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刘健:很难与其他人合作,其实不怎么看动画片

2017/02/24 08:53:39 来源:Mtime时光网   作者:Martyn Palmer
   
刘健导演的第二部动画长片《好极了》,在久负盛名的柏林电影节上赢得了强烈好评,这部艺术家兼导演也从百忙之中抽出身来,进行了独家专访。

QQ截图20170224085358.png


  采访者:Martyn Palmer

  受访者:刘健

              
  刘健导演的第二部动画长片《好极了》,在久负盛名的柏林电影节上赢得了强烈好评,这部艺术家兼导演也从百忙之中抽出身来,进行了独家专访。


  《好极了》是中国第一部在柏林电影节上参赛的动画电影,故事设置在中国南方的“小镇”上,当司机小张从老板那儿偷了一包现金,好为他整容失败的未婚妻做修复手术的时候,他引发了一系列灾难性的后果。当抢劫案的消息传遍全城的时候,每个人都开始寻找小张和那笔钱,包括一个叫瘦皮的杀手。《好极了》是一部黑色幽默贯穿始终的黑色惊悚片,致敬了包括《教父》在内深深影响了导演的佳作。


  《好极了》电影片段刘健1993年以艺术专业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他的画在中国和全世界都有展出。1995年,他开始从事动画行业,在2007年成立了南京乐无边动画设计工作室。在拍过几部动画短片之后,刘健的处女作《刺痛我》在世界各地的电影节上展映,并获得了第四届亚太电影奖(刘健si刘健 P刘健cific Screen 刘健w刘健rds)的“最佳动画长片”奖。他同时也在中国美术学院讲授动画电影制作。


  《好极了》一片花了3年时间完成,刘健几乎一人完成了影片的所有工作,包括编剧、画分镜图、做动画、导演和剪辑。


  记者:你的电影在柏林电影节上参赛,而且《好极了》还是中国第一部参赛的动画长片,你对此有何感想?


  刘健:我非常高兴,我到柏林的时候有点儿晚,是2月15号,我在慢慢了解这个城市,目前来看还不错。我觉得柏林人民很喜爱艺术,作为一名艺术家,我很高兴。


  记者:拍这部电影花了三年时间,95%的制作都是你本人完成的,比如说编剧、做动画、导演。这部电影对你来说算是爱的产物么?


  刘健:是的。我的动画片个人风格很强烈,这也是为什么我很难和别人一起合作。我对我的电影该拍成什么样,有一种非常清晰和强烈的想法,所以大部分工作都是我自己做的。


  柏林电影节记者发布会上 《好极了》一片的作曲家、导演刘健和制片人记者:漫长的三年过去,终于完成电影的时候是什么感受?你有没有允许自己庆祝一下?你都干什么了?


  刘健:当我刚开始创立这个项目的时候,我想象着完成之后肯定会大大庆祝一场,但实际上,我真的完成的时候,什么都没干(笑)。我只是休息了一下。


  记者:电影提到了很多热门话题,比如说川普总统赢得美国大选,还有英国退欧。你是什么时候完成这部片子的?


  刘健:我是去年12月16号完成的,我总会在电影中有些留白,这是创造电影过程的一部分。这样到了最终配音的阶段,我就可以加入一些与时俱进的内容,比如说川普当美国总统。因为我希望这部电影可以尽可能的现代化、具有话题性。


  记者:你早些时候曾说,你的电影并不是政治化的,但确实有些想要重点强调的社会问题。你想在哪些方面引起人们的关注呢?


  刘健:事实上,社会问题也是一种呈现我们社会中生活方式和人类本性的途径。所以与其说影片是关于社会问题,不如说是关于社会上的人。我喜欢在《好极了》中把社会问题融入进来,这是关于中国正疾速改变的大城市环境中,那些生活在城市边缘的人物。


  记者:你参与了影片制作的每一个环节,哪个环节会给你更大的满足感?


  刘健:后期制作给了我最大的满足感,因为在这个阶段,你可以亲眼看到角色与背景和画面融合起来,他们在慢慢动起来,变得有生命。这对我来说是最满意的部分。


  《好极了》剧照记者:你是以艺术家的身份起家的,你现在拍电影的时候,还会花时间在画画上面么?还是说这会太消耗精力?


  刘健:动画电影要求很高的,很占用时间,所以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来创作艺术了,但我时不时还是会画一下。


  记者:在影片制作期间,你每天工作几个小时?


  刘健:8到10个小时吧,就像是跑马拉松(笑)。


  记者:你的家人肯定非常理解你…刘健:是的(笑)。


  记者:片中有一些很昆汀式的黑色幽默,能不能讲一下在电影方面你所受到的影响?


  刘健:影响到我的有科恩兄弟、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和三池崇史。


  《好极了》海报记者:你没有提到任何动画导演或者动画电影…刘健:我小的时候非常痛恨动画片,也没看过很多。对我来说,作为小孩儿最重要的事儿是要玩儿。


  记者:你现在会看其它动画电影么?


  刘健:没有,我还是不怎么看动画片,大部分时间还是看真人电影。


  记者:你开始准备着手做下一个项目了么,会不会也像这部电影一样采取同样的工作方式,再一次把大部分工作量都自己承包了?


  刘健:对,我有个项目已经准备好可以开始了,我会采用同样的工作方式。我此时此刻还不想透露太多,因为它还在发展,现在宣布故事和想法为时尚早。不过等我从柏林回到中国之后,我会马上开始工作的。


  记者:幽默是电影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它很有意思。为什么会这样?


  刘健:你说的对,幽默确实是我电影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当故事中存在着讽刺和荒唐的时候,我喜欢这种会演变的结构。


  记者:你基本上是自己给自己投资拍电影的,你也说过《好极了》在金钱方面来讲要轻松很多。但你之前也说过,早些时候遇到了“一些挫折”,这指的是什么?


  刘健:第一部作品是我自己给自己投的钱,很简单。第二部来说,钱来得更多了,我的投资人通常都是拍商业电影的,他们想要《好极了》能在商业方面有所斩获。但这和我自己的艺术构想是矛盾的,这是我所指的挫折。


  记者:你有你自己的工作室“乐无边”,你希望能够指引和培养其他年轻的中国动画电影人么?


  刘健:是的,我现在还在独立地工作,但我另外一份工作是教育者,我也希望借此能够鼓励到其他年轻的电影导演。


  (实习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