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斩获五座金马的影片《大佛普拉斯》:希区柯克式的小人物故事

2017/11/27 09:10:51 来源:时光网  作者:Sasa酱
《大佛普拉斯》入围今年金马奖十个奖项,并最终拿下五座金马。导演黄信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自己不会去想能否得奖的事情;影片在台湾上映后的票房成绩已经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QQ截图20171127092013.jpg


  采访者:Sasa酱

  受访者:黄信尧

  
  《大佛普拉斯》入围今年金马奖十个奖项,并最终拿下五座金马。导演黄信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自己不会去想能否得奖的事情;影片在台湾上映后的票房成绩已经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QQ截图20171127091327.jpg

     

  早前第54届金马奖入围名单公布后,由黄信尧执导、钟孟宏和叶如芬监制的电影《大佛普拉斯》成为众人焦点,该片提名包括最佳剧情长片在内的十个奖项。令人惊讶的是,这部领跑金马提名榜单的作品,是导演黄信尧的剧情的剧情长片处女作。此前的黄信尧是一个纪录片导演,多部作品曾在海内外获奖。


  最终,《大佛普拉斯》遗憾错失最佳剧情片,但仍旧拿下了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新导演、最佳摄影、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和最佳原创电影音乐五座小金马,获得了亮眼的成绩。


  《大佛普拉斯》正式预告《大佛普拉斯》由黄信尧的短片作品《大佛》发展而来,后者曾入围2014年金马奖最佳短片。后来钟孟宏(《第四张画》《停车》)看中了这部短片作品,并支持发展成为长片。片名《大佛普拉斯》的意思是《大佛Plus》,也就是《大佛》的升级版。


  在今年的东京国际电影节上,时光网记者观看了本片并采访到导演黄信尧。下面是时光网独家影评(微剧透提醒)以及采访精华内容——《大佛普拉斯》的故事内核是一个希区柯克式的犯罪惊悚片,影片对于台湾底层小人物的刻画令人动容。另外,该片在形式上充满巧思,包括交叉运用黑白和彩色两种不同呈现方式,全台语旁白,角色从剧情中跳出来直接与镜头对话,用行车记录仪的画面和声音讲故事,等等。

064537.92330440_620X620.jpg

  
  影片讲述,菜埔(庄益增饰)是佛像加工厂“文创艺术”的工人兼夜间守卫,他的好友肚财(陈竹升饰)每天夜里偷偷溜进菜埔的值班室,一同看色情杂志,打发漫长的夜间时光。


  “文创艺术”的老板叫黄启文,英文名叫Kevin(戴立忍饰),老婆孩子都在国外生活。他一人在台湾,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开宾利,泡温泉,找小三。他受到委托,手上正在加工一尊大佛。


  某天百无聊赖的肚财和菜埔调出了Kevin的行车记录仪来看,里面清晰地记录下Kevin和形形色色女人的对话,内容火爆,画面感强烈,从此二人的夜间生活又多了一项娱乐。


  当Kevin沉迷于新欢Cindy(雷婕熙饰)的温柔乡时,前任情人叶女士(丁国琳饰)找上们来,要求以金钱补偿自己的精神损失。Kevin杀死叶女士,将她的尸体藏在大佛里面。这一切都被行车记录仪完整地记录下来......

065001.17237704_620X620.jpg

  
  本片拥有一个希区柯克《后窗》式的惊悚犯罪片内核,行车记录仪对他人世界的窥视带来了核心戏剧张力。一切起源于最初二人百无聊赖的窥探,行车记录仪就是一个窗口,它满足了肚财和菜埔、也满足了所有观众内心深处的窥淫欲望。


  而无意中目睹一桩凶案的发生,让原本两个世界的人发生联系。原本窥视与被窥视的界限也不可避免地被打破。肚财和菜埔偷看行车记录仪的秘密被老板Kevin发现,肚财随之被设下圈套,悄无声息地死掉。Kevin将尸体藏入佛像售出,又为故事增加一层悬疑色彩。


