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专访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2016/05/31 10:36:54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2016年3月之时,黄轩已凭借着两年七部作品的“霸屏”之姿和从配角到主角的实力跨越突围成功,并因为“国民初恋”的标签被广为熟知。

专访距离爆红还有一巴掌之远的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采访者:蒋梦瑶


  被访者:黄轩


  《亲爱的翻译官》最近热播,奇怪的是虽然这部戏的口碑一般、主演演技也被接连吐槽,但作为主演的黄轩却人气飙升。这让人再度想到那个“黄轩离爆红还有多远”的话题。也许黄轩早就爆红了,也许他在“国民老公”这个向度上爆红还差那么一点,这篇是记者周刊3月30日刊发的对黄轩的专访报道。题中不但涉及了黄轩为何还没有彻底大爆红,圈内人纷纷出谋划策并试图解题,也有黄轩自己对爆红、境遇问题的见地??如果你细心发现,里面还有大量的女记者对黄轩浓浓的爱和不可掩饰的痴迷表情??2016年3月之时,黄轩已凭借着两年七部作品的“霸屏”之姿和从配角到主角的实力跨越突围成功,并因为“国民初恋”的标签被广为熟知。31岁的年龄称呼小鲜肉有点尴尬,定义成大器晚成又显得过于厚重,对黄轩来说一切只是刚刚好。


专访距离爆红还有一巴掌之远的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猎人》剧照。


  火了?满屏的国民初恋


  “拍了这么多年被认可是喜悦的”


  电视剧《猎人》北京卫视开播发布会开始前,场外挤满了黄轩的粉丝。当天是黄轩的生日,似乎又让这场发布会有了些许不一样的意义。发布会尾声,主办方突然从台下推出个蛋糕,台上台下的所有演员和粉丝一起高声祝福黄轩生日快乐,男主角黄轩因为这个“意外设计”而泪洒舞台:“这是我有生以来过的最热闹的一个生日,谢谢大家??”台下的有粉丝高喊,“轩哥,不要哭。”三年前他还是酒香巷深无人知,而前两年又都忙于工作到没有庆生。“一直不喜欢人多,所以这算是最热闹的一次了。”黄轩在采访时坦承。


  “黄轩这两年真的是爆发了啊。”发布会上有记者在台下感叹,“《红高粱》播的时候,他还完全不红,就这两年。”两年前的《红高粱》,他是第一次和郑晓龙合作,在剧中扮演周迅的初恋,当时的追光都在“郑晓龙能否超越张艺谋”“周迅时隔多年再拍电视剧”等焦点话题上,此前,他还只是站在周迅身边那个安静的低调的“得不到”的初恋,现在他已经是发布会上绝对的焦点,发布会后,媒体的采访时间安排得更加紧密,一些临时想要加进来的媒体ID录制连见缝插针的机会都很难,因为他要赶着下午的飞机回剧组。


  正在赶着拍一部香港电影和还未完成的《海上牧云记》,黄轩不得不同时穿梭在两个剧组之间,通告表上是安排得满满的行程。“有一段时间,去见十个剧组,会有六个剧组在跟你说他们想敲黄轩。”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专访距离爆红还有一巴掌之远的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黄轩在《芈月传》里演技爆发,也为他圈了很多粉。


专访距离爆红还有一巴掌之远的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黄轩和杨幂在《翻译官》中扮演一对相爱相虐的情侣。


  从去年年底的《芈月传》开始,接连着《女医明妃》再到正在热播的《猎人》,黄轩几乎没有间断地持续霸占电视荧屏,连番地在这些话题大剧中露脸,黄轩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霸屏。也在这些大剧中完成了从配角到主角的跨越式逆袭,而在影视剧之外,他的价值也在不断地被打开,综艺节目《奇妙的朋友》让他成了国民暖男。护肤品牌、运动品牌、和电脑产品的代言让他在商业上有了一席之地。他再也无法像很久以前那样,背着一个包带着几百块钱就去流浪了。


  现在,他的代号是“国民初恋”,是“女神收割机”,现在走在路上都会有不少人认出他来。有一次过安检,安检员看到了他的身份证,再看了看他的脸,指着他喊:“子歇。”“我内心是喜悦和满足的,拍这么多年戏,慢慢终于有观众认识你认可你。”他说。


