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约翰·拉塞特: 我热爱我所做的,我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2017/07/18 08:50:21 来源:Mtime时光网   作者:Jami Philbrick
迪士尼首席创意官近日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对于自己的事业和人生,他谈了很多,他很热爱他现在的工作,对于工作的内容,他说:我的大部分工作重心是故事本身——第一,故事;第二,设计。

230944.78640132_620X620_副本.jpg

 
  采访者:Jami Philbrick

  受访者:约翰·拉赛特
 
      
  迪士尼首席创意官近日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对于自己的事业和人生,他谈了很多,他很热爱他现在的工作,对于工作的内容,他说:我的大部分工作重心是故事本身——第一,故事;第二,设计。

            
  迪士尼CCO(首席创意官)约翰·拉赛特时光网讯 在周五完成皮克斯与迪士尼动画D23迪士尼官方影迷俱乐部影片展,约翰·拉塞特便向国际传媒就相关电影事务以及近期与其相关新闻发表公告。他解释了比如他为什么辞去《玩具总动员4》导演的职务并回忆了制作像即将上映的电影《寻梦环游记》类似电影时他们是如何详尽地对以故事主题为中心的相关文化探索以保证故事具有丰富的文化背景。


  此外,他解释了在他领导期间为保证各个工作室和谐关系而采取的态度与方法,并回忆了最初指引他进入动画领域以及之后进入迪士尼的行业偶像和创造灵感的故事。


  正式访谈开始前,他首先透露了接下来数月甚至数年迪士尼和皮克斯专门为国际观众奉献的动画电影。“目前我们还没发布正式公告,但我们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都有不断制作的电影作品,从东南亚到中国甚至到拉丁美洲与欧洲。我们所有的电影灵感都是来自你所在的国家。我想讲可以触动你的国家每一个人的故事,随着我对你的国家了解越多我们就能制作出更多动容你的电影。我们做的电影有时有点太美国、有时候太墨西哥、有时太波利尼西亚或者太其他什么,但电影的出发点都是想通过我们的故事能够感动每一位观众、每一位读者和你们国家的每个人。

QQ截图20170718085335.png

             
  记者:决定离开《玩具总动员4》制作团队有多困难,你如何评价你在该项目中的参与情况?


  约翰·拉塞特:对于我所参与的每个项目我的参与度都是很高的。我常常把我的工作比喻为我是一个有五个儿子的老爸,我要教会他们如何骑自行车,当孩子们学会骑双轮自行车时候,对我而言有一些特别的感受,是一种成就感。我喜欢使用很多相同的方式与故事与导演合作,但始终围绕故事本身。随之彼此逐渐磨合,就像孩子们开始学习如何开车,之后我的监督便越来越少。所以我的大部分工作重心是故事本身——第一,故事;第二,设计。回归主题,我自己本身喜欢动画。我不觉得成为导演和告诉动画师要做什么而不是自己做动画的时候能获得足够多的成就感。但换个角度,我意识到我收获的是一种不同的创造性成就感。


  然后我从短片转战正片,再之后便开始帮助其他导演制作他们的电影,同样我收获了创造性成就感。之后就是众所周知迪士尼收购了皮克斯,现在我需要监管整个工作室,并逐步将其提升起来,为他们设定更高目标,随即我便改变工作室的名字。原先名为迪士尼动画,我将其改为华特·迪士尼动画工作室,因为我希望每个观众观影时最先看到是迪士尼,我们要拍与“迪士尼”相称的电影。


  经验便随之积累与这些电影制作人一起工作我感受很满足。所以惯性使然,这也是我为什么最初决定承担《玩具总动员4》的导演角色,但我同时监管三个工作室,直言不讳不完全统计我监制影片已经差不多24部。乔什·库雷使工作变得轻松许多,他真的非常好。所以到现在我感到是时候放手,让他独自开始骑自行车,独立完成了一项伟大的工作。其实真的是很棒的。我一路从执行制片人,到首席创意官,再到给予这些优秀的电影制片人我所能及的一臂之力。这个过程中我收获了满满的个人成就感。这就是我这个决定的原因,我热爱我所做的。我拥有着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QQ截图20170718085440.png
迪士尼旗下的皮克斯公司

  
  迪士尼旗下的皮克斯公司记者:自你入主迪士尼动画后,其便发生了明显的改变——你认为你带回来了哪些迪士尼遗失的东西,或你从皮克斯为迪士尼动画带来了什么并逐步将其变成现在如此强大?


  约翰·拉塞特:当我回到迪士尼出任首席创意官时,我们发现的是一群不可思议的艺术家和动画师,但我之前的领导们太愤世嫉俗觉得童话故事和其他经典的迪士尼故事已经太过俗套。他们认为一切都是一种智能机警,一切都是可以拿来取笑甚至是可以在无底线消费喜剧明星的,大家更多关注名字而不是关心其本身是好还是是坏。而我知道这是不对的。我想,“嗯,可能只是洛杉矶这座城市太愤世嫉俗,但事实上世界其他国家不是这样的”因为我住在加州北部,所以当我们回来的时候,我想将经典的迪士尼故事重新带回来,但故事必须以当今观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来呈现。如果你有看到我参与创造的每一个公主角色,他们没有一个是等待男人来拯救他们,而事实上,当今社会的秩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如破坏王破坏互联网一样)“每个人都误解了这些女孩子们。”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愿意付出大量的努力的地方。

QQ截图20170718085624.png

《无敌破坏王2》会有很多创新


  记者:在D23中展映的《无敌破坏王 2》中的“公主”场景进行了跨界,该角色具有迪士尼旗下品牌如迪士尼、皮克斯、漫威和卢卡斯影业的特色。这是角色构思是怎么来的呢?


