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瑞恩·高斯林:电影中充满自身经历,享受与艾玛·斯通合作

2017/02/22 08:58:13 来源:Mtime时光网  
   
《爱乐之城》国内正在热映,早前记者与瑞恩·高斯林进行了一场深度专访。 "高司令 "和我们聊起了影片拍摄往事、成名经历、初次执导的心得以及对中国的印象。

165552.98498326_620X620_副本_副本.jpg


  采访者:白了个白

  受访者:瑞恩·高斯林

              
  《爱乐之城》国内正在热映,早前记者与瑞恩·高斯林进行了一场深度专访。"高司令"和我们聊起了影片拍摄往事、成名经历、初次执导的心得以及对中国的印象。  
           
  记者:《爱乐之城》是一部关于追梦者的电影,拍摄这部电影有没有让你联想起自己入行时的经历,即雄心勃勃又充满焦虑?


  瑞恩·高斯林:是的,大部分参与本片拍摄的人都不是洛杉矶本地人,包括我,艾玛和导演达米安,摄制组很多人都不是,所以我们都是来这里追逐梦想,离开了我们的家人、故乡以及熟悉的环境。


  瑞恩·高斯林早期写真这并非洛杉矶特色,但确实有很多人来到这里,成为洛杉矶的一员。我和这个角色的区别在于我16岁就来洛杉矶了,那时我太年轻了,少不更事,都没有想过能不能成功,但这些角色更加成熟,他们来这里很久了,特别是我扮演的角色,一直在经历各种拒绝和失败,所以他很可能变成一个闷闷不乐的悲观人士。


  记者:本片中很多唱段都是长镜头,和经典好莱坞歌舞片很像,对你来说,挑战最大的是哪一首歌?


  瑞恩·高斯林:每个唱段都有各自的挑战,因为每首歌都各不相同,其中有一场戏我要在钢琴上弹奏本片的主题曲,一镜到底,不能出错,那也是我在整部电影中拍的第一场戏,所以我压力不小。拍完这段后,又有一场我和艾玛的对唱,是在日出/日落(Mag记者c Hou瑞恩·高斯林)时间拍摄,要一镜到底,不能出错。拍完之后,又是一场我们并排坐在钢琴前,要求我们现场演唱的戏,也不能出明显的岔子,所以每首歌都各有挑战。


  记者:在《爱乐之城》中,艾玛饰演的米娅是个演员,你饰演的塞巴斯蒂安是个音乐家,片中的试镜戏是否让你产生共鸣?


  瑞恩·高斯林:有的,片中艾米开场试镜的戏,在我身上真实发生过,导演把它写进去,因为他觉得很有意义记者:所以那个故事是你讲给达米安听的?


  瑞恩·高斯林:没错,达米安希望我们分享各自的心路历程,所以我们就说了。


  瑞恩·高斯林:十分享受与艾玛的三度合作记者:你已经和艾玛合作了三部影片,你为什么喜欢和她合作?你们的合作关系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瑞恩·高斯林:我们第一次一起试镜是《疯狂愚蠢的爱》,他们要我们即兴表演,此后我们每次合作都会有很多即兴表演。我觉得相比于剧本对白,即兴表演更能拉近演员之间的关系,因为你们是一起在打造情境,你们相互依赖,相互回应,这就像跳舞一样,或者走钢丝不用安全网(wo瑞恩·高斯林k记者ng w记者thout a net)记者:你是童星出身,还去奥兰多生活了一年半,成为米老鼠俱乐部成员,和贾斯汀·汀伯莱克他们一起上节目。你从小就想到要把表演作为自己的事业,还是纯粹觉得好玩?


  瑞恩·高斯林:我没有想过要当演员,我都不知道这是一份工作。我叔叔是个搞笑模仿艺人,我很小的时候他就会带我登台演出,那时我周围有很多舞者,因为我运动不在行,所以我选择了跳舞,然后机会开始找上门来,后来我有幸参加了米老鼠俱乐部的试镜,当时我以为拿到这个角色,我要做的只是跳舞,但后来发现还要演小品节目,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表演是一门工作。


  记者:从你近年的作品,我们发现你是个很有天赋的喜剧演员,你是否从小就是个很好玩的孩子,非常有幽默感?


  瑞恩·高斯林:喜剧片一直是我喜欢的电影类型,我很喜欢阿伯特(Abbott)和卡斯特罗(Costello),我喜欢肢体喜剧,我是《韦恩的世界》(Wayne’s Wo瑞恩·高斯林ld)的大粉丝,特别喜欢麦克·梅尔斯。我觉得这些很搞笑。我们还很喜欢看《The K记者ds 记者n the Hall》。我觉得我从小就很迷喜剧,但我没想过要做喜剧演员甚至是演员,我只是特别喜欢看喜剧。

  参演《信徒》试镜意外中选
               
  记者:《信徒》让很多观众第一次认识你,为什么想到在演艺事业初期就接下这么复杂的一个角色?


  瑞恩·高斯林:在《信徒》之前我只演过儿童节目,我也从没想过要演什么很严肃的东西。当时我其实是陪一个朋友去试镜,是我朋友要试镜《信徒》,但影片的剧本和角色打动了我,让我难以抗拒,我想要了解这个角色,我特别想试一试,于是我问我朋友介不介意让我试试,结果真被我拿到了这个角色,这次经历也让我看到了表演的无限可能性。


  记者:你们现在还是朋友吗?


