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柴智屏:年轻男孩子最难调教,我虽然严厉,但更像是充满爱的“母亲”

2017/11/20 08:37:07 来源:南京都市报  作者:蔡丽怡
   
《流星花园》是柴智屏第一部担任制作人的偶像剧,她借此攀上了事业的第一个巅峰,赢得了“台湾偶像剧教母”的称号,从此和小鲜肉、少女题材牢牢绑定在一起。

    

5235788497361483601.jpg

    
  采访者:蔡丽怡

  受访者:柴智屏 
 
       

  从1990年代至今,日本漫画家神尾叶子讲述一个活泼少女和4个富家男孩之间浪漫故事的《花样男子》,在中国、日本、韩国、泰国已被改编为至少10个版本的电视剧,但让最多中国内地观众记住的,是2001年捧红了男生团体“F4”和“杉菜”徐熙媛的台湾版《流星花园》。


  《流星花园》是柴智屏第一部担任制作人的偶像剧,她借此攀上了事业的第一个巅峰,赢得了“台湾偶像剧教母”的称号,从此和小鲜肉、少女题材牢牢绑定在一起。


  今年4月,柴智屏启动新版《流星花园》的拍摄计划,“新F4”展开全球选角,网上顿时出现“新版会毁童年”的抗拒声。在小鲜肉横行、青春偶像剧俯拾皆是的时代,新《流星花园》还能打动现在的年轻人吗?他们对这个16年前的故事会有憧憬吗?没人知道。甚至连柴智屏自己也说,“这个时候来翻拍已经觉得晚了”。


  前些天,新F4名单公布:王鹤棣、官鸿、梁靖康、吴希泽。尽管许多剧迷的心里仍有抗拒———少年时代的《流星花园》承载着满满的回忆,谁都不希望一个“炒冷饭”的决定毁掉美好印象,但“F4”这个字眼好像有种奇妙的魅力:16年前,它成就了四个大男孩;16年后,四个全新的大男孩照样引起好奇和热议。

QQ截图20171120084004.jpg

  
  新F4是怎么选出来的?捧红老版F4的秘诀能用在新F4身上吗?日前,记者记者专访了柴智屏。


  新旧F4,到底怎么选?


  必须先选外形,但最重要的,是个人魅力柴智屏选小鲜肉,有自己的标准,她坦承:“必须要先选外形。”气质要和角色相符,“外形好比演技好更重要”。


  柴智屏早已炼就“看一眼,就能感觉到个性如何,是否适合角色”的能力。她当年选中言承旭时,对方只是个寂寂无名、演过几部电视剧的小模特,但柴姐觉得他“有种神秘的气质,笑起来天真无邪”;看到周渝民时,他正陪朋友试镜,躲在一旁聊电话,柴姐从他身上看到了“忧郁最好的诠释”;朱孝天,烧烤店服务生;吴建豪,正宗ABC,全都被柴智屏一眼相中,“一看,就觉得是了”。


  新F4,是怎么与柴智屏相遇的?


  记者:你为何有如此精准的眼光,是无师自通吗?你是“颜值就是正义”的刷脸派吗?


  柴智屏:可能因为我大学是学戏剧专业,加上我又是电视儿童,所以我认为电视选角是非常重要的环节。我不觉得自己只刷颜值啦,虽然我对颜值的标准大家都很认可。演员最重要的还是自身魅力。我之前所选的演员,并不是只靠长得帅或美。长得帅的太多了,现在很多年轻人外形条件都非常好,我用演员,还是希望个人魅力、性格贴近角色。


  记者:2001版,你是怎样找到言承旭他们四个男孩的?新《流星花园》选角,导演走遍各大高校,还通过互联网接收了3万份自荐。当年难选还是现在难选?


  柴智屏:选新F4,从二三月份开始,一直持续到九十月,我的工作团队、选角公司和芒果娱乐的网络选秀节目,陆陆续续筛选出了几千人。我们先看外在的基本条件,比如上镜头的状态、说话会不会“吃螺丝”、身高体格,是否符合我们的要求。我见过的大概有50人,跟他们进行半小时到1小时近距离的互动,了解他们对生活和情感的态度。


  老版《流星花园》那时,我们工作在一起,但没有常常出来玩、常常聚。现在跟当年最大的差别是,大陆很大,孩子们来自四面八方,如果不把他们聚集起来,他们生活的圈子会隔得很远。我觉得现在难选。当年的年轻人没什么演艺出路,我们那时要选20岁左右的年轻人,满街任由我们选。现在不太一样,很多大陆编导跟我说:“柴姐你选角会很难的,因为年轻演员都已经被公司签光了,你签不到人的!”所以我很紧张,可我运气很好。


  记者:你是怎么精准地把霸道冷酷的道明寺、忧郁纯净的花泽类、热情潇洒的美作、花花公子西门,一个个对应在四个男孩子身上的?你被他们身上什么特质打动了,认定就是他们呢?