  接下还有他和杨幂主演的《翻译官》,以及仅靠两个预告就在业内引发不小轰动的《海上牧云记》,他也是主演。一个是现代言情偶像剧,他饰演一个“霸道总裁式”的翻译官,而后者则是投资超过3亿的古装玄幻巨制。这两部作品在不少业内人看来充满期待,“两个都是大I P,言情偶像和古装玄幻都是现在的热门,而且质感都不错,黄轩应该会爆。”


  但走红和繁忙的工作给黄轩带来的负面影响就是私人空间不断被占据,他有时候会跟公司小小地争取下“能不能休息段时间出去玩”,结果当然是被无情地拒绝,因为在他面前摆着的还有那张密密麻麻的通告表。他的个人写真书上,有这么一段文字描绘过他的梦想是要找一个小村落安静生活,但现在看来,这个想法目前恐怕很难实现。


专访距离爆红还有一巴掌之远的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黄轩主演了《猎人》被誉为“盼了那么多年终于等到你演男主角”。


  被辜负的潜伏者?


  “从没有特别绝望,一直充满希望”


  在黄轩主演的电视剧《猎人》的弹幕中,有一条评论“盼了那么多年终于等到你演男主角”得到了2300多个赞,出道已经超过10年的黄轩,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挑大梁主演电视剧。与这两年的声名鹊起相比,十年中大多数的时间是漫长的默默无闻的时光。从最早的《地下的天空》再到崔健被积压多年的《蓝色的骨头》再到《无人驾驶》,黄轩早期一直出演的都是一些不为人知的小众文艺片中的主角,直到《黄金时代》和《推拿》,他是很多业内人士口中“有实力但没运气,可惜了”的典型代表。


  本可通过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出道,但临时剧本调整被更换。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王小帅指导的《日照重庆》中。《春风沉醉的夜晚》里他的镜头被删减,接连着一连串的打击让他有段时间里特别不自信,甚至还一个人跑到了巴黎流浪了一段时间。


  这些真实发生在黄轩身上的事情因为频繁悲情而显得有些戏剧化,以至于这些经历在各种场合和采访中,被反复地书写和提及。倒是他本人却并未那么介意,也并不想要被塑造成了一个颇为悲情的突围者,“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被辜负的,演员从来都是被选择的。”他很清楚地认知那时候的自己正处的阶段,而想要逆转这种局面,只有一个方法,让自己变得更强,在演员这个颇为主观和被动的模式里,掌握更多自主权。


  在2014年的我刊的那次调查中,黄轩被赋予了“在商业领域”突围的期待,甚至有影评人语重心长建议,黄轩的作品太非主流了,应该再主动地向主流靠拢再靠拢。在这个定义为“不是传统的帅,却拥有值得被尊重的实力和无限潜力”的标签框架内,影评人们对他的年轻和能力给予了热望,两年后他确实也做到了这一点。这个长久以来存在小众电影里的文艺小生,正是通过一系列主流的电视剧快速累积自己的声名和人气。


专访距离爆红还有一巴掌之远的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黄轩在电影《推拿》中扮演常去洗头房的盲人按摩师。


  黄轩并不否认当初接拍一些主流电视剧的动机是因为想要被更多人看到,因为“拍了很多年的文艺电影,家里人看不到自己在干什么”。而第一次接拍主流的偶像题材的电视剧《女医明妃传》其实也在打破黄轩内心的很多桎梏,比如对古装的恐惧。因为早年刚出道的时候,黄轩对于自己在《红楼梦》中的造型并不满意,导致对古装有了阴影。演习惯了文艺片的黄轩刚开始在《女医明妃传》时对扮相演法相当不适应,甚至一度产生了临阵弃演的想法。直到在刘诗诗和其他演员的帮助下他才逐渐进入了状态,而演完了这个戏,他觉得自己被打开了。


  在打开自己做好了准备和积累,机会和运气也开始垂青这个年轻人,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从《红高粱》到《芈月传》,“国民初恋”形象深入人心。《女医明妃传》让人看到了从温顺向腹黑爆发的可塑性,他的人气也随着这几部话题作品而迅速提升。而他也不再是那个被动承担被删选被替代命运的无力的演员,他开始有了在这个圈子为自己圈地正名的资本。《猎人》的导演徐昂回忆了第一次见到黄轩时候的情景,那时候他看过黄轩的几部作品,一直对他停留在“阴郁沉闷”的形象中,直到去探班《芈月传》时,他看到黄轩在剧中的一场戏,他对着孙俪明亮的一笑,那个瞬间徐昂决定了男主角。


