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何润东:吴聘下线别伤心,我会经常出现在回忆里

2017/09/07 10:08:45 来源:北京文艺网  
自从《那年花开月正圆》开播,吴聘小哥哥的生死就牵挂着无数观众的心:吴聘今天下线了吗?明天会下线吗?什么时候下线预告一声呀我们好有个心理准备……

QQ截图20170907100952.png


  采访者:姜小葵

  受访者:何润东


  自从《那年花开月正圆》开播,吴聘小哥哥的生死就牵挂着无数观众的心:吴聘今天下线了吗?明天会下线吗?什么时候下线预告一声呀我们好有个心理准备……昨晚,大写的暖男、新任宠妻狂魔吴聘就在刚发了糖之后猝不及防地下线了,不禁让小迷妹们心生怨念。


  其实,在戏外,何润东早就跟我们预告过,吴聘是个好人命不长的可怜家伙, “我看剧本的时候我都接受不了,就这么没了吗?”是的……就这么没了。不过何润东还是很乐观,并且安慰我们,“虽然我人没了,但是大家还是可以看到很多她(周莹)的回忆,我陆续还会再出现。”


  正在热播的《那年花开月正圆》是何润东与孙俪的“第三世情缘”,仍然以悲剧收场,何润东绝望到苦笑,“如果有第四次的话,我就不信我就再试试看。”这部剧也是时隔多年,《玉观音》(老版 新版)丁黑、孙俪、何润东三人组的重聚,何润东还回忆起二十年前的第一次合作,他叫孙俪“孙大腕儿”的往事,这么多年过去,孙俪真的变成了大腕儿,演过不少气场强大的角色,可入戏之后的少女娇憨姿态仍是那么自然。


  二十年来,何润东也发生了不少改变。他从偶像歌手转型,从偶像剧演员转型,虽然曾经贡献过“咆哮式演技”,也被质疑过还带着台湾腔,却仍然能在吴聘上线的短短一个星期之内洗刷掉所有的怀疑:眼神满分,宠溺满分,完全弱不禁风,完全没有“肌肉男”,原来何润东是这样的演技派!


  何润东自己面对这些的态度则是淡淡的,年轻的时候不会演,慢慢研究就好了嘛。如果因为青春逝去而变得不帅了,大家就我看着我的演技啊!“而且帅不帅无所谓,都娶了老婆了。”


  好人命不长啊!看剧本吴聘下线我已经快哭了


  “他其实是一个暖男,一个非常暖的暖男。”介绍吴聘这个角色时,何润东这样强调。


  二十年前,丁黑导演用一部《玉观音》成就了年少的何润东,和初出江湖的孙俪。二十年后,当丁黑导演跑来橄榄枝时,何润东还没看过剧本,就先被《玉观音》三人组的重聚给吸引了。


  了解过吴聘这个暖男到极致却没过上几天好日子的悲剧人物时,何润东毅然决定出演,即使只有两个月的戏份,即使要剃光头、甚至影响到后面时装剧的造型,这个角色不容错过。


  暖男不是油腻地献殷勤,也不是四处发热的中央空调,何润东理解中的吴聘,修养很好,站有站姿、坐有坐姿,情绪不能靠肢体,全都在眼神里——“所以特别内敛的一个角色蛮不好演的。”这个特别内敛的吴家东院少爷在听了半辈子爹妈的话之后终于遇到一生的真爱,好日子没过几年,就撒手人间。看剧本的何润东都坐不住了,“他是真的命运比较惨,我自己都舍不得,看剧本我自己快哭了已经。”


  记者:因为是个年代戏,有做哪些准备吗?


  何润东:丁黑导演让我唯一做的准备,就是把暖男给做到极致。暖男会有一些什么特质?尤其像吴聘这样责任心那么重,他一定是坐有坐姿、站有站姿,修养很好,所以他不会像沈星移可以大声骂或者是什么。他反而是比较温一点,语速不能太快。他的一些温暖的东西,他的一些情感、情绪都必须从眼神里面去释放出来,不能靠肢体来体现,完全要靠眼神。所以特别内敛的一个角色其实是蛮不好演。


  以前演古装的话,都是将军、武将,像项羽跟吕布;如果是现代戏一般都是演霸道总裁,气场比较强一点的,这次反而要把那个气场给往里收。以前拍戏都是我很能打,千军万马,我一个可以打多少个,这次反而要演一个很弱的,要被一群人围殴,没有办法还手的那种感觉,反而我觉得还蛮新鲜的。


  记者:所以孙俪保护你是吗?


