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许魏洲:要把尊重给粉丝 成名后不能在外面抖腿了

2017/03/16 10:11:24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麻乐
2016年1月,一部网剧捧红了主角许魏洲。这使得1994年出生,尚在中国戏曲学院读书的许魏洲,跻身中国爆红鲜肉大军中的一员。

cQ6N-fychtth0847209.jpg


  采访者:麻乐


  受访者:许魏洲


  2016年1月,一部网剧捧红了主角许魏洲。这使得1994年出生,尚在中国戏曲学院读书的许魏洲,跻身中国爆红鲜肉大军中的一员。


  以演员身份为大众所知的许魏洲,如今还要做一名音乐人。除了迷你专辑《光》的发行,去年许魏洲还完成了亚洲巡回演唱会。3月13日晚,巡演纪录片《光之影》在北京举行首播会,14日零点,纪录片正式上线。《光之影》里他一直重复着———感谢粉丝。演唱会的一个片段,他站在舞台,说要跟粉丝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虽然跟一个没有具象的群体谈恋爱,有些不切实际,粉丝依然被撩到了芳心,显然,粉丝们是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自己也深谙这一点。


  纪录片播映会结束,许魏洲在休息室接受了几家媒体的轮流专访。有同行形容跟许魏洲对话就像是“看病”,精心准备的问题,只得到简短而戏谑的回应。南都君在与许魏洲面对面时,也体验到了“粥式”对答,他的态度是热情的,而言语十分细碎,应对媒体的提问就像一个略带叛逆的少年回应父母的逼问那般,最终所有的套路在他身上都无法应用,因为他大概只是个简单快乐的大男孩。


  1时装周看秀,挺长见识


  记者:1月去了巴黎男装周,3月又去了巴黎女装周。而且都是超大牌奢侈品的邀请,有什么感觉啊?是第一次去时装周吗?


  许魏洲:之前男装周是第一次去,女装周第二次。我感觉,尝试嘛,新的尝试嘛。因为我之前也没去过,去了之后才知道,时装周原来是这么回事。看秀,其实是件……我觉得挺长见识的事。有看到很多喜欢的造型。其实男装女装都是通的,都是差不多的。


  2音乐路每一步都是小目标


  记者:新专辑大概是什么风格?


  许魏洲:还是流行为主,会夹带摇滚的风格,会有一点不一样的吧,有点EDM。


  记者:高中时候玩的是死亡金属?


  许魏洲:对对对,应该是旋律死亡金属。


  记者:那死亡金属是那种咆哮式的音乐吗?


  许魏洲:对,也是比较咆哮的吧。


  记者:你为什么会喜欢这类的,你的长相很文静。


  许魏洲:当时是因为开始是做摇滚乐队的,摇滚就是唱像什么《It’sMyLife》啊,比较流行摇滚嘛,比如说Sum41的歌。后来呢风格越来越重,转变成了金属,金属刚开始的时候有翻唱那个铁娘子乐队。后来就是这个旋律死亡金属,刚开始也是翻唱,像我们国内的几支比较厉害的乐队啊,霜冻前夜啊什么的,后来就自己写歌自己唱。


  记者:现在你的音乐出品是你自己想要的样子吗?还是说,因为你的粉丝口味。


  许魏洲:你说我现在的吗?是一个大环境下的。毕竟我的粉丝很多……


  记者:都是女生!


  许魏洲:对,还是需要流行的音乐去传递给大家嘛。我跟之前也不一样,之前金属音乐的时候我是吉他手,现在流行音乐我是以歌手的身份。


  记者:以前在乐队并不是唱。


  许魏洲:对,不是唱,就是弹吉他。


  记者:会摇头的那种?


  许魏洲:会会会哈哈。


  记者:你的作品很多都是自己作曲,灵感来自哪?


  许魏洲:今天第三个这么问了。灵感来源于生活,来源于日常的积累。


  记者:相比演戏,你觉得做音乐会不会枯燥?


