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陈势安:我对音乐偏执 但不会逼死朋友

2016/11/08 09:22:15 来源:网易娱乐  
睽违3年,歌手陈势安再度发行自己的个人专辑《亲爱的偏执狂》

147334558142693.jpg


  采访者:李丹


  受访者:陈势安


  睽违3年,歌手陈势安再度发行自己的个人专辑《亲爱的偏执狂》,这次发行专辑陈势安也来到了新东家华纳音乐。其实陈势安会加入华纳音乐也是有一段小故事的,原来他去年约满陷入低潮,一度罹患忧郁症,恰巧当时受邀担任黄小琥在马来西亚演唱会的嘉宾,同为双子座的2人一见如故,黄小琥牵线他加入自己同一经纪公司“星光娱乐”,并获华纳发片机会。


  在专辑发布会上陈势安的心情是非常紧张的,因为已经3年没发片了,但看到台下的歌迷与媒体的支持,他心中的石头也逐渐放下。虽然曾陷入低潮,但陈势安爱音乐的心却没有退却,他透露太喜欢音乐,太喜欢唱歌,就算是在休息,也会努力去吸收一些新的东西。陈势安说:“我之前的状态就是比较不会放弃,还是会不停的尝试,但是我会寻找一些老师们、前辈们的帮忙。譬如我之前就曾经找过戴佩妮,就是会问他一些我遇到的瓶颈,我该怎么突破。”


  专辑取名《亲爱的偏执狂》,陈势安也不否认自己就是那个偏执狂,但他强调自己只对自己的事情偏执,不会去影响别人,想操控别人。陈势安说:“我觉得这个偏执是蛮开心的,因为这个偏执代表我对于这些生活的人事物都有很多的、很浓厚的热忱。”、“但我不会逼死周围的朋友,但是我还是自己会有自己的一些习惯,但周围的朋友他们都觉得没有甚么。”


  以下是专访实录:


  记者:睽违三年再发片,跟大家聊聊你的最新专辑吧!


  陈势安:我的新专辑叫《亲爱的偏执狂》,因为3年的时间没有个人专辑,其实我曾经有一段比较不开心,希望很快能回到我音乐的累积、部分,让大家更能认识我。这张专辑是我加入新东家华纳音乐,想要让大家更完整的了解陈势安这3年到底经历了甚么。所以就跟团队有很多的讨论,大家从我心里挖出了很多东西,后来发现原来势安是个偏执狂。或许我对工作上或者一些生活的细节会比较在意,希望能做得很完美,所以有很多小偏执的地方。这张专辑除了有大家认识的陈势安一些比较情歌的部分,或者一些轻摇滚的歌,我也很偏执的收录了很多之前从未尝试过的曲风,譬如欧美EDM融合一点点摇滚,或者很内敛的譬如说《败将》,有很多不同不同的尝试,希望大家会喜欢。


  记者:可以谈谈,这三年有特别做什么事或做什么准备吗?


  陈势安:主要是我希望赶快发自己个人的专辑,之前我需要有音乐作品持续的跟大家见面,因为之前我跟上一个东家的小师弟发行《势在必行》PART1、PART2、PART3,那我觉得那也是很好的历练。那个机会让我训练很多心的idea,譬如在甚么时候适当的把自己的光芒收起来,把所有的焦点放在对方身上,因为毕竟是合唱歌,我觉得这个让我学到很多,也让我在舞台上掌控力比较好了。当然我个人当然还是比较希望能赶快回到自己个人的音乐的部分,因为我希望自己有新的作品,也让各位歌迷朋友们不要失望。


  记者:能再度发片,你好像特别有所感触,听说记者会前一天还失眠?


  陈势安:是的,《亲爱的偏执狂》记者会的时候我心情是非常紧张的,因为已经3年没发片了,然后再次的发片,尤其是我在发片前又做了很冒险的事,就是我为了可以让大家看到新的东西,让我所有的歌迷可以觉得等3年值得,所以在音乐上有很多很多的新挑战、新曲风。那在发片记者会一方面很担心大家不喜欢,但是我同时看到我的歌迷在现场,还有很多媒体大哥大姊们,就是很熟悉的媒体朋友,就是从刚出道刚来台湾一直到现在都陪伴着我,顿时觉得又有一点放下了,又有一点很温暖,然后看到大家熟悉的面孔让我觉得更有自信,那同时还是希望可以全力以赴,可以做到最好。


  记者:在异乡打拼,遇到低潮都是怎么撑过去的?或是有什么排解乡愁的方法吗?


