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美女与野兽》主创独家专访

2017/03/21 09:08:24 来源:Mtime时光网  作者:RZ
假如《冰雪奇缘》没有火遍全球,真人版《美女与野兽》可能就会变成《白雪公主与猎人》同类的动作大片,我们也将无缘见证全明星班底重新唱响经典旋律的动人时刻

210255.57450676_620X620.jpg

  采访者:RZ

  受访者:比尔·康顿、艾玛·沃森、丹·史蒂文、斯卢克·伊万斯、乔什·盖德

                    
  假如《冰雪奇缘》没有火遍全球,真人版《美女与野兽》可能就会变成《白雪公主与猎人》同类的动作大片,我们也将无缘见证全明星班底重新唱响经典旋律的动人时刻......


  中国版海报呈现全片最浪漫的时刻从1991年的迪士尼动画原作中绚烂重生,真人版《美女与野兽》将这段古老如时间的传说再次搬上银幕,满载经典旋律又不乏现代创新。


  重拍一部经典作品远比原创承担了更多的压力与期待,然而《美女与野兽》的剧组足够“大胆”,他们开创了许多迪士尼的第一次。这是首部尝试歌舞片模式的迪士尼动画改编真人电影,也创造了迪士尼电影史上第一位同性恋角色(但影片中表现得非常含蓄,并未呈现任何实质性的同性恋相关内容)。


  在影片中国首映礼期间,导演康顿、“贝儿”艾玛·沃森、“野兽”丹·史蒂文斯、“加斯顿”卢克·伊万斯与“乐福”乔什·盖德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与记者友分享幕后筹备期种种曲折又梦幻的时刻。(以下内容有轻微情节相关的剧透,请谨慎阅读。)

212304.80777981_620X620.jpg

                
  动作片转型歌舞片《冰雪奇缘》“保住”《美女与野兽》金曲
             
  记者:听说是你力劝迪士尼,让他们把真人版《美女与野兽》拍成音乐电影的?

           

   比尔·康顿:差不多是这样。真人版拍摄的计划准备了很多年。开始时要拍成《白雪公主与猎人》那种动作类型的电影。后来《冰雪奇缘》火了,于是艾伦·霍恩,迪士尼电影的主席说“《美女与野兽》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让我们保持它的歌曲吧。”,这时候我加入进来了。


  我刚接手的时候,他们只想在电影里留三到四首歌,我就不同意了。跟你一样,我也很爱动画版,我觉得里面没有哪一首歌不好听,我绝不会删掉任何一首。我觉得要是拍成真人电影,你需要给所有角色每人一首歌,野兽也得有一首歌。跟他们开完会之后,我还以为迪士尼会拒绝这个想法,没想到他们居然同意了。


  差点走上《白雪公主与猎人》的套路

 212527.45793531_620X620.jpg

   
  记者:在保留原曲之余这次另加了三首歌,歌曲体量很大。你们是如何决策去平衡音乐元素和动作惊险的成分的呢?


  比尔·康顿:我觉得这就是音乐电影的魔力了。你懂的,最关键的一点是,在电影里,你必须要让这首歌不断前进,推动故事。不可能像音乐剧一样半路停下来,让演员站在原地唱三分钟。一首歌从头到尾,角色必须出现在不同的地方。比如野兽那首“Evermore”,他要不断走到更高的地方,这样你的视线才会一直集中在他身上,随着不断升高,他也渐渐找到了希望,这是首怪异的胜利之歌。


  开拍前最梦幻的一天“如果能打动他们,这部电影应该错不了”


  记者:开拍之前,伊恩曾在网上发了一篇长文表达完成他剧本通读的心情。可以带我们回到那天,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伊恩如此激动吗?


  比尔·康顿:那天太魔幻了。这是一部标准商业大制作,就像回到了50年代米高梅电影的拍摄现场,成排的戏服架子摆在那儿,巨大的道具柜上放满了家具的模型,还有片场里修建出的整个小镇。我知道每个人需要做什么,但大家相互之间都不了解彼此扮演的角色。


  那天是台前幕后的主要成员第一次碰头,大家在长桌旁围坐起来,进行剧本朗剧本通读会幕后读。伊恩也好、斯坦利·图齐也好,艾玛·汤普森也好,那天是他们第一次念出影片里的台词。伊恩抖包袱的时候笑翻全场,艾玛·汤普森本不用在读剧本的时候表演唱歌部分,"不,我一定要唱"她说完就站起身,开始唱那首主题曲Beauty and the Beast,电影中间这首歌就是她来演唱的,接着艾玛·沃森站起来伴着她的歌声翩翩起舞。