  瑞恩·高斯林:一直都是,他很大度,当时我们都还在奋斗期,任何人有点成就,我们都会很高兴,这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进步。


  记者:但他必须承认这个角色很适合你。


  瑞恩·高斯林:他确实很大度。


  记者:在2000年初你刚入行的时候,有没有哪些被拒的经历对你很有影响?


  瑞恩·高斯林:我觉得从某个角度来讲,被拒或许也是一种幸运,我们都有想尽办法找工作的时候,你会觉得每个机会都至关重要,但很多机会要是被我拿到了,虽然在当时我求之不得,但拿到这些机会可能会改变我一生的轨迹。


  比如我曾被好几部剧集相中,但每次我一加入,这些剧集就被取消了,这或许是巧合,或许也不是,但从某个角度讲我很幸运,否则的话我可能会把六七年时间耗在一部剧集上,而没有机会尝试新东西。


  《恋恋笔记本》的成功出人意料
            
  记者:2004年的《恋恋笔记本》是一次巨大成功,关于这部电影你有什么难忘的回忆吗?


  瑞恩·高斯林:影片的成功完全出人意料,我还记得有一次片场休息的时候,我和山姆·薛帕德聊天,我们觉得没有人会来看这部电影。对于这部电影我们没有信心,当时感觉这种爱情片根本没有观众缘,毕竟时代背景又是设在过去。结果在首映式我真的震惊了,电影获得的好评从首映一直延续至今。你永远猜不到什么电影会打动观众。


  记者:《恋恋笔记本》之后,你转战独立电影界,现在回头去看,你的童星经历是否让你更抵触大公司的电影?


  瑞恩·高斯林:我只是觉得拍《信徒》的经历很愉快,让我体验到了表演的乐趣,我学会了从全新的角度看待问题,跳出自我固定思维,从别人的角度进行思考,我很享受这个过程,我不想因为其他角色而停止这种体验。每次都尝试一些不同的东西,可以避免故步自封,不断调整适应、不断成长。

           

  记者:2007年,在你拍摄完《破绽》和《充气娃娃之恋》之后,你暂别影坛,推出了一张专辑《Dead Man’s Bones》,为什么想到出一张专辑?

        

  瑞恩·高斯林:那张专辑本来是要做成一出舞台剧的,音乐舞台剧,这个项目会很花钱,我们先把歌写好了,后来发现这可能会是有史以来最烧钱的一出舞台剧,没人愿意投资,我们意识到这个计划要流产了,但歌曲我们已经写好了,于是我们干脆就出了张唱片。所以我们根本没想要组乐队,只是情况有变才做了张专辑。


  瑞恩·高斯林:导演对我来说才像真正的工作《蓝色情人节》剧照记者:《蓝色情人节》让我触动很大,导演德雷克是如何向你描述这部电影的?


  瑞恩·高斯林:我和德雷克斯·安弗朗斯见面时,是在影片正式开拍五年前,我很想演这部片,很有激情,但我觉得我还不能演好父亲的这条故事线,因为这部电影是双线叙事,一条讲述婚后的故事,一条讲述年轻时初次相逢的故事,我觉得年轻的那条线我能演,但我还没有成熟到可以演父亲,我说能不能先把年轻的这条线拍了,五年之后再拍父亲那条线。


  他说可以,我就感觉这个人可以合作,我知道这方法其实不可行,但他愿意尝试,愿意考虑这个选择,他就获得了我的信任。反正拉投资也花了我们五年时间,那四五年里我也没接什么片,这部电影已经不仅仅是电影了,我们把自己的生活经历融入进去,把生活转化成电影,两者之间的界限已经很模糊了。


  记者:拍摄《总统杀局》时你从乔治·克鲁尼身上学到了什么?


  瑞恩·高斯林:他让自导自演看上去特别轻松,可能只有他才有这本事吧,但这对我产生了很大误导,后来我自己亲自当了回导演执导《迷河》,在这期间我不停地想:他怎么还能边导边演?这门技术真的很特别。


  记者:说到《迷河》,这确实是一部在视觉上非常震撼的电影,你是否会想尽快重执导筒?


  瑞恩·高斯林:是的,演戏和导演给我感觉一样,当然两者各不相同,导演对我来说才像真正的工作,我演了这么多年戏,当导演只是我演艺事业的自然延伸。


  记者:我想谈谈你和导演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的合作,《亡命驾驶》和《唯神能恕》都是非常男性向的电影,他是怎么和你推荐这两部电影的?


  瑞恩·高斯林:其实《亡命驾驶》是我推荐给他的,我先拿到剧本,我觉得把他的风格和这个故事还有我的表演结合起来,让我充满期待,所以是我推荐给他的。拍摄完《亡命驾驶》之后,我们已经有了很好的合作经历,所以我没有多想就答应去泰国拍摄《唯神能恕》


  记者:和丹尼斯·维纶纽瓦合作是什么感觉?粉丝能从这部备受期待的《银翼杀手2》中看到什么?


  瑞恩·高斯林:和他合作非常愉快,他是个很有才华的导演,也很会讲故事,摄影罗杰·迪金斯也是一样,在电影叙事方面,他们给我上了精彩的一课。他有着身为导演的人渴望的一切优秀品质。如果你把这些品质写成一个清单寄给圣诞老人,圣诞节一大早你就会收到一个丹尼斯·维纶纽瓦。


  记者:这是一部和洛杉矶紧密相连的电影,你觉得《爱乐之城》要如何打动中国观众?


  瑞恩·高斯林:中国人很爱电影,洛杉矶基本就是电影的代名词,长久以来它一直是世界的造梦工厂,它身上的这种精神,即便你没来过这里,也会觉得很熟悉。


  (实习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