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戚薇:拍《追捕》额头留疤很淡定,反正我也不是仙女

2017/09/08 09:26:47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秦婉
意大利当地时间9月7日,第74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入围展映单元的吴宇森导演电影《追捕》与媒体见面。记者独家专访了《追捕》女主角戚薇。

QQ截图20170908092655.png


  采访者:秦婉

  受访者:戚薇


  意大利当地时间9月7日,第74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入围展映单元的吴宇森导演电影《追捕》与媒体见面。记者独家专访了《追捕》女主角戚薇。


  作为一个过去在电影上并无突出成绩的演员,戚薇被吴宇森选中扮演新版“真由美”一角,全靠外形气质与老版“真由美”相似。此次的“真由美”也加入了更多现代女性的元素,戚薇坦言自己饰演的“真由美”兼具侠气和血性,不是女神而是更真实的女人。此次拍摄过程中因为演员动作失误,造成戚薇受伤,额头留下了无法修复的疤痕,戚薇却心态轻松,认为这是为电影牺牲,值得炫耀,“反正我是‘哥’,不是仙女,这也是一种缘分吧。”

QQ截图20170908092816.png

  
  饰演真由美,我妈妈比我还兴奋


  记者:这部作品是你首度与吴宇森导演合作,你是怎么获得这样一个角色的呢?


  戚薇:这是一个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过程。因为当时还在犹豫是否要去试镜,不管角色大小,自己都不一定会选上。但毕竟我那么喜欢吴导,就决定去见一下也好。去了那里,导演就一直和我讲戏,气氛像是在聊天,以至于我自己对这件事没有抱任何希望。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电话,说我可以去演吴宇森导演的戏,当时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那个感觉,有点不可思议。直到我回家炫耀地和我妈说了,我妈妈比我还兴奋,说太棒了,因为他们那一代人看《追捕》,电视剧、男主角都是经典,故事和人物都深深地烙印在他们的心里,


  记者:所以仅仅因为聊天,没有试戏,吴宇森导演是为什么选择了你呢?


  戚薇:没有试戏,我也有问过导演,但是导演回答总是“你猜”,一直不告诉我原因。直到看到网上的媒体报道,有媒体问他说,你为什么会选择戚薇演这个角色,他说我比较像原版的感觉。我心里特别感谢导演。因为他给予了我一种信任,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一个好的角色,一个好的剧本,一个好的导演,一个专业的团队,对我来说是莫大的幸运和礼物。这种机会也许一辈子也未必能碰到这么一次。

QQ截图20170908092845.png

  
  电影的水比较深,过去失去很多机会


  记者:你之前的电影作品比较少,是因为你没有在这个方面多下一些功夫吗?


  戚薇:虽然电影的水比较深,但我是真心热爱电影。我学录音专业,是有电影的专业课的,不仅喜欢看,还喜欢研究喜欢电影的幕后花絮,比如导演采访以及主演的采访。但是,喜欢的事情未必能够第一时间去做到。我有尝试往电影方面发展,但可能还没有到那个位置,所以失去了很多的机会,这是我很大的一个遗憾。

QQ截图20170908092918.png

  
  要让国外演员看到中国演员的敬业和专业


  记者:那这次你一下子获得了国际大导的青睐,你做女主角会不会压力很大?


  戚薇:会,但对于我来说,这个压力来源于这是一个国际性的团队,与世界各地的演员合作。这不仅仅是要演好角色这么简单,我还想让其他国家的演员从我身上看到中国演员的敬业和专业,所以我的压力来源在这里。另外我希望我能把每一场戏,每一个需要表现的东西都尽力表现出来,让我的对手感受到我的诚意。不管面对的是哪国人,其中福山雅治、河智苑都是前辈级的人物,我作为一个新人,特别高兴能和他们一起合作,也特别希望在艺术上获得他们的认可。


  记者:这次你的台词有很多日文、英文的部分,你做了什么准备?


  戚薇:其实这也是压力的一部分,因为在拍摄的过程中,我们有两种剧本,导演会根据你的表演状态、现场拍摄环境、故事走向重新思考,剧本再做调整。导演就是亲力亲为,一场一场改戏。我常常会临时收到一些新修改的日文台词,明天要拍的,今天晚上我才拿到日文台词。中文台词也就是一句话,但换做日文真的好长,有很多的音节组成。这时候我就会担心,因为对手演员并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才拿到这个剧本的,也不知道日语对我来说很难,而我只希望他们看到我的现场完全是专业的,不能因为我是外国籍的演员所以就说不好日文,一直NG,这对对手的表演也有折损。所以我就觉得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必须要把第二天的台词拿下。这个部分是让我觉得压力大的地方。


  记者:但电影中你们的口型和配音好像不太一样,是后面自己又配了一些新的内容?


  戚薇:对,后期是配了。但是因为在电影后期剪辑时,就会有一些词需要重新调整理顺。其实剧本的词没有那么多,但是每一句都有它的意思在,所以大家希望可以精益求精的去做好,包括后期配音的阶段。


  记者:后期配音也需要你自己说?

QQ截图20170908092947.png

  
  戚薇:在现场一定要靠自己说台词,我们会有现场的知道,仔细听你哪个音没发好,但你必须要说。


  成为打女要有敢拼精神,我还做得不够


  记者:你还练习了骑马是嘛?


  戚薇:对。


  记者:好像没有拍到?