  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当时的场面。这首歌的原作者艾伦·曼肯和他的妻子珍妮丝,在曲终时刻已经泪流满面了。他们为挚友霍华德(Beauty and the Beast词作家)不能在场见证这个时刻而惋惜。我那时候就觉得,如果我们能把他俩打动,那么这部电影应该错不了。


  记者:电影开始之后,其实很多场景非常暗黑,包括狼群和野兽互搏之类的画面,还挺吓人的,设置这类镜头的时候,会担心影响到家庭或者少儿观众吗?


  比尔·康顿:第一次面向家庭和小观众试映的时候,我是有点担心的。不过他们的反应都很棒,现在这些孩子可早熟了(笑)。我感觉这些画面可能会吓到我们,但根本吓不到8岁孩子。不过我懂你说的意思,这部电影呈现出来的确是很偏向家庭受众的,但内容稍微成人化了一些,讨论的问题更加成熟。


  魔法家具“陷阱”重重一不留神就会变成恐怖片

  记者:动画版里魔法城堡和家具都是二维化的存在。哪件家具在变成真人版形态的过程中难度最大?


  比尔·康顿:这里的的难题是,你不可能用某种方式去统一转换他们,每件家具都得单独应付。闹钟和烛台这两个做起来比较轻松,因为它俩看起来更像那个时期的家具,你能想象到胡子应该设计在哪里。


213047.37909753_620X620.jpg

            
  茶壶太太就很难处理了。她基本就是个球面,关键是在表面画什么都很奇怪,归根到底全看壶身的设计。只有真的开始做,你才会发现一旦她开口,出现的都是陶瓷材料,就像口中含着棉花糖似的。你又不能给她设计牙齿,可诡异了。而且还不能设计得太像艾玛·汤普森(茶壶太太的配音和真人角色扮演者),往那个路数做之后,效果简直是恐怖电影,感觉好像在拍《爱丽丝梦游仙境》。


  还有一个很难设计的角色是衣柜夫人,因为衣帘在活动起来的时候,会让她看上去像个芝麻街的玩偶,我们设计了无数个版本才搞定。

213233.58490829_620X620.jpg

              
   记者:真人版电影为什么给衣柜找了个伴儿?


  比尔·康顿:我想解释每个角色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我想在开头安排一个唱段,所以名伶歌手必须是负责唱那首歌的人,那首歌相当于”Days In the Sun”的扭曲版。我们的设定里,女歌手是王子请来的表演嘉宾,所以我们找到了百老汇舞台巨星奥德拉·麦当娜扮演她。请到她之后,我们觉得这里有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加上她丈夫的角色来弹钢琴。正好大钢琴有两层键,张口说话的效果很好设计,键盘代表了上下嘴唇。


  与动画一模一样?你想多了!用一首歌搭起人物关系谱

  记者:真人版增加的歌曲和内容,比如野兽与贝儿从图书馆里精神"穿越"到巴黎的片段,这些改动是从哪儿汲取灵感的呢?


  比尔·康顿:从决定要拍真人电影那一刻起,我们就知道需要增加内容了。动画版的角色太卡通画了,不太真实。加斯顿和乐福都是很扁平的角色,乐福基本就是个挨揍的沙包,你把他换成任何物件都不会有影响。加工《美女与野兽》的时候,我们格外注重让每个角色拥有独立的个性,想知道他们的背景故事,让观众理解为什么他们能坠入爱河。


  你说的这个桥段就很有代表性,这些内容让他们的相爱更加容易理解,看到他俩如何从相互嫌弃,接着成为朋友,最后成为灵魂伴侣的过程。

  摄影棚里修城堡电影幕后超级巨星的大手笔

  记者:电影里有三段群演参与的唱段气氛非常棒。哪一场戏拍成真人版的挑战更大?


