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三池崇史:中国的“小鲜肉们”很厉害

2017/07/06 14:19:05 来源:新京报  作者:安莹
日本导演三池崇史日前来华,正式宣布将执导一部内地动作喜剧。该片由洪金宝担任监制,这是洪金宝和三池崇史两位电影人的首度合作。

xvqy797736_b.jpg

  
  采访者:安莹

  受访者:三池崇史

  日本导演三池崇史日前来华,正式宣布将执导一部内地动作喜剧。该片由洪金宝担任监制,这是洪金宝和三池崇史两位电影人的首度合作。影片出品人大盛传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盛育彬透露,该片演员班底将以中方为主,日本演员小栗旬、木村拓哉也在考虑范围之内,项目现处于剧本打磨阶段,预计明年4、5月份开机。


  三池崇史是日本怪才导演,早年以黑帮作品成名,后期作品风格类型开始多样化,爱情、人文、喜剧、儿童、时代剑戟、幻想类题材都有所涉及,近几年他连续拍摄了多部漫画改编电影。三池导演的创作力异常丰沛,生涯26年来已经执导超过100部影片,近年来几乎每年都会有两部以上的作品问世,虽然质量并不稳定,但常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惊人之笔。由于此次是首度来华拍摄电影,三池崇史此次受到很大关注,记者记者独家专访了他本人,就中国印象、日本现在活跃的导演们以及他今年将拍摄的漫改大作《JOJO的奇妙冒险》做了一番畅谈。


  中国印象

  虽然三池崇史早年曾来过内地拍摄《中国鸟人》(云南取景),也和香港公司合作过《杀手阿一》《三更2》,但真正来内地拍摄一部原汁原味的华语电影,这还是第一次。一直将洪金宝视为自己电影启蒙老师的三池表示此次合作,让自己有一种作为新人的冲动,也能够得到新的刺激。

xvqy797723_b.jpg

  
  初中一年级开始看洪金宝作品记者:对洪金宝的印象如何?


  三池崇史:我从小就一直看洪金宝老师的作品,在我初中一年级时就已经接触到了他很多优秀的影视作品。开始我只是他的观众,如今作为一个创作者能够有机会一起合作,感觉梦想实现了,非常荣幸。


  记者:你近几年拍摄的动作戏,像《十三刺客》都很有自己的风格,这次和洪金宝合作,在动作戏方面会发生怎样的碰撞?


  三池崇史:香港动作电影对我这一代人是很有影响的。日本电影刻画暴力的很多,但是将武艺、功夫做到极致的作品并不多,所以这次想向洪老师多请教这方面的学问。


  记者:洪金宝做监制,你又是第一次在中国拍戏,会不会感到紧张?


  三池崇史:是令人愉快的紧张呢。其实我希望可以通过这次和洪金宝老师合作,得到新的刺激,运用到我今后的创作当中。对我来讲,这次我仿佛像个新人一样,有种作为新人的冲动。


  中国的“小鲜肉们”很厉害

  记者:你的作品风格有暴力元素,但在中国可能这方面需要有所收敛,这会不会影响到你的创作?


  三池崇史:审查方面在日本也是比较严格的。一味没有意义的暴力,或者只为暴力而暴力的拍摄方式,我一般是不会做的。还是要把人物展现在故事之中,他怎么从环境中逃脱、反抗,去表现故事合理性的同时,去展现暴力的美。


  记者:日方导演来中国拍戏,可能有一些文化上的差异?


  三池崇史:从电影制作方法上讲,我认为全世界的电影拍摄现场是共通的。先根据剧本文字所表达的东西,会产生一些文化上的交流,花一些时间,慢慢地互相去了解。我觉得正是因为有这种文化的差异,才会孕育出一些很有意思的作品。


  记者:你这次来中国,有没有特别期待合作的演员,尤其现在中国电影市场有很多“小鲜肉”式的演员,你是否了解?