  而所谓的“辜负”也有了巧合式的偿还。后来娄烨给了他《推拿》,凭借小马这个角色黄轩声名鹊起。在时隔十年之后,他再度有机会参演张艺谋的电影,张艺谋看到他笑着拍拍他说:“小伙子出息了,我让他们工作人员给我列现在的演员名单里,你都在里面,不错不错。”他还记得当初那个临时被换下去的年轻人。黄轩用“十年一觉电影梦”来形容当时那种因为横亘着十年时间而产生的复杂心情:“以前的失落也好,彷徨也好,今天都成为大家哈哈一笑的事情了。好多东西都没有那么的承受不了,过去之后都是笑谈,你还得笑着往前走,怀揣着希望就好了。”


专访距离爆红还有一巴掌之远的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人人都爱黄子歇?


  他是一个有故事的“男童鞋”


  在去年,我刊还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关于“值得期待爆发”青春男偶像,令人意外的是,“高龄”的黄轩竟高票力压众多小鲜肉,仅排在李易峰、鹿晗、吴亦凡之后。而在这个投票中,与其他小鲜肉依靠的是狂热粉丝投票的优势不同的是,业内人士反而是黄轩强大的票仓。结果是这些专业人士用高票一路将黄轩送到了第四的位置。


  黄轩并不是标准的第一眼帅哥,也并非是眼下最火热的小鲜肉的长相,“演技好”“气质好”“低调”是调查中记者对他赞赏最多的部分。“黄轩是他这个年龄段男演员里唯一会演戏的。小流氓演得,深情备胎演得,贵公子演得,草根也演得。放眼现在顶梁柱的A咖们,除了周迅之外以演技打天下的也寥寥无几,希望黄轩能填补行业里长久以来的演技派饥渴。”严肃八卦创始人萝贝贝在当时的调查时评价到。


  黄轩评价自己是心里同时住着老人和小孩。平时没事就喜欢在家看看书写写字,最大的爱好是喝茶和喝酒。去参加真人秀,要小心翼翼包好带上心爱的茶壶,对着真人秀里的动物平静而有耐心。一个人在没有戏的时候就戴着耳机看电影或者看书,为了练好法语每天很认真地学好几个小时的法语。现实中黄轩的人设似乎和剧中那个“国民初恋”有些不谋而合。


  而在我们对接触过他的人的采访中,似乎也难以找出可以值得挑刺的地方。黄轩甚至一度被戏言称是“女记者最爱的男艺人之一”。记者L喜欢黄轩是因为他在“《黄金时代》最后那个嚼着糖哭着走在香港街头”的瞬间,还因为他在采访时候的谦和有礼。跟他工作过的《翻译官》剧组的工作人员也同样有感于他的好教养与认真。“他每天来拍戏的时候都会跟我们打招呼,走了也会跟我们打招呼,无论是谁。”她至今还记得黄轩有一次拍一场重头戏,但当时他得了急性肠胃炎,“他一遍遍地硬撑着坚持演,后来还特别认真地问导演那场戏拍得好不好要不要重拍。”


专访距离爆红还有一巴掌之远的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专访距离爆红还有一巴掌之远的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有“放电”吗?


  《猎人》发布会上,同剧女演员评价黄轩很会放电,拍戏的时候眼神热切。而在采访中,他不是段子手式的金句频出,而是实在到有些直白无趣。但他会用特别真诚的眼神看着你,毫不闪避带着诚恳。因为时间紧张,我们的摄影师争分夺秒地再有限的时间里在多按两张,尽管工作人员一再催促,黄轩也始终是微笑着配合。


  他对工作人员最严厉的要求就是要求她们要有礼貌。“他会要求我们出去也一定要有礼貌。”工作人员爆料,谦和有礼成了黄轩为人处事信奉的教条和给人最直观的第一印象。徐昂把这种礼貌归结于自我保护:“他是一个很亲和彬彬有礼的人,不熟的时候他距离感比较强,熟了之后心里的一些包袱卸下来就好。”而这种自我保护似乎也有原因,一来是演员身份的不安定感,二来或许与他过早地经历人世变故有关。除了当时郁郁不得志的工作,青少年时期还从北方辗转南方再去到北方的颠沛生活,经历过父母离异再到两年内失去三个至亲的黑暗时光。黄轩自爆也有过一段压抑的爆裂时期,而后才是自我的和解。而现在他在追寻一种内心的平和。这是一种经历颠沛的生活而悟出的早慧,是经历过与人生“崩溃时刻”“和解”之后的豁达,一种巧妙周到的谦和,也是一种分寸感,礼貌又疏离。“黄轩是那种在同龄男孩里成长经历和内心世界比较丰富的人,他遇到的事情特别多,这个也是他的财富吧,和一般人不太一样。”徐昂评价道,“就是他很认真的时候吧,就挺可爱的,然后如果你要跟他熟了,他又非常可爱,就特别那种撒欢儿。”就像剧中女演员刚说完他很会放电,下一秒就控诉他在片场的恶作剧。


