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万晓利称赞李志气质好 李志回:他意思说我长得丑

2017/11/14 14:10:59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杭州郊外的云安小镇一时间风起云涌,民谣歌手万晓利在这里举行个人第五张专辑《天秤之舟 牙齿,菠菜和豆腐与诗人,流浪汉和门徒》的发布会

Xk0C-fynship2359253.jpg

  万总点评李志“气质挺好”


wKfF-fynshiq8836990.jpg

  万晓利


  访者:丁慧峰


  受访者:万晓利


  万晓利:希望大家来现场感受我们新的现场表达形式。不同以往,这次的音乐表达形式是一个三大件为主题的表达形式,是传统的三大件,应该会有新的感觉。


  11月5日,杭州郊外的云安小镇一时间风起云涌,民谣歌手万晓利在这里举行个人第五张专辑《天秤之舟/牙齿,菠菜和豆腐与诗人,流浪汉和门徒》的发布会,老狼、李志、万芳、小河、张佺、周云蓬、宋冬野、马条等民谣界的“扛把子”都来到了现场。今年恰逢万晓利出道20周年,当天的发布会各种吹拉弹唱,老友们也讲着有关“中年油腻”的段子,这样一场新专辑发布会,成为今年民谣界的年度盛事。


  有说当下的“民谣一哥”是赵雷,再往前是宋冬野,再往前是李志,再往前就是万晓利,而把新专辑发布会办成了“民谣盛典”,也可见被歌迷称为“万总”的万晓利的江湖地位。接受南都专访时,万晓利表示并不想被困在“民谣歌手”的条条框框中,他说:“我更应该给出我觉得好的东西给歌迷,而不是他们觉得好的东西给他们,因为我觉得他们的判断力不如我的好。” 采写:南都记者 丁慧峰 实习生 林可涵


  A、 越来越轻松的互动


  发布会当天的万晓利,看起来一如既往的害羞。“前一哥”宋冬野和“前前一哥”李志可以开各种玩笑,河北男人万晓利却有些拘谨,高瘦的背影、愈发清晰的轮廓,不善表达而又试图表达。或许在过去,他习惯于自己躲在看不见的地方,和这个世界保持一定的距离;现在的他已经开始慢慢掌握了与自己的相处方式,也学会了如何与世界达成某种程度上的和解。


  记者:发布会那天感觉你在台上还蛮紧张的,是因为第一次办这么大型的发布会吗?


  万晓利:是,就是觉得很多朋友过来,当着很多朋友的面,众目睽睽,现场这样的氛围吧,稍微有些紧张,不过还好,能感觉到爱的包围,暖洋洋的。


  记者:一般的民谣歌手都会以比较低调的形式发片,这次怎么会选择这么大阵仗来发布?


  万晓利:这次有我女儿的加入。以前我自己的话,是无暇顾及这一块,只能关注音乐。现在由她来张罗张罗这些,我觉得也好吧。


  记者:那这次请这么多好友来是她的主意还是你的主意?


  万晓利:就是大家不谋而合,特别巧合地促成了这一次。


  记者:你的歌迷都记得你女儿的声音,现在她已经是大姑娘,会鼓励她出道吗?


  万晓利:万畅如果有意向做音乐人,我会默默尽我所能,看能否提供一些经验和建议,慢慢来。


  记者:专辑名叫“天秤之舟/牙齿,菠菜和豆腐诗人,流浪汉和门徒”,歌迷看到都被这么长的语句吓到了,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万晓利:当时起名字的时候费了一番心思,最早就定了前面四个字,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既然是天秤就应当放一些东西,所以加了这些词组,这三组词放在一起有一个特别微妙的意象,牙齿、菠菜和豆腐关乎最日常基本的意象;诗人、流浪汉和门徒的身份标签关乎日常基本之上诞生的人文精神状态,这样也可以有一个平衡。每个人都是一艘船,船里面要装什么以及怎么驾驶,就看每个人了。


  记者:有乐评人说原本的万晓利有两个,一个是文青的K歌之王,一个是闷头做音乐的音乐人,这两者的切换都在于酒,而如今戒了酒的你,是第三个万晓利,所以这张专辑是第三个你吗?


  万晓利:我想就是这两年我的变化吧。我觉得现在跟以前比,更轻松了一些。又提到轻松,我认为我以前的方式就是太过于在音乐里面了,自己和音乐相处时是紧张的互动,可是现在就是越来越轻松的互动。


  B、越来越正向的影响


  二十年前,26岁的万晓利离开河北老家来到北京,开始做他的音乐,“为了音乐经历了很多挣扎,现在回想那些挣扎,觉得实际上我没有觉得生活苦过。我不觉得当时的我生活苦了,只能说有点煎熬。心里难熬,但是苦的话我觉得没有,现在回想是美好的。”从挣扎、煎熬到轻松,是万晓利的生命历程,也是他的关键词,从北京搬到杭州郊外生活之后,北方到南方、从城市到乡村,“这里的环境和人文气息给了我宽松的氛围,”万晓利说从上一张专辑到这一张只用了两年的时间,南方的生活给他带来了正向的影响。


  记者:在新专辑里面有一首歌是直接以临安上村这个地名来命名的。你是河北人,很长时间在北京,怎么促使你到杭州生活?