  戚薇:对,很可惜,的确拍了,但是后期因为节奏,片长各方面因素的考虑,就没有那么完整去呈现它。我还专门去学了骑马,因为我之前拍摄影视剧的时候,就差点因为骑马出事故,但这并没有让我对马产生恐惧,我喜欢马,因此这是一个很好的重新建立和谐关系的机会,到了我要拍摄的时候我就去学习骑马,虽然我屁股大概淤青了一个礼拜。


  记者:里面有很多枪战的戏,也是你自己亲自提枪上阵,进行训练了吗?


  戚薇:这个得亲自尝试。因为我们拿了不同型号,不同样子的枪,我们会有专业的人员解释,比如说这个枪的后坐力是什么;或者拿着猎枪,感受它打出去的感觉。你这边是什么样子的感觉,都需要沟通,现场有很多爆破或者类似的情况,也都跟我们提前讲好。


  我开始觉得打枪好帅,但是要呈现出来帅其实好难,导演喜欢慢镜头的手法去拍这种激烈的画面,这是他最擅长的表现方式。但放慢的时候,比如说前一个镜头是前方打枪,但枪是真的会有响声音,然后你会本能,眨一下眼睛。就是这样一遍一遍来,即便很难控制,也需要慢慢尝试习惯和配合。对于其他的枪战或者打斗的动作场面,我自己很有热情,每次拍完觉得蛮有意思的。


  记者:这算你是第一次挑战这种枪战的戏份比较重的戏?


  戚薇:是的,那种大场面的爆破或者是激烈的搏斗,应该算是第一次。


  记者:没有想到,因为电影中你的表现很不错,所以你有没有可能想往打女的方向尝试一下,其实国内还蛮少这种型的。


  戚薇:打女型,如果从业人员觉得可以,愿意给我这样的机会去尝试类似的角色,其实我也是蛮愿意的。因为打女真的需要有一种敢和拼的精神在里面,才能完成得比较好,我觉得在这个部分我还欠缺,我还应该再敢一些。

QQ截图20170908093030.png

  
  额头疤痕无法完全修复,反正我是“哥”不是仙女


  记者:这次额头有受伤,有没有办法完全修复?


  戚薇:没有办法,其实在受伤的当下去到日本的医院,然后剧组帮我找了那种整形医院,我真的是整形医生缝的,我真的是整过形的了。我问医生这个伤疤会恢复吗,他说会恢复,但如果要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是不可能的。在那个时候其实我已经了解到这个事情了,但我觉得演员拍戏挂彩或者受伤,是在所难免的,就看用什么心态去对待。


  我受伤之后,好朋友都很担心,听说伤在脸上所以会怕,会觉得很难过。但我觉得还好,因为我想的角度很奇怪,我将来岁数大了,五六十,七八十的时候,这个疤也不会下去,要是人家每每问到这个疤的时候,我就会说,当时我是拍吴宇森导演《追捕》的时候留下的,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挺值得炫耀的,所以这样想会好很多。


  记者:很多人都会觉得女演员,在面容上最好是完美无暇的。


  戚薇: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在颜值上太过于着重,上来就是“7哥”嘛,就不是仙女,就是天生不是仙女的情况下,可能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情。脑袋上有个疤,反正你也是“哥”,你现在脑袋上有个疤,也是一个缘分当中的事。


  记者:你演的真由美会去参考中野良子的版本吗?


  戚薇:当我得知我会出演《追捕》的时候,我去看了两遍老版,一个是剪辑版的,一个未剪辑的。看了一会我就觉得,之所以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是因为在那个时代,女性有这种呈现,一定会打破当时很多观念。所以我在想我是要照着她演,还是要怎么做,我是自己问过自己这个问题的。


  首先我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东西,所以我们没有办法照搬任何的经典,照搬就不是经典,经典是给来你模仿,但是你不可能超越。而作为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的女性,我会想做一些创新的动作。但是要怎么创新?往什么方向创新?现在女性已经很出色了,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年代女性的思维跟想法了,接触的东西也是挺丰富的,也是这么多面的,而且现在女性敢爱敢恨,那我们才能把这个时代的女性标杆出来。所以这次大家会看到她不完美的一面,不是绝对女神的那一面。这个真由美她不是女神了,她是人不是神了,有她人性的那一面,有很血性的那一面,还有很女性感性的那一面,但是也有很义气,很正义,很侠气,更接近真实的我们,她不是女神,她就是个女人。

QQ截图20170908093104.png

  
  女儿母语是中文,会在工作中尽量带着家人


  记者:现在你在工作跟家庭方面怎么平衡?


  戚薇:就是尽量把工作和生活融合起来,就比如说我来到威尼斯,过两天他们也来了。工作结束之后正好在这里度个假,9月底我会去参加米兰时装周,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就可以带着家人从威尼斯慢慢一点一点走到米兰。


  我在拍《追捕》的时候,通常也是会带着他们。虽然时间并不是那么多,我还是希望我可以尽可能做到兼顾事业和家庭,也许不会兼顾得那么完美。


  记者:女儿现在的性格有点戚哥的感觉吗?


  戚薇:好可怕,她好厉害,我现在已经说不过她了。


  记者:她现在是学中文为主吗?


  戚薇:中文。


  记者:在中国生活为主?


  戚薇:对,因为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你不从小学,很难学到它的精髓,而且中文也很难,不好学。你跟她对话,她给你反应的一定是中文。英语是她爸逐步教她的,我是希望她的母语是中文。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