  比尔·康顿:攻击城堡那首很棒很容易让人兴奋,然后酒馆里那首加斯顿和乐福的歌属于非常老派的音乐剧群唱。最难拍的是开头那首“Belle”。这里又是电影版和音乐剧的区别了。好多人说‘哎呀这个跟动画版一模一样’,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随着这首歌的展开,我们要呈现出这个小镇生活的全貌。这里女孩子不允许读书上学,男孩们去学校的时候,女孩子们只能给他们洗衣服,崇拜加斯顿的三个姑娘讨厌贝儿,他们的母亲也觉得贝儿是个怪咖,哪些人是加斯顿的狗腿,有些角色会在电影后半段发挥推动剧情的作用。我们要用一首歌的时间,搭建起小镇里所有人的社会关系。我们花费了很多时间去研究怎么达成这个目标。


  摄影棚里修城堡电影幕后超级巨星的大手笔记者:电影里的城堡布景极其华丽,哥特风格突出。有多少是实际的布景,有多少是电脑添加的效果?

213559.17332010_620X620_副本.jpg

              
  比尔·康顿:绝大多数都是我们在片场搭建的实景。你记得贝儿和父亲推门进入城堡大厅的场景吗?那三层楼高的大厅和楼梯全都是真的布景。我们在摄影棚里几乎把能建的场景都做出来了。我的想法是,既然所有的家具都得依赖CG呈现,那么其他部分就尽量减少CG的成分。我希望这些CG角色互动的对象和背景尽可能真实。就连城堡外围的整个森林都是在摄影棚里搭建的实景。


  我们的艺术指导莎拉·格林伍德是真正的超级巨星。找她加盟制作的时候,你可不会说还要面试什么的,她如果愿意把接下来两年的时间奉献给这部电影,那是我们所有人的幸运。谢天谢地,她答应了我们的请求。


  记者:的确是奥斯卡级别的发挥。


  比尔·康顿:哈哈哈,经过昨晚的乌龙之后,现在说奥斯卡归属还太早了。


  美女与野兽的对唱片段


  记者:这部电影的不少主演都是有舞台剧和音乐剧背景的演员,但是男女主角却从来没有什么音乐表演经验。在选角的时候,你是如何考量的?


  比尔·康顿:没错,这两类演员区别是很大。不过丹和艾玛他俩都是经过重重试镜之后脱颖而出的。他俩给我们寄来自己演唱的录音带或者视频,向我证明了他们是有能力演唱这些经典歌曲的人。但这只是第一步。


  唱歌谁都会,而用歌声来演戏则是另外一层境界。就像乔什·盖德和卢克·伊万斯,他俩的舞台经验能把故事融入歌声里,哪怕是演唱一首去斩杀怪兽的歌,也能让你体会到力量,感受到角色心中的欢愉和兴奋。丹和艾玛亦是如此,他们现场演唱的时候,歌声释放了强大的感染力。


  当然他俩也经过了好几个月的艰苦训练,在开拍之前都付出了很多努力。从一开始只有两个人在现场唱歌,到后来他们开始面对几百个人歌唱。在现场见证他们唱歌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


  “美女”与“野兽”擦出火花“有点像爱情,我们就是很合拍”


213740.20665417_620X620.jpg

  
  记者:决定出演这个角色之后,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


  艾玛·沃森:我的天呐,我要唱歌了。哈哈哈,这就是我的第一想法。


  丹·史蒂文斯:当时我的角色歌还没有写完,我知道他们给野兽写了一首新歌,你演唱的是贝儿的经典角色歌,我知道我也要唱歌,但我不知道我要唱什么,我也说不清到底是更害怕还是更放松。


  艾玛·沃森:感觉非常好,因为我们都没有在银幕上唱过歌,所以我们是一起开始这段旅程,感觉很好。


  丹·史蒂文斯:在这个爱情故事之下,是两个人一起迎接陌生的挑战,虽然有点吓人,但只要你成功了,便会特别振奋,有点像爱情。


  艾玛·沃森:有点像爱情,哇,爱情的魔力。其实我们俩就是很合拍。

213934.51736816_620X620.jpg

            
  记者:美女与野兽共舞的片段在银幕上表现得很完美,实际拍摄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丹·史蒂文斯:感觉很棒,但对体能要求很大,因为踩着高跷、穿着那身肌肉装会非常热,所以艾玛必须要非常耐心,因为我要抽时间“冷却”,他们会把冰水倒进我的戏服里,避免我中暑。


  艾玛·沃森:就和现在采访间里的状况一样。


  丹·史蒂文斯:是啊,现在也好热,我愿意把那件戏服换回来,多好的一件戏服啊。我们选择的拍摄技术,让我们可以进行真实的情感交流,我没有戴什么野兽面具,脸部也没有挂摄像机,我们的拍法真的很不一样,对于我们的情感交流真的很有帮助,拍起来很开心。