  何润东:没有,她没来得及保护我。


  记者:于是就中途下线了?


  何润东:对,好人命都不长啊。虽然我人不在了,但精神还在。周莹她从没遇到过一个这么宽容、这么包容、这么疼她的一个人。所以就算我人走了,她心里面永远有吴聘这一块。所以虽然我人没了,但是大家还是可以看到很多她的回忆,我陆续还会再出现。


  记者:在这个过程中,是虐的多还是甜的多呢?


  何润东:甜的多。我跟周莹这条线非常甜蜜,一下子到最后跌到谷底,那个落差很大。


  记者:让观众一瞬间绝望是吗?


  何润东:我自己都舍不得,我看剧本我自己快哭了已经。


  记者:你对你所有戏份里,哪场戏印象最深?


  何润东:有一场戏,我跟周莹两个在聊以后怎么把事业发展壮大,以后我们就生个小孩,小孩我们就取名叫什么什么,那时候感觉就像是一个水词而已,好像只是随便讲一讲。后来孙俪跟我讲,之后她生的小孩就真的是以我那个时候说的名字去取的。哇,瞬间我眼眶都湿了,周莹真的把吴聘说的每一句话都放在心里,当时感觉那只是一个玩笑话,没想到她以后真的是这么认真的。

QQ截图20170907101209.png

  
  追忆《玉观音》三人组:我叫孙俪“孙大腕儿”,丁导一直圆圆的


  《那年花开》的开播盛典上,《玉观音》三人组重聚同框的画面,让无数人动容。20年前的那部经典之作,不仅是孙俪的第一部戏,也是何润东在内地拍的第一部戏,意义深重。


  《那年花开》热播之后,有网友自发剪辑了何润东与孙俪版的“三生三世”,还调侃他们三世都是悲剧结局。其实,何润东也很绝望啊,他简直要站起来怒斥命运不公了,不信啊!再来第四次啊!


  而回忆起她和孙俪的第一次合作,何润东也有故事要讲,“我跟她讲,有一天你一定会变成一个大腕儿,真的就被我说中了。”


  记者:又跟丁黑导演合作了,他有什么变化吗?


  何润东:他是没什么变化,还是很有幽默感,可爱的,圆圆的。但是这一次我会更自在一点,因为拍《玉观音》的时候,自己是一个新人,对于表演就没那么自信,会比较拘谨。


  记者:刚才说是丁导邀请你出演的,你们这么多年一直在保持联系吗?


  何润东:其实是偶尔一下,没有那么常(联系)。但是其实心里面,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我,但我心里有他。(笑)


  记者:跟孙俪演了三次情侣都不得善终这件事,有什么想说的?


  何润东:绝望了。(笑)对啊,觉得如果有第四次的话,我就不信我就再试试看,看演情侣能不能有好的结果。


  记者:从《玉观音》到《一米阳光》到现在,孙俪这么多年的变化大吗?


  何润东:《一米阳光》的时候,我觉得她跟《玉观音》比起来进步好多,我就觉得,哇,她将来一定不得了。所以那个时候,我都会私底下称呼她“孙大腕儿”,我跟她讲,有一天你一定会变成一个大腕儿,真的就被我说中了。


  这次周莹,她比之前《玉观音》、《一米阳光》更加游刃有余,更加松驰。因为周莹这个角色,不像《甄嬛传》里宫廷戏那么端着,她有很多很“放”的一些表现,她的“放”不会有违和感,也不会让观众觉得是在刻意让观众知道她就是一个“放”的人,而是真的她就是这么一个人。然后她比如说去学当淑女,也完全没有违和感,不会让人觉得做作或者是不舒服,反而会让人觉得很可爱。


  记者:当年叫她孙大腕儿的时候,她还是一个新人演员,她什么反应?


  何润东:她没什么反应,她可能觉得“那好,那我一定加油,一定不辜负你。”


  记者:有没有觉得这次再跟她合作,她的气场变强了好多。


  何润东:会啊,当然,因为演过娘娘了嘛。

QQ截图20170907101256.png

  

  我不是喜欢交“行活”的演员 最难忘步惊云毛杰


  何润东刚出道时的定位是个“偶像歌手”,现在他不怎么唱歌了,因为他觉得“自己不是真得那么会唱,外面那么多人会唱的,就别去搅和了。”后来接触演戏,他才觉得这是他该走的路。他饰演的步惊云曾经是一代人的童年男神,现在成了表情包,何润东也并不介意,甚至,这是他自己主动提起的。至于“咆哮式演技”,也没什么,谁还没有一个“只会听导演的话、只会用尽全力”的青涩时代呢?


