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梁朝伟:怕带头套,工作不喜欢被叫梁先生

2018/02/08 08:57:51 来源:凤凰娱乐  作者:潇潇
《捉妖记2》是梁朝伟第一次出演真人动画,谈起这次拍摄,梁朝伟感叹和妖演戏比和人演戏更有难度,需要做很多功课,来调动自身的创意和想象力,而后期制作上的一些限制,也让他没法和萌妖们有更多的肢体互动。

QQ截图20180208085818.jpg


  采访者:潇潇

  受访者:梁朝伟

           
  将于大年初一上映的《捉妖记2》是春节档最受人关注的影片之一,其前作《捉妖记1》在2015年拿下了24.38亿的超高票房。在这次的续作中,“新人”梁朝伟加盟出演一个会易容术的赌徒屠四谷,因为爱出老千而常常跑路,机缘巧合结识了萌妖胡巴,展开了一段有趣的冒险故事。


  《捉妖记2》是梁朝伟第一次出演真人动画,谈起这次拍摄,梁朝伟感叹和妖演戏比和人演戏更有难度,需要做很多功课,来调动自身的创意和想象力,而后期制作上的一些限制,也让他没法和萌妖们有更多的肢体互动。除了在第二部中的精彩表演,梁朝伟透露他还会出演一部自己角色的番外,预计在年底开拍。


  从《天下无双》到《捉妖记2》,梁朝伟有15年的时间没有接古装喜剧,问及原因,他笑称是因为不喜欢戴头套,觉得很麻烦。而这一次愿意再忍受“头套之苦”,是因为遇见了非常专业的团队,他称赞白百何、井柏然和李宇春都是相当敬业的新生代演员,导演人也非常好,与这样的团队合作很兴奋。但在开心之余,梁朝伟也透露了自己在片场的一点小烦恼,由于他成名已久,在片场时大家都对他很客气,称呼他为梁先生,但自己并不喜欢工作时被这样称呼,他认为大家既然是一个团队,就没必要那么客气,平等相待才会有好的工作氛围。


  近年来,梁朝伟接的戏并不多,他直言是因为年纪大了,体能有所下降,而拍戏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他现在不想再接太多戏,每次接戏之前都会好好考虑清楚,希望能留着更多的时间去亲近大自然。谈及演戏的技巧,梁朝伟认为自己虽然有一些天赋,但更重要的是年轻时接受了大量训练,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演戏的天赋需要靠训练才能发挥出来。

QQ截图20180208090011.jpg

  
  真人动画更考验想象力 角色番外预计年底开拍
          
  记者:你已经很久没有接拍古装喜剧,这次重新穿上古装,有没有当年《天下无双》的感觉?


  梁朝伟:没有,这一次虽然像我以前拍过的一些古装片,但是整个戏的类型很不一样,所以没有以前的感觉,其实我基本上是不太喜欢演古装的,这一次想拍,最主要是我拍戏那么多年,好像从来没有试过真人动画,我自己本身很喜欢动画,有一些好莱坞的动画片也会这样拍。我刚去上海时常常去看电影,当时机缘巧合让我看到《捉妖记1》,有一些小时候看动画片的感觉,所以我拿到剧本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印象,看剧本的时候有感觉,才会想去试一下。


  记者:这种真人动画,和真的跟人去拍很不一样,现场要靠想象对吗?


  梁朝伟:在现场,如果一场戏很长的话,你要想象到和你对戏的妖的每一个表情。我不单单是跟一个妖对戏,而是跟几个妖一起演一场很长的戏,那就要晚上做功课,把他们的表情、反应或者想法都想好。平常演戏不用多想,你跟真人演戏的时候看他的反应就好了,但是你和妖演戏的时候,要做的功课就特别多,你要更有创意。


  记者:这次跟笨笨演戏,它是一个动画人物,和他拍戏的时候你觉得哪里最困难?