  三池崇史:具体说到哪位演员倒是没有,但中国这些年轻演员们很厉害,那些在一线的演员们要颜值有颜值,要演技有演技。我想这次挑演员上要好好思考一番了(笑)。


  很喜欢张艺谋《我的父亲母亲》


  记者:你曾经来内地拍过《中国鸟人》,当时是在云南取景的,《极道黑社会》是和台湾演员合作,《杀手阿一》有香港英皇公司的投资,这些经验是不是会对你这次在内地拍戏有很大帮助?


  三池崇史:过去的经验里有很多很有帮助、值得学习的地方。但是时代变了,过去的风景也不在了,一些拍摄成员的想法也有变化。当时的经验会有帮助,但是新的挑战、新的风险,对我来讲也是一种冒险,所以我也要做好迎接新挑战的准备。


  记者:在拍摄完《中国鸟人》之后,你有再来过中国内地吗?


  三池崇史:到中国来投入到新的工作中确实是久违的事情。当时的中国和如今相比,变化很大。首先就是环境,人们生活变得富裕,这是显而易见的。再有就是现在中国人有一股冲劲儿,有一种充满活力的姿态。这也让我回想起自己年轻时候,身边那些电影界前辈们也是如此充满干劲。


  记者:你对近些年中国的电影和电影人有什么印象吗?


  三池崇史:时间往前推一些的话,张艺谋导演的作品能让我感到中国电影的实力。他对作品的处理,从简单的故事、人物、日常细节,勾勒出中国的历史背景,为观众展现出在世界其他地方看不到的文化底蕴,我非常欣赏。现在也会不时找出DVD来观看,比如《我的父亲母亲》。


  记者:你近几年也会带新的作品去过戛纳等国际电影节,不知道有没有看过什么华语片?


  三池崇史:因为我的行程特别紧,没有时间欣赏其他的电影作品,这很遗憾。


  漫改达人三池崇史近年拍摄了大量漫改作品,如《热血高校》、《火星异种》、《要听神明的话》、《鼹鼠之歌》系列等,评价褒贬不一。今年他还有两部重头戏要在日本公映,分别是木村拓哉主演的,根据沙村广明的同名漫画改编的《无限之住人》,以及在全世界拥有大量粉丝的,荒木飞吕彦所著的史诗级漫画《JOJO的奇妙冒险》。


  漫画家的创作想法更自由

  记者:在中国的网站有个资料显示,上世纪80年代在你做导演之前,曾经和香港的嘉禾合作过,参与了蓝乃才导演《孔雀王子》的拍摄制作,想求证一下这是真的吗?


  三池崇史:当年我还是副导演的时候,我有一个前辈桑原昌英,他去参与了这个作品(担任副导演),当他回到日本之后,我俩在酒馆喝酒,他给我讲到当时在制作中的一些波澜,拍摄的辛苦,我只参与到这些(笑),并没有参与实际的拍摄制作。


  记者:那这相当于是个误传。说到《孔雀王子》,近些年你也拍摄了许多漫改电影,今年的两部新片《无限之住人》《JOJO的奇妙冒险》也都是根据漫画改编的,为何你对漫改这么感兴趣?


  三池崇史:因为日本的漫画家,比写电影剧本的那些人,在故事创作上面更加优秀。日本的不少电影人总带着一种“要卖座”的思路,比如“这样的故事剧本配上这样的演员,想必能卖座吧!”——这成了他们的目的。但是漫画家不考虑这些,他们的创作想法更自由,专注于表达自我,有着电影人本该有的热情。我个人是非常尊敬漫画家的才能的。


  拍漫画多是为制片人救火

  记者:面对众多漫画作品,你是如何做出取舍的?


  三池崇史:漫画本身也不是无限的,有的已经被翻拍过,没被改编过的通常也会遇到难题,比如拍摄需要很多资金,或是故事很长,或者内容过于暴力。这时,那些为难的制片人会转而求助导演,想着说“如果是这个导演的话,没准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这时候才轮到我出场。有点像是一个消防队员,为制片人排忧解难,他们有什么问题,我就在拍摄过程中解决。但大部分时间,我只是站着看,哈哈。


  记者:请问你是否会关注网上那些原著粉的吐槽,对此你是如何看待的?


