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美术家|音乐家|影视人物|戏剧家|摄影家|舞蹈家|其他|专题访谈

张艺兴当制作人望成为镜子 梦想成为世界瞩目歌手

2018/02/09 09:56:14 来源:新京报  作者:杨畅
刚从网剧《黄金瞳》拍摄现场收工归来,张艺兴看起来有些疲惫。毕竟,对他而言,远离闹市,并不等于回归简单生活——在琢磨剧本,认真拍戏之外,张艺兴最近还被冠以了“全民制作人代表”头衔,他要定期去录制真人秀节目《偶像练习生》,帮助后辈们更快走上演艺道路

f44d305ea0d919541b3c55.jpg


  采访者:杨畅

  采访者:张艺兴

  
  夜里九点刚过,北京郊区的一间酒店客房里,终于亮起了灯。这是一间宽敞的复式房间。靠墙的楼梯旁,摆放着一张长桌。桌面这头,一只不再崭新的电磁炉和几罐拉开的可乐,共同在空气中滋生出人间烟火味,室内暗色调的装潢,也因此显得不再清冷;桌面那头,则码着一摞厚厚的剧本。剧本封面上,印着“黄金瞳”三个大字,以及半张不动声色的英气脸庞。这张脸庞,就属于刚刚推门而入的房间主人——张艺兴。


  刚从网剧《黄金瞳》拍摄现场收工归来,张艺兴看起来有些疲惫。毕竟,对他而言,远离闹市,并不等于回归简单生活——在琢磨剧本,认真拍戏之外,张艺兴最近还被冠以了“全民制作人代表”头衔,他要定期去录制真人秀节目《偶像练习生》,帮助后辈们更快走上演艺道路;当然,他也时刻记得自己的“歌手”身份,在时间缝隙,他不停地创作、编曲、孕育“三胎”(第三张专辑);再加上赶各类通告、做采访……张艺兴不停地往返于大众视线内外,在各式情境和角色中,他的时间被填充得满满当当。

  记者不禁好奇,如此“努力努力再努力”的原动力,到底从何而来?在这个夜晚,张艺兴听闻之后,并没有马上作出正面解答,他转而分享起了自己心目中,2017年最与众不同的一瞬间——“有一天我坐着飞机,在刚刚滑行出去的时候,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我已经不记得那是在哪个城市,也不记得脚下的海叫什么名字。但就是那一次起飞,看着那片海,我问自己,梦想和金钱,如果要做一个选择,你选什么?”

  “我零点一秒都没犹豫,就选择了梦想”,他笑了,“那我觉得,确实,张艺兴,是可以的。”

  全民制作人代表“希望我能成为一面镜子”

  《偶像练习生》火了。大街小巷的少女们,都在忙着“Pick”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在节目里,担当“全民制作人代表”的张艺兴,也因为严肃而专业的点评,扭转了众人心中那个在《极限挑战》里容易上当受骗的“小绵羊”形象。

  “其实我也没想太多,”张艺兴说,“我只是想,能不能帮到选手。”

  “帮到后辈”,这是张艺兴接下这档节目的初衷。从小参加选秀节目,成为湖南的小小明星,到被选拔去海外练习,出道成长为舞台上耀眼的偶像,也许没几个人比张艺兴更懂得,这一路上的酸甜苦辣。于是,当遇到舞蹈、音乐等擅长的专业领域,他的眉宇间开始多出凌厉,呆萌纯真的神情消散不见。“Balance问题”,也一并成了“张制作人”的经典点评。“起初,也有一组选手说,哎呀当练习生好累,每天要这个那个那个这个的。我说,你可以不练啊,没人要你当练习生,没人让你当艺人,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对吧?”

  “其实看到练习生们的时候,确实多了一份责任,也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对,就是希望我能成为一面镜子,可以让他们看到自己的不足。”而镜子的作用力,总是相互的,张艺兴从这些练习生身上,也看到了曾经的自己,“看得那么的真真切切,我就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而且,他们压力其实还不够大,应该更大。”边说,他边点了点头,“这是一个过程,成长的过程。”

  “努力努力再努力x”,这是张艺兴的微博名,努力,是他一直信奉的真理。“如果要给后辈一些意见的话,可能就是我能做,你们就都可以做。我的腿没有你们的腿长,我的个子没你们高,我没有你们长得帅。我一开始也是这样,跟你们一样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没有靠山,没有背景,也不是含着什么金钥匙出生的,我就是靠努力靠勤奋。老天爷会给勤奋的人一些嘉奖。越努力越幸运,这是真的。”