  梁朝伟:最困难的是缺少肢体语言互动,因为我们两个人表面上常常吵架,但其实是很好的朋友,同是天涯沦落人,很关心对方也很爱对方。我拍的时候曾经跟导演说,我们能不能有一些很亲密的动作,比如说我搭着它,嘴上在互骂,但是身体语言表示两个人很要好,可是没有办法,因为后期制作无法满足,我们不能有太多身体接触,碰也不行,搭着也不行,这样就很难表达两个人欢喜冤家的关系。这是我们第二部没有办法处理的,我跟导演说希望下一部能解决这个问题,不然会很难演。


  记者:《捉妖记》第一部里面有一些音乐歌舞的元素,这一部里你有没有一些歌舞的表演呢?


  梁朝伟:我没有歌舞,但我有很多造型。因为我在戏里面是一个小混混,他会易容术,所以我常常以不同的造型出现。虽然我会易容,但是我常常出老千被人家抓到,所以我最厉害的是逃跑,这里的戏服都很漂亮,但是很重,我常常要跑,就要常常变装。


  记者:你这次在里面的角色是一个赌徒,那你有没有什么在赌桌上常胜的秘籍呢?


  梁朝伟:我觉得常胜的秘籍就是不要一直玩,赢一点点就走,这样永远都不会输。我们春节在香港的时候,不是你去人家家拜年,就是人家去你家拜年,有时候人太多,他们都会打麻将或者玩其他的,反正赌博肯定是有的,基本上我每年都赢,因为我不会像他们一样坐在那边玩一整天,我赢一百块就走了,所以每一年我都在赢。


  记者:还会有一个以你的角色为主角的番外对吗?


  梁朝伟:对。


  记者:现在是什么进展了,能跟我们透露一下吗?


  梁朝伟:现在还没故事,但是有计划在今年的年底开拍。


  工作时不喜欢别人称呼自己梁先生

  记者:这次跟白百何、井柏然、李宇春合作有什么感受?评价一下他们的表现。


  梁朝伟:其实我跟李宇春的对手戏比较多,她很喜欢演戏,是非常认真的演员,我觉得她这一次演的很到位。还有百何跟柏然都很好,但是我们在戏里面几乎没有什么机会碰面,因为故事是双线发展,到最后对付反派的时候我们才汇合,我很喜欢他们,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新生代演员。


  记者:之前李宇春说你和她都是在片场话很少的演员,那你是怎样去构建与其他演员之间的默契的?


  梁朝伟:我觉得主要是在现场表现出一种诚意,我在片场没有觉得自己是一个明星,而是跟大家一样,给大家一种温柔的感觉,就很容易合作。


  记者:井柏然说他刚见你的时候特别紧张,拍戏前几天一直管你叫梁朝伟先生,然后有一天你突然走过去跟他说,以后叫托尼就可以了,还记得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吗?


  梁朝伟:我不记得了,好像是拍外景的时候,因为他叫我梁朝伟先生,大家也都是梁先生梁先生,我不喜欢这样,好像有距离,我就说叫我朝伟或者托尼就好了。


  记者:是不是你过往拍戏的时候经常碰到这种情况?


  梁朝伟:对呀,跟我不认识的人都会这样,我工作不喜欢这样,感觉大家有距离感,我们是一个团队,不用那么客气,大家都是为这件事来付出的,应该是平等的,这样工作气氛会比较好。

QQ截图20180208090058.jpg

  
  怕戴头套不想接古装戏 希望导演和自己多讲戏

  记者:之前为什么古装戏接的少呢?


  梁朝伟:因为本身我就很讨厌古装戏,戴头套很痛苦,我在TVB的时候拍了很多古装戏,大概是那个时候产生了青少年阴影,头套还好,胡子讲话的时候会掉,掉了化妆师就过来帮你用胶水粘回去,冬天的时候很痛苦。


  记者:那《捉妖记2》是哪里让你愿意为它忍受这个过程呢?


  梁朝伟:因为导演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整个团队也非常专业,每一个人到现场都很用心去拍戏。我后来能撑过这个过程,绝对是因为整个团队,跟他们合作我觉得很开心,所以苦一点点也撑过去了。


  记者:你说导演很善良,他是不是对你特别好?


