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华晨宇:《天籁》最适合我 参加《歌手》暂不确定

2017/10/19 16:57:57 来源:新浪娱乐  
   
连开两晚演唱会,又因天气原因,一大早坐了五六个小时高铁从北京赶到位于苏州的《天籁》现场,华晨宇是真的累了。

tfjY-fymzqsa5552170.jpg


  采访者:Ran


  受访者:华晨宇


  结束了《天籁之战》发布会,华晨宇疲累地坐在休息室化妆镜前,发呆。见我们进来安置采访器材,他扭头,半开玩笑地摆出“哭脸”,声音轻轻地表露担心:“怎么办啊,我好怕我待会采访时断片儿啊。这两天没怎么睡,脑子都不转了,要听不进问题,怎么办?”工作人员心疼他,转而向我们要求“问题少问几个吧”“时间再缩短一些”,我们还未应,华晨宇意识到什么似地迅速解围:“啊别难为他们呀,我尽量(回答)的。”


  连开两晚演唱会,又因天气原因,一大早坐了五六个小时高铁从北京赶到位于苏州的《天籁》现场,华晨宇是真的累了。但采访开始,一提起节目里那些由他亲手操刀改编的歌曲,他的眼神便发散出掩不住的兴奋光芒。刚刚他自己还在担心的“断片儿”问题?根本不存在。不仅在工作人员几番催场下还是逮空延展“这个我一定要跟你解释一下”、那个状况是如何……讲到细节处,甚还配着些孩子气的手舞足蹈。


  一聊起自己的音乐,投入自己的音乐氛围,华晨宇整个人似乎就自动跳转到了另个模式中。在那个状态下,他是自信的,“张狂”的,有表达欲的,同时也是更简单的,更自我的,更心无旁骛的。


  他曾在另个舞台表达过,早年还在“快男”作为选手比赛时,彼时导师李宇春的一句忠告“不忘初心,做自己”对自己影响很大。尽管于我们而言,或者只当它是一句早已听得耳朵生茧的鸡汤话,但对华晨宇来说,他走了心。


  从以“08042(“快男”海选编号)”身份初现荧幕前,唱响的却是一首让多数人愕然蹙眉“奇怪”《无字歌》,到在《天籁》第一季舞台上大胆地完全颠覆原作以《我的滑板鞋2016》、《齐天大圣》赢得满堂彩。从不怎么为大众理解、也自嘲“常被人否定”的“异类”到如今再登音乐节目,每次改编创作颇受期待的新锐创作人,华晨宇“挺”过来了。而他坚挺的底气,就是他确实够自我、做自己。


  正如他每年在个人演唱会压轴时,都会唱的那首《我》一样,他的音乐只为自己、从心而做。出道四年多,华晨宇仍保持着“不为外界评价所打扰”的一股傲气。早年经受过颇多谩骂,他笑笑:“其实我知道我很好。我独特,这是我的优点。”这两年音乐备受大众肯定,他也只是淡然:“观众喜欢,对我来说更多是一种鼓励,但那不会让我很兴奋。兴奋、成就感是我自己(在创作音乐过程中)给自己的。”


  在生活中多是随意状态的华晨宇,对待音乐是吹毛求疵般地严苛。他很清楚自己“必需”的是什么,那与名、利无关。如,此次二度加盟《天籁之战》,他爱的就是这里单纯的创作环境,又能给予他难得的“刺激”。而当我们问他是否对另一档音乐节目《歌手》有兴趣时——毕竟《歌手》总导演洪涛已二度现身华晨宇演唱会观摩其表现,传闻也发出过邀约;毕竟《歌手》亦是一众唱将们争相角逐的金牌节目。他却面露难色:“我现在重心只想放在《天籁》上面。”


  对我来说“写歌”大于“唱歌” 参加《歌手》暂不确定


  10月13日北京演唱会进行过半,在华晨宇要例行演唱一首规定曲目之前,他忽然弹响琴键,认真唱了几句让大家始料未及、也来不及听清到底是什么的歌。一段弹唱过后,他自己又先不好意思起来,调侃大概《天籁之战》的导演组要抓狂了,因为自己好像“剧透”了一首几天后才会播出的节目里的改编歌。笑着抱歉之余,华晨宇脸上更多显露出的是对这首改编的喜爱。他对这次创作是满意的,所以迫不及待地想要和自己的歌迷分享。而能随心所欲地去改编创作,正是华晨宇决定二度加盟《天籁》的原因。


