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群嘲、爆红、互怼、改判 《中国有嘻哈》趁热回应

2017/07/07 08:39:28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黄晓雅
  采访者:黄晓雅  受访者:岑俊义  6月24日晚,随着吴亦凡唐僧念经似的一句“你有F reestyle吗”被拱上热搜,爱奇艺《中国有嘻哈》

D246-fyhwres7142493.jpg


  采访者:黄晓雅


  受访者:岑俊义


  6月24日晚,随着吴亦凡唐僧念经似的一句“你有F reestyle吗”被拱上热搜,爱奇艺《中国有嘻哈》的首播炸出一枚开门红———上线4小时,点击量破亿,惊掉了吃瓜群众们的下巴。大家本以为这是一档小众的嘻哈音乐节目,没想到它竟然成了暑期的第一只综艺爆款!


  尝鲜的网友们看下来,却说“被呛到了”,调侃节目里“各路牛鬼蛇神、妖魔鬼怪”、“比任何一个搞笑节目都好笑”、“心疼被喷了几吨口水的制作人们”,但却抑制不住跟着抖腿的冲动。抱着被雷心态去围观的门外汉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都中了嘻哈的毒,睡觉忙着找韵脚,醒了恨不得张口来段快板加饶舌,朋友圈也被“Freestyle”刷屏。


  一个原本小众的音乐类型,如何在一夜之间成了流量担当?一场看似非主流的选秀,如何出人意料地把传统选秀大IP甩出500条街?近日,《中国有嘻哈》节目总编剧岑俊义接受南方都市报独家专访,针对群嘲、爆红、剪辑、互怼、改判等热门话题,一一做出回应。


  PART1


  为什么要请吴亦凡当制作人?


  总编剧:吴亦凡是听嘻哈长大的,而且够红!


  节目播出前,关于吴亦凡究竟够不够资格当嘻哈制作人的话题,网友们就已大吵三百回合。《中国有嘻哈》播出后,吴亦凡一段神剪辑的“你有Freestyle吗”,让质疑他的人笑得满地打滚。更可乐的是,吴亦凡在另外一档节目中的一段“Freestyle”被网友翻出,凡凡接地气的西安风味Freestyle,听得所有人目瞪口呆。“您看这个面,它又长又宽。就像这个碗,它又大又圆……”笑到岔气的小伙伴们掀起了对吴亦凡的花式群嘲大会。


  但上周的第二期节目播出后,网友对吴亦凡的风评却突然转向,有人开始为他带来的关注度点赞,“如果没有吴亦凡,只有另外3位制作人,谁能撑起这么大的点击量?君不见只有‘Freestyle’变成了梗?”有人见吴亦凡对选手们点评得头头是道,对他刮目相看,“原本以为吴亦凡是个摆设,结果评价得还有些道理!张震岳[微博]和Hotdog只顾着看美女了,潘玮柏[微博]按错键又把人请回来……制作人里最靠谱的竟然是吴亦凡!”


  对于集体开涮吴亦凡的声浪,岑俊义认为,大家无疑低估了吴亦凡,在邀请他出任制作人之前,节目组就已认定他是最合适的人选,“他是听嘻哈音乐长大的,而且他够红,影响力够大!”


  记者:吴亦凡从出任制作人以来受到不少质疑,你们邀请他是出于怎样的考量?


  岑俊义:有两个考虑,一是合适:吴亦凡本身就是在加拿大听黑人音乐、嘻哈音乐长大的;第二是流量高、人气高、够红,影响力够大。所以我们请他。


  记者:“Freestyle”刷屏后,认为吴亦凡音乐能力不足的声音很多,但也有像高晓松[微博]这样的音乐人力撑他,对此你怎么看?


  岑俊义:肯定是低估他了。大家看人有时太片面了,一知半解,就对一个人下定义,我觉得这种方式是不对的。只有看过他、了解他、深入研究过,再来做评论,这才是正常的看待人的方式。现在第二期播完,大家会发现吴亦凡对音乐还蛮懂的,确实是低估他了。


  记者:第一期节目里,让人深刻的面具男是编剧设计的吗?网友指认他是欧阳靖,他之后会揭面吗?


