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蔡国庆:让我退去二线养老,没人招惹我了,多没劲

2017/07/14 10:59:22 来源:腾讯娱乐  作者:叉叉
 对于80后观众来说,《绝世高手》中最惊艳的一刻,可能不是卢正雨模仿周星驰,也不是超级赛亚人,而是蔡国庆以一个造型卡通、表情神经质的反派形象,对《365个祝福》的颠覆,对自己正能量晚会歌手形象进行了飓风般的颠覆。

641.jpg


  采访者:陈小猱


  受访者:蔡国庆


  对于80后观众来说,《绝世高手》中最惊艳的一刻,可能不是卢正雨模仿周星驰,也不是超级赛亚人,而是蔡国庆以一个造型卡通、表情神经质的反派形象,对《365个祝福》的颠覆,对自己正能量晚会歌手形象进行了飓风般的颠覆。腾讯娱乐看的那场媒体点映场,当蔡国庆唱完《365个祝福》,摆出略显神经质的严肃表情,以略“娘”的语气地对着镜头说“哼,我不祝福你了!”时,全场发出了杠铃般的爆笑。观影结束后,媒体们交流时第一句话基本都是:这下蔡国庆老师又要火了。


  这个“又”字不是第一次出现了,背后所含的情绪也不再是对意料之外的感慨。2011年,担任《超级女声》评委,蔡国庆曾以考级监考老师范儿的点评“火”了一次。5年后,蔡国庆通过《爸爸去哪儿4》首度曝光已成婚有子,又“火”了一次,并且还在自己对儿子的教育方式受到质疑时,秒变北京大爷人设,强硬“怼”了回去。此后蔡国庆就一路“放飞自我”停不下来,上《快乐大本营》(在线观看)表演搓脸操,管自己叫“小鲜肉”,主持节目抛梗抛得也越来越6,越来越不像“你爸妈认识的那个蔡国庆”。


  《绝世高手》导演卢正雨大概也是注意到了这点,才动了玩颠覆的念头。接受腾讯娱乐采访时他就坦诚,自己清楚地知道,这个点子冒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成了——只要蔡国庆愿意演,不管演成什么样,都能成。


  究竟,对于在《绝世高手》中再一次“放飞自我”,蔡国庆自己是怎么想的呢?腾讯娱乐前后对他进行了两次采访。第一次是在首映当日,因为是视频拍摄,蔡国庆更像是过去三十年的那个蔡国庆,非常有镜头感,表情控制力很强,笑弯的眼角和嘴角几乎没有变过形,语气也一直保持昂扬,说到“我觉得我是活得更有自信”这样的话时,满满正能量。


  因为这次采访时间太紧,很多问题没问完,我们又约了一次电话采访,聊的更多是与近年来心态转变有关的话题。这次的蔡国庆,呈现出来的却不完全是那个放飞自我的蔡国庆。


  谈及如何获得年轻人的认同,他那北京大爷的脾气就蹿出来了:“你别以为大爷不会玩这个,大爷要是想玩的话,玩得好着呢。听说耍贫嘴、乱逗逗都能挣大钱,都能成网红,咱们也来一下。”


  说到作为中戏表演系高材生,在影视市场越来越好时,为何没有抓住转型的机会,他又摆出一套非常古早的价值观:“我不是一个爱折腾的人,更不是一个削尖了脑袋,非要争个你死我活的人。要是这样我的老脸就保不住了。”


  最后聊到家人对他转变的评价时,他透露父亲作为老辈人,会希望他更隐忍,但一说到这,他又瞬间展现出一种“儿童态”,略带叛逆口吻地还原了当时情景:“我说爸,我再不说话,他们就把我给怼死了,我得勇于表达。我说我会把握好分寸的。”


  而在以上略显矛盾、可能带有自我美化或者自我矮化目的的表达背后,说着“现在让我退去二线养老,没人招惹我了,多没劲啊”的蔡国庆,可能才是这阶段最接近真实的拥有战士般战斗自觉的蔡国庆。


  蔡国庆


  一次有保质期的颠覆


  记者:您这次在《绝世高手》的演出很颠覆,卢正雨导演邀请您的时候,有说明要这么颠覆《365个祝福》这首歌吗?