  不同于大多歌手专注传统意义上的唱功打磨,华晨宇虽然唱的不错,但他并没有费心于所谓发声的准确性、音域的扩展。甚至某种程度上,他在唱歌时并不把自己当做一个歌手,而只是一种乐器、一把音色,和吉他、钢琴、鼓一样地,只是通力协作将一首音乐创作作品表达得当的那个“几分之一”。


  这个概念,从当年《快男》前期第一次采访时听他讲起,至今,四年多过去了,华晨宇从未改变过。若换个容易理解的方式解释,即华晨宇确是一个热衷创作的人,但并不算是一个热爱唱歌的人,在他看来,“演唱只是用来辅助我的创作”。所以当有《天籁》这样一个节目给了他完全的自由去创作时,他是兴奋的——为每次成功改编兴奋到“无与伦比”(花花式表述),又因太兴奋而不惜剧透……为能学到更多创作花样、刺激出更多创作灵感,向来“贪新鲜”的他竟也痛快答应同一节目加盟两季。而当我们询问另一档“唱歌”为大的金牌节目《歌手》似也有意愿接洽他,他是否有打算参加时,花花委婉道:“目前我只准备了《天籁之战》。可能我现在重心只想放在《天籁》上面(笑)。”


  记者:二度加盟《天籁》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


  华晨宇:其实每年找我上的音乐节目也有其它的,但是想来想去觉得,如果同一季上的话,我还是觉得《天籁之战》是最适合我的。因为它有创作这方面的元素,而且占的比例很大。这一点会很吸引我。因为其实我是那种虽然很热爱音乐,但它对我来说,是写歌大于唱歌的。就像我当时学音乐一样,演唱这块只是辅助我的创作,我更享受创作。就像我写一首歌,我可能有时候通过乐器很难表达出我想表达的,但我的人声可以表达出我想表达的真正东西,那我才会把它唱出来,演唱是为创作服务的,那像《天籁》基本全程都在让我创作,而且是逼着我创作,第一很挑战,第二很享受,还有就是可以学习,它会刺激我的大脑。虽然确实有一些辛苦,因为要在24小时内改编出整首歌,但当你改编完改编到很满意的时候,就会很有成就感。


  记者:像上一季你改编的《我的滑板鞋》和《齐天大圣》观众反响都很大。这种改编带给你的成就感和你平时做东西比会更大吗?


  华晨宇:因为我其实是那种当我改编完当下,我自己超级满意的。至于观众喜不喜欢?其实这个反响度对我来说还好。比如去年的《滑板鞋》和《齐天大圣》相当于是我完全重新写了歌,我当时一写完就,哇,我好开心,开心到就是……无与伦比了(笑)!因为我自己都很意外,哇,我真的做到了在24小时之内创作、编曲还要弄歌词,然后就开始演唱了。我就觉得这个太有成就感了,那时候我已经完全忽略掉大家满不满意这首歌了,因为我自己太满意了!之后又得到很好的观众反响,这个对我来说更多是一种鼓励,而不是让我很兴奋。兴奋是我自己让自己兴奋的(笑)。


  记者:做第二季了,改编创作这类事是会有一个越来越得心应手的小套路吗?还是每期仍让你很焦虑?