  柴智屏:我最早认识演花泽类的官鸿,我和他的相遇很特别。我们3年前在台湾认识,我去公司艺人赖雅妍的生日聚会,差不多晚上10点,我在居酒屋门口透透气。这时这个“花泽类”官鸿穿着一条破短裤、披着一件非常简单的外套,撑着一把破伞,头发乱糟糟地和同学从我面前走过。我觉得他长相很特别,我跟工作人员说:“你们去跟他要电话。”就这样认识了。这几年,他一边完成学业、一边上培训课,我发现他越来越好看了!这个男生很不错,所以《流星花园》项目启动时,我就觉得会有他的角色,他很适合演花泽类。我跟他讲,这得有多深的缘分啊,我刚好挑了你家附近的居酒屋,你刚好在我出来的10分钟里从我面前经过,刚好我一眼看到你。


  王鹤棣和梁靖康,是通过芒果娱乐举办的《超次元偶像》选出来的。王鹤棣是工作人员从咖啡厅或网吧挖掘到的。5月份我到节目里,第一眼看到的是梁靖康,他活泼热情,主动和我打招呼:“柴姐好!我很适合演美作!”他试戏时很帅。


  王鹤棣,他在节目里一直戴着面具,因为导演觉得他不在状态,让他先适应。我去时他刚好把面具摘下来,我心想这是个活泼的男孩。试戏时,他演了“如果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嘛?!”这段戏,很有道明寺的霸道气势。后来我跟他互动,发现这个“道明寺”非常直接,不管是表现霸道任性,还是温柔体贴,甚至讲话,都非常直接,想什么就说什么,跟我想象中的道明寺非常贴近。


  记者:谁演谁,谁说了算?投票吗?


  柴智屏:没有什么投票,几乎是一致认可的。


  “柴氏造星方程式”


  先找魅力特质,然后放大,开发出让观众喜欢的特质内地娱乐圈盛行“小鲜肉”,一大批颜值高、人气旺、钱景好的新生代男星被各大剧组疯抢,片酬水涨船高。《流星花园》要翻拍,网友曾提议由“四大流量”吴亦凡、鹿晗、黄子韬、张艺兴出演新版F4,柴智屏笑言:“如果预算够、他们也愿意,那就来啊!”还有不少小鲜肉的名字也曾出现在流传的名单中,但最终官宣的新F4,全是新面孔,没有一个“自带流量”。


  在还没有“小鲜肉”这个词时,柴智屏就已掀起小鲜肉风暴,挖掘和捧红了多位男星,从花样美男F 4、“小美”贺军翔,到凭着“帅坏气质”成为影坛新宠的柯震东和王大陆,个个颜值突出、个性鲜明,她创造的“小鲜肉经济”能量惊人。


  演技青涩是新人的短板,如何让他们的特质和魅力被看到?16年前的造星方式,现在还行得通吗?


  记者:你的“造星方程式”是什么?你挖掘、捧红年轻偶像的诀窍是什么?


  柴智屏:没有秘诀,我太变化多端了!先找魅力特质,放大,开发出让观众喜欢的特质,这就是我的方式。


  记者:新时代,你的造星手法有变化吗?


  柴智屏:变化很大。以前的年轻人机会不多,现在的新人则太容易,很多网剧、电视剧男一号都大胆启用新人。年轻人要成功不难,难在维持。一夜成名容易,保持成绩并且不断上升,才是困难的。


  记者:你怎么看当下的“小鲜肉”现象?对你的选角有影响吗?


  柴智屏:内地这几年卷起了“小鲜肉”风潮,很多经纪公司签约了很多“小鲜肉”,所以在内地选角非常不容易。我们要找的“小鲜肉”不太一样,我需要他们能够并且愿意花很长一段时间陪伴我们,因为F4不是独立的演员,他们是好朋友,如果没在一起相处、如果是大牌艺人,不可能演出好朋友的状态。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找大牌小鲜肉?”我也很想,但如果来了大牌艺人,他愿意给我两三个月进行前期表演和角色记录吗?愿意把其他三个人当好朋友吗?比较困难。所以我们要找四个新人,他们要一起相处,一起工作,一起受训,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我们培养出四个人,至少他们看起来感情要很好。


  记者:这四位全是非科班出身的男孩子,他们怎么在短时间脱胎换骨?演技是学习、实践和时间历炼才修得回来的,新F4只能速成,能让大家放心吗?


  柴智屏:这部分,恐怕导演的工作比较辛苦。因为在现场指导他们表演的是导演,怎样配合导演指令、演出角色的特质,他们要和导演多互动,多提问,我是没有办法帮他们的,我只能够提供前期训练。我们有一个半月的训练,他们要接受表演、台词、形体等专业戏剧课程培训,还有身体的锻炼。年轻演员,肯定没有经验,没办法呈现出多厉害的演技,可我们至少让他们的内在特质是贴近角色的。


  记者:新F4跟过去的F4,有什么不同?打造他们,你的方式有什么不同?


