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吴映洁:有机会追梦不能嫌累 唱慢歌是挑战

2017/01/06 10:41:05 来源:网易  
出道11年,鬼鬼吴映洁签约韩国CJ E&M之后首张个人迷你专辑《GEMMA》日前发行。她也特别做客网易云音乐,分享了这次再度出发的心路历程。





  采访者:李杰


  受访者:吴映洁


  出道11年,鬼鬼吴映洁签约韩国CJ E&M之后首张个人迷你专辑《GEMMA》日前发行。她也特别做客网易云音乐,分享了这次再度出发的心路历程。


  以下是访谈实录:


  吴映洁:Hello,网易云音乐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鬼鬼吴映洁。


  记者:很开心你来我们网易作客。


  吴映洁:是的。


  记者:2005年出道,现在11年时间了,终于等到自己个人的市场来发展,有觉得等太久的心情了吗?


  吴映洁:我觉得这是一个过程,如果太早发其实也不太好,其实我们在2016年的时候就发过片,也来过网易作过客,那时候是以一个团体的身份,这次呢是以一个人的身份来作客。


  记者:是什么样的机缘跟韩国公司签约发表新专辑呢?


  吴映洁:昨天在音乐分享会上面有说,其实是一个从小看我长大的一个人,叫Sam哥,他把我介绍给我现在的公司,所以才会跟现在的公司合作,然后,他们也蛮喜欢我,然后我觉得,他们也愿意帮我发片,所以就有了合作的机会。


  记者:刚刚也聊到昨天是首唱会嘛,在北京。


  吴映洁:是的。


  记者:大概表演了多长时间?


  吴映洁:全部的歌都表演了,只差韩文版没有表演。


  记者:为什么?是怕现场唱不好那个词吗?


  吴映洁:也是还好,他们没有说让我表演这首歌。


  记者:那你见到很多歌迷。


  吴映洁:是的。


  记者:有之前一直跟着你,还认识吗?


  吴映洁:其实他们都会拍影片给我,其实大致上我都认得出来,这次好像在台上有看到一些新的面孔,对,还觉得蛮开心的。


  记者:这张EP刚刚提到有一首韩文歌曲,练了多久?


  吴映洁:我总共练了五天,然后直接进录音室。


  记者:所以你现在生活里的韩语水平是怎样的?


  吴映洁:听比较听得懂,讲就是大概基本的,比如说“我了解啦”、“谢谢啦”、“辛苦啦”、“你好啊”、“请给我菜单”啊,一些大概简单的。


  记者:很基本的嘛,比如看韩剧多的都会说的一些。


  吴映洁:对,所以基本的都听得懂,但是太深奥的可能就没办法。


  记者:有特别因为签了韩国公司,专门去学韩语吗?


  吴映洁:公司有让我学韩语,对。


  记者:所以有去?


  吴映洁:对。


  记者:觉得好学吗?


  吴映洁:好难。好难的韩语是???,嗯,就是很难。


  记者:这次说到韩国,他们培训的方式印象很深刻,不知道你有经历过那种魔鬼式训练吗?


  吴映洁:基本上我已经跟公司沟通好了,我的年纪没有像练习生那么年轻,所以基本上我一天就是八个小时,就像上学的日子一样,就是两个小时跳舞,两个小时唱歌,两个小时韩文,然后可能两个小时是健身课,对。


  记者:有跟其他练习生一起吗?


  吴映洁:没有。


  记者:都是自己练?


  吴映洁:嗯!


  记者:所以像上课一样八个小时。


  吴映洁:对。


  记者:其它剩下的八小时都干嘛去?


  吴映洁:就是在家,然后可能会在家稍微自己练习,或是运动这样。


  记者:所以说那个过程对你来讲也还好,没有到很辛苦?


  吴映洁:我觉得再怎么辛苦,再怎么辛酸都是应该的,因为这是一个过程,然后这也是我想要完成这件事情,因为这是一个完成梦想的过程,因为可能很多人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但是有这样的机会,如果我还要嫌累,我就觉得太糟糕了。哦。


  记者:一个人在异乡训练,会有很想家吗?


  吴映洁:其实我好像还好,因为其实我已经很习惯,比如像之前就是拍戏,所以我还会蛮习……但我会想念家里的床啦,想家这件事情还好,因为我在外的适应能力是蛮强的,比如说拍戏呀,像这次在韩国待了三个月,就觉得也蛮像拍戏的感觉,就是也是待了三个月,但只是做的事情不太一样。


  记者:我知道很多演员会有自己的习惯,比如出去出差可能会带一个随身的东西。


  吴映洁:我有小被被。


  记者:你会自己带一个被子吗?


