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闫妮:感谢导演程耳,让大家看到不一样的我

2017/12/22 09:14:22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 陈君成
她说话时轻声细语,爽朗中有一丝妩媚的娇嗲。她虽然是北方人,但她身上又有南方人的气质,常有一种温婉从容的暧昧感。

 

dcgb022206_b_副本.jpg

  
  采访者:陈君成

  受访者:闫妮


  她说话时轻声细语,爽朗中有一丝妩媚的娇嗲。她虽然是北方人,但她身上又有南方人的气质,常有一种温婉从容的暧昧感,正是因为闫妮身上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质,让导演程耳在老上海背景的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中起用她饰演了“王妈”这个角色,让大家看到了“佟掌柜”的另一面。

  闫妮和“王妈”的缘分,还有一段小花絮。拍摄前,闫妮曾向导演程耳毛遂自荐,表达了“不管演的什么角色,我都愿意”的强烈愿望,于是,程耳把浅野忠信的爱人一角派给了她。拍摄时,程耳临时加了句上海话台词“大概不重要”,闫妮说了一遍,程耳听完一晚上没睡,最后临时把闫妮的角色换成了“王妈”。作为大老板的管家,“王妈”见惯了生死,做事有分寸,说话有腔调,有自己的体面和讲究。这样一个大风大浪在她眼里都“大概不重要”的上海女人,被闫妮演绎得风情又内敛,戏份不多,但让人过目难忘。

  在话剧团二十多年从来没演过一个主角的闫妮,从只负责跑群众戏的龙套演员,到自带喜感不可多得的喜剧演员,再到能驾驭各种类型戏剧的大女人,获得年度专业推荐女配角的她,动情地表示:“感谢导演程耳给我这样一个角色,感谢罗曼蒂克的全体合作者,让我进入了久违的、专业的剧组,在那样的氛围里,我既放松又专注,这是一次愉快的合作,期待和你们再次相会。”

   
  挑战

  西北人学上海话,角色还是个大女人!

           
  记者:《罗曼蒂克消亡史》这部电影和“王妈”这个角色,当时吸引到你接演的原因是?


  闫妮:我之前看过程耳导演的电影,跟他见过一次,聊天时我跟导演说,电影最终还是一种导演的表达,我非常想跟他拍一个戏。我说,让我拍一个你的电影,不管演的什么角色,我都愿意与你有一次合作,很简单的一个想法。

  记者:导演一开始找你演的就是“王妈”?

    

  闫妮:没有,“王妈”他想找很地道的上海人演,当时我有那种强烈的表达后(笑),导演开始让我演的浅野忠信的爱人,我也很高兴,就去了。当时还让说上海话,我把台词学了一些。拍了一场戏之后,导演就让我演“王妈”,是这样的。

   
  记者:“王妈”这个角色对你来说最大的挑战或者说过瘾的地方在哪里?

   
  闫妮:学上海话一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是一个西北人,黄河水和长江水还是有区别的,怎么样有上海人的感觉,是很重要。“王妈”不是一个简单的管家,她管那样一个家,看过太多的生死了,每天打打杀杀的,她还是一个大女人的感觉,能撑起一个大家的人。

  印象

  “有人在大街上叫我一声‘佟掌柜’,我也很快乐”


  记者:以往在大家的印象里,你是个很会演喜剧、很有喜感的演员,为了摆脱大家对你固有的印象,一直以来你是不是也付出了很多的努力?

  闫妮:我没有想突破或想摆脱的担忧。如果有好的喜剧,我也想将喜剧坚持到底,但所有作品最终是一个合作,剧本、导演、对手演员……就算这些全都对了,还要有天时地利人和……太复杂了,我没有必要去想那么多,我也不愿有这样的担忧。

  大街上谁碰见我,叫一声“哎,佟掌柜!”他看见我高兴,是因为我拍了一些戏带给他快乐,那也让我很快乐。有一些人觉得你是一个喜剧演员,会有一些担忧,其实也没有关系。我在拍《罗曼蒂克消亡史》的时候,程耳导演也曾经说过,“我们这里面有葛大爷,有你,大家会不会觉得这是一个喜剧?(笑)”

  所以我非常感谢程耳,最主要是让圈里很多人,像黄建新导演,看到我演的“王妈”,都觉得我有不一样的东西出来了。演员是要通过角色来挖掘未知的。就像当年拍《武林外传》之前,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演喜剧,通过戏才觉得自己有喜剧的素质。

  记者:演员是被挑选的职业,以女性角色为主的电影就更少了,这一行对女演员来说尤其残酷,这些现实会令现阶段的你感到不安或焦急吗?

  闫妮:(现实)肯定是这样。现在想想《武林外传》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出来?因为那时候市场有这样的需求。现在比如说市场需要小鲜肉……我们还是要坚持嘛,现在以女性题材为主的电影都不多,有一定年龄的就更少,但不管怎么样,我说2016年希望在电视上还走一走,最起码我是勇敢的,哈哈。今天我还能来这样一个电影之夜,还有很多专业人士对我肯定,就说明我还是可以走,还是坚持按自己最初的想法来走,什么都是不可预知的。

  历练

  “我演了很长一段时间小品,对我锻炼很大”


  记者:你在出演《武林外传》前曾经跑过十年的龙套,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段怎样的经历?

  闫妮:每个演员都有不同的经历和成长,我这样的,不是像子怡那样,她长的就是非常上镜的脸,在人群中就很出众。我可能有灵动的性格,需要大家有一个了解的过程。那时候我整天乐乐呵呵的,真的从来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苦过。那时候我们团很多人都带我去试戏。牛莉那时老有戏找她,她去任何一个剧组都把我带上,后来我说:“人家老看你,也不看我,下次你别去了,我自己去。”哈哈,她说,“行行行。”我觉得大家对我还是挺宽容、包容的,也很帮助我,我也很感谢空政话剧团,演员还是需要别人帮助的。包括我当时拍尚敬的《健康快车》,人一开始觉得我长得不好看,不是大美女,我们团洪剑涛、周小斌一直跟人家说“闫妮不就在么,现成的(笑)”,一直推荐我,我们团很多人,包括高亚麟对我都很好。

  记者:你觉得当年在话剧团的这段经历,对你后来表演有怎样的影响?

  闫妮:我觉得都是一种经历和锻炼。其实我自打进话剧团二十多年,到转业之后,从来没有演过一个主角(笑),我都是在跑群众。王学圻老师演主角的时候,我就演一个舞女,转一圈转下去了,但是那个时候也很开心。中间郭达老师带我演过很多,找不到戏拍的时候,我演了很长一段时间小品,那个对我锻炼很大。比如说演上万人的场子,还有堂会,观众离你很近,都是锻炼演员分寸感的过程。其实现在我每次接到一个角色,都会很焦虑,我不是每一次都可以驾轻就熟的,要让角色真正跟我融为一体,需要一个过程。

  记者:现在大家都很热衷于讨论“演员”和“演技”,你是怎么看演员这个职业的?表演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闫妮:前段时间周迅和陈坤的《山下学堂》(节目),让我去说表演。你看我从事了那么多年表演,忽然让我对演员和表演有一个定义,我都很难定义,我说不知道该怎么样定义……表演真的是高于生活的生活,你要内心热爱,坚持你的热爱,就是这样。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