  华晨宇:完全没有得心应手的感觉。因为每一期的歌曲会很不一样。像去年很多歌曲,本来就不在套路里面。但是起码第一季它每次给出的大概六七首歌单,我们在大屏幕上一看,好像有那么一两首是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起码是九十年代、2000年后的歌,是比较期待能中的。那这一季挑战度更大,就是它的歌单相对于去年会难度更大一些。比如第一期它其实全部都是非常经典的红歌、民歌,一首流行歌都没有,这些歌曲起码跟我出生开始听到的音乐就已经不挂钩了。你要再把它改编成当代年轻人听的流行音乐很难。因为它太经典了,已经深入全国人民内心了……看到这季歌单时我的内心就是觉得……好吧,我选哪首歌都一样(笑)。(新浪娱乐:比改神曲还难?)嗯,因为它们经典啊,全国人民都听过,你把它破坏太严重会让大家觉得是不好的改编,会顾虑这个问题。


  记者:聊聊本季第一期歌曲。


  华晨宇:第一期我抽中的是《阿里山的姑娘》,这首歌就是经典民歌,那这时候我就不能完全破坏掉它。它给我一个很大的挑战是,这首歌的层次感没有很强。从头到尾,尤其那个年代歌曲很多都是这样,从头到尾一个旋律,不分主歌和副歌,没有所谓的高潮低潮,所以就很难把这首歌放到一个竞技类舞台上,竞技类需要一些层次感,需要一些此起彼伏,所以就很难。我也是想了很长时间,尽量把它做到了有层次感,也加了很多摇滚元素包括我在国外学到的东西,(新浪娱乐:自己感觉怎样?)我自己改完之后觉得效果很好(笑)!


  记者:除了《天籁》,还有参加其他音乐节目的计划吗?


  华晨宇:目前我只准备了《天籁之战》。


  记者:我们看到前几天《歌手》导演洪涛也去了你演唱会现场。有去《歌手》的打算吗?


  华晨宇:暂时不确定吧,因为可能我现在重心只想放在《天籁之战》上面(笑)。


  爱“玩”音乐又是“细节控” 当导师后对当年选秀有了新理解


  采访前闲聊。当华晨宇听说我去看了13日的演唱会后,笑道:“哎呀你应该去看第二天那场的,第二场效果好。”而他所谓的首场遗憾,则是在13日演唱会上,他的耳返几近整场有问题,持续串音,多少影响了状态。而为了解决耳机问题,13日演唱会结束后,他一夜未眠,和工作人员反复不断地做着测试。从13日到15日《天籁》发布会前,他只得空睡了一小时。“这么辛苦?”我们问他,他却答非所问:“还好演唱会第二天都解决好了。”


  华晨宇是爱“玩”的,所以他一次次在《天籁》里、在演唱会上大肆颠覆音乐、颠覆自己。但天马行空的表象下,他又是严苛到吹毛求疵的细节控。演唱会耳返串音,他会整夜不睡去调试。而在即将播出的第二期《天籁》中,他又因编曲时一定要让自己唱的某句尾音和长笛的第一个音色重合,而忍痛放弃了自己亲自吹长笛的设计。我们问他,不能改一下编曲吗?挪开一个音而已。“没办法,”他拒绝得斩钉截铁,“我唱的那个音一定是要延长下去的,如果不延长的话,那个歌的情绪断了。”在音乐世界里,华晨宇不容妥协。


  记者:除了节目里大量改编。我看到你前两天演唱会上把长笛演奏(吹《天空之城》)和一段无字吟唱还有《卡西莫多的礼物》这首歌结合在了一起。当时怎么想的?


  华晨宇:因为我一直觉得我自己和二次元蛮有渊源的,加上我自己也是一个极其热爱二次元的人。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家里面有一整面墙的柜子全部都是手办,应该有几百个了,而且全部都是淘来的正品(笑)!我真的太喜欢二次元了,加上我今年参加其它节目也接触了二次元人物,大家也知道我很力挺二次元,我就想可以把二次元的东西放在今年演唱会上来,当然我们也希望呈现一个美的东西,所以就讨论把最经典的二次元,比如《千与千寻》,日本大师久石让的《天空之城》放进来。而且本来我专辑里面写过最古典的一首歌就是《卡西莫多》,我就想着把它结合到一起去了,确实能无缝连接到。然后也是我的音乐总监他们说,花花你本身也会吹长笛,为什么不把长笛融合近来?它也是个古典乐器,我是觉得有一点挑战,因为我其实十几年没有碰过这个东西了。


  记者:我也一直在想,你打小学长笛,但怎么从来没有解锁过这个技能?