  三池崇史:其实我最在乎的是漫画原作者的一些想法。我会和原作者深入沟通,共同考虑这个漫画适不适合被改编成电影等话题。其实漫画的粉丝,喜欢一部漫画的理由是各种各样的,我们也不可能把每一个理由都埋到这部作品里。


  记者:在拍摄之前,你本身就看过这些作品吗?


  三池崇史:有一些摆在我面前的,可能是一直连载了三十几年很有人气的漫画,就是我去理发馆都摆在桌子上,随时都可以看到的。我小时候很喜欢读漫画,会以孩子的视角去读,沉迷其中,读了很多。但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对待漫画不会那么疯狂了。像《JOJO的奇妙冒险》对我们来讲,读完原作,就会觉得这部作品是有拍摄成电影的理由的,它拍成电影一定会很好看。


  《JOJO》先拍第四部因为预算不够

  记者:《JOJO的奇妙冒险》其实最有名的应该是漫画的第三部,但电影根据第四部改编,这还蛮意外的。

xvqy797732_b.jpg

  
  三池崇史:选择第四部拍成电影的原因,是因为故事背景是发生在日本的,其他几部和日本关系比较少。日本国内第四部是很有人气的。如果拍续集,我们会考虑根据相应的故事背景,关联到相关的其他国家。


  记者:个人看法,第四部看来年纪层会偏幼一些,感觉你更适合拍宏大的题材。


  三池崇史:前三部确实更宏大一些。到了第四部,原作者仿佛出读者不意、攻读者不备一般地将故事舞台突然变成了仙台,一个日本地方城市的不良少年故事。但对我来讲,漫画原作者的这个切换很有意思。回归创作的原点,回到高中,某种意义上也称得上是对读者的一种“背叛”。对原作者来说,热心的读者是最大的敌人。别说电影了,漫画原作已经让粉丝感到“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JOJO吗?!”——这种属于创作者的“背叛”对我也是极具挑战的,如何让粉丝们承认这种“背叛”,是很有意思的。


  记者:所以拍摄第四部的想法是你本人故意选择的?


  三池崇史:其实这不是我决定的,是日本的制片人考虑到预算问题。如果拍摄前三部的话,预算是不够的,哈哈。第二个原因是制片人如果想拍前三部的话,需要到海外拍摄,需要选择国外演员和团队,制片人在这方面的经验也不是很多。所以第四部至少尽力把它拍得有意思吧(笑)。


  未来计划三池崇史不但拍片飞快,还常常自己做编剧、摄影,除了电影,电视剧方面也常有涉猎,早年还常常亲自出演。而且三池也是日本最国际化的导演之一,不但可以在恐怖大师约翰·卡朋特的剧集里执导一集,还能邀来昆汀·塔伦蒂诺出演影片,未来他也将在多个领域出手。现年57岁的他,似乎还在创作的巅峰期。


  记者:那在漫改上,你个人还有没有特别想拍的作品?


  三池崇史:我个人很尊敬的漫画,都是我孩童时的作品。那些作品对于如今的观众来说,有些落后于时代了。目前我想改编的一个漫画是《がきデカ》(译名《搞怪刑事》,1974年开始连载),但不知道拍成电影会怎么样(笑)。


  记者:还会继续拍擅长的黑帮题材电影吗?


  三池崇史:黑社会题材的电影在我接下来的创作之中会越来越少,原因有两方面:一个是那些适合演黑社会的演员在逐年减少,能演的人不多了。第二个原因是,去电影院专门追求这种黑社会冲击的观众也在减少,观众在电影院期待获得的更多是一种能安心、放松、舒适下来的环境。


  记者:你之前曾拍过深夜剧《QP》,也曾拍过美剧《恐怖大师》中的一集,未来还是否会拍摄电视剧?


  三池崇史:我目前有一个作品《偶像战士奇迹之音》,告诉三岁到六岁的小孩们不能使用暴力。


  记者:今后还会不会尝试做演员?


  三池崇史:如果有合适的时间、合适的片子我会出演,但是每次在现场的时候,听到导演说“正式拍,准备”,我都会觉得特别后悔,心想不来就好了(笑)。可能还是导演这个位置更舒服一些吧。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