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对话王牧:论一名人文地理摄影师的自我修炼

2015/07/09 11:39:41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代亚杰
曾经有一个时期,我总是很羡慕那些地理杂志的摄影师,他们扛着相机随时准备去探寻那些未知的境地。每当一个个地方以影像专题呈现出来的时候,这些摄影师们又总是用他们的个人情怀打破我对一个地方的认知。本期,色影无忌独家对话人文地理摄影师王牧,作为曾经的《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炎黄地理》杂志图片总监、首席摄影师,《GEO视界》杂志签约摄影师,让我们一起聊聊人文地理摄影的那点事。

  采访者:代亚杰

  受访者:王牧

人文地理摄影师王牧访谈


  ‘人文负责情怀,地理负责视野’

  记者:您好,您之前曾经说过:“人文是我摄影的底色,地理是我摄影的内容选择。”一句话就概括了一位摄影师的态度,能不能跟我们详细聊一下人文地理摄影具体是拍摄哪些方面?

  人文地理属于人类学的一支,如果把人文和地理分开来看,人文就是负责你深度(情怀),地理负责你的视野。但是让大家说出人文地理摄影的具体概念可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解释,这个看似狭窄的摄影门类实际上包含了几乎所有的摄影类别,举凡你能想到的诸如风光摄影、人像摄影、纪实摄影、艺术摄影、静物摄影等等门类都可以归入人文地理摄影的范畴。这么解释可能更好:人文地理摄影就像人类学一样综合和包罗万象,拍摄方法上就像是考古或者是田野调查。在观察角度上主要是关注人,人的状态、人的故事,人和历史以及未来,人和自然、土地的关系。

  记者:纪实摄影也是以人类学为蓝本,研究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包括民族、地理等各种信息体现,那纪实摄影和人文地理摄影的区别在什么地方?

  我们看“马格南图片社”的那些摄影师虽然到各地去拍照片,但他们照片的人文情怀要强于地理的因素。而以“地理杂志”为代表的人文地理摄影,就要淡化个人情感的投入,具有科普性,把信息传达清楚。

  所谓人文情怀,并不是说照片要多么悲天悯人,可能跟你刚开始接触到摄影时受哪位摄影师的影响比较重要。我刚开始受到的影响就是两个方面,第一是“马格南图片社”的那些摄影师,他们构建了我的人文底色,一切以人为出发点。第二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和德国地理杂志,可以说这本杂志开阔了我的视野,让我心向远方。

福建连城培田村老戏台


  ‘摄影在别处!’

  记者:但凡既有个人情怀又有广阔的视野的摄影师,内心深处是不是一直心向远方?在很多人看来人文地理摄影和远方应该是可以划等号的吧。

  我原来写过一篇文章叫《摄影在别处》,意思就是只有出去了才愿意拍照。这种心向远方的摄影师刚开始可能就是猎奇,时间长了就是深度的参与。在给我的新书《大地在上》写推荐的两位摄影师就代表了两种不同的风格,杨延康住在深圳,但从来没拍过深圳的照片,他就是典型的“摄影在别处”。而王福春就是另外一种风格,任何时候都在记录身边发生的事情。前几年在《炎黄地理》杂志的时候,连着拍了好几年山西,那个阶段对我来说是个比较美好的时候。身边可能也有很多可以拍的题材,只不过我的性格比较喜欢往外跑。

人文地理摄影师王牧访谈

  记者:您先后在《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炎黄地理》杂志做了这么多年的摄影师,能不能具体给我们介绍一下地理杂志如何完成一个主题?

  在做一个专题的时候,摄影师最好要找一个文字记者或这方面的专家一起工作。如果摄影师自己来做这个专题,可能更多的是从视觉上来考虑,并没有上升到一个社会学、人类学调查的层面。而“地理杂志”的内容应该像社会学、人类学调查这样的工作方式一样采集整理各种信息。具体来说,地理杂志做一期地方的专题,首先得满足大众对这个地方的期待,把能代表这个地方的照片要拍到。其次,要拍点别人没想到但又属于这个地方的特点,这就是锦上添花,既满足了人们的期待,又有意料之外。一个地方的专题呈现出来就应该像当地的一个纪录片,记录下当地人和土地的关系,不管是人物面孔也好还是当地的生活方式也好。比如拍一期哈尔滨这个城市如果没有拍到冰雪的内容,那你这个专题就说不过去了。

  记者:我们看您的照片在构图和前景的运用上特别精彩,每次在观看取景框里的时候,你会考虑哪些因素?比如是否会有一个提前的预想、观察一下取景框的边缘。

  每次在构图的时候,我在取景框里面就把画面给卡死,不给自己留一点剪裁的余地。以前在杂志的时候可能要做跨页印刷,就会避免“公牛眼”构图,如果拍摄的画面里有人物出现,直接下意识的就把人物给挪到旁边去,不管是左边、右边。但是不同的画幅对画面的影响不同,不管是4:3还是36:24的长画幅,都倾向于叙事,而正方形的画幅更有仪式感。现在很多电影都用16:9的画幅,就是因为长方形的画幅更利于讲故事。就像前一段挺火的一个app叫“足迹”,不管你拍摄任何场景,自动给你遮幅成16:9的宽幅,加上字幕马上就像一个电影的画面,试想一下,如果把电影的画幅改成正方形,这个电影还能进行下去吗?如果是用正方形的画幅拍摄宋庄那种地方,这个感觉可能正合适,非常具有象征意义。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