  蔡国庆:他没有说要颠覆《365个祝福》,也没有说要颠覆我。


  记者:就是“套路”了您?


  蔡国庆:对。到了片场,他让我用这样一种情绪表达这个角色的时候,说实话一开始我内心有点扑腾。我说我这脸一直都是很阳光很灿烂。他说这个人物需要有这种爆发点,他说你听我的。我就告诉自己,人过中年以后,要不然自甘堕落,要不然就更加自信。我觉得我是活得更加自信,所以在片场我才有了一次又一次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突破式表演。但卢正雨导演这次下手的确太狠。


  记者:哪里太狠了?


  蔡国庆:你知道一个演员不管有没有新作品,老作品会变成你身上的符号,那是经典的,不能否认的。卢正雨导演的确给我带来很大的压迫感,他说绝对不能用过去的方式唱,你得这么唱。我说老百姓能接受得了吗?为了这个电影,我们给它变换了大概不下20个版本。


  记者:不过观众看得挺开心的。


  蔡国庆:太棒了。年轻的观众渴求一个叔叔辈的艺人,用他们喜欢的鲜活的表达,跟他们互动。但那就是一个互动,我回去该怎么唱还怎么唱。


  记者:现场听过您歌的工作人员,第一次看您这么表演的时候,是不是都笑场了?


  蔡国庆:都笑疯了,太不可想象了。但是我的的确确是按卢正雨的喜剧风格来演的。


  记者:翻脸跟翻书一样快,您是怎么进入那个状态的?


  蔡国庆:我练了很多遍的。每个演员是有习惯,毕竟我在歌坛30多年,参加那么多盛大的晚会,都是非常暖人心的表情。这种翻脸式的表演,我一开始是做不好的。 我就在每次化妆的时候练。化妆师还说我这个脸瞬间就垂下来了,以为他哪没化好,我生气了,我说不不不,我是练表情呢。


  记者:想过自己有这种喜剧天赋吗?


  蔡国庆:我展示过,只是没有那么多年轻人关注。因为过去在CCTV经常展示我的喜剧才华。我记得我跟董卿演过小品,我在《快乐男生》、《快乐女生》当评审的时候,也很耍得开。但是电影不一样,尤其是喜剧,演不好就叫装疯卖傻,这个度特别难拿捏。你看我本性是一个正剧演员,演一个CEO都没有问题,那是我可以掌控的。但是突然让你夸张的时候,需要演员有一定的功力。


  我认为我在表演上是一块好材料。此刻的我不会被名利所折磨,哪怕你现在让演一个二傻子,我都可以。我知道我能演成什么样,知道我的表情包能做成什么样。


  记者:有没有哪场戏演完特别有成就感?


  蔡国庆:有一场戏,我跟陈冲老师站在门外,范伟老师在屋里跟几个老年大妈打情骂俏,嘴里说拖地拖地,我在外面就找事儿,“脱?!”(模仿戏中表情)。那个神经质的表演,就是我自己发挥的。导演就说太棒了。陈冲老师也觉得我演得特别好。


  记者:你是不是有时候看到画面都有点不太相信那是自己了?


  蔡国庆:对,这是我这辈子最无法想象的一个角色,因为我正儿八经几十年了。但是如果刻画出来,让大家认可,对我来说就是特别巨大的回报。


  记者:跟其他经验丰富的喜剧演员搭戏,是什么样的感觉?


  蔡国庆:面对范伟老师我是有压力的。多少届的春晚我跟范伟老师都在那个舞台上,但我们俩互不搭界。我在片场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说范伟老师,咱是《春晚》的战友哦,如果我哪个演得不好,一定要告诉我。他说放心吧,没有问题。当我跟他有对手戏的时候,我都会悄悄在他耳边问,穿上毛衣的时候我的表情怎么样,撕扯的动作够不够神经质。我特别感谢范伟老师,他对我的表演都很认可。


  记者:之前《非常静距离》复盘了“奶油小生”这个称呼对您曾经的一些伤害,《绝世高手》这个角色需要夸张的比较女性化的声线,刚开始演的时候有没有包袱?