  华晨宇:因为这个技能虽然我会,但你看我是六岁学长笛,当我开始学钢琴后我就再也没碰过长笛了,等于我是9岁开始学钢琴的话……我已经废了十七年了!十七年里我从来没碰过长笛,我家那个长笛已经生锈了。我还让我家里人去找那个长笛,当时拍照片给我一看,我说哇,这个长笛还能用吗?已经不响了吧!已经发黑了(笑)!后来我就重新买了个长笛,然后买回当下真的是不行了。因为长笛很难吹,和竹笛不一样,它的口型是不一样的,并不是你想吹就能吹响的,一定要长年去练。我再练的时候发现已经很难像当年那么厉害了,但我还是苦练了一下,在《卡西莫多》那我还是吹了一下,还OK。


  记者:那之后有没有考虑在《天籁》里再解锁融合一些乐器?


  华晨宇:可能之后有合适的歌曲会用到。其实我本来第二期歌曲在间奏时是想着我自己来吹长笛,但后来我还是没有办法吹。是因为这个歌曲我自己在中间编了一段旋律,我当时编的时候找了一个长笛音色放进去,我就想说我可以在现场吹。但后来发现做不到,因为我那个歌是……我最后唱的那个音还在,长笛就必须进来了,所以我没有办法做到还在唱的时候同时吹长笛,我给自己挖了个坑!直到后来我正式彩排的时候突然想到,好像做不到哎(新浪娱乐:没有再改写一下的可能吗?)没办法改,因为我觉得我唱的那个音一定是要延长下去的,如果不延长的话那个歌的情绪断了,没办法。后来请导演组临时找了一个大学生,他帮我吹了笛子。我还蛮遗憾的,但后面歌曲如果有合适的话我也可以把长笛元素放进来。


  记者:本身是音乐节目选手出身,这两年又在《天籁》《明日》等音乐节目里担任导师/星推官之职。对角色的改变适应吗?


  华晨宇:其实我还挺适应的。幸好去年我录《天籁之战1》的时候,等于我一整季都是一边接受素人挑战一边要去点评素人,等于是一边是挑战嘉宾身份一边导师身份,有一些做导师经验,做《明日》的时候调整的比较好,我觉得其实还算比较顺的。


  记者:如今也当了导师,回头再看当年自己的比赛,是否对当初导师的一些选择,对音乐比赛/选秀这种形式有了更深一层理解?


  华晨宇:有,一定是这样。就是当我不了解这个行业的时候,我们一定觉得音乐比赛,就唱歌嘛,我们好好唱就好了。当年比赛的时候我也没有怎么去体现我的创作,因为我觉得这是唱歌比赛,那我全程就只唱歌。但是比完之后真正进入这个行业我才发现,很多时候,只要你想当一个艺人或是歌手,或只要是公众人物,那你要具备的不止是演唱这一块儿,需要身上很多元素。比如说最重要一点就是你的品性、你的人品,包括你是否能够给人带来很多正能量,这个是最重要的,其次才是你的专业。我觉得这是适用于所有行业的。


  记者:你当年参赛第一首歌就是《无字歌》,前两天演唱会上你也唱了一首新的《无字歌》。唱这两首歌的状态差别是?


  华晨宇:我这几天开了两天演唱会嘛,我第一天唱的《无字歌》是(快男)海选时候写的,第二天我放了一首我出道之后写的《无字歌》,我是想让大家听一下,我心态上面的不一样。就是能够让大家从我的音乐里面感受到我这四年来内心对于大家、对待我的歌迷、对待陌生人、对待我自己有怎么样不一样的变化,能从音乐里听到。其实像我现在写的《无字歌》不光是当初一味孤独愤怒,它其实会有一些温暖的东西在里面了。


  记者:歌迷也很关心之后会不会有出演唱会纪录片或DVD计划?


  华晨宇:DVD我觉得不会有吧,我觉得DVD看出来的效果当然没有现场好啊,演唱会一定是要来现场看的啊。纪录片可能有吧?反正当时有拍,一点点记录那种,不是大的。


   (编辑:张凡)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