  梁朝伟:也没有,我是在旁边观察到的。有时候一些人可能态度不好,或者是你那一天表现不太好,他会觉得可能是这个人昨天晚上睡眠不好,或受了一点气才这样,他永远从很积极的角度去看别人,所以我觉得他非常善良。


  记者:所以他从来不会对你说哪里演的不行,让你重来一遍?


  梁朝伟:当然会啦,他还是有自己的要求,刚开始的时候有一点客气,但是后来大家熟了,他会说这里不如这样这样做。


  记者:所以他最不客气的时候,就是说这里不如这样这样,他绝对不会发火吗?


  梁朝伟:我没有看过他发火。


  记者:之前井柏然和白百何说他们在现场跟导演是互相欺负的状态,那你跟导演的相处模式是什么样子的?


  梁朝伟:我很尊重导演,很想他跟我说戏,因为我到了现场以后,导演很多时候不会跟我讲要怎么样,就让我自己去演。我则希望他多给我一些意见,毕竟是他的电影,他肯定有一个想法,但有时候碍于我是梁朝伟,他就不好意思说,我希望可以打破这个隔膜。


  演戏天赋要靠训练发挥 体能下降不想接太多戏

  记者:吴君如前段时间在她的新片《妖铃铃》里开了一个玩笑,说梁朝伟演深情的角色只要面无表情就好了,你觉得是这样吗?


  梁朝伟:我觉得还是需要表情,虽然面部好像没有表情,但是你的眼神里需要有一种感觉。


  记者:因为大家都觉得你是演技派的代表,那你是怎么做到在喜剧角色和深情角色之间可以随意切换?


  梁朝伟:我也不知道,我到了现场就会演,你让我解释我也不知道,没有探讨过。


  记者:这就是天赋吗?


  梁朝伟:我觉得天赋是训练出来的,我在电视台那一段时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那个时候基本上天天都在演戏,每天工作差不多18到20个小时,就睡几个小时,那十年积累下来,建立了一个非常坚固的基础,所以虽然有天赋,但是天赋还是要靠训练才会发挥。


  记者:你有感觉这几年戏少接了一些吗,可能来找你的戏也没有那么多了,会有这种感觉吗?


  梁朝伟:没有,其实找我演戏的人很多,但是我不太想演戏。我小时候很会隐藏自己的感情,刚开始演戏的时候,我觉得我终于找到一个渠道可以宣泄我心里压抑的情绪,平时在别人面前哭我会觉得害羞,但演戏的时候哭就不会。然后经过那么多年,到现在这个阶段,我不太喜欢自己的感情这样玩了,这样玩好像受不了。演戏常常需要很多能量,演一场戏比如说崩溃哭的戏,不是演一次可能要演二十次,年轻的时候你觉得还可以,现在我哭三次已经累的不行了,体能跟年纪也有关系,我现在反而喜欢不工作,喜欢去郊外跟大自然在一起。反正现在兴趣越来越少,除了有时候看到好的电影和演员,才会觉得想试试看。


  记者:比如这一次。


  梁朝伟:对,我因为奥斯卡要投票,所以也要看很多电影,看到人家演的那么好,就会有演戏的冲动,但是我现在拍戏必须要花更多的时间去做前期的准备,体能方面要准备好。拍戏其实是很辛苦的,可能要拍很多不同的情绪,这样玩其实很累,所以现在拍戏要想的很清楚才会接。


  记者:你觉得《捉妖记》跟其他的喜剧相比,演起来有什么区别,给你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梁朝伟:虽然这一次我的角色是人,但是到最后这个人还是有一颗很善良的心,他有很多童心在里面,跟我以往拍的喜剧不太一样,真的是很单纯。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每天保持起码半小时的童心,这样会比较轻松,对新的事物有一种感觉,有去发掘的精神。


  记者:所以你今天半个小时的童心会用在哪儿?


  梁朝伟:我不是半个小时,我基本上从小到大什么都喜欢玩,一直保持着想要探索新事物的心态。


  记者:这部戏大年初一上映,有什么送给观众朋友们的新年祝福?


  梁朝伟:希望大家看完《捉妖记2》能够很快乐温暖。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