  蔡国庆:那个年代说“奶油小生”的时候,几乎要了你的命。但是三十年过后我已经不在意了。还有更犀利的,说你很“娘”。“娘”这个词就会刺激到我的神经,伤害是非常巨大的。但我现在就是一笑而过了。因为角色需要有点娘的特质。生活当中你看我正常吧?


  一个中戏优等生的回归


  记者:您的中戏专业课成绩如何?


  蔡国庆:我在中戏专业课成绩最好的是台词、舞蹈、唱歌。表演课的成绩,我用了四年,毕业的时候,从良努力到变成优—。


  记者:毕业后演了几年的舞台剧之后,突然决定去唱歌了,为什么?


  蔡国庆:我是一个与时俱进的人。那个年代中国戏剧市场、电影市场都不火爆。但是流行歌曲太火爆了,所以我赶上那样一个潮流,成为内地流行歌坛的第一波人。当然我也没有想到我会一唱能唱三十多年,只是我认为我有音乐天赋,就靠唱歌为生了。


  在这中间我有很多机会回到影视界,包括回到戏剧舞台演话剧。我曾经痛失过特别重要的机会,因为太顾忌我过去的积累,所以没有胆量。这次是我回归影视界的时候,再不抓紧就来不及了。


  记者:这么多年来您也陆陆续续地演了一些戏,影视市场也越来越好,但您一直没有考虑过要正式转型吗?


  蔡国庆:没有,我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我是老北京,皇城脚下的人,就有一与世无争的北京大爷的性格,没有那种成不了大名我活不了了(的心态)。


  老天爷给我机会了,我会努力的,没给我机会,我也不会上赶着跟人家要。有人说我是心机婊,也有人说我是不是有后台,那是根本就不了解我。我不是一个爱折腾的人,更不是一个削尖了脑袋,非要争个你死我活的人。要是这样我的老脸就保不住了。


  记者:我在网上看到您演的2004版《雷雨》,特别意外当时您36岁,演周冲,少年感还很强。


  蔡国庆:明星版《雷雨》,是我歌坛成名之后的第一次回归戏剧舞台。当时我出场之后,我说妈(潘虹饰演),今年我都16了,不要再对我这样说话。每次演出的时候,一说这句台词,满场都有控制不住的骚动。但是等最后谢幕的时候,我赢得的掌声让我知道,我是可以把握好这个人物的。陈薪伊导演当时也说,“国庆这是你最后一版演周冲了,下一版濮存昕要演父亲,你演周萍了。但是到现在这个设想也没成功。


  我记得在北京演出的时候,人艺的老艺术家全都来看了,然后在《雷雨》第一版中演周冲的黄宗洛(赵丹夫人黄宗英的弟弟),接受访问的时候,说我认为演周冲演得最好的,除了我就是蔡国庆。这句话对我评价特别的高,印证了我的台词功力和表演功力。


  记者:这个转变并让大家重新认识的过程不算短,有没有着急过呢?


  蔡国庆:从来不着急,四平八稳地过日子。你接触过的明星也多,旁边站着6个保镖、3个化妆师的,在你面前装的,你肯定见过,对不对?但是你看我。保镖谁不会请啊,是我蔡国庆抠门请不起吗?不是,而是我觉得那种排场没有意义。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我在老百姓心中还是有着非常好的口碑。


  1991年上完春节晚会,大年初二我骑着自行车上中国儿艺上班,在东单路口有200多个人跟着我。那200多人也不是我雇的。现在都兴雇人到机场接人。现在的演员,比我那一代演员累多了,一天到晚都在演。哪天我也给你演一把,能有500人在机场接我,交换。现在是一个作秀的时代,我内心全明白,但是我不接受,我仍然愿意做一个真实的蔡国庆,我就是一个北京人,一个老百姓的孩子。


  记者:现在对于表演被激发出新的野心了么?