  约翰·拉塞特:当我们有《无敌破坏王》的想法时刚好有wifi,所有我们想,哇!我们其实可以把角色带上互联网与观众进行互动。随即我们便有了这个想法,为何不在D23影展,在如此富丽堂皇的大厅所有影迷汇聚同在一个屋檐下,聚集了世界上不同的人物的场合,为什么不玩得开心点?我们不是开玩笑,我们真的只是为了玩,当我们第一次展示了初片,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过一个内部放映可以引发如此多的欢笑。将所有的这些不同的东西放在同一个屋檐下而尽情娱乐,鲍勃·伊格尔对此表示很喜欢这样的方式。


  而所有的一切仅仅只是因为是一个网站,不同喜好的迪士尼迷都可以在同一个网站找到他们最喜欢角色的信息,这个网站的意义是非凡,因为它几乎涵盖所有迪士尼相关信息并将其与影迷的现实生活连接起来。如果注意的话,你还会发现我们将人物风格化,这样不论你来自哪里她们不会像是来自现实生活中的某个特定化角色。有趣的是,每个人都会为这个角色增添特色。我最喜欢的一件事是当你看到Pocahontas站在那里,她的头发总是摇曳不停。即使你观看100遍,你还是会会错过一些细节。她们会穿上舒适的衣服,每一位公主都会有个性化的T恤,正如睡美人就有“午睡女王”称呼之类的。


  记者:为确保《寻梦环游记》的故事尽可能的接近原始真实故事同时产生共鸣,你一般会做哪些研究呢?


  约翰·拉塞特:我们每做一部电影我们都会组建一个专业电影制作团队,我鼓励他们尽可能多的做大量的主题研究,李·昂克里奇、艾德里安和达拉领导的电影制作团队为此对墨西哥和其节日做了大量的研究,从墨西哥音乐到当地风俗。我们努力获取每个细节并保证正确性,我们不想出现任何文化误解。对此我们的准则是不要踩地雷,确切地讲即使我们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它在那里,但有时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我们想要告诉世界各地的影迷的是为了《寻梦环游记》,我们已经向不论是在美国和墨西哥的许多文化顾问进行咨询,做了这么多我们只是想获得尽可能多的正确细节。在资料收集过程中我们也想庆祝这个节日,通过一个节日去了解和深入你的祖先,这其实是一个普遍的想法。

QQ截图20170718085737_副本.png

约翰·拉塞特最喜欢的迪士尼动画电影《小飞象》

  

  记者:成为迪士尼的粉丝在你成为公司创意总监前起了多大作用呢?


  约翰·拉塞特:我从小就喜爱迪士尼和迪士尼电影,他们对我来说是很有意义的。我从小到大都一直很喜欢卡通片,迪士尼卡通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因为他们做的动画很用心。《小飞象》是我最喜欢的迪士尼动画。我们也喜欢来迪士尼乐园因为它好像有一种魔法。这种感觉一直陪伴我长大,没有那个场所能像迪士尼一样让你如此开心。


  在我高中一年级的时候,我写了一个关于鲍勃·托马斯的《艺术动画》的读书报告,从那里我知道人们实际上可以以漫画为生,你可以做的职业漫画师。而当时影院正上映《石中剑》,我便自己一个人去看了,从那一刻开始我有了以动画为生的想法,这是个最神奇的经历之一。之后妈妈来影院接我,我坐到车里对妈妈说:“我想成为迪士尼的动画师,”她说,“这是一个伟大的目标。”妈妈她一直认为艺术是一个高尚的职业。这就是我决定将整个生命关注投入的动画事业的开始。

QQ截图20170718085851.png

  
  记者:作为一个曾为迪士尼和皮克斯同时工作的人,在他们合并之前你如何保持两者的独立,或你是如何将他们整合在一起呢?


  约翰·拉塞特:电影工作室的核心是它的人,两个工作室都是以电影制作者为核心的工作室。我坚信你所创建的就是你自己本身,还有很多我导演或我监制的电影。《冰雪奇缘》、《玩具总动员》、《汽车总动员》、《汽车总动员3》,还有其他零碎电影作品,但其实主要是电影制作者把控全程。如果你看到了皮克斯与迪士尼的相似之处,那是因为电影制作者都是具有同样的驱动力,那就是娱乐观众的同时保证电影情感和灵魂的重要性。


  所以皮克斯电影变得更像是一个童话故事,比如《勇敢传说》,虽然看起来有点像迪士尼,或迪士尼电影变得更加现代化,比如《无敌破坏王》,看起来有点像皮克斯电影,但对我们而言都是独立电影制作人制作的优秀电影作品。但它们之间的根本区别是每个工作室风格传统是非常不同的。皮克斯工作室是发明电脑动画的先锋并有种反叛精神,这就是皮克斯的传统。在制作《玩具总动员》时我们罗列了不希望在这部电影出现的场景,这时迪士尼的风格就比较合适——童话风格,但不想成为一个音乐剧,但是当影片成型后我们发现迪士尼好像具有了现代化风格。


  皮克斯有更多的现代氛围。但《勇敢传说》是第一个历史动画片,我们的第一个童话,起初我们这么做的原因是迪士尼说他们不想做任何的童话故事了,我说“好的,我们会做一个不同的迪士尼动画!”当你走进迪士尼乐园感受它的氛围,你会发现迪士尼的每个人都因为迪士尼电影而欢聚一堂的。我们有强烈欲望想要成为其中一部分。他们因为梦想和信仰辛苦了这么长时间,聊着聊着又再次回到最初的问题:我是谁?为什么我进入这个行业想要讲述不同类型的故事?所以两个工作室是有区别的,并且我们庆幸他们存在不同传统的同时存有交叉,因为我们都期望可以让大家开心并与大家建立某种联系。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