  岑俊义:这个真不是我们设计的,我们从没想过让他戴面具,希望他一开始就正常地露面,是他自己要戴面具的。我们无数次鼓励他、煽动他,甚至要求他摘下面具,他不同意,他坚持戴面具的原因他自己也说了,希望大家忘记他是谁,不要注意他叫什么名字,要更注重他的表现。


  PART2


  Rapper阵营的“勾心斗角”,是节目组刻意剪辑拼贴的?


  总编剧:他们没有火拼,节目组也没有过分渲染


  如果说首期节目是部喜剧,那么第二期差点成了动作片。因为地下Rapper们抱团、看不惯偶像R apper,两个阵营隔空喊话约架,让节目充满了“火药味”。网友们看完,爽得拍大腿,“最锋利的一群人分成互看不顺眼的两拨人,舞台竟然没被掀翻!”也有看客们忙着站队,有的力撑偶像,“男团、女团有点潜力就留下,Un-derground有点瑕疵就要走,因为制作人对他们期望高,对偶像期望低,这还是一开始说的用实力说话么?”有的则站在地下Rapper一边,“傻白甜偶像派真的不要来沾Rap,占了人家的舞台扭屁股,不仅搞笑还丢人!”


  被网友骂声淹没的偶像派美女Rapper黄薏帆在微博委屈地声明,“节目剪辑的镜头为了营造地下Rapper和男团女团的对立,有些刻意拼贴。gai在唱的时候,你们看到的我不屑的表情,我在那里笑得特别开心以及高兴得跳起来的动作,都不是当时真实发生的。gai在比赛时我在候场,不在第二现场。我唱的时候,镜头捕捉到豆Sir很气、很无解的表情,可那时我坐在豆Sir后面……难道我会分身吗?”


  对于节目中Rapper阵营间的“勾心斗角”,岑俊义表示,这并不是节目组的设计,而是当时真实发生的情形。“他们并没有火拼,我们也没有过分渲染,我们只是用镜头交代给大家而已。”


  记者:第二期节目是否可以看作是偶像派和实力派的交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设计?


  岑俊义:我觉得不能叫偶像派和实力派,因为偶像派里有实力高的,Underground也有实力弱的。这个节目就是看谁有实力,谁就能走到最后。这不是节目组的设计,是当时现实真实发生的情况。我们只是用镜头语言交代给大家而已。


  记者:把选手之间的“火拼”这样“完全”地展示出来,好吗?


  岑俊义:他们并没有火拼,我们也没有过分渲染。大家其实都是很和平的,因为嘻哈文化里讲究PeaceandRespect(和平与尊敬)。


  记者:黄薏帆说两派间彼此的不屑“剪辑成分有点多”,你怎么看?


  岑俊义:没关系的呀。编剧的作用就是观察。观察选手,观察制作人。看看他们在我们的赛制流程和规则下,会针对什么事作出什么反应。我们再对此分析,该突出的突出,该省略的省略。


  我们有很多后台的采访素材,每次录制都到(晚上)11点结束,但采访可以到凌晨两三点。大家看到的只是一部分,从选手住进酒店起,我们就开始记录了,要在这些素材里挑选出最能代表他们情绪、代表嘻哈精神的东西。剪辑呢,我们只把自己感受到的情绪传达出来,是跟每个人的个人感知相关的。确实Idol Rapper和Underground Rapper那天是有点火药味的。


  记者:网友说,偶像派在节目里似乎被完全碾压,还有人认为偶像派就不该来沾边、不该参加节目?


  岑俊义:地下也好,偶像也好,可以不用这样严格划分的。我们办这个节目,只是为了推广嘻哈,推广的方式是比赛和竞争。后面节目里,地下还会和地下比、偶像跟偶像比,我们不要人为地把他们去做对立。


  记者:有种说法是,偶像想通过这个节目证明实力,成为真正的R apper,而地下R apper想成为广为人知的偶像。


  岑俊义:大家是抱着想把嘻哈音乐从地面一起推上来的基础诉求来参加这个节目的。说偶像想通过节目证明实力,而U nderground想成为偶像,只是个别人的想法吧,不能以偏概全。


  记者:这么多民间高手是怎么找来的?


  岑俊义:用各种方式,网上看,圈内人找。甚至也去酒吧,朋友介绍朋友,登门拜访,各种类型都有,跟其他节目都差不多,没有特别的攻略和秘籍。


  PART3


  潘玮柏临时改判,对选手不公平吧?


