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蜷川实花:摄影是我创作的原点

2017/11/14 09:26:33 来源:雅昌艺术网  
“摄影是我创作的原点。”说这句话时,蜷川实花穿着一件宝蓝色的裹身裙,裙装上的花朵图案,取自她的一件摄影作品。
1.jpg
摄影艺术家、电影导演蜷川实花


  采访者:彭菲


  受访者:蜷川实花


  “摄影是我创作的原点。”说这句话时,蜷川实花穿着一件宝蓝色的裹身裙,裙装上的花朵图案,取自她的一件摄影作品。此时,距离她的上海个展还有两天,布展进入收尾工作。蜷川在桌上摆弄三个纸版模型,介绍道:“展厅一楼主要展出色调明媚的作品,因为大多数观众是从这里开始认识我的;二层展示着我拍摄的肖像作品;三楼展示了黑白的作品,和我在东京、上海、香港等地拍摄的新作,是我首次对外发表的。”说到这里,她顿了顿,说道:“就是想要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蜷川实花的展览’。”


2.jpg
摄影艺术家、电影导演蜷川实花、北京天辰时代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谢依辰


  整场次展览的确“很蜷川”:绚丽又明艳。蜷川镜头下的花和鱼始终很娇艳,这种气质也延续到了她的人物摄影上:她拍摄的女性都很妩媚,男星更是媚而不娇。不过,若你认为这就是蜷川的全部,那看到《plant a tree》系列和《self image》,才会想起她是以一组黑白照片正式出道,并以此摘得3.3m?写真展和Canon写真新世纪的冠军。


  “我很早就确立了自己的摄影风格,这可能是母亲给我的天赋。”蜷川实花说。







展览现场


  1972年,蜷川实花出生在一个艺术世家,她的母亲是一位拼布艺术家,作品色彩丰富而烂漫。蜷川的父亲蜷川幸雄更是日本泰斗级莎剧和电影导演,曾在1980年代拍摄经典作品《敦煌》,在古稀之年仍关注边缘青年的话题,执导《蛇舌》。蜷川的“艺二代”身份,让其在幼年时就对艺术耳濡目染,剧场,剧院、美术馆、书店是她课业之余最长去的地方。当了职业摄影艺术家之后,她于2007年、2012年执导两部影片《恶女花魁》和《狼狈》。


  “我会看我父亲的作品,他也看过我之前的所有展览,但我们不聊具体的细节,那其实挺不好意思的。他给我的影响是非常宏观的:他以行动告诉我,所有的工作都是充满艰辛的,需要坚强地去面对。”


  何曰坚强?我们可从10条蜷川家的家规里找到线索:


  1.做个随时可以抛弃男人的女人;


  2.经济和精神上都要独立;


  3.尽量和更多的男人交往;


  4.做什么都可以但唯独不要未婚先孕;


  5.不要成为只懂顺从的女人;


  6.不要被男人骗,反过来去骗他们;


  7.成为帅气的女人;


  8.如果觉得自己是对的无论如何勇往直前;


  9.活得刺激点;


  10.嫉妒别人不如去被嫉妒。


  有趣的是,这些特征都在蜷川实花的电影中得以体现。她执导的影片往往围绕一位不那么“传统”的女性展开,她们似乎都着挑战性别的“上帝视角”。


  “我很喜欢这样女性的形象。很多男性导演在表现女性形象时,往往投射了他们对于女性的认知。我想借电影告诉大家,女性的美不是千篇一律的。任何女性——哪怕表面是非常传统的——都有坚强、帅气、独立的另一面。”蜷川实花说。


  目前,她还有5部电影计划。她说,为了达成每一个目标,要继续勇往直前,做“一个帅气的女人”。


 6.jpg
蜷川实花作品 mika ninagawa, 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对话蜷川实花


  记者:举办此次展览的契机是?


  蜷川实花:最近五年来,我一直想在上海举办展览。在此之前,我们有过其他的计划,但最终没有实现。有一次,天辰时代的谢小姐来我的工作室,她不仅人长得漂亮,还和我聊得很投缘,于是,我们埋下了合作的种子。我在日本都没有举办过那么大型的展览,这次能在这里举办,我感到很高兴。


  记者:展览囊括近1000件作品,策展思路是什么?


  蜷川实花: 展厅一楼主要展出色调明媚的作品,因为大多数观众是从这里开始认识我的。大家一看,就知道这是“蜷川实花的展览”。一进门的作品,是原本不同花期的花朵,同时在一个空间展出,让人有一种它们同时绽放的感觉,充满了虚幻的视觉体验。展厅二层展示着我拍摄的肖像作品;三楼展示了黑白的作品,和我在东京、上海、香港等地拍摄的新作,是我首次对外发表的。


  记者:在新作里,您想表达什么?