  陈势安:在低潮的时候会出国去旅行,去让自己可以离开这个环境,然后先去休息一下,然后同时因为我对音乐还是有很多热忱。我记得那时候我是去了伦敦去了,刚好遇到的音乐祭,所以在很多小型酒吧都有小型音乐会。我当下就疯掉了,因为这是我吸取音乐养分的最好时机,然后我也很享受每天晚上到不同的场地,然后去听听一些非主流的乐团,或者是地下乐团,或者非主流歌手怎么样去呈现他们的音乐。其实我觉得我还蛮享受一边放松,一边又可以接触新的东西。


  记者:低潮还是离不开音乐?


  陈势安:对!可能是工作狂吧!就是太喜欢音乐,太喜欢唱歌,就算是在休息,我也会努力去吸收一些新的东西。


  记者:如果是遇到创作瓶颈,你还是会在音乐里找寻突破吗?


  陈势安:我之前的状态就是比较不会放弃,还是会不停的尝试,但是我会寻找一些老师们、前辈们的帮忙。譬如我之前就曾经找过戴佩妮,就是会问他一些我遇到的瓶颈,我该怎么突破。其实我很幸运,我周围有很多很棒的同事,譬如华纳的同事,不管是在每个领域专业的人,如果我在那个领域卡关,我就马上找他们求救,因为大家都会给我很多意见,毕竟大家看过很多很多的歌手,看到很多人的成长,所以我觉得他们会直接给我很好的建议,然后就赶快跟自己的状况做融合,然后变成自己的东西,赶快的把它做好。


  记者:这样压力不会很大吗?


  陈势安:我常常听到人家说不要给自己很大的压力,但是后来还是会支持你的,因为我还蛮偏执的,在这方面。


  记者:专辑名称叫亲爱的偏执狂,你自己本身是偏执狂吗?


  陈势安:以前我从来不认为我是偏执狂,但是这一次因为准备专辑,我把心打开了,希望大家可以多多认识我,不要留下任何遗憾,或者觉得哎呀!怎么那时候没发现或甚么的,当下才发现我蛮偏执的。好像我很多生活的小细节,或者是我工作的时候,譬如我在录音的时候,其实我以前部会觉得,直到周围的朋友跟我说:“喔!我觉得你蛮偏执的。”譬如说我在录音,我会有很多时间去寻找感觉,当我的感觉找不到的时候,我会有点挫折,但我会不停的尝试。我记得有一首歌我大概录了半天的时间都找不到感觉,后来天黑了,我觉得休息一下,整个人变感性了,对于情感的感觉更浓厚了,然后我一开口我就唱了30多遍,完全停不下来,一口气的从头到尾30多遍。我还记得我的制作人是小芬姊,她那时候还听到哭了,然后我们的录音师也跟我同事说,很久没遇到歌手可以一口气录30多轨,因为我都不间断,我是感觉来了!很浓厚了!我就从一开始唱到底,然后马上跟老师说:“我还可以再一次吗?”不停的再去找,然后老师也很开心,因为我每一次都有新的东西,所以我很享受这样的体会,可以让我发挥我的想象力。


  记者:这样的偏执,身边的人受得了吗?


  陈势安:我觉得还好,偏执是我个人决定的,但我不会逼死周围的朋友,但是我还是自己会有自己的一些习惯,但周围的朋友他们都觉得没有甚么。像我的包包就一定不会放在桌上的,也不会放在地板上,包包就一定要放在椅子上,因为这样会比较干净。(网易娱乐:如果是别人的包包呢?)那我会委婉地跟帮他放到地上,就是不会去跟人家说:“欸!这样不好,桌子拿来吃饭的,包包你平常背出去会有细菌。”就不会这样对朋友,但我会很委婉的自己将它拿下来。


  记者:所以你不只对音乐偏执?