  万晓利:杭州是一个比较安静的城市,在我看来比较温和、安静,因为我也不是在杭州市区里面,还是一个比较村庄的感觉。其实来这边有很多因素,身体需要调养,这种调养不管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是正向的,这个从新专辑的歌曲中也能感受出来。从上一张专辑到这一张只用了两年的时间,这里的环境和人文气息给了我宽松的氛围。


  记者:所以现在是你理想的生活?


  万晓利:我觉得理想生活对我来说就是轻松自由吧,能够开开心心地和音乐相伴,和朋友相处。为什么把轻松放在第一位,总是说到轻松,也就是说这两年在做东西啊什么的,还是有些疲惫吧。


  记者:还是有疲惫?


  万晓利:就是累吧,也不是疲惫。这两年我的乐队也在变动,重新排练,还有创作、录音,这个档期一直排得比较紧张,然后今年发专辑也是一个月一首的频率,还是有些工作上的压力。


  记者:现在其实越来越多的民谣歌手是往大众化、流行化的方向发展,但是你反倒是开始做一些实验音乐,再到现在往布鲁斯的方向发展,会不会怕之前的歌迷接受不了现在风格的转变?


  万晓利:没有,我为他们着想才这么做的。实际上一个事实就是,我更应该给出我觉得好的东西给歌迷,而不是他们觉得好的东西给他们,因为我觉得他们的判断力不如我的判断力好,我要给他们我认为好的东西。


  记者:前两年都在说民谣热,今年又有嘻哈热,你有关注过这些吗?


  万晓利:我认为所有的才刚刚开始。就像以后别的音乐形式也会逐渐地走向大众,有一些拥护者,这样才是对的。


  记者:但这些流行就像一阵风,也有说现在嘻哈的歌迷就是之前民谣的歌迷,但改变就是这样轻而易举?


  万晓利:这就是过程。我觉得都在不断地出现、繁荣、衰落,再出现、再繁华、再衰落,具体到每个音乐形式里面,可能还有更多音乐人的个性的表达。我觉得应该是允许,也是必然的。因为就是这么一个百花齐放的过程,你开了,好了,现在轮到我开了,你败了,第二年大家又会开,就是这样的。百花齐放、周而复始,有白的、红的,还有绿叶。


  记者:像今年兴起的嘻哈,你新专辑里面的《答案》也有些说唱的气息,这是借鉴当下一些新的元素吗?


  万晓利:实际上我觉得嘻哈是一个非常老旧的音乐形式,不是当下,就像我刚才说的,可能它是去年或者四五年前曾经开过的花朵,只是现在又在我这儿开了一样。我的表达形式是这样的,我的音乐,尤其是在这张里面,它是一个自然生长的过程。哪个衣服适合它,我就给它穿什么衣服,这些衣服可能就像刚才我说的花开花落、周而复始一样,这些形式早就不新鲜了,在国外可能就是多少年前早就有了,并且非常成熟了,这是根源。


  记者:像这次发布会现场你的和声组成员其实都是由一些新生代的独立音乐人组成。作为前辈,有没有什么建议可以给他们?


  万晓利:我觉得慢慢来,多听、多练、多写,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音乐是一个海洋,需要长时间吸收各种营养,慢慢成长。


  C、民谣一哥点评民谣一哥


  整场发布会上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为万晓利致敬”。无论是老狼、万芳,还是小河、张铨,抑或是李志宋冬野,在很多音乐人看来,他们以中国民谣界有万晓利为傲。但实际上,这并不仅仅因为他具体的作品本身,而在于它们更广泛的开拓意义。不流俗、不盲目、不服从,“万晓利的音乐总是在超越他自己。超越是要冒风险的,可能会失去一些听众,或者有一些错误,但最后起码对自己有了一个交代”,周云蓬在提起万晓利的开拓精神时这样说道。万晓利的江湖地位不用再多说,尤其对于李志、宋冬野这两位后辈“一哥”,他还是有资格指点的。


  虽然李志嗓子那样儿,但是气质挺好


  在介绍李志的时候,万晓利说,“我对他有很多感觉,觉得他气质很好,虽然他嗓子那样儿。”后来主持人问李志怎么看待万晓利对他的评价时,李志只说了一句话———“他的意思是说我长得丑”。


  宋冬野是非常优秀的,因为他喜欢我


  万晓利在介绍《痛,也不能》这首歌时突然说:“大家也都知道,宋冬野翻唱了这首歌。非常棒,他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音乐人,因为他喜欢我。”后来介绍到宋冬野时,万晓利也认真地说:“宋冬野是值得我学习的一个歌手,这么多年一直这么力挺我,反正我是肯定做不到。”


  说到中年油腻, 李志宋冬野着急撇清


  “中年油腻”对这些民谣“老炮儿”来说还是热门话题,老狼说如今大家聊天都讲枸杞和舍利子,宋冬野听了赶紧撇清关系:“我是最年轻的一个,非常骄傲。昨天吃饭的时候,其他艺术家都在聊养生,太可怕了。万总和这帮老艺术家认识的时候,我小学还没毕业呢。”李志也不甘示弱:“其实我跟宋冬野差不多大,我比他大一个半月。我也是年轻人,跟他们这些老炮有些代沟。”


   (编辑:张凡)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