  总编剧:现场所有人都原谅了他,我们为什么不能呢?


  第二期节目中,潘玮柏在两枚选手间的犹豫和改判,引发无数争议。自称为潘玮柏粉丝的w ill.D表演得不到其他制作人的认可,他们认为他“甚至没有R ap”,但他却得到了潘玮柏的一票顺利通过。在淘汰女R apper杨舒涵后,潘玮柏又因为其他制作人一句“选w ill.D还不如选杨舒涵”的质疑,向节目组、制作人和所有选手,提出了改判的要求。


  这一举动,为潘玮柏招黑无数。有人认为他破坏规则,不尊重赛制;有人认为他对其他选手不公平;还有人认为他是“白莲花”,被编剧消费了。对于外界的质疑,总编剧岑俊义表示节目组并未做任何的安排,“每个人都有可能做错事,既然潘玮柏觉得自己做错了,立马改正,我觉得是没问题的。现场所有人都原谅了他,我们为什么不能呢?”


  记者:候播室里选手们的戏很多,这是怎么做到的?


  岑俊义:这也不是节目组安排的。Rapper都是一帮非常直接和real真实的人,他们的情绪不会藏着掖着,我们也没有刻意引导或教他们。他们不会顾忌镜头,表达开心和愤怒,有人反应比较大,也有些反应很平淡。


  记者:潘玮柏的改判引发不少争议,判will.D时他是按错键了么?对于杨舒涵,节目组最后为什么同意了潘帅改判的要求?


  岑俊义:潘玮柏对will.D,可能是当时觉得还可以吧。后来对比了杨舒涵,他突然被张震岳他们提醒了。他一直很遗憾、很懊恼。当时我们在现场休息,潘玮柏一直跟节目组商量问能不能改判。结果如大家所看到的,我们跟他说,要征得包括所有制作人和在场其他R apper的同意,才能改判。


  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件real正常的事,每个人都有可能做错事,既然潘玮柏觉得自己做错了,立马改正,我觉得是没问题的。他改正的方式是取得所有人的原谅。如果现场所有人都原谅了他,我们为什么不能?


  记者:现在一聊节目,吃瓜群众的讨论就离不开剧本,认为人为的成分太多,或许还产生了不信任感,对此你怎么看?


  岑俊义:我们希望大家不要以偏概全,要整体地看节目。大家看了第一第二期,我希望大家能看第三第四期,这样认知才完整。我没办法要求观众,只能提醒,希望观众能这样。


  观众当吃瓜群众就好,不必太深究背后的原因。看得开心,有东西可以跟别人聊,八卦也罢、谁谁唱得好也罢、吴亦凡长得帅也罢,类似这些。做节目最重要就是让观众有些茶余饭后的聊资,这样就够了,不必深究“节目组是不是这样做的”。希望大家看得开心愉快,多传播多推荐就可以了。


  记者:一直被认为小众的嘻哈,在首播后很快成了爆款,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岑俊义:第一,我们做节目时,一直没把它当成小众节目,没把观众当成窄众。我们始终觉得做的是一档大众媒体节目,要让大众能够接受。不管是前期设计、后期剪辑,我们都采用最流行、大家最能接受的方式,它是突出人物性格的剧情式真人秀,我们会分析每位制作人、选手的性格特点,后期相应地突出。


  第二,我们制作人的号召力,是这个节目能够火的原因。再是爱奇艺的播放平台,对节目支持力度非常大。


  第三,团队是国内顶级的。不管是导演车澈那边、我这边,还有舞美视觉、视觉总监宫鹏,音乐刘洲,都是最好的配置。


  记者:很多原本不听嘻哈的人,都来追《中国有嘻哈》了,你们希望节目给观众带来什么?希望选出什么样的嘻哈选手?


  岑俊义:我们希望让大家知道,嘻哈已经融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了,它并不是小众音乐,除了民谣、流行、摇滚之外,还有嘻哈音乐的存在,我们提倡大家了解这种音乐,感受这种文化。


  最后能选出什么样的嘻哈选手,很难说,我们没有把它当成选秀节目来做,更希望把它当成一档嘻哈文化推广节目,只是用了比赛的方式而已。我们不是选秀节目,所以对选人没有什么硬性标准。


    (编辑:张凡)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