  吴映洁:对,我有个小被被,从小盖到大的小被被。


  记者:去那儿床单需要换吗?


  吴映洁:拍戏需要,但是因为我们在韩国住的就是一般的小型公寓,但是我买了一些洗衣篮啊、抱枕啊,都带不回来。


  记者:会有玩偶之类的吗?并没有?


  吴映洁:我不太……


  记者:已经过了那个年纪了?


  吴映洁:我对玩偶还好。


  记者:这次去感受到韩国那边的音乐制作和台湾、内地有什么不太一样的地方吗?


  吴映洁:我觉得最大的不同是语言,但其它的我都觉得还好。


  记者:流行方面呢?


  吴映洁:他们比较严谨,他们会一个步骤一个指令,一个步骤一个指令,他们会有……比如说他们前提需要讨论,讨论完之后怎么样实行,到怎么样的结果,他们是比较有规律性的吧。


  记者:在录音方面是会熬得很晚吗?还是固定每天几个小时就好了?


  吴映洁:不会唱超过八个小时。


  记者:很严格。


  吴映洁:不会唱超过八个小时,很短的,因为以前在团里录音是很长,要录十几个小时,但因为一个人,像我韩文版的我就录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就结束了。


  记者:有被夸奖吗?说录得很快。


  吴映洁:也还好。


  记者:其实这张专辑好像在台湾已经走过一轮宣传了,感受怎么样?


  吴映洁:因为刚好在来北京的前两天,我的声音突然有些变化,所以现在我声音突然哑哑的,因为没时间去看医生,因为其实在台湾每天都从早……朝九晚十二吧,早上九点开始说话,到晚上都要到十二点,每天呢都大概讲差不多的话,就是要介绍自己的专辑,心路过程。所以可能今天喉咙有点不受控这样子。


  记者:是那种走路的路程吗?比如很多地方都要去到台湾。


  吴映洁:就是很多电台、电视节目,比如签唱会,还有一些商演。


  记者:成绩怎么样?好像那边还挺好的。


  吴映洁:好像还不错。


  记者:来北京几天,有觉得自己嗓子有恶化吗?


  吴映洁:好像还好哎,但就是维持一点哑哑的声音。


  记者:这次虽然专辑是迷你专辑,但其实四首歌有很不一样的……


  吴映洁:对,总共是五首歌。


  记者:主打歌叫《Sugar  Rush》,也是搭配着比较轻快的舞蹈,舞蹈这方面对你来说会有难度吗?


  吴映洁:我觉得舞蹈的难度应该是穿高跟鞋,因为那个舞蹈,我的舞蹈其实没有到非常的难,因为现在时间的关系,所以没有编排得非常复杂,但是因为要穿高跟鞋,可能难度会比较高,因为高跟鞋跟穿布鞋跳舞是不一样的,施力点不太同,所以我觉得我的舞如果穿平底鞋很容易跳,但是穿高跟鞋可能不太容易。


  记者:有崴到吗?


  吴映洁:是还好。


  记者:这次造型很韩范儿,跟以前很不一样……


  吴映洁:对,我都称它微性感,我觉得还蛮符合我现在的年龄,对,现在如果要太可爱,可能我自己也没办法接受。


  记者:私底下是什么样的穿着?


  吴映洁:就是简单,但是要有一个重点式的东西。


  记者:所以说《Sugar  Rush》这首歌算专辑里面挑战最大的一首歌吗?


  吴映洁:不是。最大的是慢歌,因为我的慢歌的领域很大,它从很低到很高,又要从很低到很高,声音的控制要非常的好,不然其实会……听起来会蛮紧张的。


  记者:说到慢歌,我自己蛮喜欢《等你爱》这首歌曲。


  吴映洁:对,就是《等你爱》这首,那首歌,它就是只有我的声音跟伴奏,它没有任何的和声,它没有太多太复杂的音乐的包装,但是我觉得就是这种有点淡淡的、轻轻的,我觉得还蛮好的。


  记者:录了很久了吗?那首歌曲。


  吴映洁:那首歌录得比较久。


  记者:是需要花点时间投入到那个情绪里。


  吴映洁:对,因为它需要有点情感,加上它也需要……我觉得它需要有点技巧,但这首歌在录音室是磨了比较久的时间。


  记者:大概多久时间?