  粉丝小D直言喜欢黄轩那种“感觉有故事”的迷人,她并不认为黄轩像单纯的初恋,他应该是更复杂的人。就跟黄轩自己在采访中也承认,每个人都有性格的复杂性,“相对安静可能更像我生活中的我,其实有很多我身体中的角落也是很沸腾的,比如我也有暴躁的时候。”“那你什么时候会暴躁?”“被别人骗了,我会很生气。”他回答道。


  “(我在)现实中的情感没那么悲剧”


专访距离爆红还有一巴掌之远的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生活中有人这么骗我的话,我会爆炸的”


  记者:那这次《猎人》可以算是第一挑大梁的角色,你会有压力么,焦点在你身上?


  黄轩:你不说还没有,你一说反而有了(笑)。也还好,我觉得完成得还不错,合作得很愉快,观众喜不喜欢我也决定不了,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好了。


  记者:这个角色很个性化,跟你以往的国民初恋的角色很不一样。


  黄轩:以往大家看到更多的可能是深情专注这一面,这个就是比较滑稽,小聪明,也没有那么多深情的情话,演起来挺开心很有意思,甚至是我想成为那样,所以演起来你会觉得哎呀好过瘾。


  记者:哪个和你本人比较相似呢?


  黄轩:其实我演过的角色都是我身体里和性格里一个部分,相对安静一些的角色可能更像我生活中,其实有很多身体中的角落也是很沸腾的。我性格还挺多元性的,不了解我的人肯定看不到我这样的一面,我会很幽默很爱开玩笑,然后我有时候生活里也会有我很暴躁不好的脾气,每个人都有脾气。


  记者:哪些会触到你的点呢?


  黄轩:我会觉得人家不尊重我我会很生气,或者被别人骗了我会很生气。


  记者:但是你演了很多被人骗的角色啊?


  黄轩:对,所以我说那个角色不完全是我,如果生活中有人这么骗我的话,我会爆炸的(笑)。我不喜欢欺骗。


专访距离爆红还有一巴掌之远的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国民初恋”也有露肉照。


  记者:你会比较抵触大家会把你当做“国民初恋”,比较安静,比较温和的,把这样的性格定义为你自己的性格么?


  黄轩:其实我觉得这也很正常,每个演员刚刚进入大众视线都会有一个相对具体的形象,然后演员通过别的作品和努力再去让大家知道他还能演别的,这是需要时间的。其实我以前也演过不一样的角色。《无人驾驶》又是另外一个状态。我觉得慢慢来不着急,我平时就是比较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是彬彬有礼的。我觉得这是人的修为。但是在角色里他们会有很多癫狂的东西出来,我觉得这也不冲突,观众慢慢会把角色和本身的人分开。


  记者:会让人觉得你没有个性吗?


  黄轩:我还没有看到身边让我真正觉得个性的,在生活中。(你定义的个性是什么?)我定义的个性不是外在的。是思考方式和思维方式和别人不同,你看待世界,对待自己周遭的事情,有独特的视角,不随大流,这是个性,这是一个内在品格。我觉得所谓外在的叛逆未必很叛逆,其实都是包装。


专访距离爆红还有一巴掌之远的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黄轩自认很叛逆。


  记者:你有过特别叛逆的时候么?


  黄轩:其实我很叛逆。(最叛逆的事儿呢?)我不记得了,但我一直很叛逆。稍微了解我一些的人都知道。很多我认定的事情和想法我是很坚持的。而且不会特别模糊认定,这是很有棱角的。只是大家可能还没有真正了解到,因为大家看到的是角色看到平时我参加活动或者接受采访,我不希望把自己的个性带在这里,接人待物还是要懂得最基本的礼貌,然后你对生活的要求和选择放在自己的世界里,还有在角色里慢慢释放你自己。


  记者:这样的坚持会有一些冲突么?