  然而本片最打动人心的,是对小人物群像的刻画。事实上,除了肚财和菜埔,其他小人物并没有直接推动剧情的发展;但正是他们的存在,制造了本片所有的趣味和泪点。其中有全片只讲了一句台词的释迦(张少怀饰),他原本是个海员,现在独自住在海边废弃的哨亭里,听着涛声才能入睡;还有土豆(纳豆饰),他是小超市的店员,释迦唯一的朋友;另外还有一些已经难以记清角色和名字的小人物。影片以戏谑又温情的手法展现了他们的生存状态——卑微、孤独,也充满七情六欲和对世界的种种看法。片中有大量充满感情的旁白(纯台语),这些小人物们更时不时打破镜头的隔阂,直接与观众对话。


  对小人物的展现戏谑又温情影片创新地采用了黑白和彩色混杂的影像呈现方式,富人的世界用彩色表示,穷人的世界用黑白呈现。透过具有隐喻性质的色彩,富人生活的骄奢淫逸,以及穷人生活的黯淡悲凉,给人以直观和强烈的冲击。


  本片中充满了很多对立的元素——贫穷与富裕,窥视与被窥视,黑白与彩色,悲悯与戏谑,文艺与粗俗,含蓄与放荡,等等。这些对立的元素带来了影片的冲击力,而贯彻影片始终的旁白又将它们统一起来,影片的基调,始终是台湾底层小人物的絮语。

065046.19291427_620X620.jpg

  
  另外,导演对佛教的态度充满暧昧。大佛在片中的形象有时是神圣的,转身又变成藏尸的容器。片中方丈一方和佛像加工厂一方的对话场景也充满讽刺色彩,虚假做作,让人联想起现实的台湾,各路佛教教派林立,受教徒拥簇的各种大师们也常常受到质疑。


  值得一提的是,由林生祥负责创作的电影配乐绝对是本片的一大亮点,他也入围了今年金马奖的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奖项。林生祥是台南的独立音乐人,以关怀乡土的母语创作闻名,曾与本片监制钟孟宏在《一路顺风》中合作。在《大佛普拉斯》中,他为每个主要角色创作了属于自己的主题旋律,片尾曲《有无》更是弥漫着佛教的虚空与慈悲。

065531.77237308_620X620.jpg

  

  记者:这部电影有在大陆上映的计划吗?包括艺术院线或影展这样小规模上映的形式。


  黄信尧:目前是没有,因为它是方言,基本上就不太可能有上映的计划。小规模上映也没有考虑过,因为我们拍电影基本上是很单纯的,我和钟导原来预期票房是很低的。我们只想单纯地去拍一部好电影,不要去考虑观众,不要去考虑票房,因为如果去考虑观众和票房的话,你写剧本可能会想要取悦观众。我们想要让电影能够纯粹,把它变成是一个创作,可以被拿来讨论。所以我根本不去考虑市场这些,我们那时候连台湾市场都没有考虑。


  然后现在这部电影已经在台湾上映了,票房在台湾也还算不错,其实都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所以去其他地区上映的事情,就看这部电影的命运怎么走了。


  记者:作为您第一部剧情长片,《大佛普拉斯》入围了今年金马奖包括最佳剧情片在内的十个奖项,您对于获奖有什么预期吗?


  黄信尧:其实我都不会去想获奖这件事情,因为我觉得,拍电影就是一个创作,在拍之前我不会去想票房,不会去想得奖或入围,当然片子完成之后我也不会去想这些事情。对于入围最佳影片的其他几部电影,我还没有看过,《相爱相亲》还没有看过,《轻松+愉快》也没有,其他两部也都没有,因为他们片子都比较晚完成。


  记者:《大佛普拉斯》与去年的《一路顺风》几乎拥有相同的主创团队,内容也有很多相似之处。是在怎样的契机之下与钟孟宏领导的团队达成合作,并由化名为中岛长雄的他亲自担任摄影的?