  柴智屏:这是一个比较题,但不是我现在的状态。人应该活在当下,如果拿现在跟过去作比,就像你跟前男友分手了,又拿新男友来跟他比较,意义何在?但我有个感受,跟新F4这些小朋友一起工作,我非常快乐。现在的年轻人很乐于展现自我、展现幽默感,他们知道柴姐是长辈,尊重我,但也不吝啬给我带来欢乐,这点和过去不太一样。


  记者:内地青春戏这么多,早已不缺偶像,新《流星花园》能打动现在的年轻人吗?你心中也有隐忧。


  柴智屏:我是把新《流星花园》当考验来做的,它的故事基础不错。F4这个名字有种魔力,能聚焦。事实也是如此,这四个男孩子出来宣传过两波,大家马上就认识了。


  记者:新F4可以把神话再写一次吗?


  柴智屏:如果我用这种心态去做新F4,这个工作就无趣了。


  与“孩子们”的相处怎么可能让年轻人少走弯路!


  柴智屏的成功,有赖被她一手捧红的帅哥们,遗憾的是,“小鲜肉”后来总是“无情”地离她而去:早年宣称和她“不离不弃”的言承旭曾对媒体控诉,称自己的一切都被她控制,斥责她像“吸血鬼”,闹翻4年后才相拥泯恩仇;仔仔周渝民在与她合作10年后,结束合约,转投新公司;去年,王大陆的解约纠纷闹得沸沸扬扬,“母子”差点对簿公堂。


  有人称柴智屏为“女魔头”,偶像剧江湖里有不少关于她的传说。传说背后,有着怎样的内幕?


  记者:你与一手捧红的爱将们是怎么相处的?你更像“母亲”,还是更像“女魔头”?


  柴智屏:我也不知道,我觉得自己都有些人格分裂了。有人觉得我像女魔头,我对工作确实比较严格,我希望他们表现得很好。但我不觉得我是女魔头,因为我不太会骂人,我可能比较着急。


  我觉得自己大多数时候像母亲。我相信自己是对他们充满爱的母亲。我不会把爱说出来,但我不会让他们想干吗就干吗。工作上对他们严厉一点,尤其是表演上精进一点;另一方面,我希望他们在人生观、价值观上有对的想法,虽然我觉得这班年轻男孩子是最难调教的。


  记者:他们才二十出头,面对的又是这么复杂的娱乐圈,怎么让他们少走弯路?


  柴智屏:这是不可能的事,怎么可能让他们少走弯路!


  记者:你捧红的孩子里,柯震东比较特别,因涉毒掉入了谷底。这件事对你的触动大吗?你会不会多关注他们的心灵成长而不只是事业成功?


  柴智屏:有啊,我非常关注他们的心理成长,但年轻男孩子会逃避关注。他们也不见得会跟家人讲自己的心理部分,我也只能给他们很多关注、很多爱、很多互动,但我没办法代替每个人去活每分每秒,没办法代替他们去过他们的人生。就算嘴巴说烂了也不见得有用,我只能尽力,用爱去代替要求。


  记者:去年柯震东以电影《再见瓦城》翻身,角逐金马影帝,今年他约满后不再续约,而是另组个人工作室,你们的关系有变化吗?


  柴智屏:他有工作室,但我们还是他的对外经纪人,只是他的经纪约不签在公司而已。我们还是工作伙伴,没有分开。


  记者:现在这批新签的“小朋友”,你与他们是怎样相处的?有没有想过怎样才不至于捧红后分道扬镳?


  柴智屏:我没想未来分道扬镳的事。我活在当下,只想把眼下的事做好,我的工作原则是“每一个最好的今天才能够造就美好的明天”。


  记者:言承旭最近宣布和林志玲复合,有告诉你他的感情动向吗?


  柴智屏:我之前和F4的互动只是工作上比较多,私底下少。因为每天都是边拍边播的形式,工作非常密集,我在台湾经营公司,有很多工作,接触没那么多,只是选角时相处多一点。现在我和当年的F4会用短信和社交媒体彼此问候,特殊的时候会见面,比如吴建豪婚礼,还有我的生日,他们有时会带礼物给我。最近我有关注言承旭的新闻,如果他和林志玲在一起开心,我就祝福他们。


  记者:你有一颗不老的少女心,对吗?你会把这颗少女心进行到底吗?


  柴智屏:是啊。把自己维持在永远年轻的状态里,要有很大的付出。我不会腻,这是我要做的功课,并不是嘴上说想年轻就可以维持年轻的。


  记者:怎么让自己始终跟得上年轻人的审美和喜好?


  柴智屏:不只是和年轻人多互动就能活得年轻这么简单,而是内在的问题。怎么维持身心年轻的状态?必须付出努力:包括作息、吃的东西、看的影视作品、听的歌,生活中的一切,都要维持。人会因为岁月慢慢变得不一样,但我现在的身高体重跟高中时代相比没有改变,这是我不断接触新事物就可以达到的吗?不,必须要牺牲。我饮食自律,从不大吃大喝,从来不吃冰。现在大家都在问别人有什么秘诀,其实秘诀都是老生常谈,但你能不能做?你做不做?知易行难。我希望自己可以维持在一个状态,所以我就活得很自律。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