  蜷川实花:有两个方面。一是传达亚洲(地域)的能量;二是表达一种勇往直前的精神。这个世界,万事既有光明,也有黑暗;我们如何在混沌的状态下,继续勇敢向前?





蜷川实花作品 mika ninagawa, 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记者:您的作品色彩绚丽,您是如何找到自己的摄影语言的?


  蜷川实花:我的母亲是一位拼布艺术家,她的作品色彩很明艳,这可能是她给我带来的天赋。我是以一组黑白的“Self Portrait”(自拍像)正式出道的,当时还因此赢了3.3m?写真展和Canon写真新世纪这两个奖项的冠军。不过,我并不是由黑白(作品)转向彩色(作品)的。在此之前,我的专业是设计,自己也会画画,做过很多和色彩相关的事。


  记者:花和鱼是您最为人熟知的系列。为什么您那么喜欢拍它?


  蜷川实花:其实没有明确的理由。我看到花就忍不住想拍。摄影最大的魅力在于记录一个无法复刻的瞬间。一朵花,早上还在盛放,下午可能就凋谢了。我们既然无法保留永恒的美,那通过摄影可以做到。


  记者:您的作品很唯美,会特别在意构图吗?


  蜷川实花:除了商业人像,我的绝大多数作品都是随机拍摄的,连辅助的灯光都不开。我不会根据主题进行拍摄,而是拍那些打动我的瞬间。等回头整理时,我才发现,原来自己拍这些和那些(作品),似乎可以构成一个系列呢!





蜷川实花作品 mika ninagawa, 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记者:为了表现比较绚丽的视觉效果,您会做后期吗?


  蜷川实花:可能会做一些微调,但不会为了表达艳丽的色调而去调整。事实上,这些非自然的颜色和生物——比如蓝色的玫瑰、绿色的菊花、鱼尾很长或者没有鱼鳍的金鱼本来都是不存在的。我们都知道,人工处理会使花期变短,但却忍不住这么做,因为我们有欲望。或许,从道德的层面上,我们应该制止这种操控自然的行为;不过,我们的确是这么活着的,的确可能会做一些残忍的事。因此,我想通过作品让人意识到这一点,但作品本身不具备批判性。


  记者:您在2007年拍摄了第一部电影《恶女花魁》,当时的拍摄契机是?


  蜷川实花:当时,电影公司想让我拍摄一部电影。他们问我,有什么想要拍的?我想起了我很喜欢的漫画《恶女花魁》。


  记者:您会和父亲聊聊关于电影的想法吗?


  蜷川实花:我会看我父亲的作品,他也看过我之前的所有展览,但我们不聊具体的细节,那其实挺不好意思的。我父亲给我的影响是非常宏观的,他以行动告诉我,所有的工作都是充满艰辛的,需要坚强地去面对。


  记者:从摄影师到导演,给您带来哪些不同的体验?


  蜷川实花:给杂志拍明星时,我很少和他们交流。他们都有丰富的拍摄经验,也很信任我,我只要抓住他们最自然的状态就好;而拍电影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它是一个合作的过程,中间会出现各种预料之外的事,我需要和不同的人员沟通。比如,在拍《狼狈》时,我会提前一天和泽尻打电话,和她对一下明天拍摄的剧本。不过,第二天,她的表现依然令我意外——泽尻的几场哭戏非常到位,不需要我进行多余的引导了。


12.jpg
蜷川实花作品 mika ninagawa, 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记者:您作品中的女性形象通常不那么“传统”,这是否代表您个人的价值取向?


  蜷川实花:我很喜欢这样女性的形象。很多男性导演在表现女性形象时,往往投射了他们对于女性的认知。我想借电影告诉大家,女性的美不是千篇一律的。任何女性——哪怕表面是非常传统的——都有坚强、帅气、独立的另一面。


  记者:最近有新的电影计划吗?


  蜷川实花:其实有5部电影的计划,它们和以往作品都不一样。


  记者:现在,有越来越多人知道“蜷川实花”。您自己想做一个怎样的人?


  蜷川实花:我希望自己一直活跃在一线。与其思考太多,不如付之于行动。不过,每个决定,哪怕迈出一小步,都不是容易的事。因此,要不断努力,一直有勇往直前的信心。


  (编辑:安莹)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