉得除了一直有在关心我的唱片和声音的人,其实蛮多人不太知道我现在的音乐类型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如果大家还没有透彻地了解我的音乐作品,我就急着让大家看到我私下的样子,这可能不是我想要的顺序。但是,既然在《蒙面唱将猜猜猜》里那么多人认出了我的声音,那也许后续再做一些真人秀,我可能就会比较愿意。


  记者:那你希望参加什么类型的真人秀呢?


  杨丞琳:之前玮柏有去上《闪亮的爸爸》。有一天我刚好遇到他,他就跟我说,可不可以帮他儿子洗澡,我就觉得反正一起玩啊,一起照顾小孩也不错。在那个时候我就想,如果有个女版的(同类型真人秀),我应该会非常乐意。


  记者:所以你自己也是希望有小孩了吗?


  杨丞琳:不会,我绝对不会有想要小宝宝的感觉。因为那是别人的小孩,真人秀就带个几集,也许也是会有感情啦,可是跟自己带绝对是不一样的。因为我周遭太多人生小孩了,我能感受到他们有多辛苦,所以前车之鉴,现在做好自己热爱的工作,我觉得是最重要的。


  记者:在《观众》的MV中,你也集齐了之前跟你合作过偶像剧的三大男星:贺军翔、潘玮柏和罗志祥,那他们在MV中的出场顺序是你刻意安排的吗?


  杨丞琳:不是,出场顺序是按照剧本来的。那个顺序算是照着时间轴走的,也是要来配合《年轮说》这张专辑。我跟贺军翔那个阶段是比较年轻,对于感情比较轰轰烈烈,觉得有痛就是爱过。跟小猪的环节,我们是没有恋爱发展的,有点像友情,我单恋他,然后这样的朋友关系好像就没办法继续了。然后跟玮柏,就是很明显,他跟我求婚,是到了一个适婚年龄的戏了。所以其实可以从这个MV里看到女主角不同阶段的感情。其实这个MV是想告诉大家,幸福才是主角,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只是观众。让大家看到这个女孩从过去到现在的感情观,让大家看到一个人在恋爱中的成长,最后她走向幸福。


  记者:那为什么编剧会这么安排他们的出场顺序呢?


  杨丞琳:我当然也有点好奇。我跟贺军翔的表演其实不意外,因为真的就是在拍《恶魔在身边》的时候的感觉。可是也有粉丝看得很细,我跟他合作的时候,他比较坏,我都是乖乖听他话的邻家女生。可是在《观众》的MV里,我其实比较叛逆,我是会勇敢拒绝他的女生,其实跟戏还是有一点相反的。跟小猪也是,跟他在《海派甜心》里我们是互相相爱,可是明显感觉到他比较爱我,可是在这个MV里等于是他在拒绝我。跟玮柏的话,因为我跟他在《不良笑花》里喜剧的成分是最多的,在剧里我又比较喜欢粘着他,他比较酷。可是在MV里反而是我去拒绝他。所以我觉得我还蛮喜欢这种反差的感觉的,这样的分配也很让人惊喜。每演完一段都会觉得跟当时合作的感觉是很不一样的。感觉我们又好像多演了一次戏。


  记者:跟他们对戏的时候会不会有很多回忆涌上心头?


  杨丞琳:超级有。尤其是跟贺军翔。在第一个镜头拍完,我就立刻拉着他说,太熟悉了,跟他真的是将近十年没有合作,然后他的话一出来,加上他又骑着重机车,因为过去跟他拍戏他骑的也是重机车,所以我就觉得重机车再配上他这个人,所有的回忆都涌了出来,就很穿越的感觉。跟玮柏更特别的是,过去我觉得是自己在带戏,在帮助他,然后甚至在旁边教他。这次完全不需要,就是两个很专业的人在投入到戏里,而且非常快速有效率地拍完,我觉得他进步非常快。


  记者:在MV的最后女主角,也就是你嫁人了,所以拍的有没有想象过嫁的人就是李荣浩?


  杨丞琳:(沉默了一会儿……)拍的时候就是嫁给镜头啊,镜头在我前面。


    (编辑:张凡)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