  艾玛·沃森:对我来说身体上最大的挑战,就是我从来没有骑过马,这次我不仅要骑马,而且要骑得非常好,这就是我的挑战。


  丹·史蒂文斯:你骑得非常好。


  艾玛·沃森:谢谢你,就连你爸爸都夸过我。


  丹·史蒂文斯:影片在伦敦试映的时候,观影全程我爸爸只说了一句话,他一直被影片深深吸引,期间他只凑过来说了一句话:“她骑马骑得真好!”当然我爸爸根本不懂骑马,但我们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214042.68742289_620X620.jpg

  
  记者:你们能用一首歌来概括与彼此合作的感觉吗?


  丹·史蒂文斯:“Unforgettable”。


  艾玛·沃森:哦~选得太好了!呃……天呐,我想不出来。


  丹·史蒂文斯:“Hakuna Matata”!(《狮子王》)艾玛·沃森:别听他说,我选“It’s a wonderful world”。


  丹·史蒂文斯:啊~这首选的好。成功救场。哈哈哈。


  记者:有没有某个瞬间跟自己的角色有心灵相通的感觉?


  丹&艾玛:(异口同声)有的。


  艾玛·沃森:你先请。


  丹·史蒂文斯:我喜欢你表现出激情的时刻。


214337.14285109_620X620.jpg

             
  艾玛·沃森:我不想剧透太多,但影片中有一场很特别的戏,原版动画中并没有,就是野兽把贝儿带到她出生的地方,她看到她妈妈去世的地方,对我来说那场戏拍起来真的很奇怪,我倒不是说我妈妈也去世了,而是因为我是在巴黎出生的,我的童年是在巴黎度过的,直到我父母离婚,所以对我来说,唱一首关于自己逝去的童年的歌,来到我童年曾经生活过、但却已经淡忘的地方,让我非常感伤,和我的真实生活联系到了一起,我不停地告诉自己,这不是你,这是你的角色,这不是你,这是你的角色。我要强迫自己停止思绪乱飞。


  丹·史蒂文斯:那场戏对野兽来说也很重要。他看到了贝儿的故事,看到了贝儿说不出的心事,这是故事的重要转折点,两个角色越走越近,情感连接越来越强,这种感情连接超越了语言交流,她必须要唱出来,那一刻非常梦幻,有种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她能看出野兽被她的故事打动,这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214549.25154264_620X620.jpg

              
  记者:那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场戏。


  艾玛·沃森::真的吗?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我真的太高兴了!因为那是我现场演唱的唱段之一,我是现场演唱,现场演唱很紧张,而且我还要把那场戏的感情带进去。不管怎么说,谢谢你。


  丹·史蒂文斯:有些歌就是需要这种……艾玛·沃森:亲密感。


  丹·史蒂文斯:没错,野兽之歌的前四句也是一样,那是他发自内心的话,但在感情上比他口述表述更强烈,让气氛出现略微的改变,然后变成彻底的演唱,当他走到塔顶的时候,非常精彩。


  记者:我觉得很像是你的史翠珊时刻。


  丹·史蒂文斯:谢谢你,真是了不起的赞誉。


  艾玛·沃森:我们能把你带在身边吗,你愿意留下来吗?我们能给你留个位置让你和我们说话。


  丹·史蒂文斯:非常感谢,听到你这么说我真的很高兴。


  艾玛·沃森:第一次听到丹演唱“Evermore”的时候,我哭出来了。


  丹·史蒂文斯:我很想听芭芭拉·史翠珊唱这首歌。


  艾玛·沃森:可能她会唱哦,我们可以请她来唱。


  丹·史蒂文斯:可以吗,你认识她吗?她可能会看这个采访。


214827.63583446_620X620.jpg

       
  记者:决定出演这个角色之后,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

          

  卢克·伊万斯:我想到的是,他们会不会要我生吞五打鸡蛋,这可能会有点困难,带壳吞。


  乔什·盖德:我想到的是我要如何拓展这个角色,动画中的这个角色主要负责搞笑,他有很多肢体笑料,比如被动物坐到身上,而且被打落了三次牙齿,这些内容很适合动画,但在真人电影中,我想让这个角色更加丰满,更有深度。


  记者:乐福的形象在真人版的变化和反转挺惊人的,这其中有多少是你自己给这角色加的戏?