  黄轩:尽量减少冲突,我觉得不合适我的东西我都不会去沾的,不合适的人我也不会去接触他,我在不停地了解自己,尽量选择的都是自己能接受的,也不要去挣扎沸腾什么,很多东西放在心里只能跟亲近的人说。


专访距离爆红还有一巴掌之远的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翻译官》剧照。


  “我一直没有觉得我被辜负也没有委屈”


  记者:这两年突然这么忙,会打乱你的生活节奏吗?


  黄轩:其实我觉得还好,会觉得稍微有一些疲惫,有时候想出去玩一下跟朋友聚会的这种想法比较难实现。但是总体来说顺势走吧,可能前些年在成长学习阶段,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去看书旅行看世界。这几年工作势头比较好就认真工作,过几年可能有婚姻家庭有其他的一些事情让你去花时间。顺势走也觉得挺好的,越来越多角色让你去展示,对于演员来说这是非常好的事情。


  记者:那你对生活有规划了,比如婚姻啊家庭?


  黄轩:婚姻爱情这些东西不是说你规划就能来的,那到时再说吧。如果没有,那我就看当下我的感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是一个比较随性的人。你的想法会变,你的经历会变,也许到时候你身边会遇到不同事情,你永远预测不到,只能更多地调整自己,把注意力和一些想法上的东西放在目前的事情上。


  记者:你写真里面其实你梦想是找一个小村落安静生活,现在这么忙还蛮难实现这个梦想了吧?


  黄轩:目前肯定就会有点忙,而每天都有工作,拍戏,但这个梦想应该一定会实现的。因为不是永远这么忙下去。什么东西都会起伏,有你忙的时候,也肯定有调节自己的时候。估计有一天你走下坡路或者不红的时候,你也可以彻底安静下来,都有可能,所以我觉得未来一定会去实现的,这个在于自己。


  记者:现在会说黄轩爆发了红了,你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么?


  黄轩:我没有特别大的感觉说自己爆发了,或者红成什么样。只是能感觉到这几部作品播了之后认识你的观众越来越多了,微博可能评论会很多。但其实我在生活中,我感觉不到红是什么,就是最近出去坐飞机啊很多人能认出你。


专访距离爆红还有一巴掌之远的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黄轩对“大器晚成”不认可。


  记者:你似乎没有被所谓的人气影响到?


  黄轩:没有什么影响。我会觉得这种东西都是一种现象,这几年运气好或者作品接得恰当,会有这样的效果。一切可能都会过去又有新的开始。历历代代这样的人情世故功名利禄太多了,历史也在重演,人生也在重演,我只是这一时代的一个微尘而已。只有这短短几十年的生命,我不把它当做最值得我炫耀的东西。


  记者:大家都说你大器晚成??


  黄轩:真的没有(笑),您把我抬太高了,谢谢。(这是高么?)嗯??“大器”啊,高啊。我真的没有觉得我是大器晚成,我会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一切都是最好的时候,我也没觉得我怎么成了,也没觉得怎么晚了,也没觉得我目前是“大器”,我只觉得我还在不停地努力想当一个好演员。


  记者:之前十年对你来说走得比较曲折,你现在回过头去看,曾经有过想要放弃的时刻吗?


  黄轩:没有。我好像一直都觉得有希望。我还是挺乐观的,几乎很少有沮丧和失望的时候,好像每一个阶段都有希望的影子让我坚持下去,每一个阶段都有作品让我觉得在进步。我好像没有特别绝望的时候,好像一直在充满着希望再往前走。


  记者:你之前有过的一段比较颓废的不自信的时光,现在是已经走出来了吗?


  黄轩:我觉得我是走出来了,我觉得那个时候的不自信自卑,都是你的成长带给你的,因为你的成长过程中会有变故,你总在颠沛流离,让你觉得你不是那个优秀的你。


  记者:之前有很多说法就是说其实黄轩被辜负,那你会有这种感觉么?


  黄轩:其实这种说法我是不认可的,我觉得没有什么辜不辜负,凭什么那些机会就一定要给你呢,演员的职业特质就是被选择和等待,选不上的这是很正常,我反而一直很感恩。我梦想当演员,能靠这个职业为生,养活自己,我就很开心了,今天已经超过我的期待标准很高了,所以我一直没有觉得我被辜负也没有委屈。


  记者:你以前拍得多的是比较拧巴的文艺片,这两年拍的偶像剧也有像言情的也有,你是在有意发生调整的是吧?