  蔡国庆:拍《最爱》的时候,顾长卫导演给我很大的鼓励,他说“国庆你好好演戏吧,你可以成为一个最佳男配角。”这句话带给我特别大的惊喜和鼓励。


  真正对我有想法的导演,都愿意击破我过去的形象。毕竟我是歌坛的人,唱《365个祝福》的人,他一定让你演一个反差大的,他才认为这个明星值。他用我的时候,是拿我的明星价值来用。但是他用了之后,反倒承认了,这个蔡国庆还真是挺有水准的。后来每一次都是这样。


  既然你非常让我演这样的角色,我现在还没成影视界大爷呢,我得听他们的,就从人生的男配角开始吧。但我希望有一天我能自己做主演什么角色。


  其实就是个北京大爷


  记者:您在家里也会北京瘫吗?


  蔡国庆:也不是北京瘫,就是心理上的悠然自得,爱谁谁。哪天不让我成名了,我再回到胡同里,喝一碗豆浆,吃一个油饼,我知足了。我现在只珍惜我的家庭,我的感情,我的儿子。


  为什么我能够适应现在的新媒体呢?你别以为大爷不会玩这个,大爷要是想玩的话,玩得好着呢,来吧,咱们一起来秀。你想跟我玩真的,我跟你玩真的,你想跟我耍贫嘴,咱就耍点贫嘴,乱逗逗。听说耍贫嘴、乱逗逗都能挣大钱,都能成网红,咱们也来一下。我是这种心态。


  记者:私底下也是这样么?


  蔡国庆:我私底下用北京话说就是一个“冲”。我的朋友都说,包括我们团里有些演员说蔡哥人特别好,就是有时候嘴上不饶人。因为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就是所谓的装腔作势。(有些人)我一眼就看透他了,他不值得我在他面前跟他装。


  记者:“脾气冲”给您带来过很多误解吧。


  蔡国庆:谁没脾气啊。早期的时候我生过闷气,但现在谁也气不着我了。甚至有时候我心疼他们,人活在世,你的心怎么能脏成这样呢?可怜的孩子,骂街能挣钱吗?工作找着了吗?攒钱给爸妈买房子了吗?后来我一想,凡是说脏话骂街的人,这辈子离不开苦难,是真的。


  记者:其实现在有的明星“怼”人会被当做接地气的表现。


  蔡国庆:面对新一代的观众,你再用老的方法来说,现在请听我演唱的歌曲什么什么的,已经无法面对现在的观众了。我的职业,让我必须适应和进步。我不能再用10年前做采访的(心态面对)……当然10年前的记者也不会问我这些问题,他们关心的是您有什么新作品,背后多么刻苦练习,都是你们这个年代不感兴趣的。


  记者:所以您是花时间去观察新的娱乐形式的转变吗?


  蔡国庆:对,是这样的。也可能是我智商和情商都不低,马上就能够适应。


  过去的访问、表达,假大空的太多了。现在要的是一针见血,马上爆料。你要说我给蔡国庆老师做专访,说他是一个非常温暖的歌手,没人看。人家说我“娘”,蔡国庆说,没娘能有你吗?有多少人点进去看?这你不明白不行,但我希望仍然表达的是正能量,真的,还是需要一些美好的东西吧。


  记者:您的转变,身边的家人、朋友怎么评价?


  蔡国庆:他们都怕我有时候管不住自己,我爸爸老说你别说那么多。我说爸,我再不说话,他们就把我给怼死了,我得勇于表达。我说我会把握好分寸的。他们那一代人就怕你说错了话,伤到谁,我儿子要伤人家,我爸肯定会生我的气。老一代人太善良了,都是委屈自己。


  我不委屈自己,别人怼我,我也能接受,既然战斗在一线,总要受个伤、挂个彩。现在让我退去二线养老,没人招惹我了,多没劲啊。


    (编辑:张凡)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