  音乐人
 
  “梦想成为世界瞩目的歌手”


  “如果向外星人介绍地球人张艺兴的话,你会怎么说?”记者问。

  “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懂,”张艺兴思考了片刻,“我会说:你们好,我是来自地球,中国,湖南长沙的张艺兴,是一个歌手,是一个梦想能成为被世界人瞩目的歌手。”顿了顿,他又重复了一句,“尽管现在张艺兴还有很多不足,但是我一定会把自己填满,成为一个世界瞩目的歌手。”

  对不少人而言,认识张艺兴都是从《极限挑战》开始,但其实,“歌手”才是他对自我身份最大的认同。从十几岁开始,张艺兴就尝试着编曲、制作,“我编曲编了十年了哎,我是专业的,”聊起音乐,他又成了那个“小骄傲”,“在我15岁的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编曲,只知道用钢琴弹出各种各样的旋律,然后用麦克风把和弦记下来,再拼凑到一起,我觉得那就是制作音乐了。了解以后根本不是那样的。”

  “张艺兴啊,”他自言自语道,“跟你想的不一样啊,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张艺兴几乎包办了前两张个人专辑的作曲和编曲部分。在海外,他是音乐著作权协会的注册作曲家,闲暇时,他会与玩音乐的朋友一起搞创作营。采访当天,恰逢第60届格莱美奖颁奖典礼,“跟我一起写《Xback》的那个作曲家TheStereotypes也拿奖了,但是我居然不知道,我和这么厉害的作曲家合作过。天哪,当初跟他合作,就是在一次SongCamp音乐创作营里认识的,但我没有想到他们那么有名气。”

  TheStereotypes,参与创作的是张艺兴的第二张个人专辑《SHEEP》,如今,这张专辑已经登上了iTunes世界专辑榜第九名,张艺兴也成了首位登上榜单前十名的华人歌手,“我是希望在音乐方面,能有一些实质性的认可,iTunes这个榜单算一块,还有一个就是,虽然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到,但如果国外人谈起音乐,能觉得你是可以代表中国的,而国内的人也是如此的话,那真的就是最好最好的状态了。”

  综艺人/演员

  “姜还是老的辣”

  “我的音乐作品、影视作品和我的‘聚会’……”这是张艺兴在采访中数次提起的一句话。那看起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聚会”二字,其实指的是《极限挑战》。

  他说,自己从没把它看做是一档综艺节目,每次都只是跟“极限男人帮哥哥们”的一场聚会而已。

  《极限挑战》中,张艺兴在黄渤、黄磊、王迅、孙红雷、罗志祥五位“老江湖”的衬托下,看起来总是无比“纯良”。这一点,他自己也认同,“在《极限挑战》里面,为什么我就那么傻呢?”紧接着,他就迅速找到了答案,“结论就是,跟哥哥们在一起,印证了一句话,叫‘姜还是老的辣’。在《偶像练习生》里呢,也印证了一句话,还是‘姜还是老的辣’。”他点点头,露出了酒窝,“其实是一样的意思。”

  跟着五个“极限男人帮”哥哥混久了,张艺兴觉得自己在演艺方面受益颇丰,“我最近发现很多导演都夸我演戏好,说我跟专业演员一起表演的时候,也不会显得那么的唐突和突兀。这就要看一下师从了。因为真的是,我这一路走来,每一位前辈、每一位极限男人帮哥哥都给了我太多帮助。所以可能真的是他们教我教得好,如果没有他们的教导,应该也不会这样。”

  不过,对于“演员”这个身份,张艺兴目前还没有那么笃定,“如果说音乐是我生命中的水,那么演戏就是可乐,就是让观众乐一下。我从来没有叫过自己演员,对,我是歌手张艺兴。不过,可能从1月31日以后,会改口叫自己演员。因为我遇到一位好哥哥,也是一位好导演,在他的调教下,我希望自己能够担得上这两个字。”而那位导演,就是黄渤。
    

  26岁青年

  “我朋友都有儿子了,天哪”

  前不久,借着录节目的空当,张艺兴回了趟家乡——湖南长沙。“会和朋友见面聊聊天吗?”记者问。“会啊,但是朋友们都太忙了,都在外四处奔波,一个个都当大老板了。”他不由地感慨起来。