  何润东说这些年他没少研究演戏这件事,尝试各种各样看上去画风不那么像他的角色,例如吴聘,也是因为他不是一个喜欢交“行活”的演员。现在何润东已经更会演戏了,吴聘证明了一切——毕竟,像何润东这样一个传统肌肉男,“很能打的武将”代表,居然能如此弱不禁风,靠眼神就宠溺死人。难怪何润东已经可以自信地说,“老了就老了吧,变得不帅那就不帅吧。不帅,大家就我看着我的演技啊!”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后面这句,“帅不帅无所谓,都娶了老婆了。”


  记者:有没有给吴聘这个角色设计哪些小细节?


  何润东:有时候演一个角色你会去设计一些小动作,那个是一个外放式的标签,让观众更加可以去信服你这个角色。但是吴聘难,难在哪儿,他不能有小动作,因为他是一个家庭教养非常好的(少爷),他不会有多余的动作。他要怎么把喜怒哀乐,或者是对一个人的呵护,或者是对一个人的不满,或者是对一个人的爱表现出来,全部只能在眼神,这个反而更难演,他不像有些角色可以“放”,有一些标签式的动作来催眠观众,他只能用眼神。


  记者:眼神戏会不会更难表现?


  何润东:其实还好,如果今天自己都觉得难的话,那就代表你没有进入到那个角色;如果你进入到那个角色,你就不会害怕别人不认可你。如果你没有自信了,害怕别人不认可,你才会多做一些别的动作去跟大家讲说“我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如果那个角色就在你的心里面的话,其实你的眼神里面就有。


  记者:《那年花开》里大部分的演员都是用的原声。虽然已经在内地拍戏很多年了,但是会不会担心口音问题?


  何润东:我也是尽量把自己的普通话说得标准一点。我一开始我也觉得丁黑导演应该会用配音吧,但他竟然坚持要用我自己的声音,我觉得对他来说,可能口音来的重要还不如情感来的重要。其实一个演员他用自己的声音,用情感是最真实最直接的。


  记者:出道20年里,你对哪个角色印象最深刻或者最满意?


  何润东:印象最深刻一定是《风云》,那么多表情包,现在拿出来弄表情包,觉得很好笑。因为刚开始演戏,不会有自己的任何想法,导演叫我要怎么做,我就好,我做吧,要很用力,是的,导演,我会用力一点,就会形成那个时候的那种表演方式。当然后来因为戏演多了,也对表演越来越有研究,然后还有剧本的架构,就知道表演我就换了另外一种方式。


  记者:网友说你“咆哮派演技”,你也不会介意是吗?


  何润东:不会啊,谁没有过去。现在不是咆哮派就好了,那个时候没问题的。因为在那个年代,大家看电视剧就是要表情夸张一点,过一点,那个时候是服务那个年代的观众,是OK的。


  记者:演毛杰、步惊云都算是少年成名了,一出道就有这么好的作品,会不会给给带来负担?


  何润东:还蛮幸运的,也没有说很像现在一些小鲜肉这样“爆红”,我觉得《玉观音》只是给了我一个蛮好的基础,之后也是一步一步慢慢走。没有说一下“爆红”,但是我觉得走得比较稳,这样子也好,可以慢慢通过每一部戏去学习去成长。


  记者:之前硬汉的角色比较多,这次吴聘比较温润,是希望各种类型角色都尝试一下吗?


  何润东:对。因为我不是一个喜欢交“行活”的一个人,我不想拍戏,(用)几号表情,混过一天就混过一天;我希望每一部戏,在创作的过程中,诠释这个角色的过程中,我是可以有热情,是可以真的享受这个过程。那你就不能把它当做“行活儿”在干,你就真的要投入,真的喜欢这个角色,我觉得我是一个比较投入型的演员。


  记者:早期出道的时候是一个偶像歌手,你会不会担心“帅”的标签因为时间的流逝而丢掉了?会担心自己不帅了吗?


  何润东:没有特别在意这个事情,如果老了就老了吧,如果变得不帅那就不帅吧。我觉得不帅,大家就我看着我的演技啊,而且帅不帅无所谓,都娶了老婆了。(笑)


  记者:所以结婚之后,人生新阶段的工作安排会不会有调整?


  何润东:希望工作量可以稍微少一点,然后可以做多一点幕后的东西,比如说写剧本、制作戏、自己签一些新人,然后让新人们去打拼,我就可以有多一点时间在家里。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