  吴映洁:八个小时。其它歌都没有超过八个小时。


  记者:据说这次你有参与到……


  吴映洁:写词。


  记者:哪首歌?


  吴映洁:是的,里面写的是我的感情经验,加上我对感情的想法跟感受,对,就是要带给……比如说这首歌可以给女人,也可以给女孩,比如说你在等待爱情,或是想要跟这个人……比如说里面有写“想要跟你天荒地老”,如果给一个女人呢,“只要你懂我,我懂你的爱就好”。


  这首歌的词义是,我觉得很淡……它不是很淡,但它就是在倾诉一件对于感情的感觉,感受,希望得到的爱情是什么。


  记者:说到慢歌还有中板的,《一直》这首歌曲算中板。


  吴映洁:对,这首歌呢,是青峰哥哥为我作词作曲。


  记者:那时候去邀的吗?


  吴映洁:是我在一认识他就跟他邀的歌,但这首歌呢其实一开始……其实很久很久以前就唱过,但是那时候原本有机会发片,但是后来有些原因就没有发了,但这次呢,我还记得那时候这首歌差点要变成别人的歌,然后我就请青峰哥哥把这首歌留给我,然后我说“希望有诞生的一天”,然后就说“好”。


  结果今年刚好发片,所以它今年诞生。所以这首歌对我来讲真的是意义非凡。


  记者:一开始是写给你的,后来……


  吴映洁:差一点要给别人,而且我已经唱过了。


  记者:是他对你说“我要给别人咯”。


  吴映洁:他说这首歌有人想要,问我还要不要,我说希望你能留给我。


  记者:这次他的歌词你有修改过吗?对他作词的部分。


  吴映洁:一开始他的歌词其实是比较不一样的,但是有把它修改变成比较像我的感觉。


  记者:所以你也可以给他打枪。


  吴映洁:不是我打的枪,是前公司打的枪。


  记者:第四首歌叫《爱在我身边》,据说是粉丝给你写的。


  吴映洁:对,这首歌的曲呢,是粉丝写给我的。这首歌的词呢,里面是在写感谢粉丝的话,跟我想告诉他们的,这11年你们陪伴我,在我的身边,为我打气,为我加油,就是把你们的爱留在我身边。


  记者:是什么途径得到这首歌曲的?


  吴映洁:他发了Email给我的经纪人,经纪人跟我说,当下我一听,我就说我要用这首歌。


  记者:已经出道11年了。


  吴映洁:是的。


  记者:这次新专辑发出来有给自己当时的姐妹们分享吗?


  吴映洁:有。


  记者:有EP?


  吴映洁:有。


  记者:都怎么来表示?


  吴映洁:就觉得很不一样,长大了。


  记者:一路来自己有什么样的感触吗?11年一下就过去了。


  吴映洁:就是……时光就像隧道一样过的,咻咻咻就过得很快,我今天走到这里,我变成一个歌手的身份,觉得这一路走来有辛苦有泪水有欢笑,很谢谢现在的机会让我有这样的机会可以发片,就是还蛮感谢的。


  记者:那你遇到过最难的日子是什么时候?


  吴映洁:就是没钱哪。


  记者:好吧,有多难,那时候。


  吴映洁:就是每天没工作,每天就是吃饱睡睡饱吃。


  记者:有想过做别的事情吗?


  吴映洁:想过,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做什么,因为这是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


  记者:所以也没有去尝试过,不敢走出那个?


  吴映洁:也不是不敢,已经想过要做什么,但是我那时候一心就想拍戏,在等待的过程中,对。


  记者:所以未来还是以歌和戏两个方面一起来?


  吴映洁:应该会。


  记者:会考虑多来内地拍一些作品吗?


  吴映洁:会呀会呀,就是我一直以来其实这几年都是在内地拍戏比较多,这次发片,之后也会再选剧本了。


  记者:有什么是特别想挑战的吗?


  吴映洁:神经病跟真实的故事。


  记者:你有尝试过类似的角色吗?


  吴映洁:有,大概演过一下子,就是戏里面的一小段。


  记者:除了神经病还有什么?


  吴映洁:真实的故事。


  记者:OK,好吧,接下来还有什么,重点是来宣传自己的专辑为主,接下来会到别的地方做一些演出吗?


  吴映洁:目前都还在安排中。


  (编辑:安莹)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