  接着,张艺兴突然想起了什么,“我的朋友都有儿子了,我的天哪我的天哪,我真的是……”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双手捧住脸颊,“他把儿子抱进来那一瞬间,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有点……哇!我说你当爸了啊!要知道,我们曾是睡上下铺的好哥们,(他)直接就有儿子了,我那个羡慕啊……”

  作为1991年出生的“初代90后”,组建家庭已经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但总是站在聚光灯下的张艺兴,却离这样的生活有着不小的距离,“其实感觉到羡慕的同时,也有一些畏惧,因为不知道自己如果真的遇到这样的事情时,会是什么样子。”他十分坦诚,“哎,会不会真的就是像小说里说的,或者自己憧憬向往的一样,有一段非常圆满的感情呢?还是会有一些担心。所以就是又想,又恐。还有一个问题是,你总得有一个对象吧。”他笑了,“对,不知道。所以有时也很矛盾。”

  除了终身大事外,最近的张艺兴,也逐渐意识到了时间在自己身上的流逝,“面对衰老,你说不怕那是假的。特别是在我这个年纪,我昨天还跟别人聊,再过几年,我就三十了,我不敢相信这个事情发生在了我!的!身!上!我的天哪受不了。我记得我刚刚去当练习生的时候,别人都是叫我弟弟,现在我几乎是全部人的哥哥……所以到了这个年纪,我突然特别喜欢筷子兄弟前辈的《老男孩》,有时候想着想着,我一个人就在房间流眼泪。唉,真的,当初自己的那些梦想,你到底要不要追?要追的话,你要付出什么样的努力?有一天你能不能做得到?——挺痛苦的,也挺残忍的。”

  但是,即便深知这些追梦要付出的代价,他也依然没打算停下来,“因为怕退步。这样的性格到以后会吃很多苦头的。但是没办法,张艺兴啊,就一不服输的性格,你有什么办法?就算自己知道自己做不了,也愿意先试一试。而且,如果没有这样的雄心壮志,人生会很无聊的。”

  记者:之前看你在微博上预告“三胎”,所以新专辑是什么风格?会选择什么时候发行?

  张艺兴:已经做好了。这次我准备了新的音乐,新的元素,走狂野路线,但依旧是张艺兴曲风,兴式曲风。而且上张专辑没在北美发行,这次我希望可以在北美发行,让更多人听到中国的东西,看到中国元素。

  记者:现在音乐创作方面,大概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除了自己的专辑,还有其他的动向可以分享吗?

  张艺兴:就是利用碎片时间创作。只要有时间,就写、编。从1月11日以来,我已经又做完四首歌了。最近我还在准备给小猪哥的团队制作一首歌,也给李荣浩老师听了一些作品,我已经把轨道都发给他了,看他怎么想。因为我和他在给莫文蔚姐制作一首歌,编曲是我编的,旋律我想要多元化一些。所以我想和李荣浩老师一起,来把旋律想得更加完美一些。

  记者:你知道李荣浩之前有称赞你,说你对编曲的热情是史无前例的吗?你俩平时会交流些什么?

  张艺兴:我们交流很多,对音乐的理解,对编曲的理解,对整个舞台的理解,包括有时我也会跟他说一下练习生的日常,然后我们也会聊一些有的没的,包括会聊一些表情包之类的。

  记者:2017年自己想明白的一件事是什么?

  张艺兴:张艺兴音乐方面果然牛。哎,真是。2017年我影视方面都表现平平,包括我的“聚会”表现也没什么,就是过去和哥哥们叙旧,跟极限导演组叙旧。

  只有音乐,让张艺兴发光发热。包括今年的《偶像练习生》,也是一档讲述音乐的综艺节目。所以张艺兴在音乐方面确实不错,但我没有忘形哦,只是有一些小骄傲。


  记者:那2017年觉得自己做过最正确的决定是什么?

  张艺兴:发行了我的第二张专辑,“二胎”。在重重反对之下。

  记者:2017年,你听过人们对你最贴切的赞美是什么?

  张艺兴:2017年还是有很多粉丝给我蛮多感动的。我的兴迷,我的Xback蛮温暖的。

  记者:马上就要过春节了,2018年有什么新的计划吗?

  张艺兴:2018年,首先第一个计划,就是我希望能够登上春晚。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