  乔什·盖德:当我得知我要饰演这个角色是,我就觉得不能把他演成一个普通的跟班配角,我希望他有一个发展曲线,让你觉得惊喜,符合人性,比尔·康顿对我们每个人都非常大度,他会和我们一起讨论,一起深化角色,提升角色质感。


215056.75430762_620X620.jpg

                
  记者:你能用一首歌来概括你们角色之间的关系吗?


  乔什·盖德:用首歌来概括啊?(唱)我的角色对加斯顿有一种非正常的迷恋。


  卢克·伊万斯:我会选……乔什·盖德:且慢,你不唱出来?就我一个人唱?太不公平了吧!


  卢克·伊万斯:这个问题是有没有一首歌能概括我们的关系。


  乔什·盖德:我完全理解错了,哈哈哈哈哈,我完全理解错了意思,我好后悔。


  卢克·伊万斯:我会选莱昂纳尔·里奇和戴安娜·罗丝合唱的《Endless Love》(唱)My Love。


  乔什·盖德:谢谢你,谢谢你帮我救场。


  卢克·伊万斯:My love there's only you in my life,来福是加斯顿身边唯一的人,没有来福,加斯顿不会是现在的加斯顿,他们是非常合拍的一对。


  乔什·盖德:只是其中一个理解能力更差一点。


  记者:卢克,加斯顿是村里最美的人,你每次要花多少时间化妆?


  卢克·伊万斯:花多少时间照镜子对吧?哈哈哈,要花很多时间,有时我化妆的时间比艾玛沃森还长,我的发型特别难做,各种喷发胶,梳背头。


  记者:那是你自己的头发吗?


  卢克·伊万斯:不,那是假发。


  记者:进攻城堡的歌和酒馆歌这两首歌涉及到大量的群演参与歌舞部分,拍摄的时候是更加有意思了呢,还是比平时更混乱?


215235.48560284_620X620.jpg

                 
  卢克·伊万斯:要求很高,我们排练了很久,因为场景中涉及到很多人,而且我们是在桌椅旁边、酒馆里面,所以表演空间很有限,而且动作特别多,所以我们排练了好几个星期。


  乔什·盖德:是啊,而且我们排练了太多次了,当我们正式开拍时,一切都很顺利,但进攻城堡的那场戏有一点混乱,因为那场戏本来就要演出混乱感,我们有马,有火把,还有一群愤怒群众,而且我们是夜间在户外拍戏,所以肯定有一些困难。卢克非常善于骑马,我就没他那么厉害了。


  记者:你们专门为本片学骑马了吗?


  乔什·盖德:我学了怎么骑马,但我的马没有学怎么把我驮在背上。


  卢克·伊万斯:他们相处不是很好。


  乔什·盖德:是啊,我们是死对头。


215444.81381751_620X620.jpg

                 
  记者:在酒馆里那场戏,你真的把乔什和另一位女演员举起来了吗?


  卢克·伊万斯:是啊,你每天吃五打鸡蛋就有这个本事了,你会获得希曼的力量。我只抱得起一次,只能拍一次。


  记者:在什么样的场合下你会有唱歌的冲动?


  乔什·盖德:当然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哪怕没人要我唱。


  卢克·伊万斯:乔什和我会抓住一切机会唱歌,随时都可以开唱。


  乔什·盖德:之前我也和卢克说过,我说我真高兴能和你搭戏,因为我从来没见过这种随时随地能飙歌的人,卢克和我是一类人,我们根本不需要理由,张嘴就唱。


  记者:你俩会考虑一起演部音乐剧吗?


  卢克·伊万斯:当然了,乐意之极,我们一直在谈论这个问题。


  记者:有什么理想的剧目备选?


  卢克·伊万斯:我们会自己创作剧本,没有哪部现成的角色能概括我们之间的关系。


  乔什·盖德:演《堂吉诃德》好了。


  记者:如果你们中了魔咒会变成家具,你觉得自己会被变成什么?


  乔什·盖德:我想变成冰箱,要什么就拿,不用下楼开冰箱。


  卢克·伊万斯:我想变成门环,就是别人敲门的时候用到的那个东西,我想变成那个,因为我很爱管闲事,我想检查每个进门的陌生人。


  (实习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