  许魏洲:没有枯燥。我觉得都挺有趣的。录歌也是,对我来说也是挺有意思的。录完一首歌,一个成品,完整的一个demo呈现出来,你会说“哇,你又做出了一首新的作品”。每一次,每一步都是一个小目标。


  3粉丝情 我也不知他们喜欢我啥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多吸引一些男粉丝。


  许魏洲:男粉丝有吧,但大部分是女粉丝吧。


  记者:你从出道成名到现在,其实不过一年多,就达到这么一个程度,你有没很膨胀的时候?


  许魏洲:也没达到啥程度嘛。


  记者:人气比很多老牌的明星都要高。


  许魏洲:其实我没做过什么比较。我还是像片子(指《光之影》纪录片)里说的,我是一个幸运的人,但是其实幸运还是需要把握的嘛。如果不把握,那么这么一个幸运就会失去了,所以我还是想把自己更好的东西带出来表达。


  记者:有没有想过,这个演艺圈蛮残忍的是,一个人再红也会有人气下滑的时候。


  许魏洲:我肯定有想过。其实作为一个艺人,那么多人喜欢你,你当然要做好准备。


  记者:会有怕的时候吗?


  许魏洲:有得必有失,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不可能永远一票人,大家天天就是围着你转,或者怎么样。可能是你忠心的粉丝,他会看着你的作品喜欢你,但是你如果没有更好的东西带给大家,没有这份正能量在的话,大家可能就觉得你就这样了,这种东西还是需要自己去维持。


  记者:这一年半,你在这条路上有没有看到一些黑暗的东西?


  许魏洲:还好吧。其实黑暗,黑暗啥啊,其实累的一面倒是挺多的。


  记者:累是一个怎样的状态?


  许魏洲:累的话就像在巡演的时候,无论是我还是身边帮助我的工作人员,大家都是特别累,都是紧绷的状态。


  记者:你每次出现在粉丝面前,都力求完美亲和的状态。你有没有觉得,有时候面对成群的人会有点腻或者说,我想把自己包裹起来,不想让大家看到?


  许魏洲:没有,我想大家看到我的那一面,就是我在家平时的那一面吧。我没有刻意的,比方说装个酷啊或是怎么样啊。


  记者:你不是装酷的类型,因为你每次,包括片子里都是在跟大家打招呼。


  许魏洲:是是是,但是我觉得我一直把我的粉丝当做我的朋友嘛。大家那么晚了,还要接机啊送机啊,等着你。这份尊重,至少来讲,尊重要给他们。


  4成名后不能在外面抖腿了


  记者:你觉得成名之后,自己心理上心态上有没有什么变化?


  许魏洲:还好,要是心态变了就不一样了。


  记者:可能是你收敛了一些东西,然后不能表现出来,然后硬要刻意地塑造一个星。


  许魏洲:没有,其实当了明星之后,我自己会在行为举止上注意。


  记者:以前会怎样?吊儿郎当?


  许魏洲:会抖腿!(开始做出吊儿郎当的动作)坏习惯,很多坏习惯。比如说,出去会抖腿,可能会驼背啊。那我现在肯定要注意自己的形象,那我怎么能在外面抖腿呢!所以就是没办法,毕竟这个形象是给大家看的嘛。


  记者:你记不记得这一年半你哭得最厉害的一次是什么时候?


  许魏洲:哭得最厉害的时候。我觉得我泪点还挺高的,不太容易哭。


  记者:你性格很坚强的,好像也没什么困难,你也不觉得有什么苦恼,还蛮快乐的这一路。


  许魏洲:傻吧。他们每天觉得我就是,不想那么多事情。其实有时,我也刻意地不去计较、不去想那么多事情。很多人对我们这样的小鲜肉、明星啊,都会有网络暴力的存在。每个人处理的方式不一样。


  记者:你遇到这种比较负面的怎么处理呢?不用管它?


  许魏洲:不去care,做好自己。


  记者:就自己好就好了。


  许魏洲:如果真的是以一个,比方说……跳过吧。


  记者:那你走红之后得到的巨款,是你自己存着还是给家里?


  许魏洲:没有没有巨款。这个“巨款”先打个双引号啊。


  记者:怎么可能没有巨款?!


  许魏洲:真的只有“款”没有“巨”。今天我母亲给我发信息了,都在她卡里面了,她可以作证。


  记者:最奢华的一次开销呢?


  许魏洲:最奢华的开销啊,买了电脑吧。


   (编辑:张凡)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