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杨子姗赵又廷戏内情侣戏外兄弟:拍大尺度戏都不尴尬

2018/02/02 08:41:04 来源:凤凰娱乐  作者:二十二岛主
抢在春节档之前上映的《南极之恋》,是一部融合了灾难与冒险元素的爱情电影,杨子姗饰演的荆如意,是一名高空物理学家,她与赵又廷饰演的婚庆公司老板吴富春困在南极腹地无人区冒险生存75天。

QQ截图20180202084122.jpg


  采访者:二十二岛主

  受访者:杨子姗


  抢在春节档之前上映的《南极之恋》,是一部融合了灾难与冒险元素的爱情电影,杨子姗饰演的荆如意,是一名高空物理学家,她与赵又廷饰演的婚庆公司老板吴富春困在南极腹地无人区冒险生存75天。在酷寒、没有物质供应、随处都是绝境的环境中寻找救援,虽然性格水火不容,但逆境中的互相扶持使二人在这个过程中相恋了。影片中杨子姗有着大量的专业性台词,这成为了她拍摄中最大的难点,因为生活中的她根本分不清左右和东南西北!即便如此,她仍被这个珍贵而又美好的故事所打动,接下了荆如意这个角色,很多桥段也成为了她至今难忘的场景。

QQ截图20180202084309.jpg

  
  《南极之恋》是杨子姗与赵又廷继《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后的再度合作,谈到这次的配合,杨子姗表示二人更加默契。由于私下关系太好像兄弟一样,所以就连在他面前拍大尺度的露背戏也不会尴尬。这次赵又廷随剧组亲赴南极,杨子姗的戏份则基本在北京的棚内拍摄完成,谈到赵又廷为拍戏不仅患了“雪盲症”还被送进医院,杨子姗看上去十分心疼,并坦言真的很敬佩像他那样用心诠释角色的演员。

QQ截图20180202084337.jpg

  
  近期杨子姗出演的电视剧《红蔷薇》也刚刚落幕,为了演好夏雨竹一角,她和赵又廷一样“很受伤”。由于有大量的哭戏,导致她眼角膜受损,目前还要坚持滴眼药水恢复。还好付出总是有回报的,该剧播出后,“夏雨竹”被《人民日报》评价为“彰显了一种女性的精神力量”。杨子姗听到这个赞赏后很开心,并表示这将激励自己去接更多优质的角色。

QQ截图20180202084404.jpg

  
  生活中的杨子姗却是一个十足的“乖乖女”,不仅演大尺度戏要和家人报备,还十分依赖自己的老公吴中天,“他不在我连电视都不会开”。二人不仅生活中甜蜜幸福,事业上也会给予对方许多的建议和帮助,尤其是杨子姗在挑选剧本时,会先让老公看过之后给出意见再做决定,这样的琴瑟和谐,想必会令很多夫妻羡慕不已。


  生活中分不清左右 最怕背专业性台词

  记者:之前有看过《南极之恋》的原著小说吗?这个故事哪里吸引到了你?


  杨子姗:我有读过原著,小说还是挺打动我的,两个人在一个恶劣的环境下,一开始的时候互相不对付,慢慢的两个人相爱了,最后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让另外一个人好好地生活下去,对我来说这是很珍贵的一种感情记者:为了荆如意这个角色做了哪些准备?比如很多专业的科学术语和台词。


  杨子姗:其实我是一个完全分不清左右和东南西北的人,可能大家都不相信我从小到大,到现在我都分不清哪边是左,哪边是右,就算你现在教我马上会了,过一会儿我就忘了。所以我开车的时候你一定要告诉我往这边转还是往这边转,不能跟我说左右,我不知道往哪边转。这次在这个戏里面就要说大量的像东南方向、东南偏左、西南偏右之类的台词,这对我来说是很难很难很难的事情。


  记者:花了大量的时间去背是嘛?


  杨子姗:对,而且我背的时候会紧张,我说的时候也会很紧张,生怕自己会说错。


  记者:你是如何理解吴富春和荆如意之间的情感呢?


  杨子姗:我觉得如果这两个人在北京这样地方,他们一定是不会有交集的,因为他们是两个个性不同的人,但是在那样一种环境下只有这两个人,要互相帮助才能够逃生,才能够活下去。在这个过程当中,当没有了世俗中的一些东西作为干扰的话,就会非常纯粹的看到对方身上的闪光地方。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发现吴富春是看上去很爱财,吊儿郎当的人,但他骨子里却是很善良的,很深情的这样一个人。


  记者:你对于电影开放式的结尾有什么样的解读?


  杨子姗:具体的还是得问导演,我自己觉得荆如意最后是死掉了,那些都是美好的幻想。


  记者:你自己最感动、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场戏?


  杨子姗:我觉得有两场戏我的印象很深刻,一个是求婚那场戏,还有一个就是荆如意在外面自杀。这两场戏,我拍的时候真的很感动,眼泪噼里啪啦地掉。自杀那场戏,前面有一个铺垫,她从床上爬起来去吃鱼罐头,最后又爬出去自杀,我觉得那个戏内心的感受是蛮不舒服的,在那样的环境下人被逼到没有办法,都没有勇气等到自然地结束你的生命,真的就是想赶快结束这一切,我觉得蛮可怜的。


  和赵又廷私下像兄弟 拍大尺度戏不会尴尬

  记者:再次和赵又廷合作有什么感受?