  黄轩:其实是我的心理状态要比以前更打开了,以前我对行业对我自己没有深入的了解。只觉得艺术电影是好的,去国际电影节得到国际上的认可,但是慢慢地发现,作为演员,还是要多方面尝试,如果有人觉得你的颜值可以拍偶像剧,也去尝试一下。当你都演过以后你才真正地负责地说,我更适合什么,我觉得在这个阶段,我是一个打开的状态。


专访距离爆红还有一巴掌之远的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现在想有感情啊,目前还没有遇到”


  记者:其实你知道,你是女记者眼中最受欢迎的男艺人之一吗?


  黄轩:我知道,受欢迎这件事。但是我不知道是最受。


  记者:那你对女粉丝想要扑倒你的想法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黄轩:其实还是挺温暖挺开心的,就是能被别人所喜欢,当然扑倒是大家开玩笑的一种体现,那为什么要扑倒,那还不是因为对你感兴趣或者喜欢你嘛,当然是一个很幸运的事情。


  记者:因为之前你给大家的银幕形象就是那种“国民初恋”嘛,然后大家都觉得说你好像一直都在被辜负?


  黄轩:这是角色,其实这个跟我本人也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接下来《猎人》《翻译官》就完全不一样了,他都是不会被辜负了(笑)就是还比较美好的。


  记者:这跟你本人的经历像吗?


  黄轩:我本人情感没有那么悲剧色彩(笑),之前几段感情都还是跟正常人一样,很美好地开始,但是也最后比较好地结束。所以也不会说心里那么的悲情。他戏里那种经历其实我也没有在生活中真的体验过。


  记者:之前是国民初恋,《猎人》里又比较会撩妹,哪一种爱情观会跟你本人比较像呢?


  黄轩:之前《红高粱》也好,《芈月传》也好,导演是说他从我身上感觉到比较真诚,比较纯粹。我个人对待感情也是挺纯粹的。如果这样的人出现了,我也会非常专注地去对待,每一次都像是初恋,抱着要相伴终身的态度去相处。我觉得能遇到爱情不是那么容易,茫茫人海里,虽然除了男人就是女人,几率还是很大的(汗,除了男人当然就是女人了)。小时候可能更具象一些,长得好看你就喜欢,现在可能大了会更综合地去看,对我来说还我觉得越来越难。如果说能遇到这个人,一定是要非常珍惜,能够在恰当的时候相识,又能有条件去相爱,挺不容易的,我对情感还是比较挑剔也比较尊重的。


  记者:现在想有一个什么样的感情吗?


  黄轩:现在想有啊,目前还没有遇到,但是我想接触的类型其实就是简单型的、淡淡的,就是要是来电的话,合适的话在一起,享受彼此在一起的那种状态。


  记者:没有具体的理想型的样子?


  黄轩:希望找一个跟我在价值观判断很多方面是统一的,不要有太大出入,但性格要有一点反差,我平常就是比较安静的,我希望性格上更有色彩一点,开朗活泼、古灵精怪一些,但是她也能安静下来,在价值观上人生观上比较一致我觉得那样会有点意思。


专访距离爆红还有一巴掌之远的黄轩:不算大器,也不晚成,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剧中黄轩露肉壁咚杨幂。


  黄公子的接地气问答


  Q:你内心的欲望是什么?


  A :让自己活得更简单、更平和,这也是一种欲望。


  Q:有女演员会爆料,张瑶爆料你在现场特别会放电,所以你在生活中也是特别会撩妹那种吗?


  A :哎呦,我我我我我没有特意去放电(结巴了??)也许是我的眼神比较??怎么说呢,就听别人的口中说可能我的眼神比较没有攻击性吧,也可能是我有时候看人的时候就比较认真看着你,眼睛比较直勾勾看着你,可能人家会觉得??其实没有放电(笑)。


  Q:很多人觉得你的大多数角色是比较偏书卷气,有想要突破的角色吗?


  A :有,已经在突破了,包括《猎人》《翻译官》其实我身上这种书卷气已经不足够了,还有我也是刚刚拍完的一部电影,偏动作的,将来可能大家会看到不一样的人物状态。


  Q:你会有心目当中的男神或者女神么,或者是憧憬的演员?


  A :比如说像国外一些演员,像我很喜欢西恩·潘,还有马龙·白兰度,他们的才华我非常欣赏,包括他们在生活中也是有使命感的人,利用他们的光环和知名度,会发起一些社会性的活动。


  (编辑:纪晨辰)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