  黄信尧:因为2014年的时候我有一个短片《大佛》,钟孟宏导演就是当年金马奖的评审,他看见这个短片后就蛮喜欢的,后来他就找我,那时候我才跟他认识。他就提议要不要把短片《大佛》发展为长片,于是我们就开始了这样一个合作的契机。他就跟我讲,基本上我以前也没有拍过剧情长片,那他的公司“甜蜜生活”公司会支援我,叫我不要担心任何事情,包括他也会亲自下来帮我担任摄影,所以等于是他主动提的,对于我来讲这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在《一路顺风》拍摄的时候,我担任了侧拍,就是纪录整个电影的制作。钟导的团队其实跟一般的电影团队不一样,他们动作非常快,我觉得我必须要跟他们建立一个默契,就主动去担任这个记录的工作。所以我们到《大佛普拉斯》的时候我们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去讨论影像风格,因为在《一路顺风》拍摄时我已经看到他的影像风格是什么样子,我觉得那就是我要的东西。

180336.72186692_620X620.jpg

林生祥获得最佳电影原创音乐、歌曲两座金马

  记者:片子的一大特色是用黑白和彩色两种呈现方式,分别对应富人和穷人的世界。为什么会想到这么做呢?


  黄信尧:在短片《大佛》的时候我就是黑白跟彩色的交错,到长片的时候就觉得应该要保留短片的精神,然后基本上这个故事就是聚焦在两个小人物上,所以就想用黑白高反差的方式或许可以让这任务刻画得更深刻,我决定了长片继续用黑白,只有行车记录仪里看到的是彩色的。


  这个构想,其实就是所谓的偷窥,例如说,八卦杂志,我看杂志喜欢看上流社会啊,电影明星的生活,其实对我们一般老百姓来讲是有一种偷窥欲,然后觉得他们的生活非常多彩多姿,所以我那时候的想法就是,他们这两个人物通过行车记录仪去偷窥,是一种非常彩色的想象。我想要用彩色回过头来去反应两个人对于另外一个世界的想象。


  记者:影片中运用了大量旁白,表达了很多想法,为什么会想到这样的方式去讲述?


  黄信尧:我以前在拍纪录片时有时候会加入我的旁白,那时候钟导就觉得旁白是我的特色,他觉得我是一个新导演,拍第一部电影应该要有一些自己的特色,就说可以考虑我把旁白加进来。当然一开始我也会觉得一般来讲,电影是不太会有旁白,他就说反正你是新导演,也不用担心风格,再加上我本身也不是学电影的,我也没有被约束太多,自由自在,所以后来就决定加了旁白。但是加了旁白之后,就不能只是说明性的,因此我也更多地融入了情感进去。


  记者:影片结尾是神来之笔,在庄严神圣的佛事中,佛像里忽然响起了撞击声。可以解释一下具体含义吗?


  黄信尧:我觉得这部电影是一个开放性的结局,你可以想象,譬如说,是不是佛像里面的叶女士她没死?或者说因为这些和尚诵经,于是她回魂了,或者是她的阴魂不散,或者说肚财来伸冤了。


  在前面,我通过旁白以及各种桥段不断地告诉观众:你们是在看电影,你们在电影之外。到最后画面黑掉,然后一直敲一直敲,看到最后,你不觉得观众就是在佛里面吗?


  所以这部电影的前面全部都是在告诉观众,你们是在电影之外的,可是最后告诉观众,你们虽然在电影之外,可是你们其实就在佛里面,我们在这个人类的漩涡里面永远逃不开。你会觉得你是在看别人的生命,但实际上你还是在生命里面。每个人都在佛里面敲,每个人都在呐喊,可是每个人永远逃不出你的命运。


  记者:您作为一个富有经验的纪录片导演,此前的拍摄经历对剧情长片的拍摄有什么影响?有了这次的成功,未来会更加注重于剧情片的创作吗?


  黄信尧:对我来讲,纪录片就是给我一个观察这个世界的方法,或者眼睛,它让我看到很多平常我们不会去注意的东西,那这些东西其实都转换到我的剧本和我的电影里面。二者不同的地方在于,纪录片是一个人或者少数几个人就能拍,时间就会很长,你可以慢慢去思考,一边拍一边作修正,有比较长的时间可以去做调整。可是剧情片就是一旦你开拍了,所有人都在等你做决定,在短时间内要花非常多钱那个压力就会非常大。


  至于未来的话,我觉得不管是剧情片还是纪录片,甚至是其他类型我都还是会拍。像我也有在拍广告,广告就作为赚钱的方式,那电影基本上很难赚钱啊,纪录片当然也更难了。但是对于我来讲,拍纪录片和拍剧情片都同样是创作,只是制作方式非常的不一样而已。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