  杨子姗:我觉得更加默契吧,我们第一次合作的时候也是很顺利,但因为那个时候彼此不是很熟,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两个因为拍《致青春》成了非常好的朋友,也见证了彼此生命中很多重要的时刻。这一次拍起来的话,我们对对方都更加的熟悉以及有那种信任感。所以在这部戏里面,可能有一些是我拍戏到现在以来最大尺度的镜头。如果这个对手不是赵又廷的话,我可能会很害怕,但因为是赵又廷又会觉得很放心,因为这个人真的是像好兄弟这样,所以不会觉得在那样的情况下会去紧张、害羞什么的。


  记者:这次在影片中确实是有很大尺度的牺牲?


  杨子姗:其实也还好啦,只是对我来说可能牺牲比较大。其实当时不仅是露背,还要更往下一点的,但后来他们剪的时候用了一个近一点的镜头,下面没有露到。


  记者:听说拍这段戏还有和家人报备是吗?


  杨子姗:当然要打招呼,人家万一在电影院里看到了,突然一下心里肯定也有点惊讶,我觉得这个还是要说一下,因为毕竟是我第一次做这样的尝试。


  记者:因为你骨子里是比较传统的女生?


  杨子姗:也不能这么说,反正我会不好意思,哈哈。


  记者:听说赵又廷这次为了拍戏得了雪盲症,很严重吗?


  杨子姗:挺严重的,我觉得他拍这个戏真的是非常的拼,也让我很敬佩他,如果那件事情让我做的话,我可能真的会胆怯和退缩。但是他为了完成一个他想要拍的作品,真的是非常拼命的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而且不光是雪盲吧,他们在去南极的路程当中,那个船摇晃的非常厉害,基本上往这边摇的时候,躺在床上是可以看到海面的,往另一边的时候,你在床上也是看到那边海面,他说他三天躺在床上,基本上没有敢下过床,因为下不来,他躺在床上也什么都不能做,不能看手机,不能看书,因为会头晕,就是这样直挺挺地在床上躺了三天。下了船以后,也得很快进入工作的状态,包括后来得了雪盲。后来有一大部分我们是在北京的棚里拍的,人造雪要用鼓风机吹。人造雪是有一点化学的东西,掉到眼睛里面去,他的眼睛又受伤了,然后赶快紧急送到医院去。所以我觉得他拍这个戏真的太辛苦了。


  记者:你这次其实没有去南极,大部分戏都要靠自己脑补是嘛?


  杨子姗:是的,我没有去。因为我的角色受伤了,所以我的戏90%都是在小木屋里面的。我们的场景做的很逼真,拍戏的时候也不用太刻意去做很多的准备,你进去就会相信那样的环境。


  记者:监制关锦鹏对于这部戏做了哪些方面的指导?


  杨子姗:他基本上每天都会到现场陪着导演。在剧本方面他也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他跟导演沟通了很多的东西,跟我们也沟通了很多,包括我们在拍的时候,他也会给我们一些建议和指导。


  拍哭戏到眼角膜受损 选剧本参考老公意见

  记者:你出演的电视剧《红蔷薇》也刚刚落幕,拍小荧幕和拍大银幕现在都有体验,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杨子姗:当然是很不一样的,尤其是在表演的方式上面,因为在大银幕上你看到你的脸会是非常放大的,所以其实不太需要用外部表演太多的情绪,你只需要你内心的情感足够丰富,它就能传递出来那种感情,观众们也能够接受到的。但是电视剧可能因为剪辑的关系,可能需要来放大它,而且电影跟电视剧的节奏也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它完全是两种模式,虽然都是演戏,但表现方式完全不同。


  记者:那你更喜欢哪一种?


  杨子姗:各有特点吧。我觉得拍电影对演员来说是更舒服的,能够让你沉下心去一点一点感受,拍电视剧则是一个非常锻炼人的工作,强度很高,不停地在每场戏里转换的感觉。


  记者:拍《红蔷薇》的时候你的眼角膜也受损了是吗?


  杨子姗:就因为哭的太多了。


  记者:现在恢复的怎么样?


  杨子姗:还是一直都要滴眼药水。


  记者:《人民日报》对夏雨竹这个角色有很高的评价,说彰显了一种女性的精神力量,你知道这件事吗?


  杨子姗:我好像看我的同事们在工作群有发了一下,但是因为字太小了,我也没看清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


  记者:你怎么看待这个评价?


  杨子姗:我没有看到里面具体的内容,但是我看到那个标题了,我觉得还是挺开心的,是对我而言一种极大的认可。


  记者:眼角膜受损,老公吴中天是不是很心疼?他平时在生活和工作中给予了你哪些帮助?


  杨子姗:很多啊,我本来是很独立的人,但是跟他在一起以后,他帮我做了太多的事情,导致我现在有一点生活不能自理了。因为我家电器什么的全都是他在弄,他如果不在家我连电视都打不开,因为现在电视太复杂了。生活中很多的事情都是他在帮我做,有的时候一下来了很多的剧本,我都会让他帮我先看一下,看完了之后跟我讲这个故事说了什么,等我有空的时候,我再把这些剧本挑出来看。我在拍戏的过程中每天的感受,回去我都会跟他聊一下,我今天是觉得我哪场戏演的特别好,或者说我今天遇到了什么困难,都会去跟他讨论,寻求帮助。


  记者:接下来有什么样的工作计划?和彭浩翔导演合作的《谈谈情,吓吓人》有在筹备吗?


  杨子姗:接下来可能就先休息一段时间,因为前面两年拍的挺密集的,我也有一点累了,我觉得需要沉下心来去放下一些东西,再去接受一些新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可能接下来半年的时间,我都会消失。至于这部影片,目前还没有新的进展。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