  陈势安:我后来发现是这样,就是各个方面都有一点点的小偏执,但是我觉得这个偏执是蛮开心的,因为这个偏执代表我对于这些生活的人事物都有很多的、很浓厚的热忱。因为其实很多偏执都是为了做是更有效率,或者是做的更好,希望把喜欢的事情都做得很好。所以我觉得他算是一种我追求完美跟追求热忱、追求梦想的一个代表吧!


  记者:所以专辑名称叫亲爱的偏执狂是在写自己吗?


  陈势安:因为里面(专辑)有很多我内心的故事,包括《败将》这首歌,这非常非常的内敛,当时我一听到,当时我听到编曲我就很害怕,因为太安静了,真的太内敛了,所有的情感都必须是压抑的。然后一层一层慢慢的迭,然后直到一个很浓的点,但是你又不能疯掉的大哭出来,因为我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我是一个情绪很外撒的人,所以对我来说败将这首歌反而是一个挑战。


  记者:有想过让自己不这么偏执吗?


  陈势安:其实我有想过,但是就看是怎么样的事情,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我还是想要尽力做的好,但是如果是一些不是很熟悉的新的伙伴,或者是活动负责人甚么的,那我就会觉得我自己把自己做好,那其他的就是努力把团队最好的呈现给大家看就好。


  记者:这张专辑推出后,有没有为自己设定一个希望达成的目标?


  陈势安:再度回归到自己的音乐,其实之前我自己也有很多专辑,很多人从《天后》开始认识我,到《势在必行》到《心?洞》到《在痛也没关系》等等的,但是大家对我的印象还是在情歌歌手,或是疗伤歌手,所以这一次专辑的包装也是一个药袋,希望大家透过这张专辑可以得到一些疗愈。那当然我还是有其他一些想法,还是希望大家可以听到我的不同面,我当然也希望未来可以挑战小巨蛋,可以挑战鸟巢,可以挑战红磡,可以到很多地方去开大型演唱会,然后跟大家分享我不同阶段的一些音乐故事。


  记者:长这么帅,不会想继续走偶像路线吗?


  陈势安:这次的造型主要就是以有一点点偏执狂的状态去呈现,因为偏执的人都有一点洁癖,有点强迫症,所以这次造型我还是觉得蛮利落的,譬如我的发型就是很利落,或者是我一些西装类的东西。但是我还是希望未来可以挑战不同的东西,如果有机会的话,譬如说拍电影,其实我也蛮希望可以演一个很丑很丑的角色,或者是很疯狂的人,或者是一个很穷很穷很穷的人,很难看的穷光蛋,然后不停的靠自己努力,直到他终于成功了,变成一个成功的人,其实这就是我未来很希望能够挑战的。


  记者:现在艺人都多方面发展,你似乎比较少接触戏剧类型的演出,为何呢?


  陈势安:我之前这段时间空着只是在于我自己音乐上的累积,譬如我发新的作品、新的专辑,但除了这个之外,我的时间还是满档的啊!因为在台湾我还是很多商演、很多校园演唱会,我还是有很多机会跟大家见面,也谢谢大家给我很多的邀约,那未来我当然希望除了挑战演唱会,可以挑战的就是可以拍电影,可以跳脱一下我自己偏执狂的角色,可以试一下不同的感觉。


  记者:但是你这么偏执,拍戏是要跟着导演走,这样你有办法吗?


  陈势安:跟团队的互动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件事,他其实是一件艺术,因为大家都希望可以把作品做的很好,那我可能有一些偏执面只是希望可以更有效率,或者希望所有工作人员给我的能量,或者大家为我的努力让我可以做的更好,更完整的呈现给所有的观众。因为我一个歌手,背后有更多更努力的人,但是他们唯一能透过我们的努力才会被看见,这方面是我非常非常重视的,跟非常珍惜的。当然跟导演的部分,我相信大家都很有热忱,我相信大家都能变出一些很好玩的事情,或是很不一样的画面,所以我自己是满心期待的。


  记者:接下来还有什么宣传行程,有无内地行程?


  陈势安:公司有在安排了,应该很快就会到大陆去跟大家见面,在网络上有很多我的网迷、网友,就是我的粉丝啦!他们不停的跟我说很喜欢我的歌,希望我加油,那我也希望很快能跟大家见面,结束“网友”的关系,成为真的可以见面,聊聊天,